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十七章 遗失之境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叽——!”

    惊恐的雀鸣声中,相拥在一起的两道身影,落入了大地裂隙间的雾气,一直下坠,好似要直接抵达黄泉九幽。

    周身全是雾气,甚至难以判断是在升腾还是下坠。

    饶是上官灵烨的心智,在这不能视物、没法脱身的虚无之间,也显出了紧张之色,把左凌泉拉到了背后,肉身在前,面对前方难以估摸的凶险。

    左凌泉用左手,把上官灵烨整个人搂在怀里,长剑在手,同样谨慎地感知着四周。

    好在雾气之中,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可名状之物;下跌不知多久,两人终于跌穿了雾气,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更加光怪陆离的场景。

    山河移位,乾坤倒置。

    两人落入大地裂隙,出来时却在云端,举目四望,大地与山河化为碎块,悬浮而起自天边坠入云层。

    云层之中,亦有黄沙和碎石随着暴雨落下,砸入眼前的这片大地,天崩地裂,说的恐怕就是这幅场景。

    碎裂的大地,在万道雷霆的照耀下,可见大地上的参天古木,些许无名小兽在地动山摇之下奔逃,甚至能隐隐瞧见,被藤蔓覆盖的古老宫阁,随着山石垮塌,偶尔漏出檐角。

    不过放眼望去,大地上并没有人活动的痕迹,甚至连大型动物都没有,看起来是一个对人来说早已死去,正在彻底崩塌的小天地。

    首发

    左凌泉抱着上官灵烨,随暴雨一起落下,想要驾驭水流稳住身体;但九洲大地撕裂了这片小天地,余波之下,连空间都开始捉摸不定,更不用说依赖五行八卦施展的术法。

    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比天还大的封魔剑阵,术法难以掌控,即便出手也变成了脱缰野马,往哪里飞根本没法判断。

    上官灵烨本想御风而行,但动用神通后,两个人就开始在空中打转,忽上忽下差点把左凌泉甩出去,最后还是放弃了掌控天地,两个人一起随波逐流,自由落体坠向了地面的一条河流。

    扑通——

    汹涌奔腾的河流中水花四溅。

    左凌泉担心水底不安全,落水后就抓住憋气的团子,一头蹿上了岸边,落在了能感觉到余震的草地上。

    上官灵烨紧随其后站在了身边,浑身被雨水浸透,本想弹指驱散水汽,但胡乱调用灵气,可能在这片不稳定天地中带来连锁反应,最终还是选择取出了一把花伞,撑在了头顶,开口道:

    “这地方比想象的大,要完全和中洲融合,恐怕得半个月。”

    左凌泉看向四周,天空被雷云遮蔽,只能依靠电光辨认方圆数丈,时而便能听见山峰滑坡发出的轰鸣。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也站到了花伞之下,询问道:

    “现在怎么出去?”

    “天地尚未完全融合,摸不清方向,最好不要乱飞,等稳定下来再走,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

    “叽叽!”

    淋成落汤鸡的团子,站在左凌泉肩膀上,用翅膀指向一个方向,当是在说:

    “往南走,鸟鸟是南方山大王,天塌了有鸟鸟顶着。”

    左凌泉虽然听不懂意思,但能从团子身上感觉到自信带来的安全感,便没有多说,把伞接过来,搂着上官灵烨的肩膀往南走去。

    搂住肩膀的动作自然而然,搭配上毁天灭地的场景,还真有些末世鸳鸯的感觉。

    上官灵烨专心注意四周,察觉到这点小动作,不动声色瞄了眼左凌泉的表情,瞧见左凌泉也在观察周围,好似是下意识为之,便没有说什么,只当作没发现。

    团子对天地变化的感知,比两人要敏感和直观许多,用翅膀给左凌泉指路,沿着无名河畔行走了几个时辰,最后转到了一座还算完好的山峰下。

    山峰很高,雷雨之下,山顶已经戳进了云层,隐隐能瞧见些许建筑,不过都已经很古老破旧了。

    上山的青石道路还在,虽然也能感觉到天地的震动,但身处山上,感受微乎其微,就好似山峰是这片小天地的定海神针,稳定着周遭的一切。

    “这座山应该是中岳,此方天地的擎天柱,正常情况不会垮塌,以后估计会从沙海里冒出来,变成新的仙山。”

    上官灵烨沿着山间石道行走,打量着山峰整体的风水气象,又道:

    “不知道山根是否受损,如果山根完好,成功融入玉瑶洲的地脉,以后说不定能成为荒山、伏龙山那样的风水宝地,只可惜落到中洲地界了……”

    左凌泉对风水相数不了解,目光更多地放在山上残存的古老建筑上。

    此地不知与世隔绝了多少年的岁月,建筑风格与当代大相径庭,只能大略看出是一个修行宗门。

    宗门名字已经不可考证,但上山道路旁的石壁上,能看到些许壁画石雕。

    左凌泉用剑把壁画上的藤蔓扫开,仔细察看,大略能看出壁画的意思:

    天地最初处于混沌太虚,机缘巧合之下诞生了阴阳,而后逐渐诞生出了天地五行乃至世间万灵。

    天地初成之时,青龙、白虎等天官五兽,便因运而生;后大地崩裂分为九洲,每洲又孕育出了小的天官五兽,这座山,就在壁画上玉瑶洲的中心位置,上面站着一只大角鹿。

    左凌泉看到这里,有点不明所以,开口道:

    “中土之主,不应该是麒麟吗?怎么会是一只鹿?”

    团子对壁画也挺感兴趣,未等上官灵烨开口,就抢答似的摆出圆凤凰展翅的造型,意思应该是“鸟鸟不也是凤凰嘛。”

    上官灵烨的意思和团子差不多,不过举的例子,是上一任南方之主:

    “小天官五兽,都是五大天神的后裔,窃丹以前只是偷吃仙丹的孔雀,变成了南方之主后,掌控了凤凰之力,但模样依旧是绿头孔雀的模样。”

    “哦……”

    左凌泉微微点头,又看向团子:

    “要是团子变成了大凤凰,模样不变的话,那岂不是……”

    “变成了五彩斑斓的大团子。”

    “叽?”

    团子连忙摇头,示意自己才不会长那么骚气的花毛,自己一直都是白团子,只会长大而已。

    这些琐碎闲谈只是题外话,左凌泉又接着看壁画。

    等大角鹿在这座山峰安家后,来了一群赤诚祭拜的凡人,得大角鹿点化,建立了这个宗门。

    后面的壁画,描绘了宗门经历的大事儿,大部分都是斩妖除魔、肃清天地的事儿,甚至还瞧见了聚魂幡的踪迹,那时候上面就有了‘神差鬼使’四字。

    宗门经历了不知多少年的沉浮,后来某一天,九洲的天空上出现了一道裂口,有一个不可名状的天魔落在了世间,霎时间九洲水沸、横尸万里。

    这个宗门,和九洲大地上人联合起来,以百不存一的代价,驱赶了这群天外来客,但很快又有新的敌人,撕开空间降临九洲。

    这段血腥而黑暗的历史持续了多久不知晓,壁画上几乎都在这种外敌入侵的环境中一次又一次轮回,直到华钧洲有个道士出现,手持宝剑,斩断了天与地。

    岁月悠久的壁画到这里就结束了,两人也走到了山门处。

    原本壁画上那座放着一尊麒麟神像的巍峨山门早已经垮塌,只剩下一个满是青苔和枯藤的底座。

    左凌泉还在琢磨壁画的寓意之时,瞧见神像底座上面,还刻着一幅画——画风和山道上的壁画有所不同,应该距离当今年代比较近,上面是寥寥无几的几个宗门子弟,站在大角鹿神像下,看着草长莺飞的大地。

    这片大地上,已经没了那些祸乱九洲的天魔,但也没了足以纵横九洲的巅峰仙尊。

    大地上的一个个坟冢,似乎在预示,曾经那些不死不灭的九洲守护者,都在天地被斩断后,老死在了这太平岁月里,连延续不知多少岁月的辉煌宗门,也逐渐凋零,只剩下两三个子弟。

    但画像上并没有什么哀伤和惋惜之意,天边落下的一轮红日,有为这个上古宗门写下终结的意义,但似乎也在告诉看到这些壁画的后人:

    我们虽然都死了,但我们留下了一个生生不息的世界,知道你们此后看到的天边,落下的永远只有太阳,而不是又一尊肆虐世间的天魔,所以死得了无牵挂,死得其所。

    左凌泉站在倒塌的神像底座前,沉默良久后,感叹道:

    “如果壁画上说的是真的,那现在的九洲大地,确实算一切安好的人间仙境了。”

    上官灵烨感触要更多些,柔声道:

    “历史上为了苍生舍长生的前辈很多,远的不说,光是窃丹之战,就战死了难以计数的先辈,其中很多连名字都不知道。当然,这些前辈所求的,也不是让我们记住名字,而是希望我们明白如今的九宗从何而来,并和师尊一样,用一辈子的时间,把这来之不易的安稳维持下去。”

    说到这里,上官灵烨又摇头一叹,相伴走入早已凋零的古老宗门内部:

    “只可惜,我们也只是知道这个大道理,没有师尊那样的经历,便很难保持师尊那样横跨千年初心不改的大毅力。就比如你,在我和苍生之间二选一的话,你会选哪一个?”

    ??

    左凌泉正为这座古老宗门的经历而感叹,忽然听见这道送命题,明显迟疑了下,想回答,却发现怎么回答都违心,只能道: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护着。”

    “哼~”

    上官灵烨摇了摇头:

    “你我都做不了选择,狠不下那个心。但如果是师尊的话,她会站在苍生那边,事后陪着你一起死,甚至必要时能亲手送你走。我也想成为师尊那样的人,但可惜的是,和你走得越近,便发现和曾经的志向越远,温柔乡是英雄冢,果然不是一句玩笑话。”

    “……”

    左凌泉知道这个话题很沉重,上官灵烨也算敞开心扉,吐露了真情,明说了把他看得比苍生万物还重。

    但最后这句话,听起来还是古怪得很,谁是温柔乡谁是英雄好像弄反了。

    左凌泉想了想,用手搂住上官灵烨的腰,把她搂进怀里,回望天边崩裂的大地,开口道:

    “这些事,是男人该考虑的,等到了那时候,我自会知道怎么选。你一个女儿家,就老老实实当我的温柔乡;如果有朝一日,需要你在我和苍生之间做两难取舍的话,说明我这剑白练了,也不配活到那时候。”

    这句话很霸气,虽然境界差距有点大,让上官灵烨听得有点好笑,但她还是很配合地当了一回小女人,抱着胸脯,微微偏头靠在左凌泉肩膀上,轻声道:

    “有这个志向就好。换作我的话,我估计我会选你,苍生死活,与我何干。这个想法已经有入魔的征兆了,我想悬崖勒马,却狠不下心。”

    ??

    左凌泉本来挺感动,但最后一句话却让他觉得不对劲儿。他撑着花伞,遮在上官灵烨的头顶,看向她的侧脸:

    “这怎么能算入魔,这是人之常情。你打算怎么悬崖勒马?和我绝交不成。”

    “绝交了心里还是会想念。想要彻底斩断情丝了却牵绊,得杀夫证道。”

    “叽?!”

    左凌泉表情一呆。

    上官灵烨“嗤~”的笑了一声,笑得灵动而灿烂:

    “要彻底斩断牵绊,这是最狠的法子,能做出来的人,不能成仙也必成魔头,我可没开玩笑。你在害怕不成?”

    左凌泉肯定不是害怕,只是觉得上官灵烨这玩笑开得不太好接,他想了想,摊开手道:

    “你修为这么高,要杀夫证道我肯定拦不住。不过好歹有一场姻缘,我应该可以选个体面点的死法吧?”

    上官灵烨思考了下,微微点头:“这点要求自然可以,你想怎么死?”

    左凌泉左右看了看,确定这地儿没外人后,做出慷慨赴死的模样,凑到上官灵烨耳边:

    “要不……精尽……”

    细碎言语被暴雨遮掩,听不太清。

    上官灵烨渐渐蹙起眉,微微移开脸颊,目光古怪地盯着左凌泉:

    “这么痛苦的死法,而且挺丢人,你也想得出来?”

    “我觉得还好。”左凌泉半开玩笑道:“既然反抗不了,只能死之前享受一下了,娘娘要是心意已决,就动手吧,我绝对不求饶,保证死得体体面面。”

    “……”

    上官灵烨无言以对,本想嗔恼训斥左凌泉一句没脸没皮,但她的行事风格,让她做不出那种娇羞小女人的姿态,最后还是选择嘲讽道:

    “本宫可是半步玉阶,咱们可能要在这里待半个月,你确定你那点微末道行,敢和本宫斗法?”

    斗法?

    左凌泉觉得这词儿挺有意思,他和清婉修炼两年,千般手法早已炉火纯青,对此自是自傲回应:

    “有何不敢?”

    说着还跃跃欲试。

    但上官灵烨性格再强势有主见,面对这种白给的斗法,也不可能脑壳一热就上了,她眨了眨美眸,又把目光转向了山外:

    “天都塌了,今天斗法不合适,改日吧,等出去后……”

    左凌泉都被挑起了斗志,岂能容对手临阵脱逃,他来了句:“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晚辈道行浅薄,先出手为敬,望娘娘勿怪。”

    说着就抬起手来,使了招龙抓手,衣襟忽然变形,差点把蹲在衣襟上看戏的团子弹出去。

    上官灵烨猝不及防,身体一个激灵,转头想训斥左凌泉,哪想到左凌泉丝毫不讲武德,一套连招,堵住了她的话语。

    “呜~”

    上官灵烨后仰躲避,却难以脱离,直至往后弯腰,半躺在了左凌泉的胳膊上,她想揍左凌泉一顿,但手抬起来,还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反正在这里待着也没啥事儿。

    真在这里斗法的话,上官灵烨看了好久《春宫玉树图》,掌握了些理论,觉得能给左凌泉些颜色看看,但周边天地地动山摇,斗着斗着天塌了光屁股跑路,显然有失仙子的体面。

    因此相拥良久后,上官灵烨还是握住了想要解开衣襟的手,偏过头来,柔声道:

    “行了,说正事。老陆和剑皇城的林紫锋搏命,一剑打穿地底,目前生死不明,你还有心思在这里轻薄女子?”

    左凌泉抱着上官灵烨,一经提醒,收回了心神,转眼看向外面的苍茫天地:

    “刚才一剑下来,我看到了一棵桃树,有点像是桃花潭的祖树,估计是有高人出手了,老陆说不定没事儿。”

    “有可能是桃花尊主,但不确定。即便桃花尊主出手,就那么一棵小桃树,也挡不住仙剑之威,最多给两人留口气,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是不是也掉进来了。”

    左凌泉见此,扶正了躺在怀里的上官灵烨,环顾四周:

    “天地不稳定,擅自离开这里很危险,怎么出去探查?”

    “叽!”

    团子感觉自己夹在两人之间有点碍事儿,这时候站了出来“叽叽……”几声,应该是在说:

    “鸟鸟去探路,你们继续,都不耽搁。”

    说着张开鸟喙,讨要奖赏。

    上官灵烨觉得这法子不错,从袖子里摸了一根小鱼干,喂到团子嘴里:

    “团子乖。”

    “叽!”

    团子叼着小鱼干,就飞入了雨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