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行道有术 第70章 谣言四起

时间:2018-03-02作者:风下柳

    纪有材和凤彤彤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一直在往伐木场跑,虽然凤彤彤努力想要找出来一些有用的线索,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她的忙碌与付出并没有得到理想中的收获。

    甚至因为有人经常看到他们两人一起行动,还十分八卦地议论起二者之间的关系,传出了不少的流言蜚语。

    虽然纪有材觉得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对于凤彤彤这样一个大小姐来说却就有点太过了。

    “凤小姐,小镇上最近疯传我们两人的八卦,你难道就没有一点不满吗?能不能想想办法让他们闭嘴?”没想到最先忍受不了的不是凤彤彤,反而是占了便宜的纪有材!

    “让他们说说又不会少块肉,他们想说就让他们说去好了,只要我们行得正做得直,他们说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凤彤彤却一副不以为然,对此并不在意的样子。

    “凤小姐不会觉得自己的名誉受损吗?要知道,你还尚未嫁人,这种谣言可是对你十分不利的,如果被你将来的对象所知道,对你们的关系可是有可能造成极大影响的!”纪有材一副“我可是在为你着想”的样子,反而让凤彤彤觉得奇怪起来。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知道这可是你在占便宜唉,我都不觉得吃亏,你一个大男人在意些什么?难不成你心里有鬼,真的对本小姐起了非分之想?”凤彤彤一脸古怪地看着纪有材,直盯得他浑身不自在。

    “凤小姐您这说的是哪里话,我只是在为您着想而已,毕竟您的地位尊崇,和我这种普通的冒险者不同······”????“有什么不同的?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的肉体凡胎!”凤彤彤看向纪有材的眼神越发古怪:“不过,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在极力避免和我扯上关系的样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难道说······小镇上有你喜欢的对象,你怕她产生误会”

    “怎么可能······”纪有材下意识地避开了凤彤彤的目光,转过头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小镇上和我相识的本来就不多,而且大多都是大老爷们儿,哪来的对象给我喜欢?”

    “既然不是小镇上的姑娘,那就是小镇外的姑娘了?”凤彤彤突然来了好奇心,不住地追问道:“难道是你的未婚妻?”

    “不是!”纪有材停顿了一下,直接否认道。

    “不是未婚妻?那就是妻子了?”凤彤彤一脸惊讶:“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啊!难怪你看上去那么成熟,原来是已经成家立业了啊!你这次来小镇成为冒险者是瞒着她们的吗?”

    “我们谈的是关于你的名受损的问题吧?怎么扯到我的身上来了?”纪有材一翻白眼,没有正面回答,转移了话题。

    “我不是已经说了,我不在乎那些东西的吗!”凤彤彤一脸不在乎地说道:“相对于这些无聊的东西,我对于你本人的兴趣要更大一些!”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我越来越觉得你这个人充满了秘密,与其在意那些子虚乌有的流言蜚语,我更想要发掘你身上掩藏的那些秘密!”凤彤彤说这些话的时候十分自然,没有丝毫羞涩的样子。

    “你要知道,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的时候,那往往就是她沦陷的开端!”纪有材无奈地瞥了她一眼,做着最后的努力:“你就不怕最后被我吸引,无法自拔吗?”

    “有本事你就让我沦陷啊!”凤彤彤却不吃他那一套,反而挑衅道:“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我并不介意!”

    面对这个彪悍的小妞,纪有材只能败下阵来,用一句“我服了你”结束了这个话题。

    经过两天的相处,两人的关系确实有了不小的进步,虽不说亲密如至交好友,但是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却没什么问题。

    然而两人刚回到小镇,尚未来得及回到镇长府,就发生了一件让两人措手不及的事——他们被一个少女拦下了,确切地说,是纪有材被少女拦下了!

    “阿材,你这两天为什么不来见我?”少女一上来就质问起纪有材,仿佛两人之间十分熟识一般:“你是不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觉得这位凤小姐比我更好,想要攀上枝头当凤凰?”

    “你是······”纪有材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女,搜索了自己脑海中的所有记忆之后,他发现自己没有丝毫关于对方的记忆,所以他十分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对方,可是对方现在的表现却是说明她不但认识自己,甚至和自己十分熟悉!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纪有材满头雾水。

    看着纪有材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少女忽然委屈地哭了起来:“你竟然装作不认识我?你明明前两天来快活楼板见我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说你马上就可以挣到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并且还要给我赎身,让我过上幸福的日子,没想到那些都是骗人的!原来我在你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时发泄欲望的工具罢了······我真傻,呜呜呜······”

    纪有材更加茫然了,我说什么了吗?我确实是不认识你啊!

    “这位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才认识纪有材······哦,就是阿材,我才认识他不久,不知道他对你做出了什么承诺,你可以详细一点地告诉我吗?看我能不能帮到你。”看到这一幕的凤彤彤眼珠一转,不知打起了什么主意,没有去确认事情的真伪,反而安慰起那哭泣的少女来。

    “好教妹妹得知,姐姐本是快活楼的花魁,本是清倌人之身,只卖艺不卖身的,不想这位负心汉用花言巧语诓骗了姐姐的清白之身,说是愿意为姐姐出重金赎身,还我自由,可是现在他却想吃干抹净不认账了,姐姐心里难受啊······呜呜呜”少女哽咽着解释道,那委屈的样子好像纪有材确实是做出了十恶不赦的事情。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