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一章 龙行于野(还有一章)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裹挟墨黑云雾的长剑,刹那间破空而至,却又擦肩而过,落在了后方。

    林紫锋表情凝固,眼神暴怒中带着不解,但刀口舔血多年的战斗素养尚在,自知有人相助,他毫无胜算,身形未曾停顿,径直朝山外冲去。

    无名宝剑落在手边,左凌泉也面露意外,不明对方敌友,没有直接接下。

    上官灵烨没听出方才说话的是什么人,扫了眼地上那把锋芒似是能捅穿这片天地的宝剑,以心声道:

    “剑上好像没做手脚。”

    其实这点不用上官灵烨提醒,因为剑是活的。

    剑客与剑,天生惺惺相惜,无法言语沟通,却能感知到对方的‘情绪’。

    无论借剑之人初衷如何,左凌泉能感觉到这把尘封不知多少年的宝剑,对他没有恶意,甚至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就好似一个看遍五湖四海、人间浮沉的长者,望着一个蹒跚学步、以木棍作剑的小孩,说:

    “比划比划,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左凌泉只经过短暂迟疑,目光就移到了往外飞奔的林紫锋身上,握住剑柄,往前踏出一步。

    记住m.42zw.

    在这一瞬间,天地肃然一静。

    仙兵之所以当得起一个‘仙’字,是因为它们和寻常兵刃法器是仙凡之别,不出则已,一出必然山河变色、惊天动地。

    吴尊义打造的神降台是如此,老陆的黄泉剑是如此,这把在地底埋藏数千年的宝剑,又岂会逊色半分。

    左凌泉握住剑柄前,觉得自己身处雨幕之内;握住剑柄后,却感觉遮天蔽日的暴雨,不过是随他心念而动的仆从,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上官灵烨紧随其后,目光放在左凌泉身上,只觉他握住剑柄的那一刻,整个人气势浑然一变,好似身形瞬间长大无数倍,脚踩大地,头却顶着苍天。

    这是上官灵烨第一次,从左凌泉身上,感觉到和师尊类似的感觉——如身处九霄鸟瞰世间万物,任你山高千丈、道高万尺,在本尊之前,都得低头俯首。

    这气势的来源是自信,苍生如蝼蚁,唯我真仙人的自信。

    往外奔逃的林紫锋,显然察觉到了背后节节攀升的气势。

    身为剑客,背面向敌接剑,既是耻辱,也和送死无异。

    林紫锋作为剑修,不缺骨子里的血性,哪怕身体伤残濒临油尽灯枯,依旧回头递出一剑,怒声道:

    “喝——!”

    天空惊雷大作,雨势也同时暴涨。

    扭曲的电蛇和陷入疯狂的暴雨,共同勾勒出了一幅灭世之景。

    左凌泉心无杂念,把毕生所学的积累,全放在了手中这一剑之上。

    而手中剑的底蕴,比左凌泉要深厚太多,不仅游刃有余接下全部送来的力道,还剑随意走,以千年之沉淀,让这在意境上已经惊世骇俗的一剑,发挥出百倍之威。

    轰——

    剑锋前指!

    左凌泉面前,一条墨龙奔腾而出,以吞天之势,淹没了山脚崩碎的大地,和四方汇聚而来的电蛇。

    洪水横流的江河,银河倒灌的暴雨,都在这一瞬间被仙剑强行撕扯,往高耸入云的山峰汇聚。

    林紫锋一剑出手,眼中显出无尽愤恨和杀意,但面对这山河变色的一剑,最深的眼底,还是流露出了无力,剑锋对撞的一瞬间,就被墨黑剑气吞没,撞碎了本就满目疮痍的大地。

    轰隆——

    万千雷霆的照耀下,一道墨黑剑气在大地上肆虐,如龙行于野。

    小天地内的五行之水全部被牵扯,以至于从天上看去,漫天雨幕都化为螺旋之势,往剑气的峰头汇聚。

    剑动山河,气惊万里!

    这一剑,才是中洲剑修眼中,正儿八经的‘剑一’,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林紫锋身上衣袍瞬间破碎,皮肉被无尽剑气刮得千疮百孔,双手持剑横在身前,硬生生阻挡着势不可当的剑气,身体被撞退近半里,在地面划出一道数丈宽的凹槽。

    轰隆隆——

    眼见剑锋余力将尽,林紫锋咬牙想要逃遁,但让他绝望而震惊的是,第一剑余波未散,左凌泉竟然再次抬手,对着他又来了一剑!

    咻——

    这连续两剑,比火镰谷那两剑慢上太多,显然是动静太大,体魄难以支撑所致。

    但间隔虽然长了,威力可没有消减,这是两式一模一样的剑!

    林紫锋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左凌泉是怎么把出剑的间隔压缩到这种地步,他反正做不到。

    再次面对这仙剑加持的巅峰一剑,林紫锋目前能做的,仅仅是用世间最怨毒的目光,盯着远方那道出剑的身影,直至被剑气洪流吞没,汇入脚下碎裂的大地……

    轰轰——

    虽然两剑之间间隔较长,但在旁观之人看来,就是一前一后连续两剑,第二条墨龙,紧咬着第一条墨龙的尾巴,撕裂了山脚的大地。

    毫无保留地用仙剑驾驭天地,动荡天地产生的反馈可想而知。

    剑气出去的瞬间,背后的山峰便开始摇晃。

    天空厚重的乌云,竟然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口,漫天黄沙倒灌而下,连带着扭曲雷霆,一起砸向左凌泉所在的位置。

    上官灵烨没有制止左凌泉出剑,也震惊于这一剑恐怖的威势,但思绪可没停止。她知道会被天地反噬,在左凌泉出完剑的一瞬间,就抱着左凌泉往外围遁去……

    ————

    轰隆隆……

    地动山摇。

    山野间,头戴斗笠旁观的剑道老魔无冶子,瞧着远处惊世骇俗的两剑,轻拍手掌,惊叹道:

    “精妙绝伦!就这天赋,夺舍老夫都觉得可惜。”

    无冶子作为窃丹之战前就独霸中洲的剑道枭雄,先不说为人,仅论剑道造诣,在世间绝对是世间第一档,能得他这番评价,足可见这两剑的火候。

    无冶子把剑借给左凌泉一用,自然不是大发善心提携后辈,而是想看看左凌泉的体魄和宝剑切合度怎样、身体潜力如何。

    如今看来,自己这把仙剑,就好像是给左凌泉定制的,虽说已经炼化龙王水精,挤占了本命水的位置,换掉太暴殄天物;但不炼化本命剑,按照正常路数求长生,照样是绝佳的胚子。

    无冶子说夺舍觉得可惜,并非虚心假意地怜悯,而是真觉得可惜。

    因为夺舍之后,身体底子尚在,‘剑一’却不在了。

    ‘剑一’代表的是剑客对剑道的理解,剑术、阅历、心境等等原因,共同沉淀出了自身最具代表性的一剑,缺一环都用不出来,这也是为何剑一没法教别人的原因。

    夺舍之后,神魂易主,左凌泉自己悟出来的剑一,肯定就不在了。

    无冶子知道左凌泉能在剑道走得更高,说不定比他还高,作为剑客,自是想看看剑道最顶端的风景,所以说觉得被夺舍可惜。

    不过可惜归可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冶子再惜才,也得先保证自己大道无忧。

    所以等佩剑从山脚折返后,无冶子看向悬浮在身边的宝剑,询问道:

    “这两剑是真好,老伙计,你觉得我以后,能不能用他的身体,把这两剑反推回来?”

    剑不会以人的方式思考,平时不会对这种无聊问题产生回应。

    但不知为何,今天宝剑却有了反应,剑锋轻轻颤鸣了下,意思简单直白:

    “你不行。”

    “……”

    无冶子早已古井无波的心境,微微动了下,脸上的笑容,也出现了些许凝滞。

    不过,片刻后,无冶子还是摇头一笑:

    “看来我这老不死一直不死,老伙计你也很为难啊。”

    剑没有任何回应,也不需要回应。

    因为剑不会背叛剑主,它说‘你不行’,也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

    还有一章,正在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