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六章 谢秋桃的梦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六章谢秋桃的梦左凌泉惊魂未定,抱着谢秋桃用力摇晃了几下,见她眼神比自己还无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秋桃双脚离地,胳膊被勒得抬不起来,本就不算宏伟的胸脯,更是快挤进了左凌泉身体里,能感觉到男子胸膛的肌肉轮廓。哪怕屋里黑灯瞎火,也能瞧见那张小脸儿越来越红。

    “我……我刚才怎么啦?”

    “我哪儿知道,我还想问你……”

    ……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问答,自然惊动了对门的汤静煣。

    汤静煣从门口探进来上半身,瞧见两人抱一起,欲言又止;团子也从门槛角角探头:

    “叽?”

    谢秋桃听见响动,脸蛋儿愈发窘迫,又晃了两下小腿:

    “左公子,要不先放我下来吧。”

    左凌泉怕谢秋桃再次暴起,哪敢直接放手,和抱小丫头似的,先把她抱到了外屋,远离铁琵琶,才松开胳膊,面色谨慎,让静煣别靠近。

    记住m.42zw.cc

    谢秋桃无辜又无奈,等落地之后,连忙退开一步,揉了揉被抱疼的肩膀:

    “我现在清醒着,刚才……刚才我打左公子了?”

    “什么叫打,你那模样,直接是想弄死我……”

    左凌泉确定谢秋桃神色正常后,心中戒备才稍稍放下,把方才进门所见的情况说了一遍。

    汤静煣听完左凌泉惊险万分的讲述,自然后怕,转眼望向阴森森的燕家庄,轻声道:

    “谢姑娘不会是中邪了吧?这地方看着不怎么干净,咱们别忙没帮上,自己还中招了。”

    左凌泉摇了摇头,觉得不像。中邪或者鬼上身,正常只会出现在体弱气虚的人身上,体格健硕或者心智坚韧的寻常人,孤魂野鬼都不敢招惹,更不用说只有内外兼修的修行中人了。

    谢秋桃刚才的模样,左凌泉感觉像是遇到危险,睡梦中惊醒,本能反击。

    但修行中人只会在闭关的时候把神识全封闭,睡觉的时候,是可以知晓周边情况的;谢秋桃都睁眼出手了,还没回神,明显不正常。

    左凌泉想了想,来到跟前,握着谢秋桃白皙的手腕,以真气探查她体内的情况。

    两人都五行亲水,左凌泉进入谢秋桃的身体,毫无阻碍,无比柔滑。

    谢秋桃对此并未抵触,抬手让左凌泉检查身体,蹙眉回想道:

    “我怎么可能中邪……我刚才喝了点酒,然后就晕乎乎睡着了,好像做了噩梦,惊醒过来,就发现被你抱着摇来摇去……”

    左凌泉蹙眉道:“噩梦?做什么噩梦?”

    谢秋桃很是不好意思,瞄了左凌泉一眼:

    “就是胡思乱想,嗯……我躺床上,本来在想葫芦的事儿,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好像看到左公子变成了葫芦精,用葫芦藤把我绑着,那什么……”

    谢秋桃声音越来越小。

    ??

    左凌泉满眼难以置信:“然后你醒过来就直接打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你心里面,我是那种会见色起意的人?”

    汤静煣插话道:“是啊,小左为人可没毛病,虽然有点好色,但从来都是取之有道,可不会对姑娘来硬的。”

    左凌泉:“……?”

    谢秋桃颇为不好意思:“我晓得左公子的为人,梦都是反的嘛,我心里没那么想。”

    左凌泉摇了摇头,没把重点放在这种事情上,把谢秋桃身体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任何问题,松开谢秋桃的胳膊:

    “你刚才的反应确实吓人,以前出现过没有?”

    “我往年都是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可能睡死,跟着左公子到处跑后,有上官姐姐照应着,才敢放下戒备,嗯……睡着过几次,但睡着后什么样,我也不清楚……”

    左凌泉觉得一个修士睡这么死,实在反常,但当下确实看不出其他异样,只能道:

    “在外面走动,休息的时候还是注意些,刚才还好过来的是我,要是静煣……她一巴掌你就没了。”

    “哦……”

    谢秋桃弱弱点头。

    方才的剧烈灵气波动,很难遮掩,燕家庄的凡夫俗子并未察觉,但还是有不少底子不错的散修感知到了。

    三人交谈不过两句,就听到远处传来走动的声音,估计是有修士过来查看情况。

    左凌泉叹了口气,本想出门随便找个符箓炸了的理由,和燕家庄的修士解释一句,但转身的时候,目光扫过圆桌上的酒壶,脚步又是一顿。

    人能出毛病,最常见的情况就是‘病从口入’,哪怕在修行道,修士出现异常,也多是因为吃错了天材地宝。

    谢秋桃既然不是被邪气附体,能睡这么死,问题很可能出在吃的东西上。

    念及此处,左凌泉拿起空酒壶,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酒是燕家送过来的,俗世陈酿,并无特别之处,和他刚才喝的一模一样;他和静煣都没感觉到异样,问题想来不是出在酒上。

    左凌泉见此,又把酒壶放了下来,走出了门。

    “呼……”

    房门关上后,谢秋桃长长松了口气。

    回想起刚才被抱着晃来晃去的模样,谢秋桃作为一个姑娘家,脸上自然火辣辣。

    她揉了揉勒得发麻的胳膊和胸脯,缓了片刻,才弯身捡起地上装死的小龙龟,蹙眉道:

    “又逃跑,刚才是不是你在作妖?嗯?”

    龙龟是不通人言,不然非得在乌龟壳里“叽?”一声……

    ———

    圆月与星光之下,小画舫安静悬浮在云海间。

    昏黄灯火透出窗口,身着单裙的上官灵烨,靠在雕花软榻上,手里拿着书卷研读。

    碧眼白猫趴在地毯上,面前摆着一堆神仙钱,每隔不久,就会叼起一枚,抛入后面的舱室,补充消耗掉的灵气。

    下方出现波动后,左凌泉的消息也随之传来:

    “灵烨,刚才谢姑娘做了噩梦……”

    上官灵烨安静聆听完,觉得事有蹊跷,但也听不出头绪,便起身走出了画舫,往云海间跳了下去。

    云层分割天地,上方是星空明月,下方则是万里飞雪。

    上官灵烨没有惊动旁人,从天而降,无声无息落入燕家庄的西宅客院。

    左凌泉已经回了屋,正小声和汤静煣聊着闹鬼的事情,还能听到团子“叽叽~”的接茬。

    上官灵烨谨记师尊‘不能放纵情欲’的教诲,暂时忍住了进屋叙旧的想法,转身来到了对门的房间。

    经过刚才的插曲,谢秋桃肯定没了睡意,此时一个人趴在圆桌上,下巴枕着胳膊,望着桌子上的小龙龟,也不知在想什么东西,脸蛋儿发红,稍显出神。

    “秋桃?”

    “诶?上官姐姐……”

    谢秋桃闻声才发觉上官灵烨来了,她连忙起身,表情稍显惭愧:

    “我就是睡太死了,没啥问题,左公子怎么把你也叫来了。”

    上官灵烨心思缜密,相信眼见为实,不亲自查看下,不会放心。她关上了门,走向里屋,挑起珠帘:

    “我给你看看。修士做噩梦,说明心湖不稳,正常情况当时就惊醒了,不会深陷其中,你可不能大意。”

    “哦。”谢秋桃勾了勾耳畔的头发,小碎步跟了上去,在里屋的床榻边坐下,询问道:“上官姐姐准备怎么看?”

    上官灵烨在床头侧坐,把谢秋桃搬倒,让她枕在自己很有肉感的大腿上,纤长手指按着谢秋桃的太阳穴:

    “你放松心神,我看看你做的什么梦。”

    窥探他人梦境,不用想都知道是神魂之术的范畴。

    神魂之术只有玉阶修士才能驾驭,上官灵烨距离玉阶还有一步之遥,尚不能完全掌握,但这种小术法,对象配合的话,还是可以勉强施展。

    不过,谢秋桃听见话语后,并没有配合的意思,表情古怪,想要起身:

    “啊?这种大神通,上官姐姐怕是不熟练,要不……要不算了吧……”

    上官灵烨乃当年的九宗第一青魁,说她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她本事不行。她把谢秋桃按回腿上,平静道:

    “放松即可,我自有分寸。”

    谢秋桃双手叠在肚子上,眼神很纠结,嗫嚅嘴唇想说什么,但又不太好开口,实在找不到借口拒绝,只能慢吞吞闭上了眼睛,等着上官灵烨做法。

    上官灵烨闭上双眸,尝试让神识进入谢秋桃的心湖,以旁观者的姿态游移,同时引导谢秋桃重现刚才做梦时的境遇——说简单点就是催眠。

    神魂是人存在的根本,本能便带有极强的排异性,哪怕人本身自愿,想要窥探人心中所想也不容易。

    上官灵烨尝试了数次,等到谢秋桃彻底放松,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才大略‘看到’了谢秋桃目前的处境。

    梦境从来都弄不清从哪里开始,也没有逻辑可言,上官灵烨看到之时,已经走在了一片冰天雪地里,周边的景色也光怪陆离、时断时续,唯一能看清的东西,是身侧的男子。

    男子太熟悉,带着阳光的笑容,正说着话,但话语毫无逻辑,偶尔冒出‘葫芦、燕家、发疯’等词汇,说明谢秋桃心里想着这些事情。

    上官灵烨觉得梦境很正常,并无特别之处,但很快,就发现画面一转,冰天雪地变成了月黑风高,旁边熟悉的男子,笑容也变得很色很邪魅。

    上官灵烨明显感觉到了谢秋桃错愕的情绪,但又有点……有点期待?

    什么鬼……

    上官灵烨同样错愕,眼睁睁看着左凌泉扑过来,手口并用,谢秋桃无力抵抗,喊着“不要不要”,衣服却自行滑落,被左凌泉一通乱亲,身体还起了反应……

    ??

    这能叫噩梦?

    上官灵烨的视角,就是当前的谢秋桃,感同身受之下,心中一言难尽。

    谢秋桃明显没经历过男女之欢,能梦见,但只是自我幻想,永远到不了最后一步,一直在被按着揉的场景中重复。

    上官灵烨可没兴趣窥探人小姑娘的春梦,自己也不太好受,本想就此收手,去收拾左凌泉一顿给谢秋桃出气。

    但很快她就发现,作恶的左凌泉,身形开始变化——背后忽然窜出无数葫芦藤,腰间也多了个酒葫芦,塞子打开了,似乎带着一股巨大的吸扯力。

    而谢秋桃的情绪,也同一时间从羞愤欲绝,变成了戒备和敌视,不知怎么就来到了很远的地方,和左凌泉拉开了距离。

    心理的变化,使得左凌泉的面貌也开始扭曲,变得陌生而危险,无数藤蔓拔地而起,从四面八方涌来。

    也是在此时,谢秋桃心湖剧烈震颤,连带着身体都挣扎起来,呈现出左凌泉进门所见的那副模样。

    上官灵烨不敢再继续,迅速睁开双眸,唤醒了谢秋桃。

    谢秋桃从梦中惊醒,一头翻了起来,想去拿身旁的琵琶,好在上官灵烨有所提防,把她给控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谢秋桃躺在床榻上,过了不到一息的时间,便彻底清醒过来,眼底的戒备变成了茫然,然后又脸色涨红,看向上方的上官灵烨,第一句话竟然是:

    “我刚才梦不是这么做的,被左公子按着亲,我马上就躲开了,才没有被摸那么久……是不是上官姐姐你心中所想的东西,带入到我梦里面了?”

    我呸,不知羞的死丫头……

    上官灵烨都不想搭理这话,她检查了下谢秋桃的身体状况,未见异样,又询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结?就是和葫芦、藤蔓有关的,很重视或者惧怕那种?”

    谢秋桃的父母遇上强敌,生死不知,自然有心结,但这些和葫芦无关,她思索了下,摇头道:

    “没有。我感觉是这次处理燕家的事儿,老想着葫芦,又不知从何入手,才做那样的梦。”

    上官灵烨觉得有可能,但她常年坐镇缉妖司,妖魔作乱的事情见得太多了,凡事从来都是往坏处想,而不是找一个暂时能解释的借口。

    所以她斟酌了下,还是叮嘱道道:

    “如果彩衣国的疯病全部同源,那你看到了葫芦,出现梦中失神的状态,很有可能也沾染上了,可能性再小也不能忽视;这几天要密切注意,有任何异常的感觉,立即和我说,不要怕麻烦我们,真出了岔子,麻烦更多。”

    谢秋桃吃穿住都和几人在一起,觉得中招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点头:“知道啦。”

    上官灵烨叮嘱了片刻后,起身在谢秋桃的房间里布下了些预警的符箓,然后走出屋子,来到了对面。

    对门的厢房里,两人都没睡下。

    团子察觉到上官灵烨下来,左凌泉自然也就知晓了,此时正在屋里来回踱步等待。

    上官灵烨推门进来,尚未把门关上,左凌泉就询问道:

    “怎么样?有问题没?”

    “问题大了。”

    “啊?!”

    左凌泉和刚起身的汤静煣,脸色都是一变。

    上官灵烨关上门,下意识想插门栓,不过想起自己不是来送温暖的,又收回了手。

    她缓步走到茶案旁,轻抚臀儿后的裙摆坐下,左腿架在右腿上,露出了小腿上的网袜,摆出了一个很贵妇的姿势,眼神审视着左凌泉:

    “说,你私下里对谢姑娘做了什么?连本宫都瞒着,藏的挺深呀。”

    “嗯?”

    左凌泉不明所以。

    汤静煣瞧见这兴师问罪的架势,就知道没啥事儿,她松了口气,来到茶案另一侧坐下,好奇询问:

    “小左做什么啦?”

    左凌泉点了点头:“对啊,我做什么了?”

    上官灵烨想起方才所见,便觉得身上痒痒,她端起茶杯道:

    “方才谢姑娘,梦见你按着她欺辱,衣服都扒光了,骑在腰上乱揉那种。你要是没在她面前流露出色心,她岂会心怀戒备,做这种梦?”

    这能怪我?

    左凌泉拿起茶壶,给两个媳妇倒了杯茶,无奈道:

    “谢姑娘做梦,和我有什么关系?真要说来,她做这种梦,应该是对我有非分之想才对。”

    上官灵烨晃荡着鞋尖儿,看向左凌泉:

    “看来你不傻嘛。”

    “嗯?”

    汤静煣对这种事儿很热衷,点头道:

    “对啊。谢姑娘要是心里没点意思,怎么会做那种梦,她难不成心里面对小左……”

    左凌泉连忙摆手:“嘘!别乱说这种话,人家一个姑娘家,跟着我们到处跑,本就容易让人误会,你们再瞎猜,不是辱人清白吗。”

    汤静煣想想也是,抿嘴笑了下,没有再多说;上官灵烨自然也不提了。

    屋子里稍微安静了下。

    汤静煣看了眼旁边喝茶的上官灵烨,本想问问灵烨还有什么事儿要说,不过转念一想——大晚上跑屋里来,还能有什么事儿?

    于是汤静煣就搓了搓小手,开口道:

    “这地方也没个炉子,有点冷,要不去你们去里屋说吧,我去看望下谢姑娘。”

    上官灵烨喝茶的动作一顿,见汤静煣善解人意地给她腾床位,她自然不好意思,收起了二郎腿:

    “嗯……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下来看看,该回去了,有什么事及时通知我。”

    左凌泉瞧见两人莫名其妙开始谦让,摇了摇头,把准备出门的静煣拦了回来,又拉着准备走的灵烨;

    “说正事儿,别胡思乱想。这事儿很麻烦,得好好商量一下,你阅历最深,不在跟前,我和静煣也商量不出什么。”

    若只是商量事儿,上官灵烨自然不会走,但左凌泉说话的同时,就拉着她们俩往里屋走,就这模样,是准备商量房事儿?

    “左凌泉!你又开始放肆了是吧?”

    “别误会,静煣不是说冷吗,里屋暖和些。”

    “她半步玉阶。”

    “……”

    汤静煣说话从来向着左凌泉,含笑接话道:

    “道行再高,也不能故意在冰天雪地冻着消耗灵气,那烧到可都是神仙钱。进里屋躺着聊吧,小左可老实了,又不会乱来。”

    “他老实?”

    上官灵烨吃过几次亏,半点不信这哄姑娘上炕的鬼话,但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未曾停下。

    珠帘掀开,里屋的床榻上,被褥已经铺好了;团子被汤静煣叮嘱老实睡觉,不敢乱动,此时才在被子里拱来拱去,探出头来,用翅膀拍了拍枕头:

    “叽~”

    “叽什么叽,出去放哨,你毛这么多,还怕冷?”

    “叽?!”

    团子如遭雷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