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三十章 男人心,海底针

时间:2022-01-15作者:关关公子

    浑浑噩噩。

    左凌泉一剑出去,把双锋老祖削成齑粉,看似霸气无双,但自己的感受,和小马拉大车……不对,小马拉火车撞山区别不大。

    剑出去后,走向根本就不是自己在掌控了,完全是被火车推着走,撞上山峰后,车倒是没事儿,拉车的小马下场可想而知。

    哪怕剑锋对着敌人,从剑锋外泄的剑气依旧压不住,只往后泄露了一丢丢,就被砍得体无完肤。

    这还是天官神剑有灵智,自行收敛避开剑主的情况下,如果直接往四周倾泻剑气,估计会和双锋老祖同归于尽。

    一剑斩敌后,疯狂的杀伐之气席卷全身,如同被百万人兵锋所指,那股让人神魂战栗的冲击,直接把人冲晕了。

    之后都在神魂冲击中挣扎,痛苦说不上,就是难以描述的难受,很煎熬。

    也不知挣扎了多久,源自神魂深处的冲击才渐渐消退,神识逐渐苏醒。

    左凌泉神识恢复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右半边身体疼痛与麻木交织,似乎每一个毛孔里都塞了一把刀子,正在搅动血肉。

    不过体魄上的痛苦早已能承受,很快就把感觉压了下去。

    躺在柔软的床榻上,鼻尖传来幽香,肋骨处有软绵绵的火热触感,哪怕没有睁眼,还是从尺寸上,判断出是女子的饱满香臀。

    手似乎搂着女子的腰……

    半梦半醒之下,左凌泉以为是静煣坐在身边,就用手搂住了纤腰,缓缓睁开眼帘,想安慰煣煣两句。

    但……

    双眸睁开,首先看到的是深色幔帐。

    肩窄臀圆的女子坐在身边,完美腰臀曲线尽收眼底,此时正回过头来,神色古怪望向她。

    女子脸颊柔润,双眸始终带着几分似醉非醉的勾人韵味,双眉如同柳叶,配上樱红的唇瓣,珠圆玉润中,又带着几分惊心动魄的妖艳。

    不过这份妖艳被气质压住,变成了妖而不媚、艳而不俗,别有一番独到风情。

    因为坐着转身,女子沉甸甸的胸襟展露无疑,从相貌到胸臀曲线,都透着一股祸国殃民的妖娆,但偏偏又仙气十足,看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能把男人榨干的仙子。

    左凌泉第一次以这种‘等着上钟’的视角看桃花尊主,此时才明白老祖为什么叫她‘老妖婆’,这么看的话,确实有点妖里妖气……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出现了一瞬。

    左凌泉发现面前是桃花尊主后,心中一惊,连忙把搂住小腰的胳膊松开;手一动胳膊传来一阵刺痛,忍不住抽了口凉气:

    “嘶——”

    桃花尊主并未在意无意识地搂抱,侧过身来,把乱动的胳膊按住,继续用针祛除剑气,轻哼道:

    “知道疼了?本尊在左家都给你打过招呼,让你别想着提前拔剑,随便泄露点剑气都能把你削死,现在信了?”

    “呵呵……”

    左凌泉感觉身体很虚弱,但细看也没伤根本,就没管了。他左右看了下房间,目光在那幅特别的画像上留意了下,就回到了桃花尊主身上:

    “地宫那边最后怎么样了?静煣她们没事吧?”

    “没事,东西都拿走了,秋桃把双锋老儿的破斧子都捡回来了,说是卖废铁也能值几个钱……”

    桃花尊主简略说了下经过后,看向左凌泉手腕上的五彩绳,稍作沉吟,露出了几分不满:

    “你小子怎么回事?今天让你走你不走,非得和人拼命,弄得一身伤。你图个什么呀?”

    左凌泉躺着说话觉得不自然,就撑着身体靠在了床头,面带笑意:

    “也不图个啥,嗯……双锋老祖如果敢瞧不起上官前辈,我是不是得削他?”

    “嗯?”

    桃花尊主稍显不解:“这是自然,上官玉堂是九宗首脑,对你又视如己出,外人瞧不起她,就是瞧不起九宗,自然得削。本尊……”

    “以前说过,对上官前辈和莹莹姐一视同仁,我发过誓,自然说到做到。”

    “……”

    桃花尊主眼神微动,听见曾经的承诺,眼底没有流露出欣喜,反而有点难以描述的悻悻然:

    “哦,原来是因为她呀……我就说嘛……”

    左凌泉看不出桃花尊主心中所想,但能瞧出这么明显的眼神变化。他摇头笑道:

    “莹莹姐,你这么想我就有点寒心了。我说的‘一视同仁’,不是按照对老祖的方式对待莹莹姐,而是把两位前辈放在同样的位置。今天若是老祖被人诋毁,我必须动手,那莹莹姐被人骂‘狗眼看人低’,我尽力而为就在情理之中,哪有图什么的说法。”

    “……”

    桃花尊主观察左凌泉的表情,见他眼神坦荡,不像是哄女人,表情稍微缓和:

    “这还差不多。”

    左凌泉想了想,又叹了口气:“不过我也不算拼命。我知道莹莹姐能保住我安然抽身,才上去和双锋老儿干架;如果上去是送死,我肯定跟着你跑了,我又不是没脑子的莽夫。”

    桃花尊主沉默了下,又问道:

    “虽然你知道不会死,但你说‘这剑要之何用’,应该不是作假吧?”

    左凌泉目光望向放在妆台上的两把剑,点头:

    “在我眼里,再好的剑也是兵器。人有人的职责,剑有剑的职责,如果危难之际,手上的剑能帮忙却袖手旁观,那我宁可没有它,换一把正儿八经的‘兵器’。”

    “但今天不是危难之际,我只是被骂了一句,受点委屈罢了。难道在你心里,我这点委屈,比天官神剑还重要?”

    “……?”

    左凌泉眼底显出几分疑惑,第一时间甚至没听明白这话的意思。

    因为左凌泉从来都没有称量过身边人的‘分量’,乃至与天材地宝比较孰轻孰重;这对左凌泉来说,根本就不是能放在一起比的东西。

    见桃花尊主眼神认真询问,左凌泉沉默了下,有点失望的叹了口气。

    桃花尊主察觉到左凌泉眼底的失望,眉儿微蹙询问:

    “怎么啦?”

    左凌泉想了想,说起了曾经说过很多遍的老话:

    “我练剑、修行,是不想我在乎的东西,有朝一日被更强者欺凌,我却无能为力;剑术也好、神兵利器也罢,对我而言都是捍卫自身的‘工具’,工具没用,就没有任何价值。

    “我自幼想尽一切办法得到这些东西,费尽心思往山巅爬,确实把这些看得很重要;但莹莹姐要问这些东西在我心中的分量,我只能说,‘长生久视、仙术神兵,在我眼里不及身边人一根头发’。”

    不及身边人一根头发……

    桃花尊主望着目光灼灼的左凌泉,能看出他没有说半句假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瞧着那双眼睛,桃花尊主下意识就想起了上官玉堂。

    以前她不明白自己也很努力,为何总是追不上上官玉堂的步伐。

    此时她忽然懂了些——或许不是自己天赋不够,而是自己太肤浅了,根本不明白上官玉堂的‘心中之道’,坚定到了什么程度。

    所以她才同样不明白,左凌泉今天为何那般执着,宁可抛弃天官神剑,也要给她讨一个在她看来无关痛痒的说法。

    在这两个人心里,寻常修士看的比命都重要的机缘、长生,和他们‘心中之道’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该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和他们讨论‘心中之道’与‘神兵利器’孰轻孰重,不是侮辱他们吗。

    怪不得这小子会露出失望眼神,好像看贬他了……

    四目相对,良久无言。

    左凌泉坦然以对,心中之道是如此,自然不会显出半分心虚。

    桃花尊主在那道目光下,气势都软了几分。

    不过想了想,桃花尊主又觉得不对劲儿,微微瞪眼:

    “等等,本尊什么时候成你身边人了?”

    “额……”

    左凌泉表情一僵,眼底的坦然荡然无存,变成了有点心虚。

    “莹莹姐是我前辈嘛,嗯……你不是就坐在我身边,这不算身边人,那什么算身边人?

    ?

    你哄鬼呢?

    桃花尊主察觉到了左凌泉的心虚——如果单纯只是把她当长辈来维护,不会露出这种心虚的神色;但如果不把她看做单纯的长辈,那这小子心里把她当什么?

    气氛忽然诡异起来!

    桃花尊主坐直了些,臀儿都不再贴着左凌泉的肋下;眸子下意识瞄了眼左凌泉手腕上的五彩绳,似是想问什么,但嘴唇动了动,却欲言又止。

    左凌泉确实心虚。

    自从上次在雷霆崖喝了碗翘臀女修送的茶后,他就发现了自己灵魂深处一些想都不敢想的大胆念头。

    一开始他是把老祖、桃花尊主当做前辈,但接触几次,回家一起过年,再加上点小插曲后,左凌泉就很难再把这两位前辈,当单纯的长辈看了,感觉更像是……嗯……很亲近的人。

    说朋友吧,一个间接亲过,一个亲手摸过,这种友谊在他心里反正单纯不起来……

    思绪越来越乱,左凌泉的目光甚至出现了些许躲避之意。

    桃花尊主凝望着左凌泉的双眸,心里面也有一肚子问题。

    她怀疑这小子胆大包天,起了歪心思,暗恋她这女大三千的山巅老祖!

    若非如此,岂会以对待身边人的方式袒护她,说把她当长辈又面露心虚。

    但这些话怎么好问出口,桃花尊主总不能来一句:

    “你是不是喜欢上本尊了?”

    左凌泉说“是”咋办?

    说“不是”又咋办?

    幽静闺房里,两个人就这么各怀心思,相对无言,对视了良久。

    后来虽然没有说话,但似乎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毕竟有些东西,不说话就是最明确地回答。

    桃花尊主见左凌泉眼神有点躲闪,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心神一震。

    左凌泉见桃花尊主不说话,就晓得她猜出了自己心底那点不敢说的想法,神色化为了尴尬:

    “额……”

    “你伤没好,别说话。”

    桃花尊主偏开脸颊,隐去了眼底复杂的情绪变化,双腿微动,似是想起身离开。

    但瞧见膝上的胳膊,又想起得给左凌泉治伤,不太好走,就默默低头继续扎针。

    左凌泉不知为何心跳得有点快,不好直视身边的女子侧颜,就把目光放在了墙上的画像,想开口闲聊,但认出画像上的女子,好像是梅近水,又不太好开口聊这些伤心事,于是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桃花尊主面无表情,手指捏着金针,刺入乌黑剑痕轻柔扭转。

    可能是察觉到背后时而飘过来的余光,背后火辣辣地,动作都没了起初的自然,感觉如坐针毡。

    呼~

    呼~

    灯火暖黄的卧室里,没有言语,只能听见两道交替起伏的呼吸,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过去了很长时间,又好似只过去了一瞬。

    无言的沉默,终究有个尽头。

    最后还是左凌泉先忍不住,说话了:

    “莹莹姐。”

    “嗯……诶?!”

    ……

    ------

    阁楼安静悬浮于秋月之下。

    一层的空旷大厅里,此时摆满了堆积如山的石器、书卷,连‘天机殿’的匾额,都被摘下来放在大厅的角落。

    谢秋桃就和中大奖的财迷似的,直接在大厅中间席地而坐,面前放着能辨别奇珍异宝的小龙龟,用小刷子擦着一尊小石像,观察材质、阵纹,旁边还放着摊开的小账本,上面密密麻麻写着:

    五尺镇墓兽两尊,价格待估。

    长明灯四盏,估价约莫八百枚白玉珠。

    ……

    这种挖到宝数钱的快感,只知道吃的团子,自然无非体会。

    今天在荒骨滩放火烧山,团子又把自己喷瘦了两圈儿,但还是挤不进娘亲的衣领,只能躺在桃桃的腿根儿,眼巴巴等着桃桃找到值钱的宝贝,然后奖励它一根小鱼干。

    而侧面的房间里,汤静煣显然没心思清点战利品。

    桃花尊主在给左凌泉治伤,汤静煣唯一能帮助伤患的地方,就是把人提前火化,不好凑到跟前打搅。

    此时汤静煣在九洲舆图之前走来走去,不时还用手指戳一下玉瑶洲胤恒山的位置,碎碎念:

    “死婆娘,你再不说话我发火了?今天那么危险的情况你都不过来,我还没找你麻烦……”

    “喂?我联系灵烨,交你老底了!”

    “好姐姐,你要不过来看看吧,小左伤那么重,莹莹姐没你厉害……”

    这句话好像管用。

    汤静煣刚念叨完,就感觉一天没动静的婆娘,开始霸占她的身子,心里也传来回应:

    “你封闭神识,不然本尊不管左凌泉的死活。”

    封闭神识?

    汤静煣有点疑惑,但事关小左的安危,她也没说半个不字,老老实实封闭神识,交出了身体全部的控制权。

    很快,气质毫无变化的柔媚女子,走出了屋子。

    上官老祖看了眼坐在地上数钱的秋桃,没有打扰,无声上了楼梯,来到了二楼的演武厅内,也是主卧的正下方。

    悬空阁的隔绝阵法,只隔绝外界窥探,内部也有,但桃花尊主在给左凌泉治伤,又不是双修,显然没必要开启。

    上官老祖站在演武厅的窗口,扮做静煣的模样看风景,心念微动,就通过预留在五彩绳上的一缕神魂,看到了主卧里的场景。

    入目的场景很正常。

    桃花尊主坐在床榻边低头扎针,神色沉稳不苟言笑;左凌泉靠在床头,左右四顾稍显局促。

    晚辈躺在长辈待在一起,本就该如此,上官老祖并未起疑。

    上官老祖并不操心左凌泉的伤势,她晓得桃花尊主的本事,可能不善打架,但救人九宗没谁比得过,今天的情况,桃花尊主完全能应付,如果不是左凌泉太气盛,今天都不会受伤。

    不过虽然受了伤,上官老祖对左凌泉的表现还是很满意,左凌泉今天若是跑了,才是真配不上她给的那把剑。

    眼见两人平平静静待在一起,没有说什么,周围又无人旁观,那‘报仇大计’自然该履行了。

    上官老祖抬起手指,想控制左凌泉,揉几下桃花尊主近在咫尺的胸脯,脑海中已经推演出两人接下来的反应:

    左凌泉满眼惊恐,然后疯狂认错,说是被五彩绳控制,并非本意。

    桃花老妖婆措不及防被揉两把,肯定震惊又羞愤,但刚被左凌泉袒护,又不好打左凌泉,心里再羞愤欲绝,也得摆出山巅老祖风轻云淡的模样,说无心之失,不用记在心上,然后跑来找她麻烦!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上官老祖自然不会觉得理亏,还暗暗哼了一声。

    但尚未未动手,上官老祖浑身就微微一震!

    只见靠在床头的左凌泉,轻轻吸了口气,忽然开口道:

    “莹莹姐。”

    低头扎针的桃花老妖婆,闻声表情变得非常复杂,有点惊慌的意思,香肩微抖,弱弱回头,看起来竟然有点……怂?

    上官老祖正莫名其妙,就发现左凌泉的眼神也出现了变化——本来正儿八经,但瞧见桃花老妖婆弱弱回头的模样,眼底忽然显出莫名胆气,直接就往桃花老妖婆近在咫尺的脸颊凑了过去!

    轰隆——

    晴天霹雳!

    站在窗口的的上官老祖,浑身微微一僵,那双遇见任何艰难险阻都未曾动摇过半分的眸子,在转瞬间出现了震惊、疑惑、茫然不解等等情绪,以至于脸颊看起来有点呆。

    他……她……

    上官老祖瞧见两张脸颊迅速接近,错愕之中,也不知心里怎么想的,手指本能地勾了下,然后……

    ————

    正上方,厢房里。

    左凌泉注视桃花尊主侧颜良久,眼底情绪不知变化了多少次,最后还是遵从了一直不敢去探究的本心:

    男人要敢想敢做……

    气氛都烘托到这份儿上了……

    莹莹姐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问一下她的看法又不会被打死……

    于是左凌泉鼓起勇气,做出平静如常的模样,开口叫了一声:

    “莹莹姐。”

    桃花尊主双肩微抖,故作镇定转过头,眸子却有些躲闪:

    “嗯?”

    左凌泉瞧见这柔柔弱弱的‘羞怯’模样,微微一愣,忽然发现莹莹姐和寻常姑娘面对这种事儿的反应没啥区别。

    双方对峙,一方姿态怯懦,另一方自然就强势起来了。

    左凌泉本来想开口的话语,变成了莫名的胆气,脑袋一热,干脆就往那张樱红小口凑了过去。

    反正开口问和直接亲效果一样,莹莹姐道行那么高,真没想法,总不可能避不开他。

    而且开口问,莹莹姐有可能不好意思承认,直接亲捅破窗户纸的几率还大些……

    左凌泉心里这么想,但他显然高估了桃花尊主的心理素质。

    桃花尊主道行再高,说到底也是个的女人,上官老祖都说七情六欲没法避免,她忽然遇上这种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心里岂能无波无澜?

    瞧见左凌泉猛然凑过来,桃花尊主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了!

    他想作甚?

    我的天啦……

    桃花尊主脑子里空白了下,竟然忘记了躲,愣愣看着俊美脸颊在眼中迅速放大。

    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刻,就要出大事儿!

    但让桃花尊主意外的是,面前这色胆包天的臭小子,凑到她面前只有咫尺之遥,双唇几乎就要贴上的时候,竟然停下了动作。

    左凌泉嘟着嘴的脸颊,近在咫尺,能清晰感受到他脸颊的温度。

    ?!

    桃花尊主动都不敢动,浑身僵硬,呼吸都凝滞下来,也不知自己是道行太高深,时间感受变慢了,还是这臭小子真的悬崖勒马了!

    但左凌泉的眼神还在动,而且神色很奇怪。

    从刚才的目光灼灼、心惊胆战,变成了莫名其妙,然后就抬起右手。

    啪——

    自己给了自己一嘴巴子。

    ?!

    清脆响声,让桃花尊主终于回过神来!

    桃花尊主迅速往后缩了些,脸色化为涨红,眼神羞愤而又莫名其妙,看着自己抽自己嘴巴的左凌泉,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先是图谋不轨,然后悬崖勒马,又抽自己一下……

    这种奇葩举动,桃花尊主活了几千年都没瞧见过,完全没法理解左凌泉的脑回路。

    我都没反应过来,你一个人演什么独角戏?

    桃花尊主心中瞬间思绪百转,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

    “你有毛病?”

    “我……”

    左凌泉坐在床头,眼中同样错愕中带着莫名其妙,看着抽了自己一下的右手,心中第一个念头是:

    你抽老子作甚?

    不对,这是我的手,难不成用仙剑中邪了?

    不应该呀!

    左凌泉感觉刚才是被人控制身体了,目光落在了手腕的五彩绳上,心中恍然大悟。

    不过左凌泉自然不会联想到老祖在暗中捣乱。

    只以为五彩绳没被销毁干净,方才是面前的莹莹姐,控制他的手抽他。

    听见莹莹姐骂他有毛病,左凌泉刚才的胆气烟消云散,尴尬道:

    “额……莹莹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刚才……”

    “你想作甚?”

    桃花尊主心跳得比左凌泉都快,修为再高,也压不住因紧张激动而产生的香肩微抖、脸色涨红:

    “我是你长辈,你……你在想什么?还想亲我,你……你配吗?”

    话语因为杂乱思绪,变得有点语无伦次。

    左凌泉虽然对桃花尊主有些不好明说的念想,但此时回过神,也觉得方才太冲动了。

    自己道行浅薄,哪里能和莹莹姐配对,即便有念想,也该等有足够的实力,才去争取才对。

    见莹莹姐羞愤恼火,左凌泉十分尴尬,抬起的右手没有放下,干脆又想在自己的嘴上抽一下。

    但这次没能成功。

    桃花尊主衣襟起伏不定,心绪杂乱无章。

    但瞧见左凌泉‘又’准备抽自己嘴巴后,桃花尊主的手却下意识抬了起来,握住了左凌泉的手腕,恼火道:

    “你抽自己做什么?我……本尊又没说你有错,就是……就是咱们……”

    桃花尊主望着那双稍显迷茫的双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左凌泉也有点懵了,根本搞不清莹莹姐的意思。

    你刚才抽我,又舍不得我抽自己……这算什么?

    心疼我?

    犹豫不决?

    左凌泉都做到这一步了,狼子野心表露无疑,觉得莹莹姐在犹豫,那他肯定就得乘胜追击试试,于是……

    左凌泉暗暗咬牙,望着那双美眸,又尝试往前凑去。

    ?!

    桃花尊主头皮发麻!

    三千年的阅历,都搞不懂这小子的反复无常。

    你到底想干啥?

    刚才能亲,你来个悬崖勒马,现在我都反应过来了,你能亲的上?

    你又准备唱哪出?再来个悬崖勒马抽自己,以此打动本尊?

    桃花尊主根本摸不清左凌泉的意图,茫然错愕之下,出现了些许迟疑,然后……

    这次毫无阻碍。

    暖黄灯光下,一袭深绿裙装的桃花尊主,身体僵硬侧坐在床边,握着左凌泉的手腕,感觉到了双唇间那抹比烈酒更烈、比桃子更甜的甘甜。

    那感觉是久旱逢甘露。

    桃花尊主位居山巅千年,以为自己神魂无暇,早扛过了世间千种纠葛、万般情愫。

    这种禁忌的感觉,也曾在醉后的春梦里想象过,觉得不过如此。

    但真正唇齿相接,才发现这种真实触感,根本不是梦中的虚幻想象能比拟的。

    吻着男子双唇带来的冲击,一瞬间击溃了她的神魂,让她脑子里化为了空白!

    左凌泉含住佳人樱红的双唇,乱七八糟的心绪就平静下来,再无波澜。

    他凝望着近在咫尺的美眸,抬手搂住了盈盈一抱的纤腰。

    桃花尊主眸子眨了眨,到现在依旧是错愕和茫然,衣襟宏伟,被抱的呼吸有点困难,想往后退,却被男人按住了后脑勺,贝齿也被什么东西撬开了。

    “呜?!”

    桃花尊主双眸瞪的很大,似乎忘了自己有一身山巅神通,只是抬起双手,无助在空中晃了晃,别说推身前的男人了,连碰都不敢去触碰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