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三十一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月明星稀,中年面貌的无冶子,双手杵着宝剑,眺望熟悉的星海,目中显出物是人非之感。

    曾经的无冶子,就是当代的江成剑,威震中洲,以一剑之力,力压整整一代人;那时候的江成剑,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剑侠,他甚至没听说过名字。

    但英雄也好,枭雄也罢,总有落幕退场的时候。

    长眠地底三千年,无冶子早已成了和当今世道没关系的局外人,曾经对他又敬又畏的中洲剑侠差不多死干净了,如今的中洲剑侠,连听说过他名字的都没几个,更不用说卖给他面子,要再次融入修行道并不容易。

    但修行就是如此,有再多艰难险阻在前,都得想办法往前走上一走。

    苏醒后的这些天,无冶子都在想办法,回到自己曾经的位置;想要再次成为名震玉瑶洲的巅峰剑仙,首先要做的就是摆脱当前的这副皮囊。

    这具名为‘赵渠’的皮囊,灵谷六重的境界,没有啥缺陷,但同样没优点,以无冶子的阅历和玲珑阁内积攒的家底,花个百年时光打磨,不是不能重登巅峰。

    无冶子能在世上留下名字,绝非急功近利之人,有这个耐心;但让他没法接受的是,这具躯壳五行亲土。

    人皆有五行之属,哪怕幽篁巅峰本命圆满,五行品阶并无差异,修士还是会侧重亲和力最强的五行之属。

    无冶子五行亲水,往日苦苦寻觅的功法、武技乃至手上这把仙兵,都适合亲水的修士,其次金、木;五行之中土克水,他用这具躯壳来修行,无异于事倍功半,给自己找罪受。

    一秒记住.42zw.

    相反,左凌泉的身体和他方方面面都很切合,简直是量身定做的胚子,如果得到,往后修行就是事倍功半,恐怕一二十载,就能回到曾经的巅峰状态,说不定还会更高。

    两相对比之下,无冶子能怎么选自不用说;不过他也明白,他能看上的人,在当今的修行道也绝不是无名小卒。

    通过搜魂和对几个路过修士的盘问,无冶子大概得知了玉瑶洲目前的情况。

    虽然现在的顶流仙尊都是后来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但曾经走到过山巅,对于这些同道中人的道行有个大概估计;毕竟只要长生道还是断的,天资再好都只能卡在断桥桥头,不可能超过他对最强者的认知。

    依照无冶子的判断,左凌泉背后的护道人,是八大尊主的某一位,临渊尊主的可能性最大。

    如果临渊尊主跟在身边,无冶子毫无机会,但这种级别的仙尊,不大可能贴身为弟子互道,正常情况都是出事儿了给当地道友打个招呼,或者动用大神通裂空而至,帮弟子平事儿。

    撕裂空间有范围限制,不可能在玉瑶洲开个洞,直接到了北狩洲后花园,只要临渊尊主在铁镞府附近,就不可能一瞬间赶到中洲,那需要提防的地,就只有附近的修士。

    无冶子知道中洲如今有十个剑皇,南边的伏龙山附近,还有俩尊主,随便过来一个,现在的他都很难对付,因此只能先行布置场地,然后速战速决。

    好在十几天忙活下来,已经准备妥当,接下来就是等着鱼儿上钩。

    说起来这算是一场豪赌,赌赢了大道朝天,赌输了尸骨无存,不符合修行中人万事求稳的理念。

    但有些时候,长生大道就摆在眼前,错过了这辈子都遇不上第二次,不敢去搏一把的话,走这修行道作甚?

    上次差点身死道消,已经输过一次了,哪有赌狗次次输的……

    无冶子双手杵着长剑,望着东南方暗暗琢磨,直到东方晨光亮起之时,几道人影,终于出现在了视野内……

    ------

    晨曦初露,久违的太阳,从背后的山峦间升起。

    被雨露浸泡良久的黄沙与山野,在炽热阳光下迅速干燥,以至于地面上雾气腾腾,周身都能感觉到一股潮热。

    左凌泉御剑而行,来到西南方的山野间,瞧见远处密密麻麻行进的修士后,就落在了地面,徒步前行。

    山野间结伴过来探宝的散修极多,他们三人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

    可能是灵气波动的源头已经探明,高境修士已经离开,剩下的大量低境修士,为了几块黑水与搏命不值得,彼此不再打打杀杀,而是热火朝天地挖起了矿,时而能听到讨论声:

    “矿洞很深,往里面挖还能找到品相好的,拿这些破石头不嫌占地方?”

    “落袋为安,挖多少是多少,赶快走吧……”

    “听说齐家和陈家的人马快到了,这些人一来肯定把矿洞霸占,赶快挖,能挖多少是多少,以后这样的机会可不好找……”

    ……

    左凌泉顺着人群行走,瞧见满身大包小包的修士,回想起了自己和静煣第一次在落魂渊下矿,发现到很多矿石时的场景。

    虽然回想起来,只是些寻常的材料,满满一玲珑阁才卖了万枚白玉铢,但那种白捡钱的兴奋感至今记忆犹新,所以很理解这些散修目前的心情。

    谢秋桃最喜欢这种事儿,如果放在平时,她肯定拿着大口袋进去捡石头了,白捡的白玉铢境界再高也不嫌多。

    不过上官灵烨和左凌泉在跟前,让他们陪着自己一起下矿,肯定不合适,谢秋桃看了几眼后,失望道:

    “看起来只是个矿洞,我还以为是什么大宝贝出世了呢。”

    上官灵烨是铁出府顺位继承人,家里开钱庄的,虽然喜欢小钱,但跑去和低境散修一起挖矿的事儿,实在提不起兴趣。她在矿山外环视一周,没发现特别之处后,开口道:

    “算了,这地方没什么油水,去别的地方找找看吧。”

    已经去过了麒麟洞,又跑来了这里,都一无所获,左凌泉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就想提议,先回去把画舫开过来,带着清婉一起找机缘。

    但左凌泉尚未开口,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意,从远方的山野间传来。

    剑意很是缥缈,摸不清准确方向,特别熟悉,左凌泉用过一次仙剑,所以当时就辨认了出来。

    ?

    左凌泉神色微凝,转眼望向远方的山野——雾锁青山,天地如水墨画卷,朦朦胧胧什么都看不清,认真感知,方才那股剑意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官灵烨未曾察觉异样,询问道:

    “怎么了?”

    “我感觉到那把仙剑的踪迹了,像是幻觉,就在矿山后面,距离不定。”

    只有神魂极度虚弱的人,才会神识错乱出现幻觉,对于修行中人来说,感觉到有就是有,没有幻觉的说法。

    上官灵烨和谢秋桃,闻声脸色都凝重起来。

    谢秋桃看起来憨憨的,但警觉性远超常人,否则也活不到这么大。她想了想道:

    “怎么感觉那人阴魂不散,从沙海外面到这里,一直都在我们附近。”

    左凌泉看向上官灵烨:“感觉不对劲儿,我们还去不去斩妖除魔、匡扶正道?”

    上官灵烨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正在估摸此行的吉凶,尚未下定决心,怀里睡觉的团子,就从衣领里探出头,望向矿山外的人群,抬起翅膀晃了晃:

    “叽!”

    看模样,是在和熟人打招呼。

    三人心中微惊,转眼看去,才发现山下的散修人群中,有个暮气沉沉的糟老头子,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和几个小年轻侃大山……

    ——

    待会还有一章,正在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