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位面宇宙 第十章 优柔寡断

时间:2018-01-30作者:虚空001

    来到游乐场,一行人来到里面,看到什么都玩一下。

    特别是马小玲这个大女孩,比谁都玩得疯。

    成步云也挺感概,马小玲其实也和其他20来岁女孩一样,处在爱玩的年纪,只不过由于从小就被灌注了一种马家天职——以猎杀僵尸王‘将臣’为终极目标。

    一行人玩完了一些小孩子能玩的活动项目,来到了坐过山车的项目。

    况天佑和王珍珍被况复生推了上去,然后他准备也一叫踏上去时,旁边的服务人员一看这是小孩子,马上出声说道:“这个小孩子不能玩。”

    “坐我大腿。”金正中在位置上喊到。

    马小玲这时也一脸笑容的说道:“等会再跟你玩。”

    况复生一脸的不情愿。

    “我陪你去玩。”山本未来半蹲下来安慰道。

    “走,去玩旋转木马。”成步云说道:“这个你可以玩。”

    带着况复生去买了票,山本未来见到成步云示意,让自己去陪复生玩,只好点头笑了笑,带着复生坐上了旋转木马……玩了起来。

    成步云一脸笑意的在旁边看着,他其实已经过了玩这些东西的年纪……好歹都几百岁了,如果还去玩这些东西,回去吞噬星空被自己那几位兄弟知道,还不得笑破肚皮,翻到在地都有可能。

    玩了接近两个多小时这才累了,一起坐下来休息。

    “步云叔叔,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玩的呢?”况复生一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活动,看着你们玩就好。”成步云笑道。

    “步云一看上去就知道是成熟稳重的人,怎么会玩这些东西。”金正中笑着回答道。

    马小玲嘴角一弯,脸上浮现一个嘲讽的笑容,说道:“出来什么都不玩,都不知道你出来做什么……”

    况天佑听到马小玲这话,心中暗笑。

    “小玲……”王珍珍拉着一下马小玲,示意她给成步云留点面子,不要太毒舌,让对方下不来台。

    “珍珍,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照张相片?”山本未来一脸的期待看着王珍珍说道。

    “当然可以了。”王珍珍连忙站了起来,还向金正中招了下手。

    两人走到一边,金正中拿着相机为两人照了几张相。

    “哈哈……小玲姐姐走光啦。”况复生拿着手机看着,一会就大声的喊了起来,“步云叔叔,给你看看,小玲姐姐走光了。”

    好小子,有好东西却不记得你老子我,只记得你步云叔叔,况天佑心中暗骂了一声。

    不过他只是笑骂而已。

    成步云撇眼看着况复生放在面前的手机,而马小玲也反应很快,也望了过来,果然看到上面的是自己的背影,而且真的是走光了,马上喊了起来,“好你个况复生,之前我都不知道你拿着这个东西在做什么,原来是在给我拍照,还拍出这样的照片,我打死你个死飞仔,小流氓!”

    “不准看,再看挖你的眼珠子下来。”马小玲恶狠狠的看着成步云,一手捂在了手机上面。

    “走光相片,等我也看下。”金正中连忙撇下王珍珍和山本未来,走了回来。

    “死仔,这个是什么东西来的,为什么也可以拍照片?”马小玲威胁着况复生,连连问道,可听到金正中也说过来看一下,连忙骂道:“看你的头,走开一边去。”

    “所有人都不准备再看。”马小玲一手按着况复生的手机,一边恶狠狠的喊道。

    “给我看一下。”王珍珍伸手笑道。

    况复生马上一缩手,然后将白色的手机递到了王珍珍面前。

    王珍珍一见之下,心中有点奇怪,不过还是接过了这白色的手机看了起来,一见之下,大为惊奇,手机里一张高清晰的马小玲侧面照。这张马小玲侧面照正是马小玲弯腰间被拍到的,稍微露出了一点点米黄色的内裤。

    “这没有露多少,不怕啦。”王珍珍好笑道。

    “还说没什么……亏大了。”马小玲边轻柔的拧着况复生的耳朵,一边笑骂道:“小流氓,死飞仔……看你做的好事,赶快从实招来,这个是什么东西?”

    然后马小玲还动用了大刑……搔痒痒。

    最后况复生受不了,开口求饶说道:“是步云叔叔送我的手机。”

    “手机?”

    马小玲、王珍珍、金正中都是大惊,一脸不信的看着成步云……你家手机长这样吗?手机里可以放相片的吗?

    “是真的……”况复生又再一次卖弄起来,介绍着成步云给他的手机,最后连接了香港的电视台,“看,连电视都能看。”

    震惊!

    马小玲抬眼愕然的望着成步云,心中惊骇他为什么连这样的东西都有,难道他是神秘部门里的人?就算是神秘部门里的人,可她也从没有听过……有国家的科技高到这样的地步。

    “喂……步云,你这样就不对了,有好东西只给复生,连我这个朋友都没有,这可不行啊!”金正中走到成步云旁边,一孤僻坐了下来说道。

    刚才成步云早就让开了位置,坐到了况天佑这边。

    况天佑摇头暗笑,不过这手机确实好用,也非常的方便,几乎所有流星的元素都有,如果这样的手机一推出市面,绝对是所有人都会疯狂抢夺购买的对象。

    “以后还有的时候再送给你。”成步云一笑道。

    “我又要。”马小玲也立刻开口,并没有将自己当是外人。

    也不奇怪,这样的好东西,试问那个人不想要?

    玩了这手机一会,况复生就藏了起来,如同护着小鸡子的母鸡。

    “是不是这样,连小玲姐姐也不给玩是吧?”马小玲捏着况复生的脸,笑骂着。

    一行人休息了一会,期间发现山本未来不见了,不过大家也是以为山本未来先回去了。

    很快马小玲就借故说要先走,还不时的给成步云打眼色。

    成步云暗笑,对她点了下头,让她很高兴,觉得成步云还是很善解人意的。

    场中最后只剩下况天佑和王珍珍,而成步云和马小玲几人却躲在一旁观看着。

    “办妥了,现在剩下的就看爸爸怎么做了。”况复生得意笑着说道。

    “不是吧,你爸爸傻傻的,我看不一定可以。”金正中笑着踩了况天佑一下。

    “放心啦,一个正常的男人对着这么美丽的女孩子,怎么会不心动呢!”马小玲对于自己的闺蜜容貌,还是很相信的。

    “这也是。”金正中点头笑道。

    成步云摇头失笑。

    “你笑什么,换了是你,你会不心动?”马小玲鼻子里轻哼了一声。

    成步云意外,自己好像没有得罪她才对,怎么她今天好像对自己很有意见一样?这是哪里出错了?不会这小丫头对自己有意思吧?

    应该不会!

    还是她喝了白素贞的那小瓶子酒,在梦中看到了什么?

    “怎么不说话?问你呢,哑啦?”马小玲呛道。

    马小玲的性格真是有点要不得,出口就有点伤人,不过成步云却知道她这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只得笑道:“我觉得今天他们两人应该没有下文了,估计一会况天佑肯定会将珍珍送回家去。”

    “你说没下文就没有下文?”马小玲哼道,“我告诉你……”

    “嘀哩哩……”

    忽然移动电话的声音向了起来,打断了马小玲准备说出口的话,她拿过后辈的背包,将移动电话拿了出来,接听,聊了几句后,她就说好的。

    “不是吧!”金正中愕然说道。

    “就是……”马小玲说道,然后对成步云喝道:“如果被你的乌鸦口说中,我肯定骂死你……还有,一会你将复生送回去,我和正中去开工。”

    金正中看着转身走掉的马小玲,对着成步云说道:“自求多福啦兄弟,我先走,记得将复生带回去,也别让他饿着了。”

    等两人走远,况复生这才说道:“步云叔叔,刚才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爸爸一会真会将珍珍姐姐送回家去?”

    “你还不了解你爸爸的性格?”成步云好笑道:“珍珍作为女孩子当然肯定会矜持一些,而你爸爸又是半天响不了一个屁的人,最后也就只能将她送回家去了。”

    况复生心中已经相信了,他爸爸的性格,他还能不清楚。

    “去不去吃东西?”成步云问道。

    “不了,我想去找我爸爸看看,跟踪他们一下。”况复生拉着成步云的手说道:“步云叔叔,你和我一起去,我是小孩子,一个人去不行的,有人会当我是走失的小孩处理。”

    成步云点头,最后在游乐场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然后又去了停车场,也没有发现白色房车,最后两人又向家里敢回去。

    果然,回到嘉嘉大夏的家中,况复生立刻看到了自己爸爸在家里看报纸,他喊道:“你真的被步云叔叔说中了,竟然真的早早就将珍珍姐姐送回家去,你不是要和她去吃饭,然后去兜风再宵夜才能回来的吗?”

    “她都没有要求,怎么去?”况天佑头也没抬,平静道。

    “噗!”

    成步云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况天佑这才站了起来,看着成步云尴尬的笑了一下,他自己当然知道今天这一出戏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他和王珍珍,他并不是笨人,只是他和王珍珍在一起是真的没有话说,很尴尬。

    “为什么我不在20岁的时候变成僵尸呢。”况复生叹气的道:“真是浪费时机,也糟蹋了我和小玲姐姐的心思。”

    “觉得浪费就不要再搞这么多事啦,大帝!”况天佑一脸苦笑。

    “你还发我脾气?算我怕了你。”况复生拿过自己的书包,拿出手机才说道:‘现在还有世间看九点半的电影场次,我帮你打电话还是你自己打?’

    况天佑没理他,而是给成步云去倒茶。

    “你不是要我替你打吧……皇帝!”况复生说道。

    况天佑将茶水放在成步云面前,这才转身过来说道:“求求你不要太刻意,这么刻意的去做这件事,到时我们会很尴尬,尤其是我……”

    “你相信我啦,尴尬一阵就会过去。”况复生还在努力着。

    成步云看着两父子的对话,感觉很是好笑。

    况天佑此刻真是很烦恼,对着成步云苦笑着。

    “好,我帮你打。”况复生点了手机里的通信录一下,况天佑立刻阻止道:“今天就到这里,不要再搞事了。老实说我跟你珍珍姐姐聊天,很多时候都说不上几句的,整天都是两人对望,我眼望你眼,那场面真的很尴尬。”

    “既然对别人没意思,应该早说,可你倒好,却怕伤害了人家姑娘的心。”成步云摇头插了句嘴。

    “你也知道,王珍珍这姑娘很好,我是真不忍心去伤害她,而且让我去说那等决绝的话语,我也做不到。”况天佑摇头苦笑。

    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优柔寡断,却不知这样下去,伤得对方更深。

    成步云却不想在劝了,说没有用,只能靠他自己去理解。

    在况天佑家中坐了一会他就告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