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八章 剑客与剑

时间:2022-01-15作者:关关公子

    摆满书架的大殿内,三女一男一鸟围成一圈儿,借着琉璃灯昏黄的光芒,打量着通体晶莹的魂珠。

    桃花尊主正在认真研究,眉头忽然一皱,心有所感,把魂珠收了起来,转眼望向地宫外。

    左凌泉跟着转眼看向外面,却不见人影,但很快就有一道声音,从地面之上传来:

    “几位道友,这是破锋城的地界,此墓破锋城早已收入囊中。你们不打个招呼,便过来巧取豪夺,不合适吧?”

    声音是个老者,中气十足,响彻整个地宫内部。

    桃花尊主脸色一沉:“是双锋老祖。魂珠对玉阶修士来说,是无处可寻的大补之物,双锋老儿方才暗中窥探,肯定瞧见了这颗魂珠。”

    左凌泉微微蹙眉——他过来之前,了解过破锋城,虽然和映阳仙宫这类顶流仙家没法比,但胜在正值鼎盛时期,宗内人丁兴旺良才颇多;老祖道行可能不如落剑山的袁啸山,整体战力却比人才凋零走下坡路的落剑山还强些。

    各家老祖的确切修为,正常都不会广而告之,灵烨以破锋城近年对外的硬气程度判断,双锋老祖的至少在幽精境顶峰,也可能入了爽灵境。

    左凌泉不清楚桃花尊主道行多高,略微斟酌,询问道:

    “莹莹姐,你打得过吗?”

    谢秋桃完全没指望除了奶大毫无战斗力可言的莹莹姐,左右看了看:

    “要不先撤?”

    “叽。”

    团子点头如捣蒜。

    桃花尊主觉得几个小屁孩是瞧不起她,不满道:

    “你们真当九宗八尊主是泥捏的,随便来过宗门都能压住?只要我在,上官玉堂都能多出三分虎胆,你们怕个什么?不就是双锋老儿吗,去削他就是了,就算打不过,我带你们逃跑还不是轻而易举。”

    左凌泉并没有怀疑桃花尊主实力的意思。医师、阵师、炼器师的价值本就不在战力,强行让医师药师去和人干架,那还要武修干啥?

    见桃花尊主能确保他们全身而退,左凌泉这专为干架而生的剑修,自然没了后顾之忧,转身道:

    “那就好,去会会他们。”

    ……

    ----

    地宫正上方,无名沼泽。

    天空阴云密布,秋雨未停,沼泽地里弥漫的雾气,却已经被驱散。

    刚从地底出来不久的屈乾辰,表情比较复杂,站在地宫出口的边缘,望着站在不远处的三道人影。

    距离出口最近的,是两名身着武服的修士,腰间悬有破锋城的腰牌,为首是一名华发老者,身材健硕,背后挂着两柄巨斧;斧子一墨黑一乌红,柄端为象头、熊首。

    屈乾辰常年和破锋城攀交情,认得这两人是双锋老祖郑毅锋和执剑长老陈鸣;其余破锋城修士也在陆续赶来,不过速度稍慢,尚未抵达。

    双锋老祖的不远处,还站着一个身着文袍的中年人,气质儒雅,手持一把质地似白玉的折扇,十八根扇骨顶端皆有菱形锋刃;此人是双锋老祖的好友向羽升,破锋城邻宗独幽谷的谷主。

    双锋老祖和向羽升都是华钧洲有名有姓的当家老祖,结伴来到此处,显然不是男男携手秋游。

    屈乾辰因为没能力打开仙王陵,早在数年前,就把位置告知了双锋老祖,换取了破锋城人脉。

    虽然仙王陵不是屈乾辰的,他们也没法开启,但在双锋老祖眼中,这座上古陵墓,已经是破锋城的私有物品,不容其他人窥伺。

    刚刚郑执事带着阵师出去,通报了宗门,双锋老祖得知有人捷足先登,就拉着好友疾驰数千里赶了过来,刚到这里,就发现屈乾辰从里面出来。

    双锋老祖询问情况,屈乾辰看在交情一场的份儿上,回答下面的人不好惹,让双锋老祖别妄动,等着人家出来,以礼相待聊聊如何分账就行了。

    但双锋老祖可不是屈乾辰这种无根浮萍的散修,能在华钧洲开宗立派的老祖,谁没点人脉?

    如果不是摸不准‘剑妖左慈’的背景,已经直接打进去了。

    屈乾辰自知已经没资格插手仙王陵的归属问题,想离开,但双锋老祖话语很直接:

    “破锋城知晓仙王陵位置的人,包括本尊在内不过寥寥几人,都是本尊心腹。你被人堵在仙王陵内,却能安然抽身,敢说自己和他们毫无关联?”

    此话意思,显然是怀疑消息是屈家走漏的——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但屈乾辰很无辜,他根本不知道仙王陵的位置是怎么被发觉的。

    被双锋老祖怀疑吃里扒外,屈乾辰今天自然别想走了。

    破锋城拿到大头最好,若是真竹篮打水一场空,大头被‘剑妖左慈’拿走,屈乾辰乃至屈家就完了。

    人家也不会赶尽杀绝,毕竟人命不值钱,在仙王陵的损失,屈家卖儿卖女都得给双锋老祖补上,仙家的人情可不是白拿的。

    屈乾辰心里无辜,但和仙家打交道,叫委屈没用,谁拳头大谁就是道理。

    屈乾辰此时也只能指望,仙王陵里没什么好东西,不值得双方大打出手;这样大家坐下来谈,商量怎么分赃,他大不了什么都不要,也不至于被牵连。

    但可惜的是,地底那么大一座陵墓,怎么可能没点好东西。

    屈乾辰被堵住不过片刻,就发现双锋老祖不知看到了什么东西,神色微变,然后就直接对着地下发话了。

    双锋老祖既然眼红,今天就不可能让步,一场争端在所难免。

    屈乾辰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剑妖左慈’等人能服个软,该让步就让步,别和破锋城正面硬刚。

    但这可能吗?

    屈乾辰回想了下‘剑妖左慈’的行事风格,只觉‘我命休矣’……

    ……

    沙沙沙——

    细密雨珠落在沼泽地里,些许屈居弟子和附近的破锋城修士,在沼泽地外围远观,不敢轻易靠近。

    双锋老祖和向羽升并肩站在地宫出口附近,安静等待,神识一直锁定在地下的几道人影身上,避免逃遁。

    双锋老祖开口之后,等待不过少许,沼泽地中央就下陷,出现了一个空洞,四道人影一跃而出。

    双锋老祖定睛看去——为首是一名年轻剑侠,身着白袍,面容俊朗,一双剑眉锋芒毕露,想来就是近期名声很大的‘剑妖左慈’。

    后方是三名女子,一个圆脸小姑娘,个头不大背着铁琵琶,估计是丫鬟随从。

    另外两名女子则比较特殊,打扮普通的小妇人,怀里抱着一只白色低品灵禽,人间气十足,不像是修行中人,但从气象来看道行又不算低。

    而另一名花枝招展的女人,虽然举止随意有点玩世不恭,但气势内敛看不出高低,道行是四人中最高的。

    屈乾辰听见动静,回头看去,见多出来一个女人,不由一愣,暗道:难不成他们在地底下挖出了个女妖精?看气象神态,还真像几千岁的老妖婆……

    这位女仙尊怎么回事?刚才还气势惊人,现在看起来怎么和抱着小母鸡的小媳妇似的……

    ……

    左凌泉跃出地宫,瞧见外面堵路有三人,心中也是一沉,不过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手按剑柄走向居中的华发老者:

    “阁下是双锋老祖?”

    双锋老祖负手而立,表情谈不上喜怒,目光放在后面的桃花尊主身上:

    “道友何方神圣,报上名来。”

    此举是完全没把左凌泉这幽篁小辈放在眼里,不过双锋老祖也确实有这个资格。

    桃花尊主神色不喜不怒,如同看待小辈:

    “想问我名号,先过了我后辈这关。”

    独幽谷的谷主向羽升,乃至执剑长老陈鸣,都是已经步入玉阶的仙尊。向羽升眼力更是不差,略微打量几眼,开口道:

    “道友的气势,没有武人那股锋芒,想来不以战力见长,当着我等面说这话,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屈乾辰夹在两拨人之间,左右为难,见双方开场火气就这么大,连忙在旁边插话道:

    “诸位都是山巅高人,往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妄生争执有害无益。既然过来都是为了仙王陵,此事何不商量着来;刀剑无眼,见面就打打杀杀,伤了和气不说,若是有所折损,仙王陵里的天材地宝还不一定能回本……”

    双锋老祖是冲着仙王陵来的,不是冲着打架来的,对此回应:

    “这座仙王陵破锋城探索良久,按规矩本该全归属于破锋城。不过老夫不是贪得无厌之人,几位道友大老远过来,老夫该尽的地主之谊也得尽。你们把魂珠交出来,剩下的天材地宝,让你们拿走两成,今日之事就此了结。”

    两成?

    屈乾辰闻声一急,觉得双锋老祖胃口太大了。

    ‘魂珠’应该是双锋老祖眼红的至宝,能拿走就可以了;剩下的天材地宝,彼此五五也合情合理,人家打开陵墓,只给两成不是打发叫花子吗?

    屈乾辰怕剑妖左慈这边直接翻脸,正想开口打圆场,但让他震惊的是,‘剑妖左慈’的胃口更他妈吓人。

    左凌泉按着剑柄,眼神显出了几分轻蔑:

    “破锋城打不开仙王陵,里面的东西,你们本来一个子都拿不到。看在你们为了破解阵法,费了点心血的份上,让你进去搬几尊石像走。敢说个‘不’字,拆了你破锋城祖师堂。”

    “嘶——”

    屈乾辰听见这话直接蒙了,这哪儿是讨价还价,这完全就是挑事儿,双锋老祖要是能乖乖答应,背后两把斧子也不用背着了,拿去砍柴得了。

    此言不光是屈乾辰震惊,背后的桃花尊主都愣了下,暗道:够霸道,和上官玉堂一个德行,怪不她这么中意你……

    不过桃花尊主也明白左凌泉此言并非贪得无厌,双锋老祖刚才能发话,就是看上了魂珠,势在必得。

    而她哪怕不要其他东西,也不可能把魂珠交出去,既然注定谈不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双锋老祖闻言自然显出怒容,上前一步,沉声道:

    “黄口小儿,你真以为有了点名声,所有人都得忌惮你背景不敢动手?老夫是忌惮你背景,但魂珠的分量足以打消这份忌惮,你今天不撒手,哪怕你背后是整个东洲南盟,此处都是你的埋骨之地!”

    桃花尊主眉头一皱,插话道:“双锋老儿,世上不把东洲南盟放在眼里的人,都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清楚。”

    双锋老祖听见这话,自然明白这个不知名山巅女修,是东洲南盟的人。

    东洲南盟有名有姓的巅峰女仙尊就俩,一个名震九洲的女武神,一个默默无名的桃花仙子。

    眼前这个女子,如果是东洲女武神,他们仨已经被打趴下了,哪有机会扯这些屁话,所以只能是另一个。

    双锋老祖大略猜到了桃花尊主的身份后,没有露出半分忌惮,反而还有点轻蔑。

    因为东洲桃花潭,在华钧洲修士眼里就是个‘大农场’。

    桃花尊主地位是高,但地位来自其他宗门对自身的依赖,一旦遇到没有交集的宗门,这地位显然就不顶用了。

    破锋城已经快到华钧洲中部,不可能直接从桃花潭进购各种天材地宝,有什么伤病也不会去找桃花尊主,双锋老祖遇上眼红的至宝,岂会给东洲的女修面子。

    其实不光双锋老祖,在屈乾辰的印象里,桃花尊主这名字都有点陌生。

    唯一听说过的几次,都是‘九宗第二女修嫉妒东洲女武神地位,搞事情然后被东洲女武神责罚,仰慕桃花尊主姿容的修士痛心疾首’等等。

    就这名声,屈乾辰都不一定当高人看,更不用说在场三个玉阶武修。

    双锋老祖轻抬下巴,冷笑道:

    “老夫还以为是哪位高人莅临,搞了半天是东洲的桃花仙子。东洲女武神说这句话,尚且够资格,你一个无功无业无战绩,就会种地酿酒的散仙,也配抬出东洲南盟的名字来吓人?老夫不给你面子,你又能如何?跑回去找东洲女武神哭鼻子?”

    “你……”

    桃花尊主眼中显出怒色,尚未开口,左凌泉就上前一步:

    “看来你今天不是想要机缘,是想死。”

    轰——

    左凌泉话语未落,沼泽地里便响起一声巨响。

    双锋老祖脚步未动,右手却握住了背后那柄赤红巨斧,红光一闪间,一柄十余丈长的巨斧虚影,已经来到了左凌泉面前。

    左凌泉反应极快,腰间玄冥剑瞬时出鞘,横挡在身前。

    挡——

    震耳欲聋的爆响,天上落下的细密秋雨瞬间化为水雾。

    凭借骇然速度,玄冥剑挡住了巨斧虚影,但其内蕴含的开山力道,却不是那么好承受。

    只是一瞬之间,左凌泉就被劈入地面,直接砸进了地下洞府。

    轰隆——

    仅仅一击过后,沼泽地里就出现了一条巨大凹槽,几乎把下方的地底洞府劈开,露出了数千年不见天日的数间石室。

    双锋老祖忽然出手,两拨人同时剑拔弩张。

    不过双锋老祖一击过后,并未追击,而是手持单斧站在原地,看着跃上地面的左凌泉,讥讽道:

    “什么样的师长,带出什么样的徒弟。她狗眼看人低,至少有点境界,你算个什么……”

    飒——

    沼泽地里剑意冲天!

    左凌泉卸掉斧中气劲的瞬间,冲出了地底洞府,身形化为白色苍狼,手中玄冥剑裹挟风雨,伴随心中雷霆怒意,刺出了生平最强一剑!

    霹雳——

    漫天乌云响彻雷鸣,这一剑带起的浩瀚天威,让所有人脸色骤变。

    双锋老祖话都没说完,就感觉到了那股不可能出现在幽篁修士身上的锋芒;背后另一柄墨黑巨斧来到了左手,双斧高举于头顶,以开天之势,毫不退避与剑锋对撞。

    “喝!”

    左凌泉出剑太快,但在场之人多半能看清。

    桃花尊主眼神有些错愕,左凌泉往日出剑,都是心无杂念只有剑意而无情绪,这种裹挟狂怒含愤一击的场景,她都是头一次瞧见。

    不过她也明白,左凌泉忽然发火,是因为双锋老儿出言不逊,骂她是狗。

    桃花尊主境界终究压过众人,左凌泉冲出去她并未拉住,而是双手掐诀,浑身涌现青色流光。

    流光如同一百零八道青蛇,后发先至硬追上了左凌泉,在半空汇入了左凌泉的经脉窍穴!

    轰——

    身体化为白色虚影的左凌泉,速度再次暴涨,因为超出了体魄的极限,左凌泉持剑的右臂,肌肉瞬间撕裂可见白骨,又被青色流光硬拉扯住愈合,气势堪称恐怖!

    向羽生和执剑长老陈鸣,也被这一剑之威惊得色变,根本不敢和双锋老祖一样直面锋芒,而是同一时刻发难,攻向左凌泉侧翼试图截停。

    但两个队友不是看戏的,谢秋桃抡着铁琵琶就冲向了向羽生,刚踏出一步,身体就长高了些许,浑身覆盖上了鳞甲纹路。

    汤静煣则拿着火羽扇,竖着往地面拍去,在沼泽里拉出了一扇金色火墙,硬把沼泽地一分为二,分割了几人的战场。

    几人刚刚动手,玄冥剑与双斧已经撞在了一起。

    双锋老祖上身衣袍炸裂,露出浑身古铜色的虬结肌肉,手上双斧不再外泄真气,把所有力量集中在斧刃,一斧断兵、一斧断体。

    左凌泉如果只有一剑,那被挡住后,必然葬身与另一斧之下。

    但双锋老祖两斧同时辟出,却也感觉冲过来的白袍剑客,用两剑同时袭来!

    虽然心中惊异,但双锋老祖丝毫不惧,不过瞬息之间,双斧就与剑尖碰撞,一前一后砸弯了刺来的长剑。

    轰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从沼泽地里传出,两人相接的地面,被震出一个巨大圆坑。

    刚刚冲过来的四名修士,直接被宣泄的气劲逼退了回去,飞向了两侧。

    破锋城是纯粹武修宗门,其宗门名字的寓意,就是‘无锋不破’,和铁簇府一样走硬碰硬的道路,但不像铁簇府一样攻守兼备,而是以攻对攻,以绝对的锋锐,摧毁对方的锋芒。

    而左凌泉的剑也是如此!

    虽然两人路数孑然不同,但武学理念大同小异。

    当两把世间最锋利的兵刃撞在一起,必然会有一方被击退。

    往日这个人都是对手,但这次很可惜,因为境界差距太大,成了左凌泉自己。

    只听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后,一道白色虚影从环形冲击波中,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人影全身肌肤骨骼都被震裂,却又瞬间愈合,飞出去近百丈,才撞在了一个丰腴女子身上,堪堪停下身形。

    双锋对撞的破坏力太大,谢秋桃等人都飞出去老远躲避锋芒,眼神震惊。

    而更让谢秋桃震惊的是,正面接下左凌泉一剑的双锋老祖,站在圆坑的正中,竟然半步未退!

    双锋老祖上身衣袍炸裂,没有外伤,只是双手虎口有些血丝,看起来无碍。

    但双锋老祖眼底也有震惊之色,并未追击,先扫了眼手上的双斧。

    乌红、墨黑的两把巨斧,斧刃之上都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豁口,虽然不起眼,但这点瑕疵,依旧让双锋老祖心痛兼暴怒。

    这两把祖传的双斧,是破锋城开山祖师,取龙熊魂魄,请鬼谷峡后天锻造的至宝。

    虽然器灵稍微逊色,当不起‘仙兵’二字,但铸造双斧的材料,就是铸造仙兵的材料。

    这种品阶的兵刃,哪怕只是磕出两个小豁口,想要请山巅炼器师修补,花的代价也不是常人能承受的。

    双锋老祖窥伺的仙王陵被人捷足先登,如今立身之本的家伙事儿又被人打出豁口,心中已经是怒意滔天,望向被击退的左凌泉,怒骂道:

    “怎么?说她狗眼看人低,就恼羞成怒了?这女人难不成不是你师长,是你姘头?以为带着把仙剑,就能给女人找场子,你也不撒泼尿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左凌泉被巨力震退,右臂几乎瞬间骨裂数十次,又被愈合数十次,落地没有受到重创,那股剧透又岂是常人能忍受的?

    左凌泉撞在桃花尊主胸口,脸色已经化为青紫,双眸满是血丝,手中完好无损的玄冥剑,却始终斜指地面,未曾颤动分毫。

    桃花尊主脸上满是怒容,却也不乏心疼。

    她知道左凌泉暴怒,是因为她被双锋老祖骂了,但给她找场子,也得看时候不是。

    她依靠强横神通,可以保住三人不死,但让左凌泉这么以卵击石,把自己撞个粉碎再愈合,不是找罪受吗。

    “算了,咱们走吧。打不过他们,他们也追不上我,这账以后再算。”

    桃花尊主拉住左凌泉,想让正在单挑向羽升的秋桃回来,一起退走。

    但桃花尊主手上一拉,却发现左凌泉的身体好似一块石头,拉不动。

    左凌泉浑身气血翻涌,面色青紫,心跳声能传到几丈外,暴怒的眼神,已经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冷冽和杀意。

    桃花尊主见状,知道这小子上头了,忙道:

    “你别冲动,我不生气。你底子过硬,我才能让你变得更强,这厮恐怕到了玉阶中期,你差距太大,我再施展术法你也不可能打过。我要是亲自动手,没一次性打死他们三个,就没把握带你们全身而退了……”

    双锋老祖见桃花尊主有逃跑的意思,又开口讥讽道:

    “怎么?想逃又拉不下脸面,只能瞪着双狗眼威胁老夫?”

    桃花尊主知道这是激将法,眼神暴怒骂道:

    “双锋老儿,你找死不成?”

    “是又如何?你一个山沟里种地的,带着男人跑到老夫地头装腔作势,还真把自己当山巅人物?”

    “你……”

    桃花尊主还想骂两句,身前的左凌泉,却是抬手将玄冥剑收入了剑鞘。

    桃花尊主以为左凌泉识时务准备走了,双锋老祖也发出了一声冷哼,准备追击。

    但让两人没想到的是,左凌泉忽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静煣扇出来的滔天火墙,已经把沼泽地炙烤成了焦黑之色。

    三人距离百丈,站在火墙之前,侧脸都被火光照成了金红。

    嚓……

    左凌泉缓慢收剑入鞘,双眼盯着远处的双锋老祖,声音低沉:

    “我练剑,是为了护住身边人;而剑本身,是为了护主。身边人受辱,我无能为力,我就没了存在的意义;剑主无能为力,剑却冷眼旁观,那这剑,要之何用?”

    桃花尊主一愣,还以为左凌泉剑心崩了,连忙道:

    “你别激动,境界高打不过很正常,一个老不死嘴不干净罢了,我一点都不生气……”

    双锋老祖也有点莫名其妙:“你以为神神叨叨念叨几句,就能如有神助奈何老夫?你……”

    话语一顿。

    左凌泉右手下移,握住了青锋长剑的剑柄!

    桃花尊主错愕的眼神中,左凌泉目光锁定前方,浑身剑意冲天而起,右手猛然用力:

    “给我开!”

    咔——

    腰间的青锋长剑,发出了细微轻响,但没有动静。

    左凌泉身上散发出来的惊人剑意,让双锋老祖都惊了下,抬起双斧提防此子再次突袭。

    可瞧见左凌泉腰间的剑纹丝不动后,双锋老祖一愣,继而冷笑:

    “好小子,随身带两把仙剑的,老夫这辈子也是头一次听说。不过这把剑好像不认你,你区区一个幽篁剑修如何拔出来?再者仙剑也伤不到老夫,你拔出来又能……”

    霹雳——

    一道惊天动地的雷霆,从苍穹之上骤然响起,压下了风雨烈火的喧嚣。

    白色雷霆威势太大,就好似神明被触怒,即将对大地降下天罚!

    双锋老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气息,从前方的白袍年轻人身上传来,他尚未弄清楚是什么,手中两把心意相连的巨斧,却在同一时刻传来战栗。

    因为那是监兵神君的气息,执掌杀伐,为天下锋芒之最!

    握着剑柄的左凌泉,同样感受到了浩瀚天威。

    甚至知道那道雷霆,不是针对双锋老祖,而是神明在震慑他。

    手里这把剑,是监兵神君所赐,给上官老祖用来开天地、用来弑魔神、用来恢复天地秩序。

    拿它来杀个普通人,属于亵渎神明。

    但剑就是剑,该用来做什么,得看剑主,而不是看老天爷!

    左凌泉双眸逐渐狰狞,双眸间的锋芒,慢慢压过了浩瀚天威!

    也是在这一刻!

    嚓——

    双锋老祖发现左凌泉右手动了下,继而一道白虹,降临人间。

    从剑鞘泄露出来的些许剑芒,已经把天地化为白昼。

    双锋老祖心中寒气顿生,双斧毫不犹豫往前劈出,但带出的声势,在剑芒之前显得是那般的渺小。

    左凌泉身形转瞬化为狂雷,以往日出剑之姿,刹那来到双锋老祖面前。

    手中长剑,被璀璨白光所裹挟,仅仅只是出鞘瞬间,浩瀚如海的剑气,就在左凌泉胳膊和身体上削出了千百道深可见骨的创口,握剑的右手被剑气贯穿,透出点点白光。

    凌迟般痛苦,并未让左凌泉眼神变化分毫,强行推着这把他根本握不住的剑,刺向了劈来的双斧。

    这次没有再争锋相对,论起锋芒,世上没有东西能强过这一把为杀伐而生的天官神剑。

    以天材地宝打造的双斧,再坚韧也不过是五行之物锻造的凡物,尚未接触剑锋,就一分为二。

    双锋老祖眼神错愕,尚未弄明白这拔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就被白光所吞没。

    剑气未止。

    锋芒出鞘,大地之上就出现一道白光,在无名沼泽中蔓延,没有任何声息,但触及白光的一切,都在无声中化为了碎屑……

    ----

    (86/41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