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不由己:狂傲总裁契约妻 第363章 杯子里的醋

时间:2018-02-13作者:骄阳之星

    李婉扬拿着水杯,慢悠悠的走下楼,大家还坐在餐桌。

    楚傲天见李婉扬拿着水杯下楼,以为她要喝水,立刻起身打算给她倒水,却被她的话制止了动作。

    “张妈,我杯里的水是你倒的吗?”李婉扬的语气带着些许疑惑,也带着些许不开心。

    这下轮到张妈疑惑了,看着李婉扬手里的杯子,张妈摇了摇头:“今天我还没有去过你的房间,原本是打算午给你打扫的,可是我刚准备打扫,少爷打来电话,说你今天出院,然后我开始忙着准备做饭。”

    楚傲天关切的看向李婉扬:“怎么了?”

    既然李婉扬这样问,说明有问题,楚傲天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李婉扬把水杯递给楚傲天,楚傲天接过水杯,疑惑的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很正常的一杯水,不过既然李婉扬特意问张妈,说明这杯水有问题。

    楚傲天喝了一小口,随即吐掉,皱了皱眉:“这是谁做的?”

    李婉扬耸了耸肩,无奈的开口:“我要是知道是谁做的,那不来问张妈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样吧。”

    李婉扬明显不想事态扩大,可她越是这样说,楚傲天越是不会此了事。

    “张妈,今天谁去过婉儿的房间?”楚傲天虽然是在问张妈,但目光却看向林果儿。

    不等张妈回答,林果儿委屈的站起身:“傲天,婉扬妹妹,你们不会以为是我做的吧,先不说我根本不知道那杯水有什么问题,算我想做什么,我也进不去婉儿的房间啊。”

    林果儿说的很无辜,那模样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楚傲天把目光转向张妈,因为他也知道,那个房间平时张妈都会锁的,而钥匙只有他和张妈那里有,他的那本钥匙早在李婉扬住进来的第一天给了她,那么拥有钥匙的人只有李婉扬和张妈了。

    张妈皱了皱眉,有些难堪:“婉扬,少爷,难道你们是怀疑我做了什么吗?”

    看着张妈失望的表情,李婉扬有些不忍心:“张妈,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知道你对我很好,这件事是我搞错了,很抱歉,你们不要放在心,和你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李婉扬说着转身向楼走去,留下众人若有所思。

    在李婉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张妈突然开口:“哎呀,今天在我把婉扬的房门打开之后,我接到了少爷的电话,说婉扬今天出院,我高兴的只顾着想给婉扬做什么饭菜,我好像忘记锁门了。”

    张妈的话落,李婉扬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站在楼梯处,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家:“张妈,没事,这件事你不要放在心,我有些累,先楼休息了。”

    林果儿转身,缓缓的向楼走去,在大家看不到的位置,露出了迷之微笑。

    其实她可以猜到,这件事是谁做的,如果林果儿的话,绝对不会只往她的被子里倒醋,一定会给他带来实质的伤害。

    而张妈对她一直都很好,虽然张妈很喜欢磊磊,但她对自己和辰辰的爱也不是假的,张妈也不会可能这样做。

    辰辰自然更加不可能了,他不会做这种无聊又没有智力担当的小把戏。

    她自己更加没有兴趣用这种方式来逗弄林果儿,楚傲天更加不会,那么只剩下一个人了。

    一直以来,李婉扬知道磊磊讨厌她,但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居然心里有这么多不好的想法,真是不知道林果儿这个母亲是怎么教育他的。

    不过越是这样,越是说明辰辰很好,反正她的话已经说了,现在说到一半,再说她不计较,只会越发让楚傲天生气,越发的想要揪出始作俑者。

    虽然无法从根本动摇林果儿母子在楚傲天心的地位,但李婉扬并不介意,对于她来说,留当做是无聊的生活的一抹调味剂了。

    楚傲天的脸色很难看,看着林果儿,声音很冷酷:“是你做的?”

    林果儿虽然不知道杯子里是什么,但想也想得到,心里在打鼓,要么是李婉扬在冤枉她,要么是磊磊做的。

    可是不管怎样,她都要装作什么度不知道,这种事绝对不可以承认。

    “傲天,你不能这样冤枉我,你知道我的,我是不会做那种事的,婉扬妹妹胃病复发去医院,我很担心她,她住院的这几天,我更是每天都去看她,我怎么会随意进她房间呢。

    况且我真的不明白,那明明是一杯水嘛,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明明婉扬妹妹都说无所谓,是她搞错了,你却在这里......”

    林果儿的话没有说完被楚傲天打断:“一杯水?那杯子里根本不是水,是一杯醋精,一杯醋精对普通人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但婉儿的胃病很严重,那样的一杯醋精足以刺激她的胃病再次发作,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楚傲天的语气很不好,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只要林果儿点头,他绝对会立刻马把她赶出去,以后她休想再踏进这里一步。

    “傲天,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张妈说婉扬妹妹今天出院,我一直在爱厨房给张妈帮忙,张妈可以证明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林果儿把求助的目光看向张妈,希望她能为自己说话。

    可是张妈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不明白李婉扬的杯子为什么会有醋,这个别墅里这么几个人,如果真的要说是谁做的,林果儿的可能性自然最大。

    况且她真的没有印象,不知道林果儿有没有离开过,虽然她确实在厨房帮忙,但是做完饭后,她有没有去李婉扬的放假,她不得而知了。

    “傲天,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怎么可能去害婉扬妹妹呢,况且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这件事一发生,大家都会认为是我做的,我怎么可能做这么愚蠢的事呢,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林果儿焦急的解释,可是楚傲天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