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雄杰 第三十一章 幸福感

时间:2019-05-15作者:喜欢果冻

    路人乐呵呵道:“我最大的感受是幸福。”

    主持人乐呵呵问:“能给大家说说幸福来至哪里吗?”

    路人乐呵呵道:“幸福来至国家强起来。”

    主持人乐呵呵说:“在这普天同乐的日子,给大家说说心里话吧!”

    “可以可以,”路人乐呵呵说,“国家强起来我自豪,自豪心中涌动激情,心中涌动激情幸福感就上来了!”

    “呵呵,”不是电视画面主持人笑、也不是电视上路人笑,是周云扬笑,路人回答貌似代表大家心声,逻辑严密滴水不漏,但周云扬觉得,此时此刻他没有一点幸福感。

    他内心清楚明白,夏微雨若在身边他就幸福无边,没在身边他内心没有电视上路人说的幸福感。

    “我回来了!”夏微雨一步走进客厅。

    夏微雨手提大口袋,一脸的喜庆。

    幸福感有如泉水涌出周云扬心底,迅速荡漾全身,他内心悸动,头脑眩晕,人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此时此刻,他的真实感受幸福在体内强烈震颤,人就要眩晕过去。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夏微雨,周云扬仿佛傻了过去,大脑瞬息停止思想。

    他站起身跑过去,接过夏微雨手中的大口袋,欢天喜地道:“不是还要与市领导共进晚餐、欣赏焰火吗,怎么回来了呢?”

    夏微雨笑盈盈道:“想到你一个在家,我在座谈会上发了言,找个借口溜出会场,去饭店订餐就跑回来。”

    “看到你回来,我幸福得快要窒息!”想到电视主持人说幸福感,周云扬现在有了切身体会。

    他把口袋放到茶几上,从里面拿出一盒盒菜,还有两瓶白酒,一一摆放在茶几上。

    大年三十的两人世界,没有白酒怎么行,夏微雨想得到也周全。

    “云扬,我头好晕。”

    周云扬看向夏微雨。

    夏微雨精致俏脸潮红,目光迷离,甜舌舔下嘴唇,风衣包裹的身体貌似发热,娇体从包裹的衣饰中呼之欲出样子。

    这个时候的女人在男人眼里是狐狸精。

    贼乖。

    骗死男人不填命。

    周云扬呆呆看着夏微雨,他内心整个世界只有夏微雨。

    夏

    微雨呼吸急促,身体风吹杨柳般摇晃起来:“云扬,我不行了!”

    周云扬赶快伸出手,夏微雨娇体软进周云扬怀里。

    怀里可是活色生香的夏微雨,周云扬内心的幸福感再次升级,有如海啸陡然升起一道十几米高的水墙,水墙从海平面飞扑过来,他感觉整个世界都要被幸福感摧毁。

    “让海啸……”

    “不,让幸福来得更猛烈一点吧!”

    周云扬要的是猛烈冲击,在无边无际的内心世界猛烈冲击中享受憨畅淋漓的幸福感。

    他身上的衣服飞起来……

    夏微雨身上的衣服飞起来……

    两人同时叫喊……

    周云扬感受到挺进的意气风发和占领的激情豪迈。

    夏微雨感受到接受的婉转悠扬和填充的踏实甜蜜。

    两人彻底忘记自己、忘记世界,他们的世界只有两人。

    ……

    两个小时过去。

    两人瘫睡沙发上。

    夏微雨洁白如玉娇体多处青瘀,可以想象搏斗的激烈。

    周云扬左右肩膀留下咬过的牙印,透出斑斑血迹,可见夏微玉贝齿咬合时并没有怎么客气,他的背部更有指甲挖过的血印,数也数不清。

    “疼吗?”夏微雨玉手轻抚周云扬肩膀上的伤痕。

    “疼,在心里。”周云扬回答,爱意缠绵。

    夏微雨眼眶红了,涌出泪水,她的一只手拉着周云扬的手往下面……

    随着周云杨的手指触到之处,他目光看过去,玫瑰夺目鲜艳。

    “你是处子?”周云扬惊讶无比。

    “嗯。”夏微雨抽泣。

    “小叔他……”

    “生理缺陷。”

    周云扬突然拥住夏微雨。

    夏微雨的身体在微微颤栗,她内心的委屈和不甘这一刻如流水一样逝去。

    她嫁到周家三年,没有人知道她身边睡着的是冰冷丈夫,周家还盼着她生儿育女,让正脉人丁重新兴旺起来。

    一年过去没怀孕,两年过去没怀孕,直到丈夫溺水身亡夏微雨还是没怀孕。

    周家人说她是不下蛋的鸡,妁坏一门亲断了一代根,夏家用不下蛋的女人坑害周家,周家与夏家

    不共戴天。

    小叔溺水身亡,周家正脉的绝望怨毒全部发泄在她身上,说她断了周家正脉,她是不折不扣的周家罪人。

    夏微雨默默忍受家族的怨毒,留在周家,维护死去丈夫的尊严。

    现在真相大白,周云扬更加怜爱夏微雨。

    夏微雨抑制住自己哭泣,她身体哭得一抽一抽的,是那种娇声的哭泣,幸福的哭泣,结束处子的哭泣,展示正常女人的哭泣,诉说委屈的哭泣,让周云扬不紧紧拥住他都不行。

    “微雨,周家对不起你。”

    “得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没有对不起。”

    “我要娶你。”

    “不可以。”

    “为什么?”

    “我是你小婶。”

    “你与小叔不是夫妻。”

    “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和你小叔拜过天地、拜过父母、夫妻对拜,还领了结婚证,生活两年,我是他的人。”

    “你是新时代青年,甘心传统道德束缚?”

    “我是周家东家,需要传统道德作为周家的凝聚力。”

    “我要妻子,这比周家凝聚力重要多了。”

    “你要妻子好啊,我给你接回来。”

    “我只要你!”

    周云扬把夏微雨抱得更紧。

    让他更想不到的是,说到“我只要你”,他某处突然有了强烈反应。

    夏微雨感觉到了那里,她赶紧推开他:“别亏着了身体。”

    周云扬不会让夏微雨推开:“二十二年积蓄,仓储充实,亏什么亏。”

    夏微雨迷离目光问,你是第一次。

    “嗯。”周云扬动作起来。

    “……啊……啊……云扬……云……”

    周云扬提枪跃马只管冲锋陷阵,早忘记男人在女人面前应该保持绅士风度,怜香惜玉。

    夏微雨感觉自己死了几次,每一次都陷入温柔乡、英雄冢的甜蜜。

    周云扬确信自己是将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风采旗帜高高飘扬,一往无前……

    两个小时过去。

    两人瘫睡沙发,有些疲惫还有些困。

    “饿了吗?”夏微雨柔声问。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