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十六章 你怎么来了

时间:2022-01-05作者:关关公子

    月朗星稀。

    数艘游船,在平如镜面上春潮湖上行驶,拖出长长的白色涟漪,居中的一艘最为华美,挂着千秋乐府的徽记;衣着华美的男女修士,在游船前后走动,腰间都挂着宗门牌子,时而能听见几声欢笑。

    船楼内回荡着天籁般的乐曲声,姜怡和吴清婉在大厅的一方棋台旁就座,冷竹在旁边沏茶,三个女子的眼神都稍显无趣。

    高境修士没有昼夜的说法,在玉蟾宫的舞曲结束后,过来的各宗名望,被邀请到了千秋乐府的游船上,前往江口观摩‘河风秋月’的奇美景观,路上行程算是交际会。

    这艘最大的游船,和栗河屈家的私人游船可不一样,做东的是千秋乐府的府主夫人薛梨花。

    能让府主夫人接待的宾客,出身自然不会太低,游船之上,有华钧洲豪门的子弟,还有千星岛、东洲南盟过来的高门贵子,下宗或者世家出身的修士,若是没有大名望,根本就不敢上来。

    已经得道的山巅老祖,知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道理,明白人乃至鸟兽鱼虫,在天道面前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

    但这些大道理,对尚未走到山巅的修士来说只是空谈,修行道的地位划分,甚至比俗世还森严,散修瞧不起野修、宗门弟子瞧不上散修、内门瞧不起外门……,不是一个层面的修士,永远不可能打成一片。

    姜怡跟着上官灵烨过来,身份其实不算低,但和那些搔首弄姿的豪门仙子玩不到一块儿去,甚至看那些人的眼神都觉得讨厌——遇人先瞄一眼腰牌,比自家大就含笑攀谈,比自家小就摆出高人气度,等着人家行礼或者干脆不搭理。

    出生落剑山的几个年轻人最是可怜,本来还有点名望,过来的路上老家被大恶人打穿了,直接变成二流宗门弟子,如果不是宗门资历实在太老,千秋乐府给面子,恐怕船都上不了,此时上来了,也是默默坐在一边喝茶自说自话,根本没人搭腔。

    姜怡对这种势利眼的场面很不满,吴清婉倒是要看得开些,毕竟人天性是如此。

    而另一边,论出身已经站在山巅的上官灵烨,也并非不会被这些俗人眼光烦扰。

    船楼外的观景的甲板上,有宗门仙子轮番在中心的圆台上表演琴曲、舞蹈,周边摆着几十张坐席,坐的是华钧洲最前面的几个大仙家的人,上官灵烨位列其中,背景稍小些的,只能站在后面旁观。

    坐在主位上的人,是千秋乐府的薛夫人,从面相看其实和上官灵烨差不多大,但能把人榨干的熟女气质展现无疑,气势也不俗,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谁是这里的东家。

    上官灵烨坐在薛夫人右侧,她师尊是正道六仙君之一,本身又是铁簇府的继承人,论身份是在场最高的。

    但正如左凌泉临行前听到的叮嘱——老祖作风太过硬派,外面的仙家,不是所有人都会卖老祖面子。

    甲板上的数十人中,恰好就有不怎么忌惮东洲女武神名号的人。

    坐在薛夫人左侧案席的人,是一个身着白色宫裙的女子,腰间挂着太阳徽记玉牌,眼神比上官灵烨往年还傲,周围人对此却习以为常,因为此女名为东方云稚,直系祖先就是‘阳神’东方烛照。

    足以在九洲横着走的背景,让东方云稚在华钧洲人气极高,一直是各大年轻俊杰的理想道侣。

    如何换在平时,东方云稚肯定是游船上的焦点,八臂玄门的门主嫡子鲍荣星、紫霄城主的子孙紫鸾等人,也会对她礼敬有加。

    但今天不一样,旁边坐了个‘上官仙子’,不仅背景不弱于东方云稚,姿容也当得起倾国倾城,一来就抢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此时诸多仙家贵子,目光都被新来的女武神嫡传吸引,各种攀谈客套;周围旁边的修士目光也集中在右边,几乎没几个人注意东方云稚,只有陪着东方云稚过来的师兄周沐,不停和东方云稚闲聊。

    东方云稚有个分量惊人的祖宗,根本不把那什么女武神当回事儿,不过这种场合,当众发火丢的是自己的人。

    东方云稚旁观片刻,见上官灵烨游刃有余地应酬各方道友,想想开口道:

    “我还是头一次见灵烨仙子,以前听仇师妹说起过,还以为……呵呵~”

    能过来参加中秋会的豪门贵子,都是山巅巨擘的子侄,过来的目的,和上官灵烨差不多——对外交际积累声望,为未来接任掌门等职务做准备,不通人情世故的二世祖只占极少数。

    就座十余人,听得出东方云稚话语客气,但笑里藏刀,都停下了话语,目光在两位豪门仙子之间徘徊。

    上官灵烨应付各种客套,本就不胜其烦,见有人找茬,心里更是不悦。不过脸上依旧风轻云淡,微笑道:

    “哦?东方仙子以为什么?”

    东方云稚摇了摇头,稍微迟疑了下,才道:

    “仇师妹心直口快,说灵烨仙子和铁簇府的门风一脉相承,是个五大三粗的女中豪杰,呵呵~我若不是亲眼瞧见,还真被她骗了。”

    铁簇府的门风,在九洲出了名的彪悍,连门徒司徒震撼自己都说:“铁簇府脑子共一石,老祖独占八斗,灵烨师叔占两斗,剩下没有;有脑子会让人畏惧,所有我们有脑子都不用!”

    但这些说法,只是铁簇府自嘲,或者别人私下里抱怨铁簇府霸道,谁敢当着面说铁簇府都是五大三粗的无脑莽夫?特别是说一个女修。

    东方云稚说的是个不合适的冷笑话,在场诸多豪门贵子,只有两个草包,和师兄周沐呵呵笑了两声,其他人只是旁观。

    上官灵烨清楚那个手下败将的性格,和她一样目光于顶,也很讨厌她,但不会如同碎嘴妇人般,私下对着外人说她‘五大三粗长得丑’;如果心胸狭隘至此,也不配当她的手下败将。

    这番话,明显是东方云稚自己瞎编,在故意损她。

    上官灵烨脾气可不小,直接回应道:

    “仇妞妞和我玩到大,一直和我较量容貌,对着外人说我五大三粗,岂不是也在损自己。东方仙子这话,是自己瞎编的吧?”

    东方云稚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在场诸位豪门贵子,没想到上官灵烨一点面子不给,直接撕破对方嘴脸,心中暗道不妙。

    东方云稚有老祖宗撑腰,可从来没人敢对她这么不客气。

    薛夫人是此行的东家,见两位豪门仙子有吵起来的架势,开口道:

    “铁簇府之勇武,天下无人不知,又个个身材高大面相英武,云稚可能是理解差了。”

    东方云稚并没有顺着台阶下去,而是顺着话道:

    “那估计是我理解错了仇师妹的意思。灵烨仙子气质如此出尘,岂会是五大三粗的莽夫,琴棋书画肯定精通,过来多日,我还未曾见上官仙子显山露水,刚好场合合适,要不咱们比比琴艺?”

    众人听见这话,倒是有点好奇。

    他们看上官灵烨气度举止,和天上的真仙子似的,肯定不是铁簇府常见的蛮汉,说不会琴棋书画才叫奇怪。

    而东方云稚自幼喜欢这种场合,为了学琴艺,专门把琴道大家三竹先生,请去映阳仙宫住了十几年,水平也不低。

    此地文雅场合,两个仙子文斗算雅事,众人肯定想看,所以还有人搭腔怂恿。

    薛夫人和铁簇府的府主夫人交情不错,上官灵烨过来时她就问过,知道上官灵烨自幼专心修行,没学过这些,开口解围道:

    “琴曲不过是闲时雅趣,东洲女武神一生捍卫正道,从未松懈一天,岂会教弟子这些和修行不相干的东西。云稚仙子想切磋的话,我那徒弟玉溯正好手痒……”

    东方云稚并没有让薛夫人把话题岔开,看着上官灵烨,微笑道:

    “上官仙子莫非不会弹琴?”

    上官灵烨会弹琴,但只是大众水准,上不得大雅之堂。

    修行中人不善琴棋书画,本就不算缺陷,她对此也没遮掩:

    “对这些不感兴趣,让东方仙子失望了。”

    “呵呵~”

    东方云稚笑了下,微微摇头:

    “唉,那可惜了,看来仇师妹也没完全瞎说……”

    此言就有些刁蛮无礼、阴阳怪气了。

    诸多仙家子弟皆是皱眉,却不好插话。

    旁边的师兄周沐,不等上官灵烨翻脸,就迅速唱起了红脸:

    “云稚,你这话就过分了,琴棋书画本就是闲时雅玩,和修行道无关。”

    这句话还算在理,但周沐接下来就道:

    “东洲那边也不兴这个,窃丹之战后,文脉传承就断了,没人教,整个东洲的宗门,除开桃花潭有点造诣,其他宗门都不擅长这些雅玩,上官仙子不感兴趣,也在情理之中。”

    “师兄教训的是,我都忘了这茬……”

    周沐的话算实话,东洲现存的山巅三元老,两个都是从外面来的,本土‘文化传承’早就断了,古籍都得去北疆找,更不用说其他东西,九大宗门都没有和文化、艺术相关的强项。

    但周沐当着东洲女武神弟子的面,说出类似‘东洲都是没文化的粗人’的话,显然过火了。

    众人看着两个人互相搭话,笑里藏刀嘲讽起女武神的徒弟,都不好开口,只是望着上官灵烨,看她怎么回应。

    这场面所有人都看出不太好处理,相当于文人吵架,敢翻脸打起来就是玩不起,不翻脸显然说不过这俩一唱一和的,除了拂袖而去,似乎没什么解决法子。

    上官灵烨表情波澜不惊,心里思索应对的话语,尚未想好,忽然听见一声:

    咻——

    破风声近乎凄厉,从不远处另一艘小游船上响起,升至高空,又直接往甲板砸来!

    在座诸多豪门子弟皆是抬头,甲板上的近百仙子、仙家公子哥,则惊的连忙往周边退开。

    薛夫人眉头一皱,不过并未露出谨慎戒备之色——游船在千秋乐府宗门里面,在座的又都是山巅巨擘的孙子、孙女,哪怕这些豪门贵子天资悟性比不上当家青魁,家底可是一个赛一个豪横,仅船上几百号人,随身带的保命法宝恐怕都不下千件儿,谁选在这种场合搞伏击,纯属脑壳有包。

    薛夫人只是不满谁这么没礼貌,在此等文雅场合,搞这种先声夺人的把戏。

    正在对峙的上官灵烨和东方云稚,也被动静打断了思路,抬眼看向上方。

    这一看,上官灵烨便是满心错愕!

    轰隆——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一道身影就从高空砸下,落在了正在弹琴的仙子旁。

    力道之大,把整艘游船都踩得下沉了几分,在船头下方压起水花。

    哗啦——

    正在弹曲看戏的小仙子,吓得一个哆嗦,转眼看去,却见身边站着一个佩剑公子。

    佩剑公子身材很高,穿着一袭云纹公子袍,腰间悬着两把剑,墨黑长发以发带束起,面容俊朗,但更俊的是双眸间那股锋芒,哪怕站在诸多豪门子弟之前,淡漠的眼神也好似站在山巅,随意望着脚下一群蝼蚁。

    “喔~……”

    弹琴的仙子没想到身边落下这么俊个剑仙,眼前微亮。

    周边众人则是有点惊疑。

    八臂玄冥的鲍荣、紫霄城的紫鸾,都是豪门老祖的嫡系子孙,关注着近期冒出来的人物,本来他们还在想谁出场这么拽,瞧见俊朗公子腰间挂着的两把剑,就有所猜测,惊讶打量。

    东方云稚和周沐,显然也听说了落剑山的传闻,皱眉望向圆台,不明所以。

    上官灵烨自不用说,心里震惊得无以复加,连刚才的怒意都忘记,脑子里全是:

    这厮怎么来了?

    真俊……我心为什么跳这么快……

    你来就来,摆这么俊的架势想作甚?!

    ……

    因为动静太大,船楼里的数百人也望向了这边。

    喝茶的姜怡和吴清婉,差点一口茶喷出来,眼神错愕,冷竹则快要被驸马爷帅晕了,连忙跑到窗口张望。

    高朋满座的游船,稍微寂静了一刹那。

    薛夫人不确定这个俊公子的身份,略微回忆,开口询问道:

    “小友是左慈?”

    “嚯!”

    听到这个名字,刚才有些茫然的宗门子弟,都反应过来,些许被惊扰的不悦,当即烟消云散。

    “此人便是东洲剑妖?!”

    “怪不得这么嚣……咳——潇洒!”

    “这气场,名不虚传……”

    “好俊~我腿都软了~”

    “不知羞……”

    ……

    窃窃私语不断,却没人对这种嚣张至极的出场方式不满。

    因为‘剑妖左慈’本就该如此,这目中无人的嚣张模样,已经比在落剑山收敛多了。

    众目睽睽之下,圆台上的俊郎剑仙,先对着薛夫人微微颔首一礼,然后才转向众人,声音淡漠:

    “刚才,我听见有人说,东洲文脉断了,都是没先生教的粗野莽夫。谁说的,自己出来。”

    口气很冷。

    上官灵烨望着那道‘护妻狂魔’般的眼睛,可能是第一次心如小鹿乱撞的这般厉害,强横心智根本压不住身体的反应,腿都不自觉夹紧了些许,也不知是怕没忍住扑到男人怀里,还是因为其他难以描述的生理反应。

    姜怡和清婉则是心惊胆战。

    渡船数百人默不作声,虽然早听说剑妖左慈作风强横,但真见到人,他们才发现说书先生确实说得保守了。

    这哪里是脾气横,这完全是嚣张的离谱。

    在场可是华钧洲各大豪门的仙家贵子,刚才说话的更是阴阳仙宫的人,这说话的口气,是想作甚?

    东方云稚眼中有怒意,但不名对方底细,没有直接回应。

    周沐听说过‘剑妖左慈’,但没料到此人就在附近的游船上,还被这单人踢穿落剑山的妖孽找上门,心里说实话咯噔了下。

    不过映阳仙宫终究比落剑山高几个层面,周沐站起身来,平淡道:

    “我只是陈述事实,并无贬低东洲之意,更没说东洲全是粗野莽夫,阁下怕是理解错了。”

    这么客气回应,众人自然明白,周沐是知道‘剑妖左慈’性格——一点就炸、谁都不怂——担心把话说大了,待会不好收场。

    但周沐不点,难道对方就不炸?

    圆台上的俊朗公子,转眼望向周沐,按住腰间了剑柄:

    “不管你什么意思,我听着不爽。刚好在场高人众多,咱们比划比划,让你出个名。”

    比划?

    众人表情怪异,暗道:你这口气是要切磋吗?你明明是要当众揍周沐!

    至于‘剑妖左慈’有没有这胆子冒犯映阳仙宫,众人没有丝毫怀疑。

    落剑山的事迹明明白白摆在那里,周沐再厉害,还能比啸山老祖更让人忌惮?

    虽然他们和‘剑妖左慈’没啥交情,但和周沐交情也不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都望向了周沐。

    周沐道行不低,但自认没本事一剑秒韩松,答应单挑是自不量力找打,但不答应又丢人,只能道:

    “在场仙子众多,都在讨论琴棋书画等雅事,不是切磋的场合……”

    坐在左凌泉跟前弹琴的小仙子,估计身份不低,连忙插话:

    “不要紧,你们切磋即可,我给你们腾地方。”

    渡船上豪门仙子占多数,半数都眼巴巴瞅着台上的俊朗剑仙,不少人跟着道:

    “是啊是啊……”

    “打吧打吧,我们绝对不笑……”

    “哈哈……”

    ……

    终究是自幼捧在手心长大的仙家大小姐,说话还有点顽皮。

    周沐脸都黑了。

    左凌泉说实话懒得欺负这些外强中干的仙家纨绔,但媳妇被刁难,他既然出了场,总得把戏做完。

    左凌泉微微抬起下巴,望着周沐,眼神轻蔑:

    “阁下莫非不敢?还是映阳仙宫专精闲时雅趣,不擅长这些粗人的把戏?”

    “嘶——?”

    就座诸位豪门公子,暗暗抽了口凉气,没想到这位剑仙不但脾气大,嘴还这么毒。

    映阳仙宫是华钧洲抗大梁的宗门,战力出了名的高,被这么讥讽一句,弟子要是不敢上场,那人可就丢大了。

    但周沐上去了不也是自取其辱!

    东方云稚面对上官灵烨还算克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剑修讥讽,岂能不怒火中烧,猛拍茶案道:

    “你好大的胆子。周沐,上去!”

    站在旁边的周沐,脸色极为难看。

    他要是能打过,他早就上去了,还在这里瞎扯?

    不打就没有输赢,被激上去打输了,那人可就丢大发了,东方云稚不怕事儿,他回去准被宗门责罚。

    但话说到这份儿上,周沐不上去动手就坠了映阳仙宫的名头。

    进退两难之下,周沐只能瞄了薛夫人一眼。

    薛夫人挺想旁观看戏,但作为此地的东家,让映阳仙宫难堪,日后不好交代,还是插话道:

    “左小友,此次聚会,是我千秋乐府做东,意在沟通琴曲,切磋确实不合适,看在我这长辈的面子上,此事就这么算了,切磋日后再谈吧。”

    诸多小仙子,望着台上的左凌泉,有点提心吊胆。看那眼神的意思,应该是怕这位霸道剑仙,秉承落剑山的作风,转头对薛夫人来一句:

    “你配吗?”

    左凌泉和千秋乐府没过节,自然不会干这种莽夫行径,松开了剑柄:

    “薛夫人开口,在下自然不会在贵宗地盘惹是生非。不过还是要提醒诸位一句,有多大本事说多大话,隔墙有耳的道理都不明白,就不该走修行道,走了也迟早死半路上。”

    提醒诸位?

    在座豪门贵子,都是坐直了几分——这是说我们在座的都是垃圾,让我们以后说话注意些咯?

    但他们知道台上这位剑仙根本不忌惮各家老祖,他们上去比划比划,估计也是丢人现眼的份儿,所以没人搭腔。

    东方云稚怒容满面,是真想收拾这狂得没边的无名小辈,但薛夫人按住了东方云稚,周沐也暗暗使眼色,东方云稚最终只是“哼!”了一声,起身拂袖而去。

    上官灵烨旁观男人给她出气,只觉身子都快酥了,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奖赏左凌泉两口……

    不对,男人这么长脸,亲两口哪儿够,应该要什么给什么,本宝宝有的是家底……

    不行,这厮肯定得寸进尺,要走后面怎么办……

    ……

    吴清婉也差不多,满心与有荣焉,寻思着犒劳凌泉的方式——这可怎么表扬才是,要不让他绑起来玩……呸呸,是修炼……

    姜怡则是酸酸的,暗暗嘀咕:果然更疼灵烨狐媚子,你都没这么护过我,偏心……见了面挠死你……

    连乖乖巧巧的小冷竹,都晕乎乎的想着——好俊,这怕是得故意犯点错,让左公子再按着打一顿屁股了……最好光着屁股打……

    左凌泉知道媳妇们心里很满意,这就足够了。他目送两个不长眼的货色离开后,收敛了冷峻面容,抬手对薛夫人一礼:

    “贸然登船,未曾通报,还请薛夫人见谅。”

    薛夫人面带笑意:“左小友名声如日中天,能到千秋乐府来,我高兴还来不及。云澈、云璃,你们不是一直念叨剑妖左慈吗,人家都到周边船上了还没发现,还不招待一下。”

    “是。”

    两个站在薛夫人后面看戏的妙龄仙子,连忙往圆台走来,满眼窃喜,还有点争先恐后的意味。

    左凌泉心中一紧。

    刚刚还想着怎么奖励相公的三个女子,双眸同时微眯,多了一缕若有若无的寒气……

    -----

    (82/405)

    多谢大佬的万赏~

    py推荐一本《重燃2001》,都市文,有兴趣的书友可以看看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