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七章 看来为师来的不是时候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七章看来为师来的不是时候山巅之上,白玉宫阁安静悬浮,五色锁链从宫阁檐角垂入云海,如同垂钓的鱼线,牵引着四海八荒的天地灵气。

    往年这座无人敢涉足的玉堂宫内,只会有一个孤独的人族守望者,在山巅看着春去秋来、日起日落。

    但随着某个男人的出现,常年孤坐的金裙女子,最近越来越活跃了,连同这座白玉宫,都多了几分人气。

    月色之下,晶莹剔透的宫阁整体都散发着柔和微光,两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在主殿中心巨大的莲花台上盘坐。

    姜怡和冷竹本来在神火洞天潜修,上官老祖代为照应,但最近外洲起了战时,有诸多调度需要上官老祖拍板;上官老祖不可能一直待在荒山,把两个小姑娘扔下不合适,便把她们带来了自己的修行之所。

    白玉宫是以胤恒山为根基,打造的顶级修行洞府,内部五脏俱全,不单只是个大殿,里面也有卧室、炼丹室、储藏室等建筑,只不过上官老祖基本不用罢了。

    姜怡和冷竹占用了莲花台,上官老祖自然不会站在旁边施加压力,独自待在白玉宫后方的观星台上,感知玉瑶洲的风水走向。

    所谓风水走向,就是天地灵气流转的动向,只要某地出现异常,必然带起异样的灵气波动,这是山巅修士监察辖境的一种方式。

    能引起一方尊主注意的异动,几年也遇不上一次,这个活儿很枯燥,但几千年下来,上官老祖早已经习惯了。

    家里忽然来了两个外人,小母龙要维持仙兵的神秘感,不好再跑出来撒欢儿,此时也悬浮在跟前。

    不过小母龙的破嘴并未闭上,好奇问道:

    记住m.42zw.cc

    “堂堂,你婆娘最近没烦你了?”

    提起这个,上官老祖心里面还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自从和汤静煣达成约定后,上官老祖清静了许多,再也不用担心在山巅道友面前摆出气势的时候,忽然“嗯~”上一下,丢了九盟至尊的面子。

    但清静也有限度,汤静煣没有再搞大的,亲亲摸摸却免不了,基本上按时按点,到晚上就开始了。

    好在这点冲击,上官老祖完全压得住,既然避免不了,就全当成无聊之时放松身心了——其实只要跨过了心里上的槛,这异样感觉好像也没什么不适……

    不过,人的贪欲无穷无尽,一次试探没有制止,就会把其当成安全范围,继续进一步试探,直至越过底线为止。

    就比如今天,上官老祖前几次没说汤静煣,今天感觉明显有点过火了,虽然并未产生肢体触碰,但心里却和火烧一样,憋得慌,也不知道再搞些什么东西。

    上官老祖难以静心,便睁开了双眸,把小母龙一巴掌拍入了云海,心中开口道:

    “汤静煣。”

    “嗯?哦……婆娘,怎么啦?”

    “你说怎么了”

    “我没乱来哈,我什么都没做,老老实实的,这你也要管啊?”

    “说好了提前打招呼……”

    “我又没做什么,和你打什么招呼?”

    上官老祖眼底显出些许不悦——汤静煣非但没有适可而止,甚至心里还冒出好刺激的感觉,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上官老祖见此,也不再多说,闭上双眸,顺着神魂连接,不费吹灰之力的夺取了汤静煣对身体的掌控权。

    眼前景色瞬变,等视野再次恢复,已经来到了远在北疆的那座山庄里。

    上官老祖做出冷漠之色,望向眼前,却发现自己身在里侧,侧躺在枕头上,身上裹着厚被褥,轻轻咬着手指。

    ?

    咫尺之遥的眼前,自幼看着长大的灵烨,腰背挺直的坐着,墨黑长发散开披在背上,额头挂着汗珠,身上穿着镂空质地的黑色花间鲤,白皙的圆满若隐若现,往下则是线条完美的腰臀,腿上也穿着黑丝裤袜,不过裤袜中间是破的,能看到……

    ?!

    起伏的动作尚未停止,胖头鱼犹在晃动。

    而更近的眼前,面容俊朗的男子,呼吸已经停滞,眼睛瞪的和铜灵似的,正望着她,用手轻拍灵烨的腰,急声提醒:

    “宝儿,灵烨……”

    “嗯?”

    柔媚万千的富婆宝宝,还有点茫然,本以为是让她换个招式,正想起身,哪想到转眼就发现,旁边的‘静煣妹子’,正瞪着一双杏眸……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上官灵烨从静煣表情上,发觉观战的人换人了,如遭雷击的愣在了原地。

    “……”

    “……”

    上官灵烨呆了片刻,又猛地趴了下来,把被子拉起来盖在身上,脸红的似是要滴出血,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干脆把脑袋也蒙住了。

    上官老祖毕竟是老祖,几千年阅历培养出了来的城府不是摆设,这种情况下,都硬没露出异样神色,只是愣了下,就恢复了平静,松开了咬着的手指:

    “看来为师来的不是时候。”

    左凌泉胆子大破天,也不可能回一句“来的正是时候”,他被灵烨压着,尴尬道:

    “嗯……上官前辈,你怎么忽然来了?”

    上官老祖掀开被子,想要起身,但被子一撩开,就发现自己穿的和徒弟差不多,该看见不该看见的都能看见,又迅速把被子盖上了:

    “听说你们为燕家庄的事儿发愁,本尊闲来无事,过来看看情况。”

    “哦,是吗……”

    上官灵烨心跳如擂鼓,强压着心里的百种情绪,偷偷探头,面红如血:

    “师尊,此……此等小事儿,我能处理,那需要您出手,您……您……”

    上官老祖一息时间都不想多留,微微颔首:

    “能处理就好,为师就不操心了。”

    说着就想离开。

    但上官灵烨稍微清醒了些,又觉得方才的话有点托大,抬手把师尊按住:

    “等等,那个……徒儿目前毫无头绪,师尊可有什么见解?”

    从被子下面伸手,也不只知按的哪里,入手一片柔腻,上官老祖身体还颤了下。

    上官灵烨触电似的把手缩了回去。

    上官老祖根本没关系燕家庄的小事儿,哪儿来的见解,她往后缩了缩,开口道:

    “上古时期,北疆百姓曾被玄龟赐下福源,不少人血脉中含有玄龟之力,致使北方仙家还辉煌过一段时间;不过时过境迁,当初赐下的福源稀释殆尽,如今已经找不到好苗子了……”

    上官灵烨想趁着师尊说话的时候抽身而出,但刚一动,就发现师尊移开了眼神,必然有所察觉,就不敢动了。她强自镇定,做出无事发生的模样,询问道:

    “师尊的意思,是这个疯病,和北地百姓的血脉传承有关?”

    “为师只是从谢秋桃出现异样推测罢了。谢秋桃是玄武台谢家的后人,体内怀有玄武血脉,而北地玄龟和玄武一脉相承,如果疯病针对的是身怀玄龟血脉的后人,波及到谢秋桃不无可能。当然,这些也只是猜测,为师也不是全知全能的圣人。”

    “哦……”

    上官灵烨微微颔首,还想问问师尊,怎么查看凡人是否身怀血脉之力。

    上官老祖看起来心如止水,但和徒弟躺在一个被窝里,还感同身受,能体会到身边男子的每一处细微变化,心里岂能没点波澜。她见灵烨还想追问,开口道:

    “要不起来说吧,为师陪你出去看看。”

    上官灵烨哪里起得来,她紧紧匐在左凌泉身前,拉着被角,轻声道:

    “不用了,我……徒儿自己看吧,这些事得亲力亲为,不能老麻烦师尊。”

    左凌泉憋的够呛,又刺激又紧张,都快憋不住了,此时也强颜欢笑道:

    “前辈慢走。”

    上官老祖是想走,但听见左凌泉说话,心里又起了点波澜,她转眼望向左凌泉,眼神不悦:

    “修行中人要克制欲念,平时也罢,现在身处是非之地,你还在这里寻欢作乐,如果突发异样,你准备光着去降妖?”

    左凌泉摇头:“我没想寻欢作乐,不过刚才聊事情,聊着聊着,灵烨就说要收拾我,然后……”

    咚——

    “咳咳——”

    上官灵烨眼神儿似是要吃人,一小拳拳锤在左凌泉胸口,差点把左凌泉锤吐血。

    左凌泉连忙改口:“然后我就问为什么,灵烨说我不好好修炼,我就提议阴阳双修,灵烨死活不答应,但架不住我软硬兼施……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上官灵烨实在不敢坏了师尊心中‘乖乖女’的形象,接话道:

    “是啊,我不进来,他……他非拖着我进来,说躺着聊天,聊没两句,就……就言而无信……”

    上官老祖暗暗翻了个白眼,没心思听这些闺房之事的细节:

    “好啦,夫妻之间,这种事没什么可避讳的,只要注意场合就好,为师先走了。”

    说完之后,眼中金光浮现,表情也迅速恢复柔和。

    左凌泉暗暗松了口气,上官灵烨却不敢大意,依旧绷着心弦,不敢动弹。

    汤静煣拿回身体的控制权,本想碎碎念几句,但瞧见灵烨在,还是算了,只是轻声道:

    “你师尊真是神出鬼没,说来就来了,嗯……现在已经走了,你们继续。”

    上官灵烨都恨不得一头撞死,还怎么继续?缓了许久,才压下心底的各种情绪后,但又生出了狐疑。

    “静煣,师尊以前也会在这时候过来?”

    “老祖有事就过来,不会挑时候,别多想。”

    “我没多想。但你要是和左凌泉……师尊过来,岂不是……”

    “我和小左清清白白,还没那什么呢。”

    “倒也是……但你们亲过呀!”

    “灵烨,你说话,你师尊可能听的见。”

    “!!”

    ……

    ------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燕家庄内的人手陆续出发,继续寻找起疯病的蛛丝马迹。

    客院之中,已经和白雪融为一体的团子,抖了抖身上厚厚的积雪,眼睛里带着几分生无可恋。

    而抱着着团子的左凌泉,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巡视,眼神也差不多。

    昨晚上不知那辈子修来的服气,和上官师徒俩大被同眠了一次。

    老祖一走,灵烨自然就不可能再继续了,把受到的惊吓全发泄在了男人身上,回画舫前差点把左凌泉挠死,看情况这辈子都不敢和静煣组队了。

    左凌泉感觉把老祖惹毛了,也不敢在被窝里躺着,大半夜爬起来巡逻,到现在回想起昨天的场景,还感觉心惊肉跳。

    眼见天亮了,左凌泉敲了敲窗户,叫静煣起床,然后来到对面的房间外,招呼谢秋桃准备出发。

    谢秋桃昨晚之后就没休息,但猜到上官灵烨跑到左凌泉屋里做什么了,所以关着门装死,等到叫她了,才从屋里走出来。

    因为梦境被上官灵烨发现,谢秋桃此时还有点不好意思,出门后连招呼都没打,只说了句:

    “我在外面等你们。”

    就接过团子,低头小跑了出去。

    左凌泉自是不好提春梦的事儿,等静煣出来后,就一起走出了客院。

    按照老祖的提示,左凌泉本意是去看望疯掉的燕家族人,想办法查验是否怀有血脉之力。

    但血脉之力这东西,说白了就是家族遗传的天赋,天赋强的话很容易看出,就比如谢秋桃这种,家里人都皮实抗揍力气又大;弱的话就没边了,而且不一定都是正面的。

    家族遗传的秃头、六指、卷发,往深了说都是与众不同的天赋,起源在哪里根本没法查,这还是外表能看见的,藏在内里的更是查都没法查。

    左凌泉折腾了一上午,连自己的玄冥剑都拿出来试了试,没有任何反馈,不免陷入了困局。

    不过左凌泉这边没进展,燕家庄的其他人倒是有了发现。

    左凌泉正在院子里检查疯魔病人的时候,庄子内忽而响起了喧哗声:

    “河边,快过去……”

    “怎么了?”

    “不知道……”

    左凌泉闻声看向西边,能感觉到那边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徘徊,摸不清是什么东西。

    谢秋桃提着琵琶来到了屋顶上,开口道:

    “好像是妖气。”

    左凌泉见此没有耽搁,提着剑跃上房顶,赶往西边查看情况;燕家庄内几位有点道行的仙师,也闻风而动,冲出了庄子。

    但西边冒出的妖气,来得快去的更快。

    左凌泉刚刚冲出燕家庄,就发现浊河那边的气息随风而散,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在雪地上飞驰,按照方才气息出现的方位,摸到了浊河沿岸。

    郊野上寻找蛛丝马迹的人手,此时大半都在沿着浊河往上游走。

    左凌泉搜索不过片刻,就在浊河沿岸的一座山岭下,发现了一座农舍,能听到里面传出惊慌失措的吼声:

    “有妖怪!就在这里,刚刚就在这里……”

    农舍里面已经有了三人,两个人是没啥道行的江湖风水先生,面无血色瘫坐在地上,指着已经倒塌的农舍。

    另一人,则是道行最高的云豹道人,此时手掐法决脸色戒备,仔细观察着周边。

    左凌泉提着佩剑来到几人附近,可见整个农舍的地面被什么东西冲开了,露出了原本位于地下的地窖。

    地窖的泥土间露出很多根须,从走向来看,源头是农舍边缘的瓜架,往地底蔓延了多深不得而知。

    谢秋桃来到跟前,询问坐在地上的两个小修士:

    “是什么妖物?”

    旁边的云豹道人,见左凌泉等人过来,走到了近前:

    “从痕迹和气味来看,是修炼成妖的飞禽,地窖是其藏身的巢穴,五行亲水、木,大概率受过伤,才会躲在这里,用藤蔓汲取天地灵气。”

    谢秋桃顺着指引,来到瓜架下,略一打量:

    “葫芦藤?怪不得……”

    左凌泉听着倒是觉得古怪:

    “既然是飞禽,怎么会让疯魔之人看到葫芦?”

    云豹道人摇了摇头:“这谁知道,可能是妖物会的神通与此相关吧。”

    几人简短交流两句,燕三戒已经带着族人和一众仙师跑了过来。

    燕三戒听闻真有妖魔,心里反而以高兴居多,毕竟病根找到了。他快步跑到跟前,询问道:

    “云道长,妖物可除掉了?”

    云豹道人面带忧色,指向远处的阳城:

    “来晚一步,妖物藏身之地被发现,已经逃遁,快去和知州大人通报一声,让其安排人手搜查阳城内外,一旦有异样,速速告知我等。”

    “好,燕某这就去。”

    燕三戒不敢耽搁,连忙带人往阳城跑去。

    左凌泉听见这安排,觉得哪里不对,抬手道:

    “等等,妖物既然见人直接逃遁,必然怕人,岂会往人多的阳城跑,应该往山里追才对。”

    燕三戒不是山上人,但阅历和判断力都不差,一听这话,觉得是不对,他顿住脚步,看向云豹道人:

    “云道长?”

    云豹道人脸上不见异色,轻挥拂尘指向浊河下游的阳城:

    “妖物能使人疯魔,必然会此类神通,阳城人口密集,它很逃可能到那里,祸乱百姓掩护自身;先管活人要紧,本道即便猜错了,让妖物暂时逃遁,也好过找反方向,让一城百姓遭了祸事。”

    这个理由听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左凌泉虽然心有疑虑,但妖物已经现身是事实。

    妖物一旦被逼急了凶性大发,闹出屠城的祸事也不稀奇,此时有再多疑虑,也得先确定阳城安危才能细说。

    因此左凌泉没有再多说什么,和谢秋桃一起追向了阳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