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九章 蛛丝马迹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路向西,走了不到一天,忽然风停雨住,天地灵气逐渐恢复了平稳。

    左凌泉在山头停下脚步,抬眼望向天空——厚重乌云被风吹开,露出了熟悉的星空与圆月,一股燥热气流也从远方压了过来,把原本的清冷雨夜,变成了闷热夏夜。

    从星海的辽阔来看,麒麟洞天已经彻底崩塌,融合为了玉瑶洲的一部分。

    左凌泉难以分辨此时所处的方位,不清楚距离清婉还有多远,他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天地好像稳定了,继续走还是先回去一趟?”

    谢秋桃得了只宝贝龙龟,此行已经血赚,对地底深处的大机缘,抱着‘有最好,没有也不亏’的态度,开口道:

    “看你们。那个洞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几天过去,宝贝还在的机会不大了,不过最好还是去看一下,免得和机缘擦肩而过,以后后悔。”

    上官灵烨这次和左凌泉一起出来寻宝,说好的是找仙剑,结果可好,左凌泉把佩剑赔进去了,她把自己赔进去了,什么都没捞到,货真价实地赔了夫人又折兵。

    上官灵烨比谢秋桃都‘勤俭持家’,往日行事都是‘毛过拔雁’,连团子都薅,哪里吃过这种血亏;特别是那个洞还和中洲麒麟有关,若是这次错过,接下来几十年碰不上都是常事儿,她由此回应道:

    “天地已经稳定,马上就有一大波修士进来,若是此时回去,等再过来,恐怕什么都不剩下了,先去碰碰运气吧。”

    说话间,上官灵烨取出了一张祛暑符,丢到十余丈外。

    首发

    符箓显出微光,散发出冰寒之气,除此之外再无异样。

    确定符箓正常触发,没有引起任何异变后,上官灵烨才御风飘起,身上染了点尘土的裙装,也刹那间焕然一新。

    左凌泉和谢秋桃见此,也不再压制体内真气流转,同时御气凌空飘在了旁边。

    左凌泉拿出天遁牌,尝试联系清婉。只可惜离开九宗后,天遁塔就不再无死角覆盖,天遁牌最多传几里,还没大声吼传得远,根本联系不上。

    上官灵烨道行虽高,但也没法感知到千百里外的情况,她知道左凌泉忧心独自等待的清婉,开口道:

    “画舫上有庇护法阵,清婉的处境比我们安全得多;如果麒麟洞的人没走,待会可能打起来,你注意好自己才是。”

    私人渡船都是花天价请掩月林定制,基本的保命功能自然不会缺;虽然防御力并非坚不可摧,但有本事打坏渡船的修士,犯不着和清婉过不去。

    左凌泉并不担心清婉的安危,只是怕清婉等急了,想出来的第一时间报个平安。

    不过灵烨说得也有道理,不趁着现在找天材地宝,等回去一趟再来,这里恐怕就人满为患了。

    既然决定继续去探宝,速度自然得尽快,三人不再多言,直接御风飞向谢秋桃发现的麒麟洞。

    没法动用神通时,翻山越岭只能用腿跑,怕被人发现还不能动静太大,能御空之后,速度可谓天壤之别。

    本来距离麒麟洞还有一天的路程,三人御风而行,前后不过两刻钟,就找到了位于山野间的石台。

    借着月光望去,石台背靠山峰而建,周围有零零散散的垮塌建筑,被草木藤蔓覆盖,看不到任何人为活动的痕迹。

    上官灵烨飞到附近后,就落在地面收敛了气息,以免打草惊蛇。

    三人保持适当的距离,小心翼翼来到石台上,从巨大洞口进入,前往地底。

    虽然到地底最深处也就两里多的距离,但三人沿途排查阵法或陷阱,用了小半天的时间,才来到最深处的巢穴。

    让人松了口气的是,一路没遇上任何意外,巢穴最深处也没有埋伏;可让人失望的是,正如谢秋桃所说,麒麟洞内确实是毛都不剩下了。

    左凌泉站在偌大的地底巢穴内,可见石洞岩壁坚硬如铁,不知是什么材质构成;中间有个大台子,曾经的大角鹿应该就趴在那里,整个巢穴十分干净,不见任何杂物。

    谢秋桃瞧见这‘家徒四壁’的场面,原本期待的小脸蛋儿满是遗憾:

    “果然全被人拿走了,比我口袋都干净。”

    三个人都不怎么甘心,虽然看不到任何物件,还是在巢穴内四处寻找,看能不能找到藏得比较隐秘的天材地宝。谢秋桃连刚到手的小龙龟都掏了出来,拿走手上凑着到处闻。

    在找天材地宝这方面,没人比团子更在行。团子自个在空旷巢穴里蹦跶,最后落在了石壁的一处角落,用翅膀指着地面:

    “叽叽!”

    左凌泉连忙来到跟前,半蹲着查看地面,却见地面有一个剑孔,旁边还有些锯屑似的粉末,似乎不久之前,有人就把剑插在这里。

    谢秋桃最是上心,蹲在旁边仔细打量粉末,还用手沾了点闻了闻:

    “好香,就是石洞里的味道。前两天我听见锯东西的声音,肯定是在锯这东西。不过为什么要在这儿锯?难不成太大,玲珑阁装不下?”

    上官灵烨自然不知晓缘由,她查看片刻,不敢尝味道,分不出是什么物件,正想借谢秋桃的小龙龟试试毒,却发现身侧的左凌泉,并未注意粉末,而是看着地上的剑孔,眼神有些震惊和茫然。

    “怎么了?”

    “你们没发现,这剑孔有些眼熟?”

    “嗯?”

    上官灵烨和谢秋桃这才把目光转向剑孔,这一看,也惊了下。

    剑的造型大同小异,但也有细微区别,比如八面、六面、四面、长宽粗细等等。

    当代的铸剑主流,都是注重轻盈的四面剑;而剑孔的痕迹是六面剑,最关键的是,和他们在沙海外围的地下墓穴里,看到的剑孔一模一样。

    左凌泉和林紫锋打架时,借了不知名高人的剑一用,此时回想,也是六面剑,如果插在地上,剑孔想来也是如此。

    虽然六面剑不算稀有,但两个剑痕没差别,又接连撞见,说是巧合就太牵强了。

    谢秋桃记得地穴之中的剑孔形状,疑惑道:

    “莫不是那个在沙海里捡到机缘的人,又跑到这里来把好东西捡走了?这什么运气啊,次次都快我们一步。”

    左凌泉表情较为严肃:“那是把仙剑,这人看起来,不光是运气好那么简单。”

    “仙剑?”

    “嗯,我还用过一次,很厉害……”

    上官灵烨琢磨片刻,摇头道:“依照时间来看,那人从地底取走仙剑,最多不过一月。仙兵威力太大,而且有些带副作用,比如吞噬精血折损寿数、影响心智发狂入魔等等。

    “哪怕是我师尊,得了一件仙兵,也得在家里研究一年半载,彻底摸透了,才敢拿来用。此人取走仙剑不过十天,就来了麒麟洞天,还敢随手把剑借你,举止太过反常。”

    左凌泉仔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他若是刚得了把仙剑,不说借给别人用了,当着外人面都不会轻易拿出来。

    ‘财不漏白’的道理在修行道也奉行,刚捡到大机缘就四处炫耀,和找死没什么区别,正常人都不会干这种事儿。

    “这有点说不通。”

    “是啊。”

    上官灵烨觉得此事极为蹊跷,对方绝不可能是刚拿到仙剑;但她确实是前不久才看到剑被取走,原主人早已成了一具枯骨……

    枯骨……

    上官灵烨心头一动,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以前有修士机缘巧合寻得秘宝,想要炼化,却被寄宿其中的修士残魂夺取躯壳,也就是常说的‘夺舍’。如果说那个持仙剑的人,是刚刚夺舍,那这事儿就说得通了……”

    -----

    待会还有一章,昨晚没睡好,精神不集中,写的很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