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三十八章 一寸相思万千绪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去秋来,转眼已经到了八月。

    左凌泉在山水庭院的露台盘坐,闭目时是盛夏夜雨,再睁眼已经多了几分秋凉。

    那天雨夜和桃花尊主达成约定后,左凌泉在桃花尊主的指导下,炼化五行之木,炼化的过程,比上次炼化水精要慢许多,足足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

    速度这么慢,并非桃花尊主技艺不精,而是两种五行之源,本质上就有差别。

    世间所有的五行之水,都称之为‘水精’,模样大同小异,再怎么稀有,看起来也是无色透明液体,可以轻松一分为二。

    五行之木则不然,世间草木有多少种生息的方式,就有多少种样式,比如柳枝、种子、花苞、树苗等等。

    仙桃的核心自然是桃核,蕴含着代表‘生生不息’的青龙之力。

    四方天神赐予生灵机缘,都不会称斤算两,只给恰到好处的一人份儿,就比如上次东海龙王送团子东西,随手凝聚的水晶,三个人用都绰绰有余。

    毕竟天神就是天地的化身,人以为从天神手上得了东西,实则只要不跳出五行三界,永远都只是在人家身上蹦跶,逃不开‘尘归尘、土归土’的结局,天地岂会和生灵万物计较得失。

    孟章神君青龙赐予的仙桃,蕴含的神力同样分量十足,卡着分量用不浪费,恐怕三五个人炼化都够了,剩下的还能留着以后用来炼制仙兵。

    但桃子和水精不一样,水精可以随手分成几份,桃子这么搞,作为种子的桃核自然就毁了。

    记住m.42zw.

    为了避免来之不易的天地奇珍用在了刀鞘上,桃花尊主费了很大精力,抽丝剥茧般,把仙桃蕴含的本命精华剥离出来一部分,让左凌泉炼化,剩下的依旧保留在桃核之内。

    至于仙桃的果肉,虽然不能当本命物或炼制法宝仙兵,但同样是天神造物,具备神效,可以入药。

    左凌泉不善医药一道,拿了这多好处也没答谢,就痛快地把果肉给了桃花尊主。

    经过近两个月的闭关,气海逐渐稳定,成功在幽篁二重站稳了脚跟。

    左凌泉睁开眼帘,先内视经脉窍穴,可见气府内有一黑一青两道虚影宁静悬浮;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感觉有一股旺盛的生命力充当基石,让他自信能把清婉和灵烨一起榨干,顺带还能把姜怡收拾得服服帖帖……

    “……”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没想到炼化五行之木,还有这种奇效。

    不过仔细一想,木主‘生长’,水主‘滋润’,两个都偏向养生,在这样的加持下,若是精力不旺盛,那才是真有问题。

    左凌泉观察片刻身体的变化后,尝试抬起掐诀,施展清婉学过的‘驭雷术’。

    以前左凌泉不可能用出雷法,但今时不同往日,只见他抬起手指,“震!”字出口,一道拇指粗的电蛇,便从指尖凭空出现。

    霹——

    雷法为世间杀力之最,但也最难掌控,新手很容易误伤旁人;因为雷法在没有熟练驾驭的时候,很容易被附近的灵气波动吸引,自行偏转过去,指前面打后面都是常事儿。

    左凌泉从未用过雷法,自然谈不上熟练,和施展水法一样,指的是露台外的一块石头,但电蛇出现的瞬间,就在面前划出了一道电弧,飞到了背后,发出“啪——”的一声刺耳爆响。

    “诶?”

    左凌泉和清婉第一次施展雷法一样,微微愣了下,低头看向手指,正琢磨问题出在哪儿之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寒意。

    左凌泉表情一僵,慢慢转头,却见本来趴在琴台上酣睡的春衫美人,醉醺醺抬起眼帘,正怒目盯着他。

    我去!

    左凌泉迅速做出无事发生过的模样:

    “桃花前辈,你还在呀?”

    以桃花尊主的修为,躺在那里让左凌泉施展手段,左凌泉都破不了身,一道小雷自然打不到桃花尊主。

    但桃花尊主刚才正借着酒劲儿酣睡,一道雷劈过来,自然被打搅得清梦。她眼神很不满:

    “事儿办完了,就想着本尊赶紧走?”

    左凌泉不是提起裤子,就让姑娘自己擦擦我还有事儿先走了的人,他连忙道:

    “怎么可能,我是没想到前辈能在这里护道这么久,算时间快两个月了吧……”

    “这是本尊的地盘,本尊能去哪儿?”

    “额……好像也是,那是晚辈叨扰太久,实在惭愧……”

    桃花尊主醒过来,说上两句话,少许的起床气也消了,她坐直身体,摆手道:

    “炼化完就走吧,自己说过的话可要记住了。以后想找本尊帮忙的话,不用腼腆客气,上官玉堂能帮你的,本尊都能帮你,上官玉堂帮不了你的,本尊……本尊也帮不了你。”

    “……”

    说话倒是实诚……

    左凌泉轻笑了下,微微颔首,站起身来想和桃花尊主道别。

    但左凌泉扫了眼露台外的梅山,表情微微一凝。

    梅山距离沙海两万多里!

    桃花尊主把他绑过来不到半刻钟,他自己走回去……

    虽然路途有点遥远,但麻烦人家这么久,还让桃花尊主帮忙接送,左凌泉实在开不了口,最终还是抬手一礼:

    “那晚辈先告辞了,等从中州回来,再到桃花潭拜访前辈。”

    “去吧。若是在中洲遇见好酒,记得给本尊带上两坛;仙人酿是世间珍品不假,但山珍海味吃久了,尝尝五谷杂粮也别有一番滋味。”

    “没问题。”

    左凌泉答应之后,转身跃出了露台,抬手轻勾,一把飞剑便出现在了脚下:

    “晚辈告辞!”

    “嗯。”

    左凌泉衣袖轻挥,身形破空而去,眨眼已至天际。

    桃花尊主坐在琴台后目送,待人影彻底消失之后,拿起酒壶喝了两口,又趴在了琴台上,闭眼前还“哼!”了一声。

    当然,这一声“哼!”,并非针对左凌泉,而是接下来无人打搅清梦,可以认认真真地在梦里收拾那不讲情面的臭婆娘了……

    ————

    左凌泉在秋日下御剑而行,穿过脚下的云海,离开项阳城上空后,回头看了眼。

    秋风和煦的山水已经模糊,位于半山腰上的庭院早已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那个没有半点尊主架子的女子,还在不在那里。

    左凌泉不清楚桃花尊主和上官老祖往年有什么过节,但相处一段时日,能看出桃花尊主并非真的把上官老祖当仇敌,感觉两个山巅老祖,更像是一对儿冤家,心里面还是有些情分。

    左凌泉知道上官老祖不是冷酷无情之人,不搭理桃花尊主,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他作为一个晚辈,实在没办法劝解,此时也只能暗暗叹上一声。

    不过上官老祖,显然一直在注意着梅山这里的动静。

    因为他刚离开梅山,还没飞出百十里,腰间的天遁牌就亮了。

    左凌泉略显意外,这才想起身在九宗,可以用天遁牌沟通。他拿起来查看,见是姜怡,连忙端正了神色,亲热道:

    “公主殿下,我可想死你了……”

    “你想我死还差不多!左凌泉,你听好了,本宫已经给大丹宗室送了书信,在宗人府内划掉了你的名字,从今往后你不是大丹的驸马了……”

    天遁牌来传来姜怡怒火中烧的声音,还能听到冷竹在旁边规劝:

    “公主公主,你别这么说,你把左公子休了我以后……不是,您以后怎么办呀……”

    左凌泉表情一僵,心里自然急了。

    这是媳妇要和他闹离婚呀!

    左凌泉连忙御剑掉头,往南方折返,把天遁牌贴在耳朵边上,轻声细语哄道:

    “宝宝,怎么生气了?我正在往回来呢,再过……再过十几天就到了,你别着急……”

    “你别回来,我不想见你,去找你那上官狐媚子吧!”

    “我……”

    “你别解释,小姨前些日子联系过我,什么都和我说了;她不是要当老大吗?我们斗不过她不受这窝囊气还不行吗?我已经让小姨回来了,等她一到我们就回大丹,仙也不修了,没意思……”

    “什么老大,哪儿来的老大的说法……”

    “那你说她算老几?”

    “她算……家里我是老幺,你们都是老大……”

    “呸——你是男人,一家之主,总得有个先来后到的规矩吧?哪有次次后来居上的?我和你最先认识……”

    冷竹插话道:“左公子最先认识静煣姐……”

    “我最先和你私定终身……”

    冷竹插话道:“小姨先和左公子……”

    “你一边去!”

    “哦……”

    “左凌泉,你自己说,按什么规矩算?!”

    左凌泉叹了口气,和颜悦色道:

    “咱们最先定下终身,爹娘都知道你是我左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

    “我连左家都没去过,她去过,婆婆还把镯子给她了……”

    “娘心善,见不得人受委屈,在家里一直袒护弱势的一方。公主身份尊贵,娘本就敬重,给灵烨镯子,估摸也是怕公主欺压后来的姑娘……”

    “我是那种人吗?”

    “肯定不是,但娘没见过公主,这么想不奇怪。以后咱们回去一趟,娘瞧见公主这么贤淑,不仅不和灵烨争大小,还整天帮灵烨处理公事儿,自然会更偏袒你,你说是不是?”

    “……”

    姜怡憋了半天,还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最后气冲冲道:

    “你怎么出去一趟,变得油嘴滑舌?”

    左凌泉能有什么办法?不油嘴滑舌后院就炸了,人都是逼出来了。

    “什么油嘴滑舌,说的都是大实话,等从中洲回来,咱们一起回家一趟吧,说不得还能赶上过年吃团圆饭……”

    天遁牌那头,姜怡沉默了下,语气缓和了些:

    “过年怕是赶不上了,我在神火洞天里面修行,有老祖指点,速度快得和飞一样,都快赶上小姨了,就这么走,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遇上这机会……老祖看起来不着急,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直接把境界提上去,免得跟着你的时候,什么忙都帮不上……”

    左凌泉和姜怡是正儿八经的初恋,一直聚少离多,心里一直觉得亏欠;但修行就是如此,没有前期游历的漂泊不定,哪有以后安安稳稳地厮守千年。

    左凌泉沉默了下,还是含笑道:

    “闭关时间过得快,一闭一睁时间就过去了。我已经找到了本命水、本命木,本命土好像也拿到了,等找的其他两样,你什么都不用干,就能顺风顺水追上灵烨,到时候腰杆不就挺直了,办事儿的时候你压在她上面都可以……”

    “啐——你想得美,我才不和她……呸呸呸……对了,你接下来要炼化本命火,汤静煣说能帮你,想过去找你,老祖不让她去,她非要去,老祖不送她,她就自己坐渡船过去了……”

    “啊?静煣一个人坐渡船?”

    “你担心个什么?她现在都快追上上官狐媚子了,惊露台几个长老见了都客客气气,你还怕她被人拐去卖了不成?”

    汤静煣和老祖心念相通,左凌泉自然不担心静煣出事,只是对静煣一个人跑这么远有些意外。他想了想道:

    “那这么一来,岂不是只有你和冷竹留在荒山?”

    “留着就留着呗,能有什么办法……就这样吧,账见面了再和你算。你以后不准帮她处理公事儿,更不能让小姨搭手,她让汤静煣当苦力倒是可以,只要她使唤得动……”

    “明白,公主说了算。”

    ……

    ———

    直入云霄的荒山主峰,山顶盖着积雪,下方则是满山秋色。

    千丈廊桥之上,一袭火红长裙的姑娘,靠在白山精雕像的后面,轻声细语良久,才念念不舍地收起天遁牌,抬头深深看了北方一眼。

    彼此约定此生携手,修行道上却要长久离别,对于刚刚情窦初开的姜怡来说,忍受这份独自修行的枯寂谈何容易。

    但修行就是如此,想要不成为拖累,就必须有足够的实力做支撑,不然害人害己。

    姜怡知晓这个道理,所以心中再想跟着去云游四海,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思念,选在继续在这里埋头苦修。

    其实老祖很善解人意,知道她思念情郎,说可以和汤静煣一起过去见个面,过两个月再回来即可。

    但姜怡比较好强,修行不像汤境煣一样随缘,既然有机会就得抓住每一刻的时间,现在的短暂重逢,哪里比得上以后的长相厮守,只有尽快把境界追上去,以后才能相伴同行。

    说起汤静煣的事儿,姜怡还觉得有点奇怪。

    得知左凌泉正在炼化本命木后,她提了句汤静煣能不能给凤凰火,老祖说可以,汤静煣就要去找左凌泉。

    老祖本来不想让汤静煣过去,扯了一堆有的没的,字里行间的意思都是‘你就在本尊身边待着,别去打扰左凌泉’。

    但左凌泉现在的目标就是找本命火,不然就卡在幽篁二重了,汤静煣去给左凌泉送本命火,怎么能叫打扰?

    汤静煣不解其意,就不停追问缘由。

    上官老祖却表现得很古怪,反正就是不太想让汤静煣回到左凌泉跟前。

    最后拗不过汤静煣,还是让她过去了,但不直接把汤静煣送到左凌泉身边,而是让汤静煣自己坐渡船慢慢过去。

    其中缘由,姜怡自然想不明白,只能当做老祖此举另有深意。

    眼见汤静煣乘坐的仙家渡船已经从山外起航,姜怡再心平气和,眼底也难免露出了些许酸味。

    但现在酸也没用,过去了也是受气,等以后境界追上来,能把左凌泉甚至上官灵烨按着打屁股的时候,过去才是真正的扬眉吐气……

    姜怡如此想着,从衣领间取出了那块竹子雕刻的吊坠,摩挲着上面她被按着打屁股的画面。

    虽然想新仇旧怨一起算有点难,但人总得有点志向吗……

    雕像另一侧,冷竹等待许久不见动静,小心探头打量,发现姜怡握着吊坠傻笑,小声道:

    “公主?”

    “咳——怎么啦?对了,谁让你刚才在旁边一直插话的?什么叫汤静煣先认识、小姨先私定终身?”

    “呃……嘿嘿……”

    ……

    ————

    状态不好,写的有多少or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