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二章 相濡以沫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寒风凛冽,吹皱了平如镜面的水潭,几片飘在水面的白梅,靠在了琴台旁的岸边。

    长发齐腰的女子,弯身捧起几片花瓣,放到寒潭旁的梅树下,让其尘归尘、土归土,目光始终停留在水潭上。

    水潭中倒影的并非美人与梅花树,而是烈日炎炎的沙海,可见无数米粒大小的修士,在沙海外物四处行走,观察着内部的情况。

    不知过了多久,水潭中的沙海震动翻腾,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导致沙海下陷,产生了流沙漩涡,吞没了不少沙丘,一道肉眼可见的墨黑剑气,也从裂口中外泄,在沙海中一闪即逝。

    琴台上的古琴,发出了一声低吟,继而一道透明虚影从琴台上浮现,飘在女子身边,开口道:

    “仙剑玄冥,无冶子的佩剑。”

    世间兵刃和人一样,名字都是他人所取,并没有与生俱来的名字。

    玄冥和北方天神玄武有渊源,代表了这把剑的大概来源,第一任剑主是谁早已经不可查,如今能知道这把剑名字的人,都已经为数不多。

    水潭旁的女子,因为曾经追杀过无冶子,对这个名字倒是挺熟悉,开口道:

    “本以为他早就化为沙海枯骨,没想到还活着;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商寅他们知晓,恐怕会设法招揽,到时候不好动手;要不要先安排人过去斩草除根?”

    一秒记住.42zw.

    幽萤异族是各方势力联盟,为了不互相残杀自剪羽翼,也有基本的规矩;虽然规矩对邪道中人来说限制不大,但无冶子这种级别的战力拜了山头,梅老祖这一系想了结旧怨,其他异族高层必然会插手。

    女子沉默了稍许,并未做出准确吩咐,只是道:

    “静观其变吧。”

    -------

    麒麟洞天里的一番搏杀,带来的动静惊天动地,甚至波及了外面的沙海。

    飞沙城等几座城池附近,数十万闻讯而来的中洲大小修士,在沙漠的边缘聚集,不停以术法、法器探查沙海内部的情况,却没有一个人敢轻易涉足。

    麒麟洞天已经崩塌,逐渐和九洲大地融合,里面虽然看起来一片荒芜,但实情绝非如此,只是左凌泉和上官灵烨没去找罢了。

    一座封闭几千年的洞天福地,天地自行孕育的矿藏肯定遍地皆是,说不定还能找到遗落的上古神兵。

    如今天崩地陷,等同于把整个洞天福地拆散,洒在了沙海各处;修士进去探宝和捡钱无异,这么好的机会,本就苦哈哈的中洲散修,自是不能错过。

    不过天地尚未稳定,不说进入麒麟洞天,连进沙海都凶险万分,一个不小心就被卷入了空间裂口死无全尸,所有人只能等在原地干着急。

    这些人中,最着急的,莫过于吴清婉和谢秋桃。

    和左凌泉分别后,吴清婉和谢秋桃来到了沙海外的僻静处,躲在画舫上,等待天地的稳定。

    左凌泉音信全无,吴清婉急得在画舫上打转,好几次想进沙海寻找,都被谢秋桃给拉住了。

    直到几天过去,沙海内部爆发出了那道惊天动地的剑气。

    吴清婉知道左凌泉的长短粗细,感知到的瞬间,就确定是左凌泉出的剑。

    而谢秋桃身怀家族传承久远的血脉,也感知到了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但谢秋桃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觉得自己的大机缘要来了,就独自出发,跑去沙海内部探宝。

    吴清婉哪里敢让她一个小女娃乱跑,自是不肯,但谢秋桃拉得住她,她可拉不住半步幽篁的谢秋桃,等发觉的时候,谢秋桃已经背着铁琵琶,钻进了沙尘漫天的大漠……

    -----

    天空的巨大裂口,持续半日方才愈合,等大地再次恢复极夜,原本高耸入云的山峰,已经盖上了一层黄沙组成的被子,山脚大地也被雨水浸泡变成来到深不见底的流沙坑。

    天地反噬的连锁反应太大,上官灵烨不敢再待在高山附近,带着左凌泉,往外狂奔出数百里,到了一座稍微稳定的小山下,才停下脚步。

    噼里啪啦——

    密集暴雨冲刷着山壁上的参天古木,幽暗环境中除开两道稍显粗重的呼吸,便再无其他动静。

    左凌泉连续跑这么远,不敢汲取天地灵气反哺自身,也累得是气喘如牛,在林间左右四顾后,开口道:

    “这里应该安全了,就是不知道团子能不能找到我们。”

    上官灵烨的护身黑甲一直未曾撤下,谨慎打量着树林,开口道:

    “先找个地方藏起来。林紫锋非死即残,已无威胁,但方才借剑的那人,不明敌友,遇上了是个大麻烦。”

    左凌泉出完剑后,也没想着把宝剑顺走,但跑出不远,还没捂热乎的宝剑就自行飞了回去。

    以两人的判断,那个赠剑的人,是被他们和林紫锋交手吸引而来,在这动荡天地间,也不敢随意动用神通。

    跑出几百里地都没发现追兵的踪迹,只要找个地方藏起来,对方肯定不敢用神通搜寻,他们就能暂时休整一下了。

    荒山野岭藏身倒是简单,直接原地往下挖个坑,再把上面的洞口一封,只要不动用神通探查,凭借肉眼神仙来了都看不穿。

    但实际操作起来显然不能这么草率,左凌泉在山间搜寻,找到了一条裂开的石缝,比较狭小,可供两人容身。

    他让上官灵烨先进去,然后用杂草遮挡,再用泥土封住洞口,确定没有什么瑕疵后,又在洞口聆听了良久,才轻轻松了口气。

    沙沙沙……

    洞口封闭,雨声变得微不可闻,雷光也被隔绝在外,地洞内漆黑一片,只能听到一道稍显不稳的呼吸声。

    左凌泉方才有所消耗,但并未受伤,他顺着声音来到上官灵烨身侧,在这地方不敢用照明珠,便从玲珑阁里摸出了一根备用的寻常蜡烛,点燃了插在石壁上。

    昏黄烛光下,身体被黑甲包裹的上官灵烨,手里提着两把金锏,靠在石壁上,整体看起来有些虚弱。

    “你受伤了?”

    “你说呢?”

    上官灵烨作为一个术士,方才担当主力,又是挡剑又是对冲,哪怕师尊给的保命铠甲没破碎,余波砸在身上,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上官灵烨调理片刻呼吸,确定外面没异样后,才心念微动,撤去了身上的黑甲。

    咔咔咔——

    黑甲如同潮水般,从双脚四肢消退,最终变成了脖子上的项链,露出了下方的华美金色凤裙,和微微发白的脸颊。

    这次的遭遇,没有上次在灼烟城那次可怕,凤裙上看不到血迹,说明没有受外伤;但上官灵烨用身体正面硬接了林紫锋全力一击,受到的冲击也不容小觑。

    只见凤裙的衣襟处,布料呈现出些许焦黑之色,显然是被雷击所致;剑气未能贯穿黑甲,但余波依旧震裂了衣襟和里面的花间鲤,能瞧见布料之下的些许白嫩和乌青。

    上官灵烨低头看了下,就用袖子挡住了衣襟,稍显虚弱的道:

    “转过去。”

    左凌泉这种时候,哪里会起非分之想,他在旁边坐下,让上官灵烨靠在了自己肩膀上,闭着眼睛道:

    “我注意周边,你认真调养即可,我不会偷看。”

    上官灵烨此时也没心力和左凌泉打情骂俏,见左凌泉神色严肃,闭目不动如山,不再多说,把稍显破烂的凤裙解开,露出了碎成几块的花间鲤。

    上官灵烨把胸口的碎布取下来,先口服了一粒丹药,然后一手环抱胸脯,一手用外用的药物,擦拭着两道半圆之间,那道略显青紫的伤痕。

    “呼呼……”

    略显灼热的鼻息,从身侧吹到了侧脸上,也轻抚着没有衣物遮挡的锁骨及下方的柔腻。

    上官灵烨无声轻轻擦拭,心里还是有些许小女儿羞怯,只是性格向来强硬,没有表现出来,故作镇定罢了。

    发现左凌泉呼吸微乱,上官灵烨左臂微微往上,遮挡严实了些,抬眼看向左凌泉的侧脸,结果……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