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位面宇宙 第七章 也就欺负无知者

时间:2018-01-28作者:虚空001

    “成先生,只是些许酒水而已,不必如此。”白素贞摇头,她不认为请对方喝顿酒就能让对方欠下一个大人情。

    “正中,走啦。”况天佑拉了金正中一下,见他没有反应,摇了下头头,“真是麻烦,次次都是这样。”

    “喝一点就醉成这样,他还好意思次次拉着你下来喝酒,也是没谁了。”成步云也笑道。

    “是啊,次次来喝酒,最后都是我背他回去。”况天佑转头过来,说道:“这次便宜你,让你背他回去。”

    成步云一笑,也没有拒绝,而是伸手将金正中夹到了腰间,对着白素贞和小青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了。

    两姐妹看到金正中如同一个小鸡仔被成步云夹在腰间,立刻情不自禁的掩嘴一笑。

    “再见!”两人对两姐妹点了下头,转身离去。

    看着远去身影的三人,小青才说道:“姐姐,刚才你……”

    “小青,不用担心,那位成先生对我们没有恶意。”白素贞知道小青在担心什么,摇头平静道,“如果他对我们有敌意,最后就不会说出欠我们一个人情的话。”

    “那人是不是很强,我刚才好像看到姐姐失神了一瞬间,但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小青奇怪,就算况天佑的身份,第一次见面她都能感觉到,可成步云第一次见面,她也只以为这人容貌稳重、气质超然而已,没想到却是有力量在身。

    “是,很强,而且神秘。”白素贞想到了刚才她在成步云眼中看到的星空世界,心中忽然打了个震颤,在那一瞬间,她的身体没有防护,非常危险。可是……那种陷入失神的感觉却又很美好,仿佛抛却了所有忧愁,自由自在的飘荡,忘记了所有,无忧无虑。

    “姐姐,你说她能不能帮到你……”小青还是担忧自己姐姐即将来临的‘天人五衰’时日,想用刚才成步云许诺的人情,去换得姐姐更长一些时日的生存。

    “小青,不要这样。”白素贞摇头,“天意如此,这世间……谁能抗衡得过天意呢。”

    白素贞没有什么担心的,她现在只担心着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有可能在大限来临的时候,能否见到自己要等的人?

    妙善以前是说过自己一定会再见到要等的人,可刚才成步云的话,又让她的心提了起来,一句句询问着自己……那一天可否会来临?

    ——走在回去嘉嘉大夏的三人,况天佑看着那随着成步云走动时不停摇摆着的脑袋,嗤笑了一声,“次次都是这样,还老是拉着我来喝酒。”

    “现在这情况算是好的了,第一次来,喝醉了后他都是在胡言乱语不停的说着胡话,不时的乱动,我好难才将他弄回去。”况天佑说道。

    “这小子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啊……估计是看上那老板娘了,借点意思就去喝酒。”成步云一笑道:“而且很明显,次次拉你去,好有人结账。”

    “现在又多了一个你,以后估计也会拉着你去。”况天佑笑道。

    两人一路说笑着回到了嘉嘉大夏,一起将金正中送回家。金姐看到自己儿子又出去喝得醉死回来,又是一顿数落。

    当然,送金正中回来的成步云和况天佑两人,金姐也不时的感谢两句,说麻烦他们将自己儿子送回来。

    通天阁……

    这时候山本一夫正坐在沙发上对几个手下说着话,“herman……”

    “是,老板。”穿着黑西装男子听到山本一夫的话,立刻恭敬回应。

    “如果有机会让你问三个有问必答的问题,你会问什么?”山本一夫神色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什么都不想问,从我成为老板的手下之后,我已经很开心,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得到。”黑西装男子摇头道:“我没有问题要问,也不需要问。”

    山本一夫点点头,然后又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孩子,这位女孩子容貌娇俏,看上去最多也就20岁的左右,只见她带着一顶黑色圆帽,披肩卷长发,一身白色内衬小领带搭配小黑西装,黑色的长裤,看上去模样非常的可爱天真。

    “碧加呢?”山本一夫终于还是开口了。

    “没钱的想问怎么才可以有钱,有钱的想问怎样才不会死……”这名女孩子摇晃着小脑袋笑着说道:“钱我又不需要,死我又不怕!唯一想问的就是问……我可以留在老板身边多久!”

    这女孩子这段话,山本一夫心中得意,口中立刻接着回答道:“直到你死的那一天为止。”

    名叫碧加的女孩子脸上露出了很开心很开心的笑容。

    山本一夫目光落在了大堂中最后一位头上留着寸发,鼻梁上架着眼镜,面容消瘦,身穿紫色西装的男子问道,“阿ken,你呢?”

    “我不敢问。”带着眼镜的寸发男子摇头。

    “为什么?”山本一夫脸色一动,带着奇怪之色反问道。

    “因为我怕问完三个问题之后,出现的问题会更多,到时已经没有机会再问!”寸发男子对于山本一夫有着深深的惧怕,“况且三个问题不代表三个愿望,答案可能很现实、很残酷,不知道的可能还是开心赌一次,但知道之后,可能已经没兴趣再玩下去了。”

    “明知不可为而为的,不是英雄,是蠢才!”寸发男子这时候不知道是在说说3,有可能是说他自己,也有可能是在说在场任何一人。

    “你胡说,这世界上老板是没有什么做不到的。”碧加马上大声反驳。

    “阿ken说得有道理。”山本一夫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后才继续说道:“在这十年来,我要你们留在我身边,不让你们暴露僵尸的身份,去建立我们的僵尸的世界,不是因为我怕!我‘山本龙一’敢跟任何人去赌,但我也要知道,谁有资格和我赌。”

    沉默了一阵,山本一夫再继续平静说道,“妙善上师就可以回答我。”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进入大堂这里的原来是日东集团的行政总裁‘林国栋’,之见他看了大家一眼,来到山本一夫面前,这才开口说道:“老板,妙善上师已经开始接见信众。”

    “每三十三年接见一次心中,而且只接见三十三位,希望她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山本一夫点头,吩咐了一下,这才准备带着碧加和穿着黑色西装的herman去观音庙。

    期间林国栋也请求山本一夫带着他去,后者同意了。

    一行人乘坐汽车来到观音庙,山本一夫使了一些手段,让林国栋抽中了红色签,山本一夫笑着拍拍林国栋的肩膀,说道,“做得好。”

    然后接过了他手中的红签,大步往‘妙善静室’走去。

    期间虽然引起了一些排队等候信徒的不满,可山本一夫一行人都是有力量的强者,等候的信徒也没有办法。

    山本一夫进入一间非常朴素的静室,里面盘坐着一位穿着白袍容貌非常出众的短发女子,而在她身边站立着一位持着铜棍的守护者看着他进来。

    穿着白袍的女子徐徐睁开眼睛,眼神很平和的看了山本一夫一眼,这才开口道:“山本先生,你终于来了!”

    山本一夫微笑,说道:“相传观音得道升天的时候,她回头看见凡间的疾苦,留下最后一滴红尘眼泪。这一滴眼泪更化为肉-身,更借妙善之名光导有缘人,没想到我今天能成为妙善静室的有缘人。”

    “即使你今日见我不到,三十三年后你也会再来,又或是六十六年后、九十九年后,我们始终有机会见面。”妙善上师一副什么我都看透了的样子。

    山本一夫笑笑,坐下来说道:“我有一件事不是很明白。”

    “第一问题?”妙善上师则头微笑道。

    “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山本一夫怎么可能将自己三个问题用在这地方,马上摇头。

    妙善还是解释了,“你想问我为什么每三十三年便和三十三人结缘?”

    山本一夫脸上露出了一个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讥笑的笑容。

    “因是由人种,果是由天定。”妙善上师平静说道:“人可以选择做一件事或者不做,但结果必须要自己去承担,想避都避不了!即使有观音、如来般神通广大,也改变不了天意。”

    “所以人人求神问卜,祈求指点迷津,目的是想提早知道命运的结果。”山本一夫略微深呼吸了一下,继续说道:“路本来就是在前面,无论答案是怎样,路始终只有一条!问题是这条是生路,还是死路。”

    “生路货色死路其实是自己去选择的,只是选择的时候你自己并不知道。”妙善上师一副悲天悯人的说道:“而当大难临头的时候你也不会想到,结果是由自己一手造成的。”

    “所以你结缘的目的,是想告诉别人,路是自己选择的,要怨便只能怨自己。”山本一夫抬头望着天花板,仿佛看到了满天神佛一样,嘴角嘲讽道:“即使漫天身佛,也只是无能为力的旁观者。”

    “没错,所以观音飞星,才会流落红尘苦恼。”妙善上师低头苦笑一下,很快又收敛起来,抬头看着山本一夫道:“你呢,选择了自己要走路没有?”

    “我想将这个世界变成僵尸的世界。”山本一夫严肃道,“第一个问题,有什么可以阻止得了我?”

    “况天佑,马家的血,震国石灵和大日如来净世咒。”妙善上师想也不想,快速的回答道。

    “怎么样才可以毁灭震国石灵?”山本一夫立刻站了起来,想也不想就问道,他是不可能让能阻止自己目的地东西留存在世间上。

    “与你的敌人合作。”妙善上师说道。

    “大日如来净世咒在哪里?”山本一夫继续逼问,神色间已经有点不平静。

    “在我这里!”妙善上师看着山本一夫回答道。

    山本一夫听到大日如来净世咒竟然在妙善伤势身上,内心瞬间不平静了,只见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但你说你只是一名旁观者,不会插手人间是非。”

    “我刚才已经回答了你三个问题,令到你的希望有很大的机会成功。”妙善上师悲天悯人的解释道:“这是我种下的因,我必须去承受我所造成的果。必要时……我会用净世咒。”

    “你肯见我……是想找借口消灭我!”山本一夫恼怒。

    这一刻,他心中是愤恨的,好像他掉进了对方设计的陷阱中了。

    “所有让僵尸王‘将臣’咬过的人都是可怜人”妙善上师说道:“为什么你要将自己的不幸转介到他人身上?”

    “当世上每一个人都变成了僵尸,就变得同我一样,便没有可怜与不可怜的区别。”山本一笑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仿佛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在那天来临之前,也是我杀你之时!”妙善上师平静的回答道。

    “无论死还是不死,对我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山本一夫点着头,笑容满脸的说道:“我等你!”

    “但我告诉你,你未必能等到那一天。”说着,山本一夫立刻暴怒就想对妙善上师动手,可惜妙善上师此刻在这里的却是分身幻术,并不是真身在此。

    看着消失的妙善上师,山本一夫恨恨的盯看了一下这座妙善静室,最后转身离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