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五章 吾好梦中锤人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五章吾好梦中锤人燕歌在前面带路,来到一处院子外,尚未进屋,就闻到了一股药味。

    年迈的老丫鬟,正在清扫过道的积雪,瞧见几人过来,开口道:

    “少爷。”

    “娘还好吗?”

    “唉……”

    老丫鬟摇了摇头,没有言语,让开了道路。

    院子里生着火炉,正熬着药,睡房的门关着,门上上了锁。

    燕歌很孝顺,走到这里,脸上就没了笑容,只剩下忧色。他轻手轻脚拿起外面的钥匙,打开铜锁,仔细瞄了眼,确定娘亲睡着了后,才做了个嘘的手势,让几人进来。

    左凌泉和谢秋桃一起进屋,探头看了眼——床榻上盖着厚厚的被褥,被褥上捆着绳索,里面躺着一个已经有了白发的妇人。

    妇人的年纪,和左凌泉娘亲差不多,骨相还算周正,但面黄肌瘦看不到半点血色,头发散乱,气息孱弱,看起来和重病卧床的人区别不大。

    汤静煣皱起眉儿,正想问问燕歌他娘病情如何,但不知是不是门打开,的冷气进屋,惊醒了妇人;她还没开口,就听见一声:

    首发

    “啊——”

    凄厉尖叫近乎刺耳。

    躺在床上的妇人猛然睁开双眼,眼神凶戾,在床榻上疯狂挣扎,连绑缚的麻绳,都发出了‘咯咯’的声响。

    忽如其来的凄厉景象,把汤静煣脸都吓白了,左凌泉也握紧佩剑往后退出了半步。

    燕歌脸色大变,急忙开口:

    “娘,娘!是我,是我……”

    床榻上的妇人根本听不进人言,眼睛里满是血丝,望着燕歌都视若仇寇,发出含糊不清的吼叫声。

    燕歌又急又心疼,别无他法,只能招手让几人快出去,但就在此时,房间里忽然响起:

    “铛铛~”

    爆脆的琵琶调子,似乎含着某种力量,声音不大,却震得人胸口发闷。

    左凌泉偏头看去,谢秋桃怀里抱着铁琵琶,曲指轻弹,动作不大,也看不到真气外显的痕迹,但几人身上的毛裘,连同躲在毛裘下的团子,毛毛都跟随韵律一颤一颤的。

    站在门外的宋福,虽然看不明白内里,但听见这与众不同的琵琶声,眼中就显出异色,而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

    本来利凄厉挣扎的妇人,听到镇魂摄魄的曲调,身体明显僵直了下,继而软倒在了床上,眼神从凶戾化为了失神和茫然。

    “这……”

    门内外的燕家主仆,瞧见此景,自是欣喜若狂。

    燕歌的反应,与他爹看到云豹道人的反应相差无几,当场跪倒下来,开口道:

    “谢女侠……不对,谢仙子,求你救救我娘……”

    语无伦次。

    左凌泉迅速把燕歌扶住,示意门内外的人别激动,安静等待谢秋桃做法。

    谢秋桃并非在施展仙术,弹的只是家传的安魂调,和道门的三清铃异曲同工。

    她弹了片刻,待妇人彻底安静下来后,走到跟前询问道:

    “婶儿,你看到了什么东西?”

    人精神失常发疯,看到的都是幻觉假象,除鬼驱邪的修士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幻觉也不会凭空产生,就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样,能通过幻觉判断产生幻觉的缘由。

    妇人双目无神,嘴唇嗫嚅几下,虽然吐字不清,但还是说出了:

    “葫芦……葫芦……”

    和燕家大公子说的一模一样。

    谢秋桃听见这个回答,自然皱起来眉。

    人发疯,产生的幻觉千奇百怪,不可能一样;能看到同一种幻象,只能说明两个人的疯病同源,是由某一样不为人知的东西引起的。

    左凌泉在旁边等待片刻后,询问道:

    “如何?”

    谢秋桃抱着铁琵琶,有点发愁:

    “从反应来看,并非邪魅附体,更像是受到刺激,产生了过激反应,嗯……就和新兵蛋子在战场上被吓傻了差不多,要么不敢动,要么就乱砍人,拉都拉不住那种。”

    汤静煣大概听明白了意思,开口道:

    “莫不是撞葫芦精了?”

    从疯病之人的言语来看,确实有可能,但左凌泉琢磨了下,摇头道:

    “不像。草木成精,按理说只会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而且能成精的肯定是葫芦藤,葫芦和桃子差不多,还是种子,都没生根发芽,怎么修炼成精?”

    谢秋桃插话道:“也不是不行。母藤道行够高,长得的葫芦说不定就能直接开灵智……”

    三人的讨论,有点跑题。

    左凌泉见燕歌满怀期待等着,就询问道:

    “先不说葫芦了,燕伯母能不能治好?”

    谢秋桃微微耸肩:“神魂受了刺激,就和心病一样,不解决源头,身体调理得再好也没用,我也只能暂时安抚。”

    燕歌闻言眼底有些失望,不过能让娘亲稳定下来,他就已经看到了曙光,点头道:

    “只要能解决就好,爹正在安排人找和葫芦有关的物件儿,等找到了,我马上通知几位仙师。”

    谢秋桃没看出缘由,心底觉得棘手,不想让燕歌对她期望太大,摇头道:

    “我们哪是什么仙师,会些方术罢了……”

    几人聊了两句,因为燕歌他娘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燕歌想趁此机会喂点吃食,就先离开了院子,由管家宋福带着,先去客房住下。

    管家宋福瞧见谢秋桃漏了一手,眼中再无轻视,路上客客气气招呼,到了客院后,还拿来了一罐‘仙茶’。

    仙茶不是上等货,口感和蕴含的灵气都一般,但这种纯粹的消遣之物,放在修行道也不是寻常修士喝得起的,也不知燕家花了多大价钱,才从外面淘回来。

    左凌泉在富婆宝宝哪里喝了不知多少仙茶,对这种物件并不热衷,自然没让燕家破费,婉拒了这些招待,等宋福离开后,就和两个姑娘一起,探查燕家庄内的情况。

    燕家庄依山傍水,规模很大,园林雪色放在俗世也是一绝,不过此时在庄子里的人,显然没心思赏景,各种来历不明的‘仙师’,正在庄子里四处挖石板、掀瓦片,还有站在楼顶看风水的。

    左凌泉三人也没有明确头绪,探查的方式,和庄子里的江湖先生其实区别不大,无非走走看看,寻找古怪之处;这方面团子很擅长,不过怕被道友发现异样,团子只能缩在汤静煣的毛球下面,偷偷暗中观察。

    三人沿着山庄游廊走了一阵,并未发现异常之处,转过游廊拐角之时,倒是瞧见一个人从湖畔的圆门走了过来。

    来人扮相颇为粗野,身着土黄色的皮袄,腰间插着把带着有油污的铁剑,怀里抱着一个木箱,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刚从赌场大赚一笔的赌徒似的,还哼着小曲儿。

    左凌泉余光一扫,认出此人是在大厅有过一面的‘剑仙’樊锦,从这模样来看,那三千两银子是要到手了。

    谢秋桃和汤静煣对此人感官都不怎么样,当作没看见,继续琢磨游廊外的花花草草,左凌泉自然也没搭理。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樊锦从圆门过来,瞧见三人,竟然主动开口打起了招呼:

    “小子,看你穿得像个剑客,也是过来帮燕家斩妖除魔的?”

    左凌泉微微皱眉,偏过头来,回应道:

    “樊剑仙确定自己是过来帮忙的?”

    樊锦走到游廊中,把三百来斤的木箱放在美人靠上,搓了两下冻红的手:

    “修行道的规矩,你这小年轻不理解也正常。你以为我樊锦贪财?非也,这是中洲剑客的规矩……”

    左凌泉都被逗笑了,扫了眼樊锦腰间带着油污的剑鞘:

    “中洲剑客有这规矩?我常年四处跑,怎么没听说过?”

    “就你这年纪,能跑多远?我当年在剑皇城闯荡的时候,你恐怕还穿着开裆裤……”

    樊锦似乎很喜欢摆高人做派,见左凌泉反驳了两句,就在游廊里坐了下来,把剑有模有样地放在膝上:

    “看你年纪不大,我也不介意指点你两句。这修行道也好,江湖也罢,最重的东西是人情,咱们剑客讲究逍遥自在,更是沾不得这玩意儿。

    “就说燕家这事儿,我若是摆出行侠仗义的架子过来,办完事儿拿不拿钱,燕家都得记我一份人情,又要银子又要面子,这不是不要脸吗?提前把银子拿了就不一样了,不管我这次是亏本还是赚了,都是燕家聘请我樊锦办事儿,一锤子买卖,事后一拍两散,谁也不欠谁,这才像剑客的作风,你说是不是?”

    樊锦这番话也不无道理。

    但有道理的前提,是樊锦有能力处理这件事儿,能尽心尽力去办。

    目前所有人都没把握,也没低气开价码,樊锦这样的却敢先要三千两银子,这不是趁火打劫是什么?

    谢秋桃听不下去,插话道:

    “樊剑仙,你银子都收了,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这事儿?”

    樊锦显然不知道,所以没正面回答,而是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既然收了银子,肯定就得把这事儿解决。你们也别怀疑我这话,我的引路人,你们知道是谁吗?”

    所谓引路人,是指带领自己走上修行道的长辈,就比如左凌泉的引路人是吴清婉,左云亭的引路人是老陆,不一定是师父,但分量也很重,可以作为修士的担保人。

    左凌泉挺好奇是什么人把这么个货色引上了修行道,询问道:

    “是何方高人?”

    “剑九明日愁!听说过吧?”

    八尊主、是剑皇的名号,山上修士如雷贯耳,左凌泉走了趟中洲,自然听说过,但每个人的详细情况,就和八尊主一样,很神秘,没几个人清楚。

    听见樊锦忽然抬出来一位剑皇,左凌泉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配合着道:

    “哦?阁下难不成是剑皇的高徒?”

    樊锦摆了摆手:“引路人,不是师长,这话你怎么都听不明白。明日愁明剑仙,和我是同乡,虽然时间差了三百来年,但从一个地方走出来的关系抹不掉,我樊锦自幼便以明剑仙为榜样,他便是我的引路人,在外面为人处世,不会给他老人家脸上抹黑……”

    “……?”

    这能算引路人?

    左凌泉觉得自己是喝多了,才站在这里和一个泼皮瞎扯,他摇了摇头,拱手告辞,带着两个姑娘直接回了院子。

    樊锦话说到一半,见左凌泉不听了,还自顾自来了句:

    “高人指点的机会,一辈子都遇不上几次,年轻人不珍惜,我又何必强求……”

    谢秋桃憋得和难受,转过墙角后,才瞪大眸子,难以置信道:

    “这是个什么人呀,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头一次见比我还能吹的,我扯虎皮大旗,至少会找个见过的,这人直接瞎扯,要按他的说法,我的引路人还是道祖呢……”

    汤静煣深有同感。

    左凌泉摇头一笑,对方才提起的剑九明日愁生出了几分兴趣,他取出天遁牌,询问道:

    “灵烨,明日愁是什么人?”

    画舫上的灵烨,很快传来的回应:

    “排行老九的剑皇呗,还能是什么人。明日愁为人很逍遥,极少露面,据说连剑皇城都联系不上,我只知道他爱酒如痴,几次露面都和酒有关……对了,最出名的一次,是去桃花潭问桃花尊主讨要酒水,桃花尊主给了一壶,结果你猜怎么着?”

    能这么问,结果肯定不同寻常,左凌泉问道:

    “难不成不满意?”

    “嗯,仙人酿是公认的仙家第一陈酿,不合明日愁胃口罢了,众口难调,这也正常。但明日愁固执己见,还不好好说话,非得说桃花尊主酿酒的法子过于追求用料,不能叫酒,应该改名叫‘奇珍汤’,噗——……”

    笑声如银铃。

    左凌泉眼神错愕:“结果呢?桃花前辈不得记恨他几百年?”

    “你倒是挺了解桃花尊主的脾气,桃花尊主本身也是爱酒如痴的酒鬼,被人如此评价自己的杰作,胸脯估计都气炸了,再不搭理中洲剑修;然后其他剑仙就蒙了,哀嚎遍地,差点把明日愁骂死……”

    自从为人妻后,上官灵烨私下的言谈,渐渐变的有些荤了。

    谢秋桃听到‘胸脯都气炸了’,眼神古怪,低头瞄了眼,还下意识挺了下,可惜左凌泉在前面没瞧见。

    汤静煣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修行事儿,见灵烨有点春心荡漾的意思,插话道:

    “灵烨,在船上呆着闷吧?小左在京城买了几坛子酒,味道极好,要不晚上下来坐坐,一起喝两杯?”

    左凌泉听见此言,眨了眨眼睛,也不知是肚子里的酒虫闹腾了,还是那什么虫闹腾了。

    灵烨面对静煣的组队邀请,稍微犹豫了下,才开口道:

    “燕家遇这么大麻烦,在人屋里闹腾不合适,先把这事儿解决了再说。”

    谢秋桃正在为此事发愁,询问道:

    “上官姐姐,你看出什么问题没有?”

    “没有,方方面面都正常,就这疯病来得莫名其妙,我正在查缉妖司过往案卷,找到类似的再通知你们。”

    “哦好……”

    ……

    ------

    入夜。

    一天排查一无所获,并未影响仙师们吃席的兴致,燕家庄的大厅里摆开了宴席,从各地而来的仙师共聚一堂,把酒言欢间,“道友、仙长”不绝于耳。

    修士入了灵谷,就能不食五谷,所以现在能上桌吃席的,没几个当得起这些称呼;而真正能被称之为仙长的,自然不会去凑这热闹,都待在各自厢房里,研究此次的差事儿。

    西宅之中,住着左凌泉在内的五波人;除了云豹道人、樊锦,还有两对结伴而来的修士,白天都在客厅里见过,道行有高有低,彼此不熟,并未串门。

    远处不时传来喧嚣声,西宅这边却很安静。

    临湖的一栋院子里,身着青色道袍的云豹道人,走出屋檐,看了眼左凌泉等人居住的方向后,缓步往山庄后方行去,不过几个呼吸,就来到了燕三戒居住的地方。

    刚刚入夜,陪完酒的燕三戒,正在书房里,和几个燕家老人商议着事物,隐隐话语,透过亮着灯火的窗户,传入了风雪间:

    “……樊锦那货色,摆明是江湖骗子,三千两银子算是打水漂了;好在云道长道法高深,有他老人家在,这次想来十拿九稳了……”

    “……三爷,燕歌今天带来的那个左少侠,看起来不一般……”

    “我也瞧见了,那个左少侠,确实不一般,身体扎实,功夫绝对不错,长得也着实标致,四丫头今天瞧见了,偷偷跑来和我说招进门做女婿,说是给她堂姐物色,心里的意思我还能看不出来?所以过来和三爷商量商量……”

    “老四,先聊正事儿,这些事以后再考虑。宋福,你继续说。”

    “今天跟着左少侠的那位谢姑娘,也会仙法,看起来没云道长那般飘逸,但肯定是真仙师。从三人言行来看,谢姑娘像是跟着左少侠游历;一个江湖游侠,怎么可能让山上仙子黏在屁股后面跟着跑,依我猜测,左少侠说不定是山上的真剑仙……”

    ……

    琐碎言谈入耳。

    围墙下的云豹道人,微微皱起了眉,沉思片刻后,才继续前行,出了山庄,来到了浊河沿岸。

    大雪纷纷,四野寂寂。

    云豹道人站在结冰的河面上,先是环视了一下周边地势,最后目光放在了一间农舍外。

    农舍的住户为了躲燕家的疯病,早已经搬走,原本的菜园子荒废了,被厚重积雪覆盖,隐约能看到竹子搭建的瓜架。

    云豹道人来到瓜架附近,仔细打量上面干枯的葫芦藤,但尚未有所动作,就感觉到远处传来剧烈的灵气波动。

    云豹道人一惊,迅速回头,却见波动传来的方向,正在燕家庄内部……

    -----

    西宅客院。

    天色刚黑,三个人在外面转了一天,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就回到了落脚的房间里,暂且休息一晚。

    府上准备了晚宴,燕歌过来请了一次,左凌泉谢绝了,家丁就把酒菜送到了房间里。

    左凌泉可以不食五谷,没有动筷子,和静煣一起喝着小酒,把饭菜全喂给了团子;团子倒是不挑,照单全收吃得干干净净。

    等到酒足饭饱,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就来到了床榻之间;燕家庄的人疯了一半,在人家屋里亲热不合适,左凌泉也没有乱来,只是靠在床榻上,抱着静煣挑逗画舫上独守空房的灵烨。

    房间里灯火昏黄,吃饱没事儿干的团子,四仰八叉躺在被褥上,“咕叽叽~咕叽叽”地哼着小曲。

    汤静煣靠在左凌泉肩膀上,腿儿埋在被褥里,手里拿着天遁牌,正故作认真地说着:

    “灵烨,我们今天找了好些……嗯……地方,没找到什么东西……嗯……”

    左凌泉很老实,没去挑衅白玉老虎,也没揉团子,但天遁牌那头的灵烨显然不知道。

    上官灵烨听着听着,就打断了话语,狐疑道:

    “你们在做什么?”

    汤静煣做出慌慌张张的模样:“没做什么,嗯……和你说事儿呢……”

    “你们……你们真是……左凌泉,团子还在旁边,你就不知道收敛一些?”

    左凌泉听出了灵烨清冷话语中的醋味儿,有些好笑,正想陪着静煣继续演戏,躺在被褥上的团子,忽然一头翻了起来。

    团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样,望着窗口,先是歪头,然后用翅膀指了指:

    “叽?”

    左凌泉见此自然收敛了心思,迅速翻身而起,提着剑来到窗口,发现团子所指的地方,是谢秋桃的房间。

    谢秋桃住在一间院落的两对门,此时房间里已经熄灯,门窗也关着,鸦雀无声不见半点动静。

    左凌泉抬手示意静煣不要出声,然后无声无息摸出屋子,确定外面没异样后,靠在窗口侧耳聆听:

    “呼……呼……”

    房间之中有呼吸声,起伏不定。

    修行中人哪怕是在睡眠中,也气息绵长很难感知,这种动静显然不对。

    左凌泉眉头一皱,轻手轻脚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光线昏暗,圆桌上放着菜肴和酒壶,菜没怎么动,但酒喝完了。

    左凌泉一眼扫去,发现睡房珠帘外,有一只暗金色的小乌龟,正在小心翼翼往外爬,发现他后,愣了下,迅速缩进了龟壳里。

    珠帘之内放着架子床,铁琵琶靠在床头,身着暖黄褶裙的谢秋桃,则斜着倒在被褥上,体型极不自然。

    左凌泉掀开珠帘查看,却见床榻上的谢秋桃,双拳紧握,额头青筋暴起,似乎在挣脱什么东西,胸脯高高前挺,后背几乎悬空。

    “谢姑娘?!”

    左凌泉脸色骤变,不及多想,闪身来到床榻前查看。

    但让左凌泉没想到的是,他还没近身,谢秋桃就已经被‘惊醒’。

    只见本来在床榻上挣扎的谢秋桃,双眸忽然睁开,瞳孔化为墨黑之色,没有半分往日的亲和灵动,有的只有戒备和敌意;手背、脖子的肌肤,甚至隐隐浮现出鳞甲纹路,唯有乔装过的脸颊不见异样。

    左凌泉第一次瞧见谢秋桃出现这种模样,心中暗道不妙。

    下一刻,谢秋桃已经弹起了身,迅捷如同狂雷,单手抓住了床头的铁琵琶,反手绕至脑后,双手持握,发出一声爆喝:

    “哈——”

    谢秋桃往日的力量已经堪称恐怖,此时有过之而无不及,身体的爆发力乃至天赋血脉全拉到极致,周身甚至浮现出了一道龟蛇合体的虚影。

    左凌泉眼神惊悚,如果让谢秋桃把这一下砸出来,半个庄子恐怕都没了,他会不会缺胳膊少腿也说不准,当下毫不犹豫疯狂前扑,打断谢秋桃蓄力的动作。

    左凌泉终究境界占优,没先天的血脉天赋,但后天的积累不比谢秋桃差,速度上更是处于绝对优势,这一下后发先至,抱住了谢秋桃的上半身,厉声呵道:

    “谢姑娘!谢姑娘!……”

    如果真是绝命搏杀,左凌泉这一下即便抱住了,也很难锁住速度稍逊但力量非人的谢秋桃。

    但谢秋桃应激之下全力爆发,把失守的心神也给拉了回来,拿起琵琶的时候,神识已经迅速苏醒,尚未出手就开始收力了。

    谢秋桃个子比左凌泉小得多,等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抱的双脚离地,还被用力摇晃。

    谢秋桃就和睡觉被惊醒一样,处于茫然状态,还不清楚方才发生了什么事儿,猛然瞧见此景,自然愣了下。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发觉抱着她吼叫的人是左凌泉后,谢秋桃瞪大眼睛,第一反应竟然是手一松丢掉琵琶,闭着眼睛,脸色涨红道:

    “啊——左公子,你做什么呀?”

    小腿还凌空扑腾了两下。

    ??

    左凌泉也是一愣,继而又用力摇了几下,吼道:

    “你说我做什么?!你差点把我打死你知道吗?”

    “啊?有吗?”

    “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