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不由己:狂傲总裁契约妻 第399章 唐宽道歉

时间:2018-02-13作者:骄阳之星

    李婉扬没有开门,楼下的林果儿却开了门,缓缓走出来。

    她抬眼望向楼那个急促呼唤李婉扬的男人,心的温度渐渐变冷,神色也在楚傲天一声声的呼唤变得冷冽。

    李婉扬闷闷地躺在床,眼睛无半点眼泪,神情冷漠却又带着恍惚。

    她回到这个别墅是不是一个错误,因为楚傲天,因为林果儿,这些人难道都是自己生命的宿主,是自己辈子欠了他们的所以今生要来还债么。

    李婉扬睁着眼,麻木地看着天花板。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李婉扬捂住耳朵不想去听,却听到是辰辰的声音。

    “妈咪……”

    辰辰?李婉扬回了神,是啊她只剩辰辰了,她还有辰辰的陪伴。她又为何要在这里一蹶不振,怨天尤人。

    李婉扬下床打开门,正撞辰辰担心的眼神,“妈咪,你还好吗?”

    李婉扬微笑着,她是一个母亲,在辰辰面前她不能软弱,“妈咪很好,对不起,让辰辰担心了。”

    楚傲天叹气,看向李婉扬关切的目光里,若有所思。

    “……婉儿,对不起。”

    李婉扬其实并不好,她的脸自从下午挨了一巴掌之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肿起来。到最后张妈拿着冰块进入她房间时,她的脸仍留着五个清晰的指印,用手触摸去仍旧会火辣辣得疼。

    那个民工莫名其妙打了李婉扬一巴掌,李婉扬虽然气愤,却很同情。

    她很想知道楚傲天是怎样处置那些民工,但今天的事让她不得不承认了那个道理:棒打出头鸟。

    李婉扬并非害怕那支打出头鸟的棒,她更在质疑自己出头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辰辰?还是……自己作为楚傲天妻子的尊严?

    什么妻子的尊严,李婉扬哑然失笑。闭眼进入梦乡。

    楚傲天轻轻打开门,深情地看着熟睡的李婉扬。

    “婉儿……”他不敢走近,他害怕他一走近她会惊醒,他一走近她会逃跑。婉儿为他受了许多委屈,今天又为他平白受过。他在房门处痴痴地看着床侧卧躺着的身影,又轻轻地扣门。

    楚傲天慢慢回到书房。拳头攥的紧紧的,他同情那些人,也理解他们失去亲人的痛,但他们居然敢动他最心爱的女人,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他深夜拨打张逸阳的电话,张逸阳用浓浓的鼻音接起电话。

    “老大?”

    楚傲天靠在书房的躺椅,声音虽轻但语气强硬。

    “调查一下,今天来别墅闹事的人,特别是那个动手的,既然他们那么想要钱,给他们一点‘甜头’吧。”

    张逸阳立刻理解楚傲天的意思,心里在为那几个民工叹息:这下他们算是惹得老虎发怒,怪他们自己,谁叫他们敢去摸楚傲天的逆鳞呢。

    这次的安全事故因为民工们的聚众滋事,没有如同之前楚傲天预料得那般愉快解决。

    那个动手的民工叫唐宽,只楚傲天年长几岁,年轻气盛,没吃过苦头,即使是自己做错了也挺着脖子,连句道歉都拒绝说出口。

    楚傲天冷笑,相信他之前吩咐张逸阳做的事他已经办妥。

    果不其然,第二天唐宽在李婉扬身前鞠躬,语气颤抖着:“楚太太,你原谅我这个粗俗的人吧。那次动手是我的不对,请您原谅。”

    李婉扬很惊讶,才一天,这唐宽前后转变怎么这么大?但她将惊讶很好得压制在眉宇间,语气却十分冰冷。

    “唐先生现在向我道歉有什么用,我不接受。”

    唐宽心里大骇,眉头紧皱,眼闪过一丝愤恨和无可奈何。

    李婉扬本来静静看着他,其实她只是想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不要如此冲动,可当她看见唐宽的神情时突然觉得熟悉,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脑海。

    不过她要先试探,再亮出这一个问题。

    “唐宽,是什么让你昨天和今天的态度截然相反?”

    “楚太太,我今天是……真心实意感到愧疚,所以才来向你道歉。

    我请求您接受我的歉意,请您原谅我这个混蛋吧。”

    李婉扬却摇头,她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唐宽的突然致歉,也有可能是楚傲天在向他施压。

    “唐宽,你在隐瞒什么?或者你身后的人是谁?”

    唐宽神色一变,头更低了下去,“楚太太……”

    “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反正我手下的人也查得到。只是等我查到,只怕你……”李婉扬说完,特别注意唐宽的神态。

    唐宽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李婉扬三言两语攻破了,或者说,他已经认识到自己此时再怎么誓死抵赖,负隅顽抗都没有任何意义。

    “……我说了,楚太太能放弃追究我家孩子的黑户问题吗?”唐宽小心翼翼地开口。

    原来楚傲天拿捏住的把柄是唐宽的孩子。

    “唐宽,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不过你如果实话实说,我可以尽力不让你的子女受到影响。”李婉扬的语气很轻柔,却让人有一种信服感。

    “楚太太,谢谢您,这件事,是我的侄女叫我干的。开始我也没有动手的意思,侄女后来趁着人乱,要我给您一点苦头吃。”唐宽声音颤抖着,完全没有隐瞒。

    李婉扬已经猜到是谁,但还是不死心问了句,“你侄女是谁?”

    “也在那别墅里,叫林果儿。”

    李婉扬忽然想笑,笑林果儿的沉不住气。

    沉默一会,才悠然开口“你之前任由林果儿被其他民工语言侮辱,那个时候,她是叫你做什么?”

    唐宽犹豫着,终究还是回答:“侄女叫我不要管别人,看见楚太太和小少爷出现,立即把小少爷抢走,不远处有一辆摩托车……”

    没等唐宽说完,脸忽然挨了李婉扬的一巴掌。抬头再看她时,她脸写满了愤怒。

    “……这一巴掌,你先代林果儿受着……滚!”

    唐宽还疑惑地问着,“楚太太,我的孩子……”

    “滚!”李婉扬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这一个字。

    唐宽见李婉扬愤怒的样子,便先灰溜溜地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