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行道有术 第81章 贵客

时间:2018-03-02作者:风下柳

    ”游商工会一间会客室中,钱多多正在听取被胡不言派来传话的那个亲卫成员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

    “……胡副队长让我转达的话就这些了!不知钱少爷可有什么需要我转达的?没有的话我就先告退了。”

    “替我向你们胡副队长道谢,就说我很感激他能够向我分享这些情报,有了这些,我对付纪有材更有把握了!”可能是受到刺激的原因,此时的钱多多看上去反而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但是很明显,他对纪有材的敌视甚至说仇恨也是丝毫未减!

    不如说,陆才归和凤彤彤这两个身份尊贵的人都这么关注纪有材更激发了他的嫉妒心理,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酝酿和发酵,更增添了他对纪有材的反感。

    刚送走传话的人,钱多多正想出门,却被自己的父亲唤到了书房,要他见一见贵客。

    书房中,钱多多的父亲如同下人一般恭敬地伫立一旁,在他原本的位置上,坐着的是一个面容冷肃的青年男子,那男子理所当然地享受着钱多多父亲的服侍,举止优雅从容,没有丝毫的不自在,仿佛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游商工会会长的身份。

    “多多,快点过来,这位是你母亲的哥哥,快叫舅舅……”钱多多父亲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没有丝毫勉强,倒是有几分发自内心的高兴的感觉。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钱多多在自己父亲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寂寞。

    “舅舅?”钱多多看着这个面相年轻,比自己也大不了太多的青年男子,再看看自己父亲那明显人过中年才有的老态,很难相信二者是同一个年龄段的人。

    “好了,不用跟我套近乎!”青年男子并没有什么好脸色,说不上是臭着一张脸,但也明显并不热情:“这就是你的儿子?我只是听父亲说他有个外孙觉醒了自己的血脉天赋,让我过来看看资质怎么样,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已经成年还没有突破超凡境界,只有区区一阶的废物!”

    他语气中瞧不起的意味十分明显,如此不留情面的话,即使是久经事故的游商工会会长钱进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属于商人那职业的笑容也僵在了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过钱多多却不管那么多,尚处在冲动年龄的他听到别人侮辱自己,自然是忍不下去:“你骂谁是废物?我是废物,作为我的舅舅,你又算是什么……”

    “找死!”青年男子本就冰冷的脸色顿时一沉,看上去就要出手教训钱多多。

    “不要!”钱进心道不好,赶紧上前一步,拦在两人中间。

    “哼!”青年男子动也未动,只是一声冷哼,一股巨大的力量顿时撞飞了钱进的身体,连带他身后的钱多多也未能幸免,两人如同被击飞的台球一般一同撞向了身后的墙面,顿时一阵骨裂声响起,钱多多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父亲有他作为垫背倒还好一些,只是嘴角溢出一丝血迹而已。

    “这次只是小惩大诫,下次再敢无礼,即使你是我的亲外甥,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青年男子脸上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让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钱多多从尾椎骨窜起来一股无法遏制的寒意。

    “还不快谢过你舅舅手下留情?”钱进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扶起了自己的儿子。

    “……谢……舅舅手下留情。”钱多多低着头,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几个字。

    “你看上去很不服气的样子?”青年男子冷冷一笑:“如果不是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刚才这一下你们两个都死了!”

    “既然你缺乏管教,我就代娜娜来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面对强者是应有的态度!”青年男子说了一句,转而看向了钱进:“还有你,不求上进的东西!没有实力照顾好娜娜不说,还在娜娜去世后不久就另结新欢,更是连她留给你的儿子都管教不好,你说你能干些什么?守着这个乡野小镇的破工会一直到死吗?”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挣再多的钱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任由强者强取豪夺,为他人做嫁衣裳?你都活了大半辈子了,难道连这点都不懂吗?”

    “我真不知道娜娜当初为什么瞎了眼会看上你这么一个满身铜臭的家伙!甚至甘愿背离家族也要和你在一起!”青年男子教训起钱进来跟训小孩几乎没什么区别。

    “父亲,他说的娜娜指的是我的母亲吗?”钱多多犹豫了一下,看了青年男子一眼,小声地问自己的父亲。

    “是。”

    “怎么?你没有告诉他关于娜娜的事吗?”青年男子自然也听到了钱多多的问题,他怒视着钱进,看上去颇为不满。

    “他不能觉醒血脉的话知道了又如何?我更希望他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生,不用为那些仇恨所困扰。”钱进没有反驳,平静地回答道。

    青年男子质问道:“你这是自私!如果按你所想的那样没有梦想的活着,和一条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你觉得,娜娜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了替自己报仇而努力的话在九泉之下会觉得开心吗?你是她的哥哥,我相信这一点你比我更了解她!”钱进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些话,两行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流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能让钱进这样一个老男人哭出来,明显是触及了他的痛处。

    钱多多也是第一次看到父亲现在这种情绪失控的样子,也难怪他从不在自己面前提起亲生母亲的事儿。

    “她已经死了,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我只知道,现在我很不开心!你没有想办法为她报仇,我不开心,你没有让她的儿子为她报仇,我也不开心,你没有把她的儿子培养好,我更不开心!”青年男子强词夺理地说道。

    “不过,你能够在她的儿子血脉觉醒后第一时间向父亲汇报,我还算满意。所以,这也是你现在能站着跟我说话的主要原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