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行道有术 第140章 黑心马车夫

时间:2018-03-26作者:风下柳

    ”“二哥,今天遇到这么大的喜事儿,必须得好好庆贺一番才行!今天我做东,大家喝他个不醉不归!”沈一宝豪气干云的说道。

    “你还未成年吧?能喝酒吗?”邱恒奇怪的问了一句。

    “管他那么多干嘛!想喝就喝!”沈一宝的呼声总有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老大你不知道,三哥早就惦记着他们家老爷子珍藏的百果酿了!可惜一直没有得到机会,因为老爷子说过,那些百果酿是留着他婚礼上用的,轻易动用不得!估计这次他是想以二哥为借口,向老爷子讨要两瓶来尝尝鲜、解解馋……”洛语延小声的解释道。

    可惜在场的众人都不是普通人,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老四说的是真的吗?”纪有材一脸严肃地问。

    “替二哥庆祝是发自真心的……”沈一宝视线有些飘忽,游移不定,说起话来,总感觉有些底气不足。

    “这就够了!”纪有材忽然展颜一笑:“向你家老爷子讨要百果酿的事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会让大家失望!”????“放心吧,交给我了!绝对会从老头子手中抠出两瓶来让大家尝鲜的!”沈一宝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在沈一宝看不到的地方,邱恒和洛语延每个人都给纪有材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先是让沈一宝承认自己是万年老三,主动认可了沈万三这个名字。

    现在又让他主动承担起从自己家人手中掏出好东西来与大家分享的责任,而且还能够让他感受到是在给他一个表现机会的错觉。

    这种手段真是让人不服不行。

    落凤楼位于城南的凤鸣路主干道上最显眼的地方,距离凤翔学院不算太远,但也称不上近,毕竟一个在城西,一个在城南。

    想要从凤翔学院赶到落凤楼,即使乘坐马车,也需要接近20分钟的时间才能到达。

    如果是步行的话,少说也要一个小时左右。

    纪有材他们当然不会浪费时间,所以出了学院门口就叫了一辆马车来代步。

    “老三,今天兄弟们能不能一饱口福,就看你的了!你可不要让大家失望啊!得罪我和老四是小,但是如果你二哥不满意的话,你可要小心将来你的那份药剂份额了!”邱恒坐在车上,挤眉弄眼地对沈一宝道。

    自从打败邱永,从自己哥哥的阴影中走出来以后,邱恒再次恢复了自己阳光的形象,甚至比起以前还要充满活力,平时开起玩笑也放得开了。

    “你们就瞧好吧!我沈一宝说到做到,一个唾沫一个坑,绝对不会食言而肥!”沈一宝信心十足地说道。

    “这可难说!”洛语延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再次拆起了他的台:“你长得那么胖,这句话说出来可没有一点说服力!”

    沈一宝面色一僵,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上万吨的伤害!

    而纪有材和邱恒因此投来的怪异目光更是让他感觉有些欲哭无泪。

    妈卖批!以后谁他妈再在劳资面前提“食言而肥”四个字,劳资绝对吐他一脸口水!

    长得胖怎么了?胖子就没有人权了吗?又不是我想长胖的,用得着拿我的身材来说事吗?

    “老四!我要送你两个字!”沈一宝一脸悲痛地说道。

    “哪两个字?”洛语延好奇地问道。

    “友尽!”

    “哈哈……”笑声顿时响彻车厢。

    “客人,已经到落凤楼了!”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众人还没说笑几句,就感觉马车忽然一停,帘子被掀开,露出了赶车人那满布沟壑的沧桑面容。

    “这么快?”四人跳下马车,发现果然已经来到了落凤楼前。

    “车费需要多少钱?”纪有材问车夫。

    “承惠五十铜币!”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车夫眼睛一眨,说出了一个价格。

    “喂!你是不是看我们年轻好忽悠,想要昧着良心,赚一些黑心钱?”沈一宝忽然回头,对着车夫说道。

    “你是新来落凤城的吧?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信不信我去车行投诉你,让你在这一行干不下去!”

    “这位小少爷,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呢,我虽然是新来的,但也被前辈们告知,从学院到这里的车资一直都是这个价格啊!我怎么敢多说呢!”车夫心里一咯噔,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确实是新来的,确切地说,他是给别人替班而来的。

    他曾经被人告知,从学院到城内其他地方的车最好拉,因为都是年轻人,好面子,所以收费的时候贵个几枚铜币都是十分正常的,也没几个人愿意计较那么多。

    只是这次的情况看上去明显不一样。

    沈一宝听到他叫屈的话,忽然冷笑了一声:“那么你的那些前辈们有没有告诉过你,落凤楼到凤翔学院之间的这段路程,有个人的车资不能收?”

    “没有啊!”车夫的眼神忽然有些躲闪。

    被他顶班的人当然有告诉过他,落凤楼少东家的车资不能收!而且,不管是从城内任何一个地方去落凤楼,只要乘坐他们车行的马车,全部只需付出正常车资的七成!

    这是他们车行和落凤楼签订的协议!

    “既然你不知道这个,那就说明你也不知道落凤车行和落凤楼的协议了?毕竟这是落凤车行入行必知条款之一!你不知道的话,就说明你不是落凤车行的人!那么我至少有两个理由让落凤城巡逻队逮捕你!”

    “一:你拉黑车!因为你没有私人的拉车许可令,而是用的落凤车行的!”

    “二:擅自盗用他人权利为自己谋求利益!因为你利用了落凤车行的标志才能在落凤城街道上同行无阻!这可是落凤城缴纳了巨大的赋税和贡献才获得的特权,落凤车行也有理由因此起诉你!”

    “小少爷,我错了!我不是人!我也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想要多赚几枚铜币才这么做的!我是落凤车行的人,我也知道落凤楼和落凤车行的协议。求小少爷大发慈悲,饶了小老儿这次吧!小老儿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儿,全家老少全都指望着我靠这个工作糊口呢!这次的车资我不要了,求您不要投诉我!从此以后我改过自新,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您就把我当一个屁,放了吧!”没等沈一宝说完,马车夫忽然跪了下来,涕泗横流地恳求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