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十三章 前辈,你听我解释

时间:2022-01-05作者:关关公子

    银色月光透过窗纸,洒在木地板上,看起来犹如银色的霜雪;隔壁“铛铛~”的琵琶轻响,让清雅房间里更显幽寂。

    左凌泉身着起居常服,靠在床头,手里拿着在渡口买来的仙家典籍,无声翻阅。

    汤静煣穿着白色贴身小衣,靠在左凌泉怀里,水润双眸闭着,睡得很香甜,小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了里面的一抹白皙和胭脂色肚兜,象征左家儿媳的翠绿吊坠若隐若现,一只手夹在里面取暖。

    轻柔鼻息吹拂在胳膊上,左凌泉时而低头瞄一眼;渡船上无事可做,练剑又施展不开,本该借着机会伺候媳妇,但上次三天和过年一样,紧接着又来,老祖那边不好打招呼,两人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左凌泉脸颊贴着静煣的发髻,单手翻着手里的《百花榜评鉴》,眼底稍显无趣。

    登船之前,随手买来一本,本想了解华钧洲的山上天骄,以便以后狭路相逢,可以提前应对。

    但这些仙家书楼出的东西,就和被桃桃珍藏的‘上官九龙·中洲卧龙·南荒剑子’画像一样,根本当不得真。

    书册上是华钧洲豪门的些许女修,记载的倒是详细,年方几百、身高性格等等,甚至还写着青睐什么样的少侠、和哪个仙子关系恶劣。

    但这些消息来源,都是道听途说,就比如位列其中的映阳仙宫‘露瑶仙子’,也就是出生玉瑶洲惊露台、外公是剑神、拜师映阳仙宫的超级仙二代仇大小姐。

    书上的描述,露瑶仙子是东洲豪门嫡女,自幼天赋冠绝九宗,把昔日昙花一现的‘小上官’按在地上摩擦,觉得九宗无一战之敌,才来华钧洲深造。

    这个说法完全是扯淡,灵烨称霸的时候,其他青魁只能争老二,事迹至今在九宗有据可查,这个‘露瑶仙子’明明是在灵烨被贬入凡间磨砺心性后,才得以侥幸上位。

    书上还说,露瑶仙子性格清冷寡淡、对俗世争斗没兴趣,只喜欢花鸟与剑,写得和真仙女一样。

    但姜怡在荒山的时候,与露瑶仙子有过一面之缘,姜怡的评价是——看起来有点傲,说我比灵烨丫头强多了,眼光倒是不错……

    嗯……怕姜怡发火,就不分析了。

    至于画册上的画像,左凌泉都能被画成‘俊美版司徒震撼’,这些仙家贵女,书楼哪里敢拿人家容貌挣钱,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的美人脸,能把常见衣服颜色画对都不容易。

    左凌泉一目十行扫过了独身仙子的页面,又看向仙家豪门的寡妇仙子。

    修行道寿命太长,之所以叫‘道侣’而非‘夫妻’,便是因为修行道想白头偕老、共葬一穴太难了,几乎九成都是一方还青春年少、另一方却白了头。

    加上修行道上的各种意外,修行道丧偶的高境修士,比从始至终单身的高境修士多是必然;其中有仇封情之类的男修,自然也有配偶寿终正寝后名花无主的女修。

    这些女修大半道行高深、家底雄厚、成熟懂事、会伺候人,在散修眼中,说实话比那些冰山似的年轻仙子还吃香。

    当然,散修也只能想想,毕竟这些都是过了红尘劫的仙家高人,不会像百来岁小丫头一样,吃花言巧语这套。

    左凌泉目前很知足,对这些仙家未亡人,没什么特别想法,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但正看的入神的时候,怀里的佳人,气息忽然凝了下。

    左凌泉以为媳妇醒了,忙把杂书合上,低头看去——靠在胸口酣睡的煣儿,睫毛微颤,浑身散发出些许气息波动。

    左凌泉心中莫名,想把放在团儿间取暖的右手拿出来,查探静煣体内的气息流转。

    但刚动一下,近在咫尺的女子,双眸就睁开了,眼底带着些许金色流光。

    四目相对……

    ?!

    左凌泉着实被惊了下,寻思着:睡着了也能过来?没道理啊……

    上官老祖感知到汤静煣睡着很放松,并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异样,才过来看看,但……

    上官老祖看到熟悉的俊美脸庞,发现脸颊贴着男人胸口,微微一愣,继而低头看向身前不适之处……

    左凌泉一手拿着闲书,一手被单手握不住的丰软夹着,想把手抽出来,又不太敢动,于是手就变成微微张合了一下。

    软~

    “嘤……”

    若有似无的轻嗯。

    上官老祖眉头明显皱了下,继而怒意出现在眼底!

    我去,我干了啥呀……

    左凌泉心里咯噔一下:“诶诶,前辈,我那什么……”把手小心翼翼拿了出来,做出投降的架势,眼神惶恐。

    上官老祖眼底的情绪只出现了一瞬,就恢复了不怒自威的肃穆。

    她脸颊离开左凌泉的胸口,身体坐起,抬手一缕,就扣上了小衣的布扣,目光望向左凌泉手中的书籍:

    “这么晚了,还在看书?”

    左凌泉靠在床头,静煣本来躺在里侧,此时坐起来,配上冷冰冰的表情,就好像媳妇惊醒,坐在旁边训他“还不睡觉?明白不上班啦”似的,感觉怪怪的……

    左凌泉见老祖什么都没说,他自然也做出了无事发生过的模样,把杂书收进袖子:

    “看些消息,了解这边的情况罢了,嗯……前辈怎么来了?”

    上官老祖套上了绣鞋,等站起时,柔美百褶裙已经自行穿在了身上,缓步走到打坐的蒲团跟前盘坐下来:

    “本尊不能过来?”

    “不是,就是有点意外。”

    “外面对于你的评价,你可听说了?”

    左凌泉起身套上了外袍,来到对面席地而坐:

    “听说过一些,传得乱七八糟,感觉并不影响接下来的行程。”

    说到这里,左凌泉望向老祖的双眸:

    “前辈觉得我在落剑山表现如何?”

    这话自然有邀功的意思,和对静煣说‘相公厉不厉害’差不多,但没有表现出特别意味,从语气来看,更像是晚辈询问长辈是否满意。

    上官老祖正常情况下,脸上看不出喜怒,此时自然也一样:

    “一般。”

    “额……啊?”

    “你这点战绩,放在山巅稀松平常,要是把袁啸山打趴下,本尊还能夸你一句,现在真不算什么。”

    左凌泉微微摊手:“啸山老祖不和我打,不是我不想打……”

    “你以为你打得过?”

    上官老祖可能是觉得太过严肃,又勾来了桌上的茶盘,放在二人之间,倒上了两杯:

    “想当年本尊初到玉瑶洲,遇上不长眼的修士找茬……就是铁簇府戒律长老一脉,他们的老祖南宫信,想和本尊抢山头,结果你可知道?”

    左凌泉接过递来的茶杯,笑道:

    “四世同堂跪着认错,如雷贯耳。”

    “哼。”

    上官老祖用杯盖轻挑着杯中茶叶:

    “当时本尊境界与你相当,手边没有仙兵,连挑四场全打跪下,名声传到今天依旧人尽皆知。而你在落剑山,最多传个百来年,就没人记得了。”

    左凌泉好奇道:“当时的南宫老祖,什么境界?”

    “一套直接打趴下,没注意。”

    “呃……”

    左凌泉不知该怎么吐槽——和他境界相当,没有神兵利器,一套直接打趴下的人,莫不是个八重老祖?这和啸山老祖能一样吗?

    上官老祖没有再提昔日荣光,红唇轻启抿了口茶水:

    “别以为有了点战绩,就沾沾自喜,其他高人的看法,也与本尊差不多。绝剑仙宗的黄潮老祖,瞧见了你出剑,给的评价是‘未入红尘以入圣,资胜天人却近妖’后面还有个‘尚可’,比本尊的评价略微高些。”

    “哦?”左凌泉坐直些许:“当代剑神评价的?听起来评价挺高……”

    上官老祖摇了摇头:“别自作多情,这是瞧不上你。”

    “嗯,是吗?”

    “未入红尘已入圣,是说你太嫩,年纪轻轻拥有超凡入圣的心境,却没有经历红尘劫数,意思和‘生而为仙’差不多。”

    上官老祖怕左凌泉听不懂,又解释道:

    “你现在心境无暇不假,但没经历过苦难。往后一帆风顺自然好,但一旦遇上生离死别、至亲反目、手足背叛等等,可能当场入魔。这是你和十仙君的差距,我们能走这么高,是因为这种事全扛过来了,哪怕你在本尊眼前暴毙,本尊也会坚守道心;但本尊在你面前身死道消,你扛不住。”

    “……”

    左凌泉觉得这个话题有点沉重,想了想:“我练剑,就是为了不遇上这种事情。”

    “本尊也是为了不遇上此类事情,才刻苦修炼,但真的很难。剩下一句‘资胜天人却近妖’,是说你资质好,但心术不正。”

    “嗯?”左凌泉对于这句话,自然不认可:“我心术不正?”

    上官老祖微微耸肩:“对于黄潮老祖来说罢了。你的剑意很锋锐,锐利到敢与所有人为敌,天敢压你,你能把天捅破,地敢缚你,你能把地打穿。”

    左凌泉确实是这么想的,点头道:“我虽然不怎么敬畏天地,但还是坚守正道……”

    “正邪是人的说法,天没有。你心性没问题,只是和正道不大切合。正道讲究全大义而舍小义,若是有必要,黄潮老祖能用全族尽死,换来九洲长存;而你估计是以九洲尽死,换来身边人长存,这对黄潮老祖来说,与妖魔无异。”

    “……”

    左凌泉思考了下,摇头否认:“我练剑,就是因为不想遇上这种纠结的先择题。如果遇上了却没法改变局面,那只能说我修炼还不够刻苦。”

    上官老祖微微点头:“黄潮老祖个人的看法罢了,只要本尊相信你能做到,那剑神也好、武神也罢,说的话都是废话,不用搭理。本尊过来,只是提醒你一句,黄潮老祖这么说你,大概率不会给你帮忙,你得费些脑筋了。”

    左凌泉眉头一皱,望向放在桌上的‘正妻’,询问道:

    “除开去洗剑池,就没其他人能淬炼体魄,把剑拔出来?”

    “洗剑池只是捷径,你道行够高,自然就能拔出来了。”

    上官老祖说完后,略微琢磨了下,又补了一句:

    “你骗女人不是有一手吗,那老头子有几个孙女外孙女,你……”

    ??

    左凌泉连忙抬手:“前辈,‘骗’这个字用得不大恰当,而且我岂会抱着目的去接近女子……”

    上官老祖淡淡哼了声,没有接话,双眸浮现微光,看起来是说完了正事,准备离开。

    左凌泉想和老祖再聊聊,但又没用挽留的理由,就来了句:

    “前辈下次过来的时候,可以提前打声招呼,不然……”

    眼睛瞄了下静煣鼓囊囊的胸脯,显然是在示意刚才捏团儿的事情。

    ?

    上官老祖动作一顿,眼底多了几分寒意!

    但略微沉默后,上官老祖并没有发火把左凌泉摁着打一顿,而是道:

    “好,下次过来前,先和汤静煣说一声……对了,你方才在看《百花谱》?这东西因为歪曲事实,贬低灵烨过往,在大燕王朝是禁书;你若是喜欢,本尊和灵烨打声招呼,让她通告缉妖司,把禁令撤去……”

    “嗯?!”

    左凌泉脸色骤变——这话要是被灵烨听到,还不得从万里之外杀过来把他弄死?

    “前辈且慢,我只是随手买来看看,心中也对上面不真实的记述嗤之以鼻……”

    “本尊瞧你看得挺入迷,身为男儿,有爱好大可直说,岂能迁就女子,不要紧的。”

    上官老祖双眸金光微闪,眼看就要走。

    左凌泉心中微急,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别别,前辈,你听我解释……”

    上官老祖也不在意,反正抓的不是她的身子,她平淡道:

    “你和本尊解释什么?你该和灵烨解释。”

    您煽风点火,我能和灵烨能解释清吗?

    左凌泉本来就对杂书写的东西嗤之以鼻,心里很是无辜,只能道:

    “我刚才说打招呼的事儿,真没胡思乱想,只是怕前辈过来,再尴尬。我对前辈绝无歹心……诶诶?”

    上官老祖半句没听,直接走了。

    左凌泉神色一僵,暗道:吾命休矣……

    汤静煣本来在睡觉,醒过来发现身体不听使唤差点吓死。此时拿回身体控制权,顿时恼火道:

    “这死婆娘,抽着空子就来了,我好不容易睡上一觉,她……”

    说话间,发现左凌泉神色五味杂陈,汤静煣还是疼相公的,又道:

    “你别信她瞎扯。她敢在咱们家后院挑事儿,我就把她被摸、被亲的事儿告诉灵烨,我看她怎么办。”

    ?

    那死的不还是相公我!

    左凌泉搂住静煣,无奈道:

    “好啦好啦,老祖开玩笑罢了,我又不是真喜欢这破书……”

    说到此处,左凌泉连忙把袖子里的害人精掏出来,丢去了窗外的云海……

    -----

    同一片天空下。

    清冷月光洒在小甲板上,幽幽琴曲从舱室里传出。

    姜怡趴在窗口往下眺望,随着画舫逐渐落向湖面,瞧见与故乡截然不同的风貌,发出了幽幽一声轻叹。

    前些天在雷霆崖,喝了那一碗不知名的茶水,茶的味道如何不记得了,回忆里只有那份凝聚心头徘徊不散的彷徨。

    仿徨来在于对未来的不可知,怕资质愚钝,被那负心汉甩到天涯海角;怕上官狐媚子资质太好,有朝一日后来居上,她成了跟在屁股后面跑的陪床丫鬟——虽然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但名义上自己终究是老大的……

    这份仿徨持续了很久,但最后还是走出来了,毕竟自己天赋也不差,差得再远只要够刻苦,总是能够追上的……

    姜怡暗暗给自己打气片刻,又回头看了舱室里一眼。

    船舱之中,清婉和冷竹,坐在美人榻上,手里端着茶杯,凝望着书桌上的水幕。

    水幕中的场景是一个枫叶湖,带着面纱的宫装美人,坐在湖畔奇石之上弹着琵琶,幽幽曲调空灵悦耳,仅看仪态便知晓是此道名家。

    而水幕旁边的书桌上,妆容华美的灵烨,怀里也抱着做工精美的琵琶,目不转睛盯着水幕,双手放在琵琶弦上,但始终不见弹上一下。

    自从离开雷霆崖后,几人就继续启程,按照路线拜访各家仙门;铁簇府和落剑山关系疏远,不在拜访目标之内,要去的第一家仙门,就是千秋乐府。

    姜怡过来的路上,对仙家势力已经有所了解,依照卷宗记载,千秋乐府在华钧洲地位不低,除开深厚的仙家底蕴外,最出名的地方是骚——文人骚客的骚。

    虽然宗门整体战力比不过绝剑崖等仙家巨头,但宗内名流雅士无数,声望很高。

    修行一道,战力是自保的基础,但只追求战力,就和妖兽没了区别,万千修士在修行的闲暇,也是有不少雅好的,比如看书、画画、下棋等等。

    千秋乐府把这一行玩得最花,虽然没十仙君坐镇,但宗门内大家云集,棋圣、琴圣、书画名家基本都出自其中,各种文武双全又貌美如花的仙子比比皆是。

    别家的仙子到了千秋乐府,天资再好道行再高,一对比之下,也和土财主家的千金,见到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似的,都不敢怎么搭话。

    上官灵烨放在修行道,绝对是顶流的仙家贵女,但自幼一心修行,琴棋书画之类的造诣,肯定高不了;跑到千秋乐府做客,万一碰上了切磋技艺的场合,她旁观却看不懂,铁簇府全是山野匹夫的名号可就做实了。

    此时灵烨抱着琵琶听大家弹曲,显然是在临阵磨枪,给接下来的行程做准备。

    不过,真要把音律一道琢磨透,不比修行简单多少,很吃天赋。

    姜怡等了半天,见上官灵烨抱着琵琶迟迟不动手,忍不住询问:

    “狐媚子,你真会弹?”

    上官灵烨只看谢秋桃弹过几次,琵琶都是在雷霆崖刚买的,半点不会,但气势上依旧成竹在胸:

    “嗯……正在学,就五根弦,有什么难的?”

    “呵。”姜怡目光稍显不屑,转过身来,示意外面:

    “都到地方了,现在学哪儿来得及,把琵琶收起来吧,让人家瞧见误会了,真让你展示一下,我们可丢不起这人。”

    不过两句话的功夫,小画舫已经落地,外面传来声音:

    “千秋乐府伯邺子。不知是东洲哪位道友来了风月城?未曾远迎,还请见谅。”

    上官灵烨听见声响,把琵琶收进了玲珑阁,起身走出了舱室。

    画舫停泊千里春潮湖的外围的‘迎君台’,是千秋乐府的宗门渡口之一,而远处的风月城,和攀云城一样,是大宗门附近的伴生城池,名字有点暧昧,但和风月场合没关系,取自春潮湖上游的仙家奇景‘河风秋月’。

    迎君台是宗门私有渡口,规模不算太大,但环境比外面的渡口清雅太多,看起来就像是一座临水庄园,湖面上停泊着几艘宗门接引贵客的游船,也不乏孤身的仙子、仙师,御器落在迎君台,递上拜帖。

    私人渡船不管放在哪里,都是豪门二世祖才会用的物件,华钧洲不算少,但此刻的迎君台外,确实只有一艘,引来了不少打量的目光。

    本来负责迎客的是千秋乐府门徒,但瞧见这么艘不知名的私人渡船落在门外后,弟子知道来的是贵客,就把刚回来的宗门执事伯邺子夫妇叫来了。

    上官灵烨走出舱室,瞧见站在湖案边的一对夫妇,露出几分笑意:

    “伯前辈,雅荷前辈,幸会。”

    伯邺子和雅荷,职责是在外面招揽合适的好苗子,去九宗拜访的次数不少,不过并没有见过上官灵烨。

    听见这位衣着华美的美艳仙子,叫出他们的名字,女修雅荷愣了下,略微回忆后,才疑惑道:

    “仙子是……”

    “上官灵烨,家师临渊尊主,二位想来听说过。”

    “……”

    湖畔的些许仙家名流,听见这自报家门,还稍微疑惑了下,毕竟‘临渊尊主’的尊号真不怎么出名,在华钧洲听过的并不多。

    但稍微一回想……

    妈耶,东洲女武神的弟子!

    湖畔上响起几道抽凉气的声音。

    本来还在暗中打量对方容貌,悄悄攀比的几位仙子,有点‘花容失色’的意味,连忙把目光转向了别处。

    伯邺子夫妇也惊了下,不过两人常年在外走动,没见过十仙君,弟子还是见过一些,并未露出惶恐之色。

    雅荷想起了这位曾经在东洲很有名气的‘小上官’,知道对方是铁簇府的继承人,上前欠身一礼:

    “原来是上官仙子,失敬。师兄,快去请府主过来……”

    上官灵烨轻点脚尖落在湖畔,含笑道:

    “只是私下过来拜访,雅荷前辈不必兴师动众。”

    “唉,当不起前辈,上官仙子叫我雅荷即可,快请进吧,未曾准备,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

    姜怡和吴清婉,此次跟着出来的身份,是给少主打下手的贴身秘书,此时自然默默跟在了后面……

    ————

    状态不怎么好,过渡两章or2

    推荐一本老作者新书《开局继承二百年国运》,仙道与武道并行的世界,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地主突然继承庞大国运,时来运转的故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