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十五章 奶娘的味道

时间:2022-01-05作者:关关公子

    “丢不丢人?一方尊主,给晚辈护道被护道人揪出来,从古至今你是头一个。”

    “本尊哪儿知道他这么机警,他到底怎么发现我的?”

    “不远远盯着,往人家跟前凑,楼里面就你屁股扭的骚气,他不看你看谁?”

    “扭……谁说的?我哪儿扭了……”

    湖畔柳林里,花簪少妇眼神微恼,无声自言自语,低头看向自己的细腰丰臀。

    略微琢磨,觉得被左凌泉发现,可能是在左凌泉身边晃悠太多,都眼熟了。

    碎碎念片刻后,花簪妇人抬眼看向湖岸——一袭公子袍的年轻剑侠,抱着一摞杂书,和两个姑娘有说有笑地走向落脚的水榭:

    “左公子,你怎么买这些在修行雏鸟的东西?我以前买过,完全是乱写,把这玩意当真,别说当仙君,离开山门不出三里地,就得因为走路太嚣张被人打死……”

    “走路和团子一样?”

    “对对对,左摇右摆迈着八字步……”

    “叽?”

    跟在后面走路的鸟鸟脚步一顿。

    ……

    花簪少妇打量几眼,没有再跟着回落脚之处,独自在春潮湖畔闲逛,排解‘老祖出山、一事无成’的烦闷。

    来回踱步良久,花簪少妇心中烦闷未消,倒是发现湖面极远处有一艘游船行驶,上面灯火通明,挂着‘屈’字家徽。

    花簪少妇知道左凌泉此行和屈家那张琴有关,稍微琢磨了下,身形随风而动,无声无息飘过湖面,来到了游船之上。

    “咚~咚咚~……”

    游船规模挺大,有空灵琴音从船楼里飘出,船上到处都是春潮湖附近的世家子弟、小宗门长老执事,仙家豪门的人未曾瞧见,应当只是栗河屈家的私宴。

    花簪少妇缓步走进船楼,略微打量后,透过廊道的地板,感知到上方的厅堂里,坐着几个修士,正在推杯换盏,说着恭维之语:

    “……先生今日一曲,当真妙哉,在玉蟾宫露面的几位大家,脸色屈某可是瞧见了,各个目瞪口呆、自愧不如……”

    “过誉了,千秋乐府对琴曲的造诣冠绝当世,老夫登台献艺,让千秋乐府正眼相待尚可,自愧不如还远远谈不上……”

    “千秋乐府不好说,出生其他宗门的那些个‘大家’,肯定是自愧不如。这次连东洲南盟都有人过来,我听老祖说,那边以前有个向阳城,对琴曲也颇有造诣……”

    “唉,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了。放在三千年以前,东洲底蕴不输华钧洲,但如今也不过是个有些家底的富户,老祖宗留的东西早忘干净了……”

    “呵呵……”

    ……

    花簪少妇皱了皱眉头,从几人称呼来判断,应该是三竹先生、屈家少当家、屈家管家、附近一个小世家的家主。

    毫无营养地互相吹捧,没有探听的意思,但花簪少妇也无事可做,并未离开,就这么听了小半个时辰,坐在上面的三竹先生,忽然问了句:

    “青霄鹤泣是上古名琴,老夫曾也多方打听,只知道北洲玄武台衰落后,此琴几经倒手,最后落在了一位山巅高人手里;三千年前东洲出事儿,不少高人过去降服魔神窃丹,那位高人也在其中,后来下落不明,琴也再无消息,屈少主是从何处得来的这张琴?”

    窃丹之战,是上古与当今修行道的分界线,当时不光玉瑶洲被打断代,其他几洲驰援的修士也死伤不少,连当今的邪道魁首‘幽萤四圣’,都有两位在窃丹之战时出过力。

    因为局面太惨烈,光是超度亡魂的法事都持续了百来年,当时有哪些义士舍身难以统计,能留下名字的都是至今还留存的大宗门子弟;像是神昊宗这类彻底销声匿迹的宗门,或者不显山露水的高人隐士,战死之后,确实是没人记得了。

    花簪少妇回忆了下,不记得这号人物,又倾听屈家少主的回答:

    “呵呵,唉……说来也是巧合,家父喜欢搜罗这些玩意儿,几十年前去道家祖庭拜访,路过天门峡的时候,碰到了家老货铺子,顺道进去逛了逛,发现了这张琴,琴弦都没了,不知被谁换成了寻常蚕丝;铺子掌柜不识货,家父眼力却不差,当时就看出这张琴不一般,算是捡了个漏……”

    “是吗?这运气实在羡煞旁人,老夫求了一辈子,都没遇上一张像样的琴……”

    ……

    花簪少妇微微蹙眉,觉得这来历就是‘出门溜达随手捡到上古仙兵’的常见戏码,修行道类似的传闻很多,但真有这运气的寥寥无几,百十年不一定能碰上一个。

    花簪少妇知道谢秋桃想要这张琴,但她也不能昧着良心做强取豪夺的邪道行径。

    想要名正言顺拿到琴,最好的出发点,自然是屈家得手此琴的来路不合理,如果屈家是杀人夺宝抢来的,那她黑吃黑,就算为民除害后顺手缴获战利品了。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花簪少妇无声无息隐入了船楼二层的一间书房,安静等待。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后,客厅的酒宴结束,几位贵宾被送去各自的房间休息,身着锦袍的屈家少当家屈相汶,带着管家走向书房,沿途还说着:

    “……听说东洲女武神的弟子到了玉蟾宫,还是个仙子,不知道可有道侣……”

    身后的老管家,是屈相汶的心腹兼护卫,对此直接摇头回应:

    “少当家,这事儿您就别想了,听说女武神的嫡传过来,想攀亲家的人都从千秋乐府排到了雷霆崖,仙家豪门都觉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咱屈家提这事儿,准惹人笑话……”

    “唉,姻缘这东西,谁也说不准,豪门仙子喜欢上出生一般散仙也不是没有;再者仙家豪门也是代代积累下来的,咱们屈家现在底蕴不够,再累积的千儿八百年,能跻身顶流仙家也不无可能;能当女武神嫡传,眼力肯定不差,说不定就瞧上了我这潜力……对了,好像没听说过东洲女武神有道侣……”

    “嘶——”

    老管家倒抽一口凉气,连忙抬手,让喝飘了的少当家停下话语:

    “少当家,您先醒醒酒吧。就您这句话,被有心之人听见,咱们屈家就算躲过一劫,‘暴发户’的名号也坐实了。女武神嫡传都没几个人能高攀,您还把主意往……唉,说句不好听的,您配吗?”

    “我不配。”

    屈相汶确实喝得有点多,借着酒意随口瞎扯两句罢了,哪里敢真想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

    不说他一个世家少主了,就算是天下最强十人,恐怕也不敢对东洲那个女阎王起爱慕之心。

    因为就算侥幸真娶回来,人家东洲女武神还能和小媳妇似的,乖乖叫‘相公’?

    在所有修士眼里,天下没人当得起女武神的一声‘相公’;就算女武神动了凡心,最大可能也是女武神开口说:“跪下!”,当男人的一个哆嗦,小声嘀咕:

    “我好歹是仙道枭雄,给个面子,能不能回家再跪?”。

    堂堂山巅巨擘当得好好地,谁想去尝试这种非人待遇?

    在屈相汶看来,能产生这种想法的人,估计都是五行本命全是‘本命胆’;敢付诸实践尝试征服女武神的,当得起一声‘绝代智障’;真正能把东洲女武神这样的一洲霸主揽入怀中的人,就不可能出现。

    经老管家一句提醒,屈相汶觉得是有点飘,便让管家先去招呼客人,进入书房,独自待会儿驱散酒意。

    书房里放着文房四宝和诸多摆件儿,里侧还有一张琴台。

    屈相汶走到琴台旁坐下,从玲珑阁里取出了一张古黄色的七弦琴——琴身虽然古迹斑斑,看起来很陈旧,但木头好似黄玉,在烛光些带着通透感,若是凑近仔细观摩,甚至能瞧见木头里面有丝丝缕缕的金线在流淌。

    屈家通过各方询问,知道此琴的渊源,明白在里面流淌的东西,是那只飞升失败仙鹤残存的气息,也可以说是‘器灵’。

    只可惜‘青霄鹤泣’的年代太过久远,出现的时间,还是长生到未断之前,虽然器灵还在,但已经消散得所剩无几,如今只能算一张罕见的仙品古琴,指望其发挥其他特殊功效是不可能了。

    当然,若非如此,屈家也不敢把此等重器拿出来。

    屈相汶通过家中长辈的暗中打探,知道北狩洲上古霸主玄武台,有一把撑门面的琵琶‘绕殿雷’,即是仙品乐器,也是正儿八经的仙兵,有‘音绕天宫神殿,声镇域外天魔’之称。

    ‘绕殿雷’的分量,和道家祖庭掌教手里的那尊‘三清铃’、千秋乐府代代相传,只有老祖才能持有‘夔鼓’不相上下,都是蛮荒太古时期,用来对付降世天魔的东西。

    琴台上‘青霄鹤泣’,如果有此等分量,屈相汶别说拿出来显摆了,恐怕到手的第一时间,就先上贡给华钧洲几家霸主,以免惹来灭族之祸。

    虽然器灵早已消散殆尽,但终究是在史上留下名字的罕见奇珍。

    屈相汶坐在琴台前,感觉自身气势都不一样了,意思约莫是——十仙君用的是仙品乐器,我用的也是仙品乐器,那我和十仙君也算站在了同一水平线上。

    屈相汶不会弹琴,不过兴之所至,还是随手拨弄了两下。

    “咚~咚~……”

    低沉浑厚的曲调,在书房里回荡,声音不大,却震乱了人的心绪。

    也是在这一瞬间,屈相汶一阵恍惚,眼神呆滞,愣愣望着前方不再有动静。

    “这东西是你能乱弹的?牛嚼牡丹……”

    柔媚嗓音从房间角落响起,继而出现水波般的纹路,一个花簪美妇的声音,从墙角缓缓现出了身形。

    屈相汶在琴台后盘坐,目光愣愣望着前方,并没有任何反应。

    花簪美妇来到旁边的茶案坐下,并没有去碰那张罕见的上古名琴,而是询问道:

    “这张琴,你从哪儿得来的?”

    屈相汶如同梦一般,说道:

    “家父挖坟挖来的。”

    “嗯?”

    花簪少妇着实愣了下,莫名其妙:

    “挖什么坟?”

    “家父本是散修,会风水相术,喜欢四处探宝找机缘,有次误入荒骨滩,找到了个大墓,家父叫‘仙王陵’,里面有很多东西,这张琴是其中……其中……”

    屈相汶说道这里,眼珠动了动,眼底现出挣扎之色,竟然有转醒的迹象。

    能出现这种情况,说明要说的事情,对屈相汶来说极为重要,潜意识提醒自己要守口如瓶,试图从不受控制的处境挣脱。

    屈相汶是屈家少当家,幽篁巅峰的修为,不能掌控神魂之术,但对神魂之术已经有了一定抗性,继续催眠肯定打草惊蛇。

    花簪少妇见此,没有做任何干涉,身形瞬间消失在了书房里。

    “咚~”

    琴弦又响了一下。

    屈相汶眨了几下眼睛,环视书房后,没发现异样,又低头看向身前的古琴,惊疑道:

    “不愧是仙品乐器,劲儿真大……”

    ……

    书房外的游廊里。

    花簪少妇倾听少许,见屈相汶没有发觉异样后,身形随风而去,回到了红马街的湖畔。

    “荒骨滩……仙王陵……”

    花簪少妇记得荒骨滩是华钧洲的古战场,一片不毛之地,仙王陵却没听说过。

    栗河屈家能在短短三百年之内起家,且能对这个秘密在潜意识里守口如瓶,说明不仅发现了先人的埋骨之地,背后还藏着至今不为人知的东西……

    花簪少妇暗暗琢磨片刻,觉得这事儿可以查上一查,抬手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枚纸鸟,放在手心。

    心念一动之间,掌心的纸鸟就活了过来,变幻成了小麻雀的模样,自行飞向了春潮湖外的无边夜幕……

    ------

    临湖水榭环境优雅,周边有常青竹遮挡附近建筑,能遥遥听见街道上的喧嚣,也能看见春潮湖上星星点点的游船。

    两根柱子探入湖水支撑露台,上方还有遮阳的顶子,檐角挂着灯笼,露台上铺着地毯,摆有茶案,放着茶水点心。

    左凌泉穿着一袭公子袍,手里握着从多宝潭买来的鱼竿,在露台边缘盘坐当钓鱼翁。

    等着螃蟹上钩的团子,有点急不可耐,在左凌泉背后从左边滚到右边,又从右边滚到左边,还跟着琵琶曲调,哼着小曲:

    “铛铛铛~……”

    “叽叽叽~……”

    谢秋桃抱着铁琵琶坐在跟前,认真地弹着曲子,双膝上放着一本刚从八方斋买来的乐谱。

    汤静煣则坐在后面的茶案旁,手里拿着两本叠在一起的书,前面的名字是《仙子很凶》,后面的内容却是插画,描绘着两个人摔跤的各种姿势。

    或许是怕被发现,汤静煣瞄谢秋桃一眼,才会悄悄翻一页,连大晚上不睡觉闹着要吃螃蟹的团子都不寻了。

    左凌泉认真盯着水面的鱼漂,稍显出神,还在想着那个屁股很漂亮的女修到底是干什么的,只可惜老祖不说,他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

    等了半天不见螃蟹上钩,左凌泉把目光放在了旁边的圆脸小姑娘身上,见她认真练曲儿,开口道:

    “秋桃,你不会是冲着中秋会表演来的吧?我瞧你对青霄鹤泣不怎么上心呀。”

    谢秋桃弹琵琶的动作慢了些,幽幽一叹:

    “上心也没用,谢家不肖子孙卖了的东西,后人又不能明抢,还不是得拿钱赎。我现在还欠上官前辈一屁股债,哪儿买得起呀。”

    左凌泉知道仙品乐器的价钱没上限,对此也只能笑了下:

    “后天看情况吧,万一屈家出言不逊,让我找到机会发飙,说不定就把琴拿回来了。”

    谢秋桃连忙摇头:“可别,华钧洲这些豪门,最是讲究气度。该动手的场合能动手,但是对弈、弹曲之类的文雅场合,谁要是用武力论高低,准被他们视为乡下来的蛮子。你好不容易有了大名声,可不能再被看贬了。”

    “唉,我除了练剑,不会其他,要说诗词歌赋,好像记得些,但都不全,嗯……葡萄美酒夜光杯,黑云压城城欲摧……不对,欲抱琵琶半遮面……也不对……”

    谢秋桃眨了眨大眼睛,想笑又觉得不合适,轻声道:

    “这些东西都是闲时雅趣,左公子真琢磨这个,才是浪费天赋。中秋会看我表演即可,我可是玄武台的正统传人,搁在几千年前,能和道家祖庭的掌教同台论道,区区一个千秋乐府罢了,我镇得住。”

    “……”

    左凌泉欲言又止。

    滚到两人之间的团子,倒是抬起头来,看向自信满满的桃桃,“叽叽……”了几声,应该在问——桃桃,你要当众表演弹棉花吗?

    谢秋桃看懂了团子的意思,眼神一沉,抬手轻拨,团子就从露台边缘滚了下去。

    “叽?!”

    一声惊叫。

    左凌泉想把团子捞起来,结果瞧见快掉进水里的团子,扇着小翅膀飞了上来,落在谢秋桃后面,很恼火地把谢秋桃往下挤。

    左凌泉都差点忘了团子不是走地鸡,自己会飞,悻悻然收手,有些好笑地看着团子推秋桃屁股。

    好软……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发现看的地方不对,又把目光移开了。

    背后的静煣,琢磨着手里的书籍,想开口提议左凌泉回屋,试试这书上写的招式如何。

    毕竟花三十枚白玉珠买的,用的还是她的私房钱,如果一点妙处都没有,这钱岂不是真糟蹋了。

    不过谢秋桃在跟前,叫男人回屋肯定被想歪,不大好意思。

    汤静煣正迟疑怎么开口的时候,无能狂怒的团子,动作忽然一顿,从秋桃屁股后面探出头,望向湖面,抬起翅膀指了指:

    “叽?!”

    三人顺着翅膀所指的方向,却见天水一线的湖面上,有一艘规模很大的游船,正在驶向春潮湖的江口。

    汤静煣不明所以:“叽什么?有东西?”

    “叽叽……”

    团子有点激动,摊开翅膀不停比划。

    左凌泉看懂了肢体语言——比的是灵烨胸脯的大小,意思是‘好像是奶娘的味道’!

    左凌泉眼神意外,仔细望向湖面,距离不下十余里,凭借超凡的感知,能隐约瞧见船只上满是莺莺燕燕,但分辨不出是哪些人。

    左凌泉离开玉瑶洲时,知道灵烨会过来拜访铁簇府的友宗,但具体什么时候来和拜访路线,灵烨并没有告诉他,只说等交汇的时候会通知他,此举的目的,自然是让他别指望有人在背后护道。

    今天那个翘臀女修,莫不是灵烨?

    不像,是灵烨的话,乔装得再好,也一眼认出来了……

    左凌泉不大确定,思索少许后起身道:

    “我过去看看情况。”

    ……

    ————

    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