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不由己:狂傲总裁契约妻 第409章 林果儿演戏

时间:2018-02-13作者:骄阳之星

    辰辰此前在自己面前从未表现过对类似于狗,猫这种小动物的特别喜爱。 李婉扬这才明白,辰辰哪里是不喜欢小动物,只是他觉得妈咪照顾他已经够累,没有向她提出养小动物的要求。

    周伟伦小坐了会儿,便要起身告辞。

    辰辰有些舍不得这个周叔叔,或者说,他舍不得这只金毛犬。

    “辰辰要休息,爹地来送这位周叔叔吧。”

    之前一直坐在沙发冷漠脸的楚傲天站起来,摸了摸辰辰的头。眼神却向周伟伦投射去。

    后者也并不客气,回敬了楚傲天一个客气疏离的笑容。

    “那麻烦楚总了。”

    楚傲天没有说什么,只是向周伟伦做了个请的动作。

    辰辰疑惑地转头看向咪。

    李婉扬向辰辰摇摇头,她已经猜到楚傲天心里对于周伟伦的算计。虽然她没有心思去管,但她也不会去干涉。

    夜晚的楚家别墅旁很幽静。这个别墅区里的别墅都是独门独栋,每家人都相隔得足够远。这是因为在别墅设计规划之初,开发商足够重视到了每个住户的独立性和隐秘性。

    楚傲天和周伟伦慢慢在小径走着,很快到达周伟伦的奥迪车旁。

    周伟伦牵着自己的金毛狗,回过身,好地看着楚傲天。

    “楚总说要送我,一路却只和我聊一些无关的小事,楚总是忘记跟我说什么事了吗?”

    楚傲天神色依然,眸子里的温度悄然冷了下来。

    “只是餐后也想自己走一走消食而已,周先生慢走。”

    他的话礼貌得当,无懈可击。

    周伟伦没有再追问,带着金毛坐自己的车子,朝楚傲天挥了挥手。

    “多谢楚总一家的款待!后会有期。”

    楚傲天慢慢踱回别墅。他需要思考很多。自己身居高位,肩担负的是整个傲然集团和楚家。他的身边可以随意地遣走一个徐助理,但不能随意地增添一个周伟伦。

    直到今天的晚餐后,仍对周伟伦的属性不是很确定。周伟伦是敌是友?若是敌,那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诱惑自己相信他,可婉儿的车抛锚,周伟伦是江南人,这些事是不可以事先预知和安排的。傲然集团已经日益壮大,财力与规模已不可与同行而语,周伟伦又是代表哪一方的利益来与自己做敌人?

    若是友,那他最近所做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他并不知道自己何时多了这样一个朋友。

    其实不管是李婉扬还是楚傲天,对周伟伦留了一些手段,没有真的对他动手的想法,不然他绝对不可能踏进别墅一步,更加不会吃到李婉扬亲手做的饭菜。

    虽然那些菜,真的谈不好吃,甚至是难吃,不过对于楚傲天来说,那是美味佳肴。

    楚傲天决定考验一下周伟伦,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回到别墅,辰辰和李婉扬都已经回了房间。楚傲天默默来到书房,静静地躺在椅子。

    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可只要李婉扬说一句话,他也可以立马和他们离开。楚傲天今天累极了,躺在椅子几乎快要睡着。当他再次睁眼清醒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模模糊糊快要亮了。

    新的一天又要来临。楚傲天这样想着,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感慨。

    李婉扬起得很早,源于昨天晚她入睡时的心情还不错。夏季的清晨宁静并不喧嚣,李婉扬站在阳台,张开手臂,享受这难得的清爽早晨。

    因为很快,这个别墅会热闹起来,之后起床的某个人会不停地演一场又一场的戏,或许以此能突出她的存在感。

    只是这样美好的早晨,李婉扬真的很想把辰辰叫起来,一起分享。

    李婉扬猜得不错,正在用早饭时,林果儿匆匆跑到饭厅来“演戏”。

    也许是自己想得有些刻薄,但李婉扬自己在心里也坦然,她是对林果儿有偏见,林果儿做的那些丑恶之事,让她在自己心永远没有办法洗白。

    林果儿凄凄惨惨地看着楚傲天,眼含泪,声声控诉:“傲天,难道我和磊磊已经变得这么不招你待见了吗,连出来陪客人吃饭的权利都没有吗?”

    林果儿并不傻,她没有选择昨天晚当着周伟伦的面提出这些问题:一来是考虑到了张妈劝慰自己的那些话;二来则是想让楚傲天知道,她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昨晚她虽然很委屈,但还是选择顾全楚傲天的面子。

    楚傲天看了眼林果儿,再看了眼淡定的李婉扬,忽然明白了:“林果儿,这里是婉儿的家,周先生是婉儿的朋友。”

    楚傲天的言下之意是要林果儿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喧宾夺主,更不要自以为是。

    林果儿听见楚傲天这样一句极其冷漠的回答,心里更加觉得自己和磊磊受了委屈。

    “傲天,我和磊磊真的在你心里一点位置也没有吗?”

    尽管林果儿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事实得到了答案,可她现在还是忍不住重复了一遍。楚傲天,毕竟是她曾经豁出性命去爱过的男人。

    楚傲天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用冷淡的目光看着如同跳梁小丑一样的林果儿。

    李婉扬冷眼看着一旁表情十分悲痛的林果儿,心里却在反驳她:林果儿啊林果儿,你为何要仰仗他人而活,而不是遵从自己的心。时间一长,别人只会厌烦你,觉得你是个精神或物质的累赘……想到这儿,她看林果儿的眼神里多了一种同为女人的悲哀。

    林果儿已经从楚傲天的眼神形态读出了答案。她即使有了心理准备,还是仓皇地向身后退了几步。只是这退的几步,究竟是心之所想,情感自然流露的真情?还是自己极力渲染情绪而早在心演示了许多遍的假戏?连林果儿自己也分辨不出。

    “……傲天,我是果儿,救过你生命的林果儿啊,李婉扬,她能不顾一切去救你吗?!”林果儿的情绪有些激动,在她看来,李婉扬绝对做不到这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