菠萝网目录

婚不由己:狂傲总裁契约妻 第475章 你这辈子休想逃开我

时间:2018-02-13作者:骄阳之星

    可是一直是张逸阳让着她,包容她的坏脾气,平时遇到一些小事,不管谁对谁错,都是张逸阳先认输,给她赔礼道歉,这次明显是她不对,该如何开口呢?

    韩佳雪跑到镜子前,开始一遍一遍的练习。手机端 br>

    “逸阳,对不起啊,次的事是我的错,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女子一次,好吗?”她边说边抛媚眼,嗲里嗲气,自己都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

    “张逸阳,谁都有犯错的时候,而且我还是因为为朋友两肋插刀才不小心犯了个小小的错误,你说能过不能过吧?”

    韩佳雪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摇摇头,这哪是道歉的态度,分明接受道歉的人还有理。

    “哎呀……”韩佳雪跳到床,将头埋进被子里,真是愁云惨淡万里凝。

    颓废地趴了会,韩佳雪便鼓起勇气拨打张逸阳的电话。

    铃声响了40秒,没人接听。

    韩佳雪撅起嘴唇,泛起小脾气:厉害了吗!竟然敢不接她电话。可毕竟是自己的错,再给他一次机会。

    再次拨打,听到的仍然是悦耳的铃音,可她的心情却不愉悦。

    韩佳雪真的生气了,她能主动给张逸阳打电话代表她的妥协,张逸阳竟然不领情,不接电话是什么意思,打算永远不联系吗?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韩佳雪以为是张逸阳刚才忙着,现在回过来了,心情一阵激动,可屏幕闪烁的是‘婉扬’。

    婉扬应该是到美国安顿好了来报平安的,正愁没处说理呢,找婉扬想想办法。

    “婉扬,一切还好吧?”

    “佳雪,我在楚傲天别墅,他强制性的将我和辰辰从机场接回来,派人将我看守在别墅里,而且辰辰不知去向。”

    李婉扬坐在窗前,看了窗外的几个彪形大汉,她感觉自己像个女牢犯。不仅没走成,还被监视起来,李婉扬心情有些烦躁,他搞不懂楚傲天要做什么。

    “什么?”韩佳雪从床跳起来,她觉得不可思议,李婉扬起码是辰光集团的堂堂董事长兼总裁,楚傲天竟然这样做,未免太放肆了。

    “婉扬,你先不要着急,辰辰是楚傲天的儿子,他肯定不会对辰辰怎么样。”韩佳雪很气愤,但还是先安慰李婉扬。

    “楚傲天不会伤害辰辰,但他明显是要将我和辰辰分开。”

    回来时楚傲天让张逸阳把辰辰带走,李婉扬以为他是送辰辰去学,可是直到天黑,辰辰还是没有回来,她才意识到楚傲天没有那么简单,变得紧张起来。

    “楚傲天真是无法无天了,他以为地球都要绕着他转了吗?真是可笑,我去找他,不行法庭见,算倾家荡产,我也要为你讨回公道。”

    韩佳雪气急败坏,她觉得李婉扬太善良,总是被人欺负,她要在第一时间为她打抱不平。

    “不能起诉,这样会影响到辰辰,辰辰看到爸爸妈妈在法庭打官司会多伤心。况且,以楚傲天的势力,起诉对他来说根本不起作用。”李婉扬理智的分析利弊,先稳住韩佳雪的情绪。

    “那怎么办,继续放任他,他只会得寸进尺。”韩佳雪有些懊恼,她不怕楚傲天,但辰辰这一关确实很令人头疼。

    “我的身份证、护照都被他扣下了,回美国的事只能以后再做打算。楚傲天所做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早有准备,我不清楚他接下来有何打算,但得想想办法,不能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李婉扬有些无奈,以前楚傲天觉得亏欠她,一直表现的是温柔的一面,她甚至忘了他以前多么冷血无情,更不会以为楚傲天能强制她做什么。

    可是从机场劫机开始,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强大是她无法想象的,她并不是害怕,只是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你这辈子休想逃开我。”楚傲天强势的语气,深邃的眼眸,凛冽的气息,还回荡在李婉扬心间。

    楚傲天没有再对她说好话,没有再祈求他,也没有给她争论的机会,仅仅留下一句话和几个保镖便离开。

    ‘咚咚咚’

    “我再联系你,先挂了。”

    听到屋外传来敲门声,李婉扬没等韩佳雪回应迅速挂断电话。楚傲天明显变了个人,之前的柔情惬意都转换成了霸道蛮横,她必须小心翼翼,不然手机都有可能被没收。

    李婉扬回头便看见楚傲天推门而入,幸好她已有准备。

    “楚傲天,你把辰辰带哪去了?”虽然极力压制情绪,但语气还是透露出急切。

    楚傲天靠近李婉杨,目光刺骨,“你知道你带辰辰走,我也会和你一样着急吗?”

    一步一步将李婉扬逼向墙角,语气更加冷冽:“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你那么狠心,辰辰安顿在别的地方。我们接下来的相处模式,辰辰不适合在场。”

    虽然在商场身经百战,但李婉扬不得不承认楚傲天的气场他所见过的任何人都强大,面对这样的楚傲天,她心还是有些悸动。

    李婉扬紧紧盯着楚傲天的眼睛,想从看出楚傲天的想法,但谈何容易。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的感情在三年前已经断了,不会再有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留下来,希望你也能当断则断。至于辰辰,我绝不会阻挠你们相见,你可以随时去看他。”

    楚傲天抓起李婉扬的手,放在他心脏的位置。

    “李婉扬,当断则断?你真是说的轻巧,你知不知道人会心疼,心疼!你懂不懂?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怎么会如此无情?”楚傲天的声音随着心的痛苦渐渐放大,当他说到‘心疼’两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李婉扬觉得有些讽刺,楚傲天竟然对她说这些话,究竟是谁无情?

    时隔三年,他赶他离开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当初她多么绝望,心像撕裂了一样,楚傲天在哪,现在说这些话不觉得可笑吗?

    但她现在不想和他谈论这个,早已过去的事,再提起又有何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