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三十章 猎人与猎物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捡法宝反被原主夺舍,算是散修寻宝潜在的风险之一,在外闯荡的散修都听说过,但遇上的机会不大。

    因为要夺舍首先得精通神魂之术,把门槛限制在了玉阶,能夺舍的大佬本来就少。

    其次夺舍等同于把往日道行全部舍弃从头重修,对目标根骨的要求苛刻到极致,会被视为目标的人,都是九宗青魁级别的天骄,寻常修士求人家夺舍,人家都不乐意。

    正道修士做这种事,自然成了魔道;魔道修士即便找到胚子夺了舍,也很难扛过从头重修体魄的漫长虚弱期,所以能保全身体的情况下,没人会选择下下之策。

    一般只有身体重伤没法挽回,即将暴毙的前夕,才会把命魂藏于保命法器之内,祈祷不被仇敌发现,等待傻白甜上门白给;这对保命法器的要求也很高,不过仙剑能做到这一点。

    上官灵烨把自己的想法大概说了一遍后,又道:

    “如果真是上古年间的仙家巨擘夺舍重返人世,那无论他以前是什么,现在都是邪门歪道,其罪当诛。夺舍后以前道行全无,现在的道行必然在玉阶之下,一月时间,没法把身体练得符合往日所学一业,实力还要大打折扣,恐怕连你俩都打不过。”

    左凌泉对这个倒是理解——夺舍后身体不一样,自然很难发挥最巅峰的战力;就比如他自己,他对身体的所有锤炼,都是为了最后一剑,把身体压榨到能五剑清空气海,几乎就一眨眼的时间;别人没这个需求,自然不会这么练这么极端。

    说简单点,就是有人能一夜七次,夺了个原本不举的身体,那夺舍后该吃药还是得吃药,不可能保持曾经一夜七次的水准。

    听见上官灵烨的话,左凌泉开口道:

    “意思这是个邪门歪道,而且身体虚弱,手里还拿这把仙剑,我们有机会杀人夺宝?”

    记住m.42zw.

    谢秋桃觉得大有可为,不过并未点头,而是轻拍了左凌泉的肩膀一下,纠正道:

    “什么杀人夺宝,咱们是正道修士,这叫斩妖除魔、为民除害。”

    上官灵烨对谢秋桃赞许点头,又望向左凌泉,不悦道:

    “看看人家谢姑娘的觉悟,再看看你。我们正道中人,遇见邪门歪道,首先要想的就是斩妖除魔,仙剑那是缴获的战利品,漂亮话都不会说。”

    “……”

    左凌泉张了张嘴,竟是没法反驳,就摇头笑了下,认真承认错误。

    虽然起了夺宝之心,但这人怎么找显然是个大问题,对方既然拿到了宝物,很大可能直接远遁躲个几十年,没线索的话很难追查。

    三人商量片刻后,又在巢穴里搜寻起来,想看看还有没有留下其他蛛丝马迹。

    但尚未找到什么值得一说的痕迹,蹲在龙龟背上当啄木鸟的团子,就抬眼望向洞外,开口道:

    “叽叽!”

    上官灵烨可以动用神通,迅速查看洞外的情况,发现洞外并没有什么动静,但极远处的西南方,有一股很强的灵气波动传来。

    波动并非修士搏杀产生,更像是什么地方被打开,浓郁灵气忽然从内部冲了出来,引发的气象。

    “有人找到宝地了?”

    “呃……有吗?”

    左凌泉和谢秋桃,能隐约感觉到西南方的变化,但摸不准是什么。

    上官灵烨见此也不多说,带着两人出了巢穴……

    -------

    “快看。”

    “那是什么东西?”

    “快过去……”

    银月当空,一道淡黑色烟柱从沙海西南升腾而起,吸引了方圆数百里修士的注意。

    烟柱由五行之水的灵气构成,直冲九霄而后散开,从地面看去,就好似月亮都被染成了灰色,动静肉眼可见。

    虽然天地刚刚稳定,但秘境淘金的时候,永远不用惊讶散修的速度,时间刚过半天,已经有数十万人涌入了广袤的沙海,走到深处的也不在少数。

    烟柱冒起的位置不算太深,靠近沙海外围,附近聚集了大量正在挖泥巴、掘树根的低境修士,烟柱一出现,就有近万人往那边涌去,其中也不乏高人,就比如说老陆。

    苍茫夜色下,老陆背着斗笠,以佩剑做拐杖,慢悠悠往沙海外围行走。

    和林紫锋搏命没死成,一身伤却实打实落下了,天地刚恢复,老陆没时间调养,目前如风中残烛。

    既然没死成,堂堂剑修总不能自裁,团子去找左凌泉去了,老陆也摸不准位置,在洞天内转悠了几天,等天地恢复后,就独自返程,去找左云亭。

    估计见了面,还得被左云亭骂几句“你掉茅坑了?说好的给你送终,我差点走你前面你知道吗?”。

    其实左云亭被刺杀的时候,老陆能回来救,如果左凌泉他们没出现,仙剑落的位置就是左云亭那边了,毕竟他活不下去了,看上的后人,还是得用命护着。

    不过这些都是马后炮,老陆现在想的是怎么让左云亭尽快摆脱‘荒山两极’的名头,正儿八经成为修士,不然他真死了,想把剑传给左云亭,左云亭都拿不来。

    正暗自发愁的时候,黑色烟柱就从西南方冒了出来,从颜色来看就和五行之水有关。

    血脉相近,五行之属也大概率相同,左云亭和左凌泉一样,都五行亲水。

    老陆略微打量一眼,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天材地宝出世,动静不大不小,不至于勾起巅峰剑修的兴趣,他这玉阶守门人过去,得手的机会挺大。

    虽然和低境小友一起争机缘不合适,但老陆总不能指望左云亭自己去抢,当下还是把面子暂且放下,拉上斗笠,走向西南方。

    灵气波动的位置不算太远,老陆来到附近,黄沙与山石混在一起的大地上,已经密密麻麻聚满了低境修士,争先恐后人挤人,甚至有些看不对眼的已经提前大打出手。

    老陆对此视而未见,从僻静处来到一座倒塌大半的山峰下,遥遥可见山体内部露出一个天然溶洞的洞口,大量不会御剑的修士,正在往里面爬。

    虽然身体重伤孱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陆几个闪身的功夫,就来到了山体之内,入目的场景,却让他大失所望。

    溶洞规模挺大,洞顶密布着滴水的钟乳石,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石笋,大小不一,某些石笋表面露出了些黑色石头。

    黑色石头是黑水玉,炼制法器的材料,左凌泉墨渊剑的剑柄就用黑水玉制成。

    不过溶洞里的黑水玉,品相多半不高,大部分只能炼寻常法器,能炼灵器的都极为少见,不怎么值钱。

    此地就是个矿洞,方才的冲天黑雾,应该是黑水玉数量太多,积蓄大量灵气,山体崩塌忽然冲出来,产生的异象。

    老陆不可能把这地方占下来当矿主,寻常水玉,他这个境界也看不上,打量了几眼后,不禁有些失望。

    老陆虽然看不上黑水域,但其他修士显然没这个资格。

    溶洞就是个黑水玉矿,品质再差也能卖个十余枚白玉铢,要是挖到品相好的,几百枚白玉铢就到了手,等同于满地捡钱。

    低境散修发现这种好地方,结果自不用说,都拿着凿子布袋在石笋旁挖石头,甚至有人拉帮结派霸占一块区域挖矿。

    溶洞内‘叮叮当当——’的声音密密麻麻,不过半个钟头的时间,就聚集了数千人,而且还不断有听闻消息的地精修士涌来,进入矿洞。

    老陆瞧见此景,不好意思再和小辈抢位置,杵着剑从人海之间挤了出去,继续往回走。

    不过走到半途的时候,老陆又顿住脚步,回头看向了矿洞。

    动静这么大,又和五行之水有关,左凌泉如果还在附近,必然被吸引过来……

    老陆琢磨了下,可能是想和人叙叙旧,便在山外僻静处停下了脚步……

    ----

    没睡好,写的有点少,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