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三章 塑料姐妹情

时间:2022-01-15作者:关关公子

    岚峰河岸,秋色如画。

    蜿蜒曲折的林间道路上,两个女子沿着河边缓步行走。

    姜怡穿着一袭红裙,腰间挂着佩剑‘红娘子’,手儿握着剑柄,身上散发着一股杀气:

    “这个狐媚子,去找左凌泉的下落,就不能坐着画舫去找?非得一个人过去,想吃独食就直说……”

    冷竹打扮得很漂亮,表情却有些诚惶诚恐,小心翼翼跟在后面,柔声劝说:

    “公主,你不要生气,嗯……压力就是动力嘛,等您以后有了玉阶的道行……”

    “那狐媚子就忘机了。”

    “额……嘿嘿……”

    冷竹耸耸肩,对这话半点不怀疑。

    姜怡越想越气,又道:“她敢把我们留在这儿,要去的地方肯定不远,最多百来里,往上游再走一阵儿,要是找到了,发现她正在和左凌泉……我就把左凌泉阉了!”

    嚓——

    剑出半寸,寒芒闪闪。

    冷竹缩了缩脖子,想想又忍不住给老爷开脱:

    “左公子也拿灵烨狐媚子没办法,肯定是被迫的。左公子想过来见公主,被她强行摁着,也过不来,说不定和那狐媚子亲热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公主呢……”

    ?

    姜怡听见这话,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我不管,他一个男人,不想和女人那什么,还能没办法?坐怀不乱不就行了……”

    “额……这个我怕是做不到。”

    “你怎么做不……”

    姜怡正在恼火回应,忽然一愣,回头看向背后。

    河岸小道上,左凌泉负手跟着两个姑娘行走,脸上带着笑意。

    “左公子?!”

    冷竹眼前一亮,原地跳着转了个身,张开手就想扑过去一个熊抱,但马上又反应过来,改为盈盈一礼:“你来啦~”

    姜怡眼中也闪过惊喜,醋海翻波的神色稍微消减,但依旧冷冰冰地,按着剑柄站直身形:

    “你怎么来了?”

    左凌泉抬手在贴心小棉袄的脸蛋儿上捏了下,来到姜怡面前:

    “我不该来吗?”

    姜怡偏头没让左凌泉摸脸,按着剑柄往回走:

    “那狐媚子跑去找你了,你今晚不先陪她?”

    左凌泉想拉姜怡的手儿,被躲开了,只能摇头道:

    “灵烨怕你生气,我让她一起过来她都不敢,和静煣、秋桃一块闲逛去了。”

    那狐媚子会怕我?

    姜怡半点不信!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她凭什么不能怕我?

    我是大妇……

    姜怡意外的表情一闪即逝,变成了微微颔首:

    “这丫头,看来有点长进,本来想找她说道说道,看在她懂事儿的份儿上,算了。”

    左凌泉握住红袖下的手儿,十指相扣,姜怡没有再躲。

    不过想去拉冷竹,一次牵两个,冷竹小怂包却是不敢过来。

    姜怡牵着情郎的手,本来冷冰冰的表情,也逐渐绷不住了,她偏头瞄了眼,轻哼道:

    “上次在渡船上,你本事大得很呀,见那狐媚子一受欺负,就火急火燎跳出来了……我都没见你那么护过我。”

    左凌泉抽了抽鼻子,左右打量:

    “这谁家炒菜放这么多醋……嘶——”

    话没说完,就被绣鞋踩了一脚。

    姜怡眼神儿很是恼火:“我吃醋怎么啦?你是我选的驸马,我不说你什么,吃个醋也不行?”

    左凌泉笑道:“可以可以。唉,不过这事儿有什么好吃醋的,你平平安安遇不上麻烦,不是很好吗?真要让你遇到麻烦,需要我跑出来找场子,那才是我这驸马爷的失职,公主说是不是?”

    “……”

    姜怡仔细一想,倒还真是这么个理。她沉默片刻,不计较这事儿了,又问道:

    “上次你弹琴是怎么回事儿?这才几个月不见,你和谁学的?”

    “不是我弹,是桃花尊主帮忙,就和静煣被鬼……咳——老祖上身差不多,代练。”

    “哦……我就说嘛。”

    姜怡微微点头,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上身?桃花尊主上你身,老祖上静煣身,要是你和静煣……这不乱套了吗?”

    左凌泉其实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摇头笑道:

    “桃花尊主不一样,没老祖的手段那么厉害,只是控制了下我的肢体动作。静煣能感觉到老祖的情绪变化,我感觉不到半点,嗯……我更像是提线木偶,不是一次亲仨……”

    “一次亲仨?”

    “打个比方罢了。”

    左凌泉抬起手腕,示意五彩绳:“本来桃花尊主借用这个五彩绳施展神通,已经被老祖揉坏了。”

    姜怡把左凌泉的手拉到近前仔细看了看,没看出特殊,疑惑道:

    “老祖为什么要弄坏?”

    左凌泉哪里敢说强吻老祖的荒唐事儿,摇头道:

    “修士不能把身家性命全交于他人之手,老祖不满意罢了,反正以后是没法请桃花前辈上身了。”

    “哦……”

    ……

    三人前后行走,闲谈不过片刻,就回到了河湾别院。

    月上枝头,院子里静悄悄地,没有人影,但能听到些许水花声:

    哗啦——

    哗啦——

    姜怡走到门口,十指相扣的手就松开了,听见声响略显疑惑:

    “小姨在洗澡?”

    修行中人金身无垢,正常情况不用洗澡,但大部分人也不会改掉从俗世养成的习惯,沐浴更衣不算稀罕事儿,比如媳妇们每次‘修炼完’后,都得洗洗身上被舔的痕迹。

    姜怡琢磨了下,眼神儿狐疑,望向左凌泉:

    “你刚才是不是已经……”

    左凌泉连忙摇头,搂着姜怡的肩膀,往避暑北院自带的浴池走去:

    “没有,我也是刚风尘仆仆过来,嗯……身上感到有点汗气,一起洗洗吧。”

    “一起?”

    姜怡一愣。

    其实不光是姜怡,其他几个女子都是修行中人,也没体验过‘鸳鸯戏水’的把戏。

    姜怡脸色红了下,本想严词拒绝,不过好像也没拒绝的必要,就一声不吭被搂着走向了浴池。

    别院的浴池规模不小,看起来更像是个小泳池,环境雅致,四周有灯台,上方是雕梁画栋的梁顶。

    池子用白玉石砌成,呈方形,齐腰深,池边还有软榻、棋台,入口处放着一扇美人屏风。

    左凌泉带着姜怡和冷竹转过屏风,就看到水池里白雾蒙蒙,水绿色的裙子和小衣,整齐叠放在浴池边的托盘里,吴清婉已经下了水。

    水雾朦胧间,吴清婉化为了光洁丰润的白条儿,整个人泡在水里,只露出锁骨和肩头。

    如墨长发披散下来,披在曲线柔媚的腰背身上。

    身前资本太雄厚,能在水面瞧见白腻的半圆轮廓,水下风景则由于阵阵涟漪的干扰,看不太清晰。

    姜怡瞧见此景,微微愣了下,脸色一红,都不太好意思看这么柔艳媚人的场景,不过马上又疑惑蹙眉,有点莫名其妙。

    哒哒哒——

    水花翻腾之间,还夹杂着些许电流声。

    吴清婉嫖在水里,双手虚抱,五指在水中冒出缕缕电流,彼此触碰绽放出耀眼光芒,把水底都照得一闪一闪的,曼妙轮廓时隐时现,场景说不出来的梦幻。

    左凌泉惊艳过后,也有点莫名:

    “清婉,你这是……”

    见三个人跑进来,吴清婉往水里又缩了些,柔声回应:

    “烧水呀。”

    烧水?

    左凌泉微微歪头,这辈子还可能是头一次听说这么清新脱俗的烧水方式。

    左凌泉来到水池旁,半蹲着将手探入水里:

    “这能把水烧烧烧烧烧……热?”

    左凌泉抽抽了几下,才压住四肢的麻痹,忙把手抽回来,重新摆出儒雅随和之色。

    “噗——”

    姜怡瞧见此景,忍不住嗤笑出声,抬手就把他给推了下去:

    “你下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诶?……”

    扑通——

    水花四溅。

    吴清婉连忙停下了做法,腿儿轻蹬游到跟前,把电麻了的左凌泉扶起:

    “姜怡,你真是……把他电坏了怎么办?凌泉,你没事吧?”

    左凌泉自然没事儿,不过他脸上做出了不悦模样,反手就把看笑话姜怡给拖了下来:

    “公主殿下,你想谋杀亲夫不成?”

    姜怡落入水中,摔在了清婉胸口,有很厚实的缓冲,并没呛到水。她眼神恼火,抬手就把左凌泉给按进了水里:

    “是又如何?敢拉我是吧……”

    “咕噜噜……”

    左凌泉五行亲水,在水下比在陆地上还灵活,自然不怕。

    不过他正想还手,睁眼却瞧见清婉飘在面前,肚子几乎贴着他的额头,随着腿在水中张合……

    白里透粉。

    吴清婉正稍显懊恼地拉着姜怡,免得左凌泉受欺负,尚未说几句话,忽然感觉被抱着亲了口,浑身都是一个激灵:

    “呀~……”

    然后清婉也在水里乱扑腾起来了。

    不过转眼之间,池子里水花四溅,水珠和红裙一起飞上了池子边缘。

    冷竹脸色涨红,做出乖巧宫女的模样,蹲在旁边帮忙叠衣裳,但也不知是谁使坏,拉了下她的裙摆,使得她失去平衡,一个屁股墩儿栽进了池子……

    -----

    另一边。

    小船在河面上安静悬停,谢秋桃持着鱼竿扮做钓鱼翁,大眼睛却仔细望着岸边的树林,竖起耳朵想听里面的动静。

    团子有点饿了,但是不敢闹,只是眼巴巴等着两个娘回来。

    树林之中,并没有什么拳拳到肉的修罗场场景,反而一片宁静祥和。

    雍容华美的宫装美人,站在河岸边,双手交叠微微躬身,不停点头,说着:

    “是……是……明白……”

    稍矮一些的柔媚女子,在河边举目望着圆月,认真教导着身后的冷艳佳人,大妇气态十足。

    不过柔媚女子的眼底,也有几分无奈。

    因为汤静煣这死婆娘实在太烦人了。

    本来汤静煣被灵烨拉到小树林拾掇,上官老祖还想看戏,让徒弟出手好好收拾一下这越来越无法无天的婆娘。

    结果可好,汤静煣根本没想过靠自己争取家庭地位,开场就让她过来主持公道,不来就准备把左凌泉抱着她强吻的事儿说出去。

    上官老祖早已看透红尘俗世,亲的不是她的身体,她不想把此事放在心上。

    但她不放在心上,徒弟会想歪呀!她对灵烨来说如师如母,这种事儿被灵烨知道……

    所以上官老祖还是过来了,七扯八扯,说了一大堆修行大道理。

    上官灵烨前几天被静煣坑得欲仙欲死,刚才还被狠狠打了下屁股,她都没还手,老祖就出来拉偏架,心里自然不乐意。

    但师尊就是天,灵烨也不敢说什么,老实巴交听着教诲,心里面则暗暗想着:

    行,叫师尊当挡箭牌是吧?

    下次咱们在被窝里斗,我就不信师尊还会过来帮你……

    本来按照流程,上官老祖说得差不多了,就该让灵烨回去修炼,然后离开。

    但上官老祖说教到一半,眉头却微微皱了下,停下话语双眸出神,似乎是在和人心念沟通。

    上官灵烨察觉异样,询问道:

    “师尊,有情况吗?”

    上官老祖沉默片刻,摇头:

    “没什么,你们先忙自己的,我先走了。”

    “哦……”

    面前的女子神色恢复如初,上官灵烨恭敬的神色,也同时收敛,变成了挺胸抬头。

    汤静煣忽然恢复了身体的控制,还有点愣:

    “这婆娘,怎么说走就走……”

    上官灵烨抬手就给静煣屁股来了一下:

    “放肆,你叫谁婆娘?!”

    汤静煣护身符没了,依旧没怂,轻描淡写拍了拍臀儿:

    “别闹,没看你师父有事儿?咱们回去吧,待得太久,秋桃指不定以为咱俩在小树林里磨镜子呢……”

    磨镜子?

    上官灵烨在宫里待了八十年,知道宫女磨镜子的事情,眉儿一皱:

    “你懂得倒挺多。那种事有什么意思……”

    汤静煣取向正常,自然点头:

    “对啊,小左老爱让我抱着你,压在我俩身上,我感觉还不如抱着小左,抱着你心里怪怪的……”

    “你以为我想抱着你?死沉死沉……”

    “我沉?你比我重好吧?”

    “我个子比你高,重不是很正常?其实清婉最重,也不知吃什么长大的,我有时候都担心她把左凌泉闷死……”

    “你是酸吧?”

    上官灵烨微微提胸:“我需要酸?我又不是姜怡……”

    汤静煣扫了眼后,凑到跟前比了下,然后“哼~”了一声。

    “你哼什么哼?要不找尺子来量量?”

    “切,幼稚……”

    ……

    ———

    荒骨滩。

    夜色之下,大地一片荒芜,原本的小采石场早已被甩在身后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瘴气横生的沼泽地。

    桃花尊主身如月下幽魂,在沼泽地上飘荡,仔细查探着地下的情况。

    白天的时候,桃花尊主在采石场附近探查,几乎是掘地三里翻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如果不是从屈相汶口中得知了‘仙王陵’的字眼,她都要怀疑自己在瞎忙活了。

    在采石场搜寻无果后,桃花尊主没有放弃,转而顺着采石场的线索往周边探查,结果发现运送石材前往沱陇江的队伍,会途径这处无名沼泽的边缘。

    沼泽地里有很多聚而不散的鸟兽亡魂,灵气波动也很乱,算是个天然的干扰法阵,能让高境修士忽略其中细节。

    桃花尊主已经是山巅的人物,注意到此处之后,想要探查底细轻而易举,在方圆百里的沼泽地里搜索不过片刻,就在中心地带,找到了一个伪装成枯木的‘阵眼’。

    阵法是很常见的‘隐灵阵’,用来遮蔽隔绝灵气波动,附带警戒效果,修行道随处可见;不过此处的隐灵阵极为精妙,三阵连环两明一暗,只要有一处误判,就会被布阵之人察觉。

    桃花尊主从小就玩阵法,初见上官老祖的时候,还曾把上官老祖关在阵法里出不来。

    对这些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桃花尊主完全没放在眼里,不费吹灰之力绕过了阵法,潜入了沼泽地的下方。

    不出桃花尊主所料,沼泽地的下方是一个人工构建的洞府。

    洞府规模相当于俗世三进的宅院,格局也差不多,但并非‘阴宅’,而是修士自己居住的房子,外面有已经荒芜的小花园,大门处甚至还有匾额对联,不过几千年下来,字迹都看不清了。

    桃花尊主略微打量洞府的风水格局,看出这是上古隐士修行的居所,但所有阵法完全损毁,正常来讲,里面有东西也该早搬空了,不该被藏的这么深。

    桃花尊主正仔细观察之际,忽然感知到洞府深处,有“嚓——嚓——”的声响,似乎有活物!

    人的道行越高,便越知道‘天高地厚’,上官老祖来到这种不明底细的地方,也得打起三分谨慎,就不用说桃花尊主了。

    桃花尊主迅速隐匿了气息,无声无息飘进洞府的石门,顺着客厅、炼器室、炼丹室等房间一路找过去,最后在后方的储藏室内,瞧见了光亮。

    光亮来自地面的洞口,声音也从下方传来。

    桃花尊主来到储藏室的地洞边缘,往下方打量,微微一愣。

    只见洞府的下方,还有一个规模极大的地底空间,看起来像是个地下广场,周边有很多装饰性的建筑、雕塑,而本该是宗门正殿所在的台阶上,却是一面高达数十丈的石门,旁边的石碑,用极为古老的文字,写着四个简单易懂的大字——擅入者死。

    从地底环境来看,像是正儿八经的仙家陵墓。

    但修行中人知晓轮回无穷尽,身死道消后就是轮回重开,根本不会在乎死后陵墓的问题。

    大部分人都是闭生死关时,随便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豪门老祖更是如此,寿数将尽之时,恨不得把衣裳都脱下来传给徒子徒孙,岂会大兴土木,把财力用在毫无意义的陵墓上。

    桃花尊主作为三千岁的老妖精,哪怕整日喝大酒,阅历比寻常修士高出太多,看出这不是什么‘仙王陵’,而是‘镇魔殿’——里面封印的不是没法杀死的上古大妖,就是入魔的不知名老祖——被屈家误认为成了上古仙尊的埋骨之地。

    从建筑物的构建来看,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些,因为各种建筑雕塑,很威严肃穆,这只有面对敬重之人,才会以这种方式封印囚禁。

    就比如桃花尊主,如同她某一天,抓住了如师如母的师尊梅近水,梅近水却不肯改邪归正,那桃花尊主再怎么也不可能手刃师尊。

    为了不让师尊为祸人间,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把梅近水封印囚禁,直到她自己耗尽寿元寿终正寝。

    镇压妖魔的活死人墓,可不是能随便开的黑盒,万一里面的东西没死透,神仙都猜不出会冒出来个什么玩意儿。

    桃花尊主仔细打量,此时陵墓的大门外,有四名岁数不一的修士,正在用器具划刻石墙,看起来是在研究陵墓中的阵纹脉络,从广场上随处可见的痕迹来看,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到处都有拆解的痕迹。

    桃花尊主暗暗摇头——先不用说破锋城在不明底细的情况下乱来是作死;能动用这种方式囚禁妖魔,封印阵法必然严密至极,恐怕也就比魔神窃丹的封印差。

    这类阵法就没想过让里面的东西活着出来,都不留生门;不说走武修路数的破锋城,就算是让道家祖庭的人过来,想破开都不容易。

    既然已经没有了守陵人,那这座活死人墓的年代肯定相当久远了。

    桃花尊主对里面的东西很感兴趣,想了想,无声潜入到陵墓入口,只是轻轻弹指,全神贯注摸索阵法的老阵师,就晕了过去。

    桃花尊主站在巨大的石门之前,略微打量片刻,询问道:

    “玉堂,你知不知道这里面封印的是什么?”

    彼此距离太过遥远,桃花尊主开口许久后,才听到回应:

    “从位置来看,应该和上古时期的天机殿有关系,我在外游历的时候,天机殿就已经没落几千年了,只是偶尔听说过。”

    “那这地方,少说近万年,里面镇压的东西,按照仙君的寿数算,也差不多死透了哈?”

    “问我作甚?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桃花尊主皱了皱眉道:

    “我又不是想进去抢机遇,再说里面装的可不一定是机缘,万一破锋城不明底细的情况下乱开封印,真把上古妖魔放出来,岂不是祸害了一方生灵……本尊这也是为此地生灵的安危着想,你知晓底细的话,最好说清楚。”

    “那你等我过来。”

    “不用!”

    桃花尊主连忙摇头——上官老祖要是亲自过来开箱,还有她的事儿?怕是汤都喝不着一口。

    “我自己来吧。要是妖魔没死,就提醒破锋城一声别玩火;要是死透了,我把左凌泉带来,拿点辛苦费也理所当然。”

    说话之间,桃花尊主抬手掐诀,整个人变得非虚非实,走向石门。

    但快要进入石门之时,桃花尊主又停顿了下,有些心虚:

    “我真进去了?我死了你可就没朋友了,你想好。”

    “哼。”

    “……”

    桃花尊主觉得堂堂应该不会看着她送死,想想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如同无形幽魂般,穿过了厚重石门。

    石壁很厚,各种古老阵法已经损坏大半,绕过去并未花费多少心力,等来到石门另一头,入眼的是一座亮着幽光的廊桥,通往深处的宫殿,下方则是水银般的河流,看起来犹如九幽地府。

    桃花尊主没有察觉到可怕的妖魔气息,暗暗松了口气,正想继续探索,就听到一句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冷笑:

    “本尊看你怎么出来。”

    “……?”

    桃花尊主有些好笑,她作为阵法一道的行家,岂会不知晓封印阵法的底细。

    封印阵法防护重在内部,从里面出来比从外面进去难百倍,正常情况下从里面没有破解的可能。

    但桃花尊主进来时,就已经摸索过了石墙上的阵纹,部分因为年代久远损坏了,漏洞很多,在知根知底的情况下,想要破解还不容易?

    “我在十几岁,就能用阵法把你困住,你不会以为这种小阵法,就能难住本尊吧?”

    桃花尊主转过身来,抬手掐诀,想要以神通饶开阵法,钻出去给上官婆娘看看。

    但尝试片刻后,桃花尊主表情微微一僵……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