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四十三章 又来了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召开盛会的时候,铁簇府的铁河谷人烟寥寥,中心地带存放九宗卷籍的圆楼,更是人迹罕至,独留八尊巍峨雕像,肃立在圆楼八方。

    天上明月幽幽。

    银白月光照在雕像和老旧青石地砖上,偌大圆楼内无灯无火,自然也没有一个人。

    但随着一阵香风从北方吹来,落在一尊女子神像之上,空旷寂寥的圆楼内,却响起了声音:

    “都说了我不掺和你们的事儿,还把我叫来作甚?我说话你们又不当回事儿……”

    话语不耐烦,还带着醉后的懒散,以至于神像的脸庞,都好像在月光下显出了几分红晕。

    圆楼中心的广场上,只有八尊雕像投下的倒影,雕像一动不动,地上的影子却好似活了过来,甚至隐约能瞧见衣袍和长发飘动的痕迹。

    桃花尊主旁边的一尊雕像,是伏龙尊主陈朝礼,听见桃花尊主的言语后,出声道:

    “盟约既已缔结,就要按约定行事,事关九宗全局,八位尊主必须在场;你可以不听不说话,但是不能不来。”

    九宗彼此结盟,正常情况十年才碰一次头,但这并非硬性规定,若是有了什么突发状况,各宗当家也会私下聚首商讨对策,就比如现在。

    桃花尊主知道九宗的规矩,只是因为前些日子三元老不顾念旧情,她心里有气,随口发发牢骚罢了。

    一秒记住.42zw.cc

    桃花尊主隐世不出,已经几百年没在这种场合露面,晓得今天聊的事儿比较重要,没有再插科打诨,询问道:

    “今天把大家都叫来,是有什么大事儿?华钧洲失陷了?”

    圆楼在铁簇府,上官老祖的雕像,自然位列主位,她没有搭理桃花尊主,声音空灵地开口道:

    “人都到齐了,开始吧。”

    陈朝礼待所有人安静下来后,说道:

    “最近几年,玉瑶洲异事频发,接连有高境修士叛逃,光是今年都不下十余位;幽萤异族入九宗招揽部众,如入无人之境,人去楼空之后我等才能发觉……

    “……去年奇袭荒山抢走魔神窃丹;今年幽萤四圣之一的梅近水,甚至亲自跑来玉瑶洲与我等‘叙旧’,照这种情况下去,明年发现我们之间的某人,是异族首脑也不无可能……

    “华钧洲和南屿洲的仙家,已经对我等产生怀疑,面向玉瑶洲的港口,皆暗中安排了人手巡查来往修士,仇封情的闺女回宗门,都受到了映阳仙宫的查问……”

    叽里呱啦……

    上官老祖听了半天,觉得这些话太啰嗦,直接开口道:

    “玉瑶洲已经被异族渗透成了筛子,尊主之下所有人的行踪,都难以逃过有心之人的眼线;能做到这一步,内应必然身居高位,很可能就在我们八人之间。”

    其实自从窃丹被从荒山劫走后,八位尊主都有这个猜测,也以铁腕手段自清自查过,但只揪出来几个小角色,其他一无所获。

    眼见三元老怀疑到在场几人身上,后来的五位尊主自然心中一紧。

    紧张并非做贼心虚,而是上官老祖的行事作风大家都知道,如果找不到叛徒,上官老祖心一横宁杀错不放过,他们很可能就得以死明志了。

    桃花尊主和梅近水关系匪浅,前几天还公然唱反调袒护梅近水,嫌疑自然最大。她知道事情轻重,开口解释道:

    “你们不会怀疑我吧?你们知道我的,我从来不掺和九宗正事儿,宗门事务都交给了弟子,天天在家里喝大酒,哪有内应这么不务正业的。”

    掩月尊主狄阳,紧接着道:

    “我负责玉瑶洲陆上航道,对所有修士来往确实了如指掌,但九宗有分量的修士出门办事儿,谁做公家渡船?私人渡船阵法由伏龙山代工,真能追踪,问题也不该出在我身上。”

    望海尊主温夜庭道:

    “我也是跑船的,内陆没我地盘。”

    云水剑潭李涧杨道:

    “我连船都没得跑,就卖几把低品飞剑,受众不在高层,即便和幽萤异族勾搭上,也掀不起风浪。”

    荒山尊主仇泊月:“……”

    其实在场八人之中,荒山尊主嫌疑很难洗清,因为窃丹是从他眼皮子底下被劫走的,纰漏太大。

    不过荒山尊主往年没有过错,身为剑客品行也人尽皆知,窃丹逃遁后他没逃,待在原地冒着被杀鸡儆猴的风险接受审查,定性为内奸的话不合适。

    上官老祖确实杀伐果断,但九宗的强者就这么几个,不分青红皂白宁杀错不放过,砍的可都是自己胳膊;若这是幽萤一族的离间计,那她就正中下怀了,因此话语再狠,没有真凭实据前,还是不能妄下决断。

    一群人自我澄清完,事情等于回到原点,什么都没聊出来。

    帝诏尊主商诏,眼见众人沉默下来,开口道:

    “无论我们八人之间有没有内应,日后都得加倍提防。幽萤异族近年动静颇大,不仅四处劫掠天神地祇之力,还有进军南屿洲的苗头……

    “……若南屿洲再落入异族之手,天下九州就沦陷过半了,华钧洲那边不想坐视其壮大,近日集结人手准备再攻婆娑洲;九宗尚有余力,不能袖手旁观,所以需要诸位皆派弟子千名,去婆娑洲助阵,诸位可有异议?”

    跨洲驰援清剿异族,至少得会御剑,不然过去是送死;派千名弟子,就是抽调千名灵谷八重往上的年轻骨干。

    九大宗门底蕴深厚,人肯定能凑出来,但送过去后,人能活着回来多少就说不准了,宗门再大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其他五位尊主,自然有异议。

    清渎尊主李涧杨是铸剑师出身,云水剑潭的弟子也都是铸剑师,半步幽篁左右的弟子,正是批量铸造飞剑的骨干劳力,抽一千个走,就相当于每年少铸造几万把飞剑,换算成神仙钱,连尊主都得肉疼,他率先开口,希望名额能少些。

    桃花尊主同样如此,她有些不满道:

    “我桃花潭弟子,都是种地的庄稼汉,岂能和你们武修、道士宗门一视同仁?我就算派一千弟子出去,跑那边能做甚?战场种地?”

    “这死婆娘……”

    桃花尊主正言辞凿凿辩论之际,八人之间忽然响起一声低语。

    语气听起来是恼火地责骂,而骂人的竟然是向来不苟言笑的上官老祖。

    ?!

    诸位尊主都安静下来。

    桃花尊主愣了下,继而勃然大怒:

    “上官玉堂,你骂谁?我正式场合正儿八经商量事儿,也得罪你了?我桃花潭弟子本就是种地的,你要拉去打仗,弟子在外用完了法器丹药,你准备去问幽萤异族借材料不成?”

    上官老祖少有的没回对桃花尊主,默然无声片刻后,开口道:

    “我是觉得你说话太啰嗦,各宗职责不同,安排自然不会一样;药王塔、桃花潭、天帝城可以用宗门产出抵名额,但人手不能少于三百,以免战时缺少医师药师。”

    “不是,我说话怎么就啰嗦了?要求是商诏提的,我说下难处有问题?老陈那么多废话,怎么没见你骂他‘臭牛鼻子’?”

    “崔莹莹,请你注意场合。”

    “我注意什么场合?我不来你们非把拉来,来了我一说话,你就骂我,你这不是倚老卖老是什么?”

    “……”

    ……

    ------

    荒山,神火洞天。

    无边烈焰如同赤色海洋,有阵法庇护的黑色巨盾,就好似海洋中的一叶扁舟。

    姜怡和冷竹,保持同样的姿势,在玉蒲团上盘坐,闭目炼化着洞天内澎湃的天地灵气。

    而在两人前方,同样摆着一个蒲团,身着金色龙鳞长裙的高挑女子坐在上面,双手平放在膝上,正在神游万里。

    本来洞天内极为安静,三人都处于入定状态,没有任何动作。

    但修为最浅薄的冷竹,练着练着就发现,前面的气息好像不大对——准确来说是她感觉到了上官老祖的气息。

    冷竹刚摸到灵谷的屁股,和上官老祖之间恐怕差了几百个左凌泉,以前就算上官老祖站在她面前,她也感觉不到任何气息波动。

    但此时此刻,冷竹却发现,上官老祖呼吸有点重,甚至能听到轻微喘息声。

    “呼~~呼~~~”

    冷竹以为自己听错了,悄悄睁开眼睛,壮着胆子探头看了下。

    结果这一看,不得了!

    上官老祖洁白如玉的脸颊,好像都被火烤红了。

    以上官老祖的修为,吹口气都能把她们俩弄死,冷竹自然心惊胆战,连忙摇了摇姜怡的肩膀:

    “公主,公主……”

    姜怡慢悠悠回神,睁开眼帘瞧见此景,也愣了下。

    她不敢贸然惊动上官老祖,只能小声询问道:

    “老祖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会不会……会不会是运功出岔子了?”

    “看起来不像,神色有点像……像……”

    姜怡不敢说!

    好在两人紧张没多久,面前的上官老祖,就收回了心神。

    上官老祖睫毛微动的瞬间,脸色就已经恢复如初,她睁开眼帘,露出那双含着星河日月的双眸,回头看向两人:

    “不好好打坐,瞎聊什么?”

    !!

    上官老祖严肃起来,即便不喜不怒,那睥睨苍生的眼神,还是能吓死人的。

    姜怡和冷竹脸都白了下,连忙颔首认错,然后重新盘坐闭目,只当方才什么都没看到。

    但两人尚未重新入定,就听见神火洞天外面,传来一声女子的呵斥:

    “上官玉堂,你有本事骂人,没本事和我当面理论?你今天不把当众骂我的事儿说清楚,我把你祖师堂拆了你信不信?……”

    言语之间,一道身着碧绿春裙的虚影,从火海外围飘了过来,视烈焰如无物,直接来到了黑色巨盾上。

    姜怡虽然不认识来人,但从来人的口气,就猜到此人是九宗唯二的女尊主之一。

    她和冷竹连忙站起来,心惊胆战地看着两人,生怕两位尊主在这里打起来。

    但让姜怡意外的是,向来‘有进无退’的上官老祖,一改往日的盛气凌人,此时竟然怂了,发现桃花尊主追过来,身形就凭空消失,不知去了哪里。

    桃花尊主当众被骂一顿,气得胸脯都快炸了,新仇旧怨一起来,她哪里能放过上官玉堂,又追了上去。

    眨眼之间,两个位列山巅的女子,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姜怡和冷竹茫然地站在一起,愣了半晌,才小声开口道:

    “公主,这是怎么了?”

    “听起来像是老祖责备了这位女仙长,被人家找上门了。”

    “老祖骂人肯定有原因,还有人敢还嘴?”

    “嗯……仙尊之间的事儿,肯定内涵玄机,凡夫俗子看不明白……和我们无关,继续修炼吧。”

    “哦……”

    ……

    ————

    另一侧。

    左凌泉中把静煣接回画舫后,灵烨的本意是直接出发,前往玉瑶洲北方的彩衣国。

    但静煣出身市井,往日很少出远门,几个月独自舟车劳顿实在辛苦。

    左凌泉想着至少得接风洗尘,让静煣好好休息一晚,所以在渡口停了下来,租了个供修士落脚的别院暂住。

    虽然几人不用吃东西,但左凌泉还是在渡口上弄了一桌下酒菜,取出仙人酿,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喝了一顿。

    因为谢秋桃在场,酒桌并未演变成修罗场,说说笑笑很温馨,但暗地里的较劲儿也免不了。

    就比如座位的问题,两个人的话,可以坐在中间,但三个人的话,坐哪儿都会冷落一个。

    左凌泉一上桌,瞧见三道笑而不语的眼神,就感觉后背一凉,很果断地把团子放在静煣跟前,坐在了团子隔壁。

    酒桌上聊的话题,无非静煣跟着老祖游历发生的大小事儿;因为仙人酿酒劲儿太大,酒局并未持续太久,几杯酒下肚,酒意上来后,几人就相继离了席。

    谢秋桃没啥睡意,借着酒劲儿抱着团子,在水榭观景台上弹棉花醒酒。

    吴清婉和上官灵烨争归争,但也知道分寸,并未把左凌泉拉回屋里接着轮,而是悄然离去,把美好夜晚留个了久别重逢的静煣。

    深秋月夜,明月如同弯钩,挂在遥远的天际。

    涟江之上波光鳞鳞,临江的渡口则灯火绚烂,渡口外一处临水阁楼上,清脆的琵琶曲调在夜风中回荡,更让江畔的夜景,多了几分寂寥。

    铛铛铛~~

    水榭二楼的房间里,一盏烛火放在床头。

    脸蛋儿上带着酒意的汤静煣,从老祖给的玲珑阁里,取出了袍子和靴子,都是过来的路上,无事可做自己缝的,手工精巧极为得体。

    左凌泉并未动手动脚,坐在旁边,拿起静煣放在枕头旁边的胭脂盒,翻来覆去看了两眼,摇头道:

    “这都几年了,还带在身上呀?”

    汤静煣把胭脂盒抢了回去,轻哼道:

    “姐姐在临河坊待了二十多年,你是第一个送我胭脂的男人,这么重要的信物,自然得留着。”

    话语带着三分醺意,看起来是喝的酒上头了。

    左凌泉见此,俯身捞起汤静煣很有肉感的腿儿,放在双膝之上,帮忙取下绣鞋,动作很温柔。

    汤静煣以前和左凌泉亲热过,虽然只是亲亲摸摸,但终究有些经验,不似最开始那般腼腆。她抿了抿嘴,笑问道:

    “你不怕死婆娘过来找你麻烦?”

    左凌泉心里自然挺忌惮,但几个月没见,好不容易久别重逢,总不能一句“晚安”就走了。他笑了下,搂着静煣的肩膀,一起倒在枕头上,把她抱在了怀里。

    “呼……”

    静煣轻轻吐了口气,手指转着一缕秀发,想了想道:

    “说起来,这事儿是挺麻烦的。死婆娘防得再严实,只要心里高兴啊、恼火啊,我还是能感觉到,道行越高,感觉就越明显;死婆娘估计也是这样,她一个黄花老闺女,也没个男人疼惜,成天被这么刺激,能不恼火吗……”

    “……”

    左凌泉刚刚滑到锁骨下的手,默默收了回去。

    “但我也不能老吃亏,她要吃那什么九凤残魂,我又没强迫她,现如今两个人绑一块儿,怎么解开都不知道,我总不能为了她着想,一辈子守活寡;我退了一步,不和你天天亲热,她也该退一步,让我们偶尔亲热一回,你说是不是?”

    “倒也是……”

    左凌泉觉得在理,所以又把手放在了鼓囊囊的衣襟上,想了想问道:

    “我这样,老祖也能感觉到?”

    汤静煣又不是老祖,岂会知道这么清楚。她迟疑了下,摇头:

    “肢体接触的话,应该感觉不到,能感觉到的是情绪,喜怒哀乐,她只要生气、委屈、得意什么的,我感觉就很明显。”

    “老祖还委屈过?”

    “是啊,就是上次她跑去打梅近水那次。她嘴上说得凶,其实心底可委屈了,嗯……无依无靠、无可奈何的感觉;那个疯婆子越骂她,她就越委屈,但还是硬着心肠说狠话,我当时都感觉受不了想哭了,她硬是没红鼻子。”

    左凌泉缓缓点头,眼中不乏意外,又问道:

    “那得意呢?”

    “得意是那个梅近水,当着那群奇装异服的人的面,念你的诗的时候。她表面板着个脸,心里面其实可嘚瑟了,感觉就像是想当场来一句‘看看,这是老娘教出来的人,你们这群只会舞刀弄枪的莽夫,是不是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左凌泉听到这事儿,不免老脸一红,他摇头笑了下,把静煣搂紧了几分,手儿顺着腰线,滑到了很好生养的臀儿上,笑问道:

    “那老祖生气,是不是因为梅近水忽然跑到九宗大门口了?”

    汤静煣脸色泛红,摇了摇头,正想言语,但又皱了皱眉,仔细感觉了下:

    “她现在就挺生气。”

    “嗯?”

    左凌泉刚陷入肥软的手一僵,不动声色地松开了。

    汤静煣见男人这么怂,自是不满,她握着左凌泉的大手,放回原本的位置:

    “继续摸你的~和我们又没关系,她应该在和道友谈事儿,聊的不投机吧。”

    左凌泉说实话进退两难,但静煣万里迢迢跑来找他,他又岂能就此离去,让静煣独守空房,犹豫再三,还是吻住了静煣的双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