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不由己:狂傲总裁契约妻 第396章 工地事件

时间:2018-02-13作者:骄阳之星

    可是楚傲天直到时钟的时针指向10还没有回来,她明天还要送磊磊学。

    如果不是因为磊磊明天要学,自己肯定会等到傲天回来的。林果儿这样麻醉自己。

    林果儿很快回到房间,并且再也没出来。

    李婉扬站在二楼,并没有开灯,神色清冷看着林果儿的一举一动,看到她回房之后,忍不住轻笑一声。林果儿,祝你好运吧。

    楚傲天的确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后匆匆将自己关进了书房。李婉扬一直睡眠很浅,自然是听到了动静,静静下床,打开自己房门,发现楚傲天所在的书房仍亮着灯。

    也不知道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李婉扬说不担心是假的,楚傲天毕竟是辰辰的爹地。

    可算出了什么事,以楚傲天的性子,是不想自己帮忙的。况且自己干嘛去帮忙?

    想到这儿,李婉扬的眸子暗了暗,重新关房门,静静回到床培养睡眠。

    周一的清晨,阳光柔和却明媚。辰辰感叹于这样的好天气,李婉扬拉着他的手走向楼下。

    楚傲天依旧早起,此刻正坐在饭厅里用着早餐。神情冷漠,却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或是什么都没有想。

    看来昨天的事并没有太严重,李婉扬暗自想。

    “爹地,早安。”

    楚傲天听到,望向他们母子,脸浮现柔和的微笑。

    “婉儿,早安。辰辰,早安。”

    李婉扬领着辰辰坐到楚傲天侧面,开始用早餐。

    “发生什么事了?”

    她还是忍不住问,或许这只是她自己的好心。

    楚傲天的脸迸发出一抹浓重的笑意。

    “虽然能让楚太太关心我,但这种小事还不至于向楚太太诉苦。”

    李婉扬心里有些恼,都这时候楚傲天还只顾着开玩笑却不肯说实话。

    “我没有担心你,这只是我的好心作祟罢了。你不愿意说,我也并非愿意听。”

    楚傲天听出她语气有些恼怒的味道,只好急忙收了笑脸,开口语气坚定。

    “婉儿,我是楚傲天,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况且这一次,的确是小事。

    婉儿,我如果是乔木,你无论做我的藤蔓还是凌霄花,我都应为你遮风挡雨。”

    李婉扬并不喜欢楚傲天这样的喻,但此时顺着楚傲天的话讲下去。

    “如果你是乔木,我不会做你的什么。因为我也是乔木,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不会依附于任何人。

    楚傲天,既然你不愿意讲,我也没有道理一直追问。本来只是突发想问你的。”

    最后一句话,李婉扬装作无意地说出。

    楚傲天的脸色变了变,半晌唇边酿出一个苦笑。

    “婉儿,你总是用一句话,推翻我所有的努力。”

    李婉扬听到这句话,不再理会,只顾吃早餐。

    辰辰坐在一旁,听着爹地妈咪的这场对话。虽然他不能理解爹地妈咪口的“乔木”“藤蔓”“凌霄花”是什么意思,但他明显从爹地的最后一句话感受到爹地的失望和沮丧。

    辰辰希望爹地妈咪和好,但他的私心无疑是更偏向妈咪。可是此时见到这么沮丧和软弱的爹地,他很心疼。

    辰辰跳下椅子,小跑到楚傲天处,覆在楚傲天耳边轻轻说了段话。

    楚傲天的脸色渐渐由沮丧变成喜悦,见着李婉扬好的目光,还低下头轻轻抿嘴笑着。

    李婉扬不明觉厉,只好叫住辰辰。

    “辰辰,能告诉妈咪你跟爹地说了什么吗?”

    辰辰偷笑着摇头。

    “妈咪,待会只有辰辰和妈咪两个人的时候,辰辰自然会告诉妈咪。”

    看着辰辰一脸得意的神情,李婉扬很想继续追问,但她放弃了。只要辰辰高兴好。

    楚傲天用完早饭,便匆匆出了门。

    辰辰这时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妈咪,自豪地说。

    “我告诉爹地。昨晚妈咪一直等着他回家,很晚才进房睡觉。”

    李婉扬愣住。她不知道自己昨晚的举动在辰辰眼里是这个目的,可她又要怎样向辰辰解释呢。

    “辰辰,有时候你看见的只是一件事的表面,在没有看清楚整件事情之前,是不能够把片面的东西给别人讲的,这样会误导别人。”

    李婉扬摸着辰辰的脑袋,也不知道辰辰听懂了自己这番话没有。

    辰辰眨着自己的大眼睛,认真地思考。

    “妈咪,别人是爹地吗?是辰辰会误导爹地吗?”

    李婉扬轻轻点头。

    辰辰眸子暗了下来,小小的心里很沮丧。

    楚傲天当着李婉扬的面说没什么大事。其实也是没什么大事。这次安全事故的责任划分,昨晚他回来之后去现场开了个会已划分妥当。

    工地负责人和包工头都在协议签大名,这次事故只剩他出面再去慰问一下遇难民工家属,会彻底解决。

    张逸阳的紧急公关调控也做得很好。第一时间稳住了媒体,今天周一,傲然集团股市并未受到影响,没有太大的波动。

    楚傲天到公司,坐张逸阳的车,出发赶往工地去慰问今天刚刚到达的民工家属。

    楚傲天想着事,点了一根烟,这时张逸阳重重地咳了起来。

    楚傲天立即掐灭烟,不解地看着驾驶座位的张逸阳。

    “你从昨晚一直在咳,今天似乎并没有好点。”

    张逸阳笑笑,开口沙哑。

    “老大,你还会关心我呢。没事,别担心,我昨晚已经吃过药。”

    楚傲天皱眉。

    “车窗打开。”

    张逸阳打开车窗,顿时一股清新的风吹进了车里。张逸阳感觉自己嗓子也没那么痒了。

    驶入工地,工地负责任的小棚屋前围了满满一圈人,正大声冲负责人吼叫着。

    负责人正犯难时远远地望见张逸阳的车驶进了工地。

    “大家都别找我要说法了,呐,我们总裁在那辆车车。”

    闹事的人大多是死亡民工的亲属或朋友。看见楚傲天的车进来了。急忙涌向那里。

    楚傲天和张逸阳仍停在那里,不明所以地观望着。

    楚傲天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