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三十二章 人心不古!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剑皇没你们想的那般神秘,老夫当年在剑皇城里闲逛,撞见过剑七黄鹤去问剑老大要账,起因是两人为小事而打赌,赌一坛正儿八经的仙人酿,剑老大输了,拿不出来就想赖账,黄鹤那是拍着大门骂街……”

    “老人家,你路都走不利索还跑来挖宝,实在不容易,哥儿几个也不骂你了。剑七黄鹤那可是出了名的剑中君子,吾辈楷模,岂会做出骂街的事儿……”

    “骗你们作甚,剑老大还出了名的豪气干云,结果弄个大城不好意思收租子,想接活儿没人敢请,坐镇中洲又不能乱跑,穷的兜里比脸都干净,整天想把位置让给剑老二;剑老二四处云游逍遥自在,哪里会接这苦差事,所以才见逢人就说剑老大厚道,中洲老大的位子当之无愧,谁敢不服剑老大他跟谁急……”

    金色晨曦洒在老树下,三个年轻剑侠,坐在装满石头的大口袋上面歇息,听着偶遇的老剑客瞎扯,但对于老剑客说的话,半点不信。

    中洲十剑皇家业虽然没有南方的八尊主那么大,但好歹是一个层面的人物,每一个都是无数中州剑修毕生追赶的目标。

    在中洲这地界,确实有‘剑老大’的说法,毕竟‘老大’算是尊称;‘老二’就不一样了,在人人都是‘老子的剑天下第一’的中洲,把位列中洲第二的巅峰剑仙云红叶叫‘老二’,那不是找刺激吗。

    三个小年轻听了片刻,觉得这老头是在瞎吹牛,没啥意思,歇息够了,就扛着满满几大口袋石头,相继离去。

    老陆坐在石头上目送,正好瞧见三人一鸟,从人群中走来。他眼神一动,杵着剑起身,露出笑容:

    “在这里等左小友,没想到先被你给找到了,这小鸟着实好眼力。”

    “叽~”

    团子张开鸟喙,示意投食是最好地夸奖,其他都是虚的。

    首发

    左凌泉含笑让团子闭喙,来到跟前打了声招呼,因为有事在身,也没有细聊,先把方才所知的情况大略说了一遍。

    老陆在中洲游历多年,什么事儿都遇上过,稍微琢磨了下,开口道:

    “如此说来,那个人确实蹊跷。剑客佩剑,犹如手足发妻,也是第二条命,岂会交于他人之手,除非对方值得完全信任,信任到可以把命交到对方手上。”

    左凌泉也在困惑这点:“我和那人完全不认识,面都没见着,就遥遥把剑丢过来了,到现在没弄清意图。”

    “这种情况,要么是那人看中了你的天赋,想让你当衣钵传人,把剑借你看下你的根骨;要么就图谋甚大,能夺舍第一次,就能夺舍第二次。”

    上官灵烨这样的青魁,最容易被邪门歪道盯上,心里也有这样的猜测,她皱眉道:

    “夺舍后道行大不如前,短时间不可能入玉阶,我在这里,他凭什么打夺舍的主意?仰仗仙剑?”

    仙兵确实厉害,一出手就是毁天灭地,上官灵烨确实忌惮;但仙兵也不会违背天地法则,想发挥百倍的威力,肯定就需要百倍的投入。

    就比如聚魂幡,想发挥仙兵的威力,少说得吞掉数百万亡魂;神降台借天神之力,力量好似不劳而获,但代价也显而易见——造价高昂基本上只能用一次、心神失守难以掌控,基本上等于用钱换暂时的力量。

    仙剑是兵器,作用多在于把剑主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同时借用周边天地之力,拔高剑主发挥的上限。

    老陆沉淀这么多年,打出火镰谷那毁天灭地的一剑后,也耗尽了积蓄的力量;如果拿了仙兵就能无限制出剑,八尊主十剑皇早就被老陆杀干净了,还能只是‘陆十三’?

    在上官灵烨看来,对方道行在她之下,仗着仙剑,或许能倾力一击把她灭了,但事后变成老陆这样,怎么夺舍?

    先不说暴怒而来的师尊,要杀她动静肯定很大,必然引来中洲剑修围观,对方靠什么杀出重围?

    老陆也想不通对方的意图,摇了摇头道:

    “能夺舍的仙家老怪,鬼魅手段肯定层出不穷,会些失传秘术也不奇怪;此行必然凶险,不过桃花尊主好像在附近,上次还救了我一命,只要她老人家在,应该不会出岔子。”

    上官灵烨那天看到了桃树,但并未瞧见桃花尊主本人,不清楚对方还在不在。

    不过即便不在,真出事儿她也能拖到援兵抵达,当下转身走向矿山:

    “走吧,过去看看对方耍什么花样。”

    左凌泉走出几步,瞧见老陆杵着剑跟着,有些担忧:

    “陆老,你现在这状态,还能动手吗?”

    老陆满眼无所谓,呵呵一笑道:

    “难,拼命都挤不出几分力气,不过逃命的本事还有些。待会真打起来,不用管老夫,跑得肯定比你们快。”

    “……?”

    左凌泉哑口无言。

    谢秋桃跟在后面,觉得这个奇怪老头说话挺有意思,笑嘻嘻接了句:

    “那可不一定,常言‘拳怕少壮’,论起逃命的功夫,老前辈恐怕不是我的对手,我跑得可快了,不信你问团子。”

    “叽叽。”

    团子点头如啄米,毕竟前几天在麒麟洞听到锯东西的声音,它正想劝谢秋桃别去探查,结果一回头,就发现谢秋桃抱着乌龟跑没影了,那身法,看得团子都忍不住感叹一句:

    “你这鸟人,肯定长寿!”

    老陆对谢秋桃的话抱有怀疑,沙哑笑道:

    “那行,待会较量一二,出了事儿,看咱们谁先逃回飞沙城。”

    “一言为定,嘻~……”

    ……

    左凌泉和上官灵烨走在前面,听见队友认真讨论‘崩撤卖溜’的技术,眼神一言难尽……

    -----

    一行四人道行都不低,徒步前行翻过矿山,也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虽然嘴上说说笑笑,但四人都未放松警惕,连团子都飞在了前面,搜寻山野间不同寻常的踪迹。

    矿山后方是荒山野岭,树木在天地崩塌的摧残下一片狼藉,除了些许鸟兽看不到大型活物,修士都集中在矿洞,没有人来这里。

    左凌泉在山岭间仔细搜寻,本以为那把仙剑的主人很难找,但没想到的是,翻过矿山走了不过十里,就在一个山坡上,发现剑主的踪迹。

    山坡上长着一棵老树,火辣的太阳照在树上,在树下投出了一片阴影。

    身披蓑衣的中年剑客,靠在大树下,头发散乱披了下来,身上满是血迹。

    造型古朴的宝剑,插在剑客右手边,剑锋之上同样染了血。

    呼呼——

    山风吹拂下,树叶轻响,中年剑客纹丝不动,好似死了一般。

    ??

    左凌泉遥遥顿住脚步,眉头紧蹙,不明所以。

    上官灵烨和谢秋桃也满是意外,没想到小心翼翼跑过来,会看到的这幅场景。

    老陆年长,摸不清对方敌友,便率先开口道:

    “道友,没死吭一声。”

    似乎是听见了话语,树下的中年剑客,慢悠悠抬起头,看向四人,目光最后集中在了左凌泉身上,气若游丝道:

    “小友,你……你总算来了,上次未能见面,没想到再见,已经落得这般境地……”

    声音唏嘘悲凉,没有半点恶意,就如同瞧见了熟识的后辈,想交代遗言一般。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借过仙剑的左凌泉,就该放下戒备,连忙上前扶住前辈,询问发生了什么。

    然后前辈离留之际,说些高深莫测的话,再把仙剑交到左凌泉手上,咽气入土为安,一段奇遇就结束了。

    但目前的形势,显然不怎么正常。

    左凌泉知道这把仙剑,不久前才离开墓穴,面前这个中年剑客,要么是刚夺舍,要么就是脑子有毛病,反正不怎么正常。

    不正常意味着风险,左凌泉没有拿命去赌的兴致,直接做出狂喜之色,开口道:

    “果然在这里。他重伤了,快把剑抢回来。”

    上官灵烨也不信对方这幅做派,抬手就摆出了封魔剑阵后囚龙阵,想把树下的剑客困住。

    不管对方是真是假,绑起来再问话,得罪人总好过好心被人阴了。

    轰轰——

    不过眨眼之间,山岭下方就出现了九宫大阵,一座五色宝塔,也从天上砸了下来。

    躺在树下装死的无冶子,瞧见几人直接动手,眼底也露出几分意外。

    在无冶子看来,他借给左凌泉用了一次剑,给左凌泉帮忙解围,怎么看也是个雪中送炭的宽厚长者,从头到尾没漏出半点恶意。

    无冶子看左凌泉像个心怀侠义之人,就想将计就计用比较简单的法子,诱骗左凌泉近身,然后以仙剑隔绝旁人,迅速夺舍逃遁,没想到左凌泉这小子,竟然见面就想抢剑,连话都不等他说完。

    眼见阵法砸过来,无冶子总不能真被绑住,明知是试探,还是拔剑而起,闪身到了百丈之外,怒道:

    “老夫好心赠剑,你竟然乘人之危起杀人夺剑之心!好歹是习剑之人,你心里还有没有武德?!”

    左凌泉瞧见对方生龙活虎跳起来,接下来的话就不用去听了,一个邪门歪道说的话有什么好听的,他取出一把法剑,冷声道:

    “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