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行道有术 第87章 互相欺骗

时间:2018-03-02作者:风下柳

    “你问我为什么对付你?”胡不言惨笑了一下,似乎是受到的伤势过重有些支撑不住,身子一晃跪倒在地,捂着嘴剧烈地咳嗽了两声,殷红的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其实如果可以,我并不想与你为敌,可惜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受人恩惠,自然也要听命于人,你得罪了我的主子,他要你死,我这做奴才的受到差遣,除了拼死效力以外,别的还能有什么办法?”他看上去命不久矣,似乎已经放弃了所有的防备,对于纪有材的话语是有问必答。

    “你的意思是,你来杀我,是受到少城主陆才归的指使咯?”纪有材眉头一挑,看上去有些疑惑:“我貌似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他吧?他为什么要做到这个份上?”

    “没有地方得罪他?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傻还是太过天真!”胡不言话一出口,仿佛察觉到自己口气不对,喘息了一下,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上层社会的人的想法,你可能不是很懂,在他们看来,有些事情他们可以做,但是,如果那些身份不及他们的人也做,那就是犯了禁忌,会受到他们的针对和打击!换句话说,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一边解释着,胡不言似乎是感到有些难受,调整了一下坐姿,脸上的气色回光返照般看上去好了一些:“对他们来说,和身份平等的人互换妻子进行淫乐都是可以忍受,甚至说是一种可以让他们乐在其中的游戏!但是,如果他们的妻妾,不,哪怕只是他们看中的女人,被身份不如他们的人觊觎的话,都是一种让他们无法忍受的事情!”

    “你是说小师……凤彤彤?”纪有材不是白痴,胡不言出现在这里,他就对此有所猜测,这么问也只是为了确认一下而已。

    “没错!虽然少城主他并不是很喜欢凤彤彤小姐,但是城主大人对她却很是中意,一直想要让少城主迎娶她入门!”胡不言说着忽然剧烈地喘息了两下,面部涨得通红,两眼也是一阵翻白,似乎有些支撑不住的样子,一股有些泛白的血沫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濡湿了衣衫,看到这里,纪有材不由自主地上前两步,似乎是想看一下他的情况。

    “哇!”胡不言一口鲜血喷出,其中仿佛夹杂着一些仿佛内脏碎片又好像凝固血块一样的东西。????不过,此时他的脸色虽然有些灰败,但终究还是有一口气吊着的样子。

    “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在主动追求凤彤彤小姐,只要你和她走得太近,那么你就不可能受到少城主的容忍!这是他的父亲给他内定的未婚妻,不管他最终能不能娶到手,他都不会让你这种人给捷足先登的!”

    “能够对自己主子的心思揣摩的这么透彻,看来你平时也没少下功夫啊!”纪有材嘲讽了一句。

    “没办法,为了生存,别说揣摩自己主子的心思,就是当牛做马也要哄得自己的主子开心,否则又怎么可能受到提拔,获得赏赐?”胡不言颇为自嘲地说了一句,然后自暴自弃般看着纪有材:“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给我一个痛快吧!”

    “就这么死在我的手里,你难道不感到后悔吗?”

    “后悔?”胡不言嗤笑了一下,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自打我入了这一行,成为少城主的亲卫以来,我就已经随时做好了殉职的准备,能够死在你的手里,我并不感到后悔,今天有你,明天说不定就有第二个纪有材得罪少城主,早一天晚一天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是这样的吗?那我就成全你好了!”纪有材似笑非笑地看了胡不言一眼,持剑的右手对着他猛然一甩,整柄青锋剑顿时化作一道流光飞向了胡不言,与此同时,他的身影却是不进反退,直接向后暴退数丈有余,远离了胡不言所在的地方!

    “铮!”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纪有材投出的青锋剑直接被击飞了出去,斜插在一棵大树之上,剑柄兀自抖动不止。

    “好狡猾的小子!你是怎么发现我是在伪装的?”胡不言阴沉着脸站了起来,一举一动丝毫看不出重伤濒死的样子!

    “那是因为你废话太多了!”纪有材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新的宝剑,而且看上去品质要比他刚刚投出的那柄青锋剑高上不少!

    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好像早就已经料到了一切一般:“作为一个连配角都称不上的龙套,你死的时间也实在是太久了一点!如果是在电影中,像你这种人,顶多给你一个镜头!”

    虽然听不懂“电影”、“镜头”这些单词的意思,但是纪有材语气中的嘲讽胡不言却能够清楚地感受出来。

    “这么说来,当我受伤倒地那一刻开始,你就知道我是在演戏了?”

    纪有材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对呀!不过,你受伤以后捂嘴的动作实在是太自然了,自然到我差一点儿没闻到血腥味儿掩盖下的生命药剂的味道!所以,我原本确实以为,你心脏被我刺穿以后活不了多久的!”

    “既然你知道我是在演戏,那为什么还要陪我演下去?”

    “当然是跟你一样,为了拖延时间啊!”纪有材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

    胡不言看着他的笑容,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还没来的及说些什么,就觉得浑身突然一阵乏力,手中的剑无法持稳,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他的眼前更是阵阵发黑,连站立都变得十分勉强,踉跄地后退两步,靠着大树才勉强维持住了站姿!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胡不言厉声喝问,此刻他心中的慌乱无法言喻,比刚才被纪有材偷袭一剑穿心还要难以承受!

    “我没有说过吗?我这个人是很懒的,所以,为了能够方便快捷的结束战斗,每次战斗之前,我都会为我的武器进行一些特殊的加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