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十五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

    生老病死不可避,可能寿命有长短之分,但无论寿命有多长,只要还行走在三界之间,就总有大限将至的那一天。

    魂归地底是一场轮回的终结,也是另一场轮回的开始,但世间最悲之事,莫过于此生抱有太多遗憾和懊悔,让人不甘就此闭目,却又不知该怎么接着往下活。

    老陆便是如此。

    曾经只是山村少年郎,进山采樵误打误撞入了仙门,没有师长没有引路人,靠着骨子里的兽性,以弱肉强食之道,爬到常人难以企及的位置。

    庆幸的是,老陆良知未泯,最终浪子回头,没有坠入忘却人性的魔道。

    但可惜的是,正因为他良知未泯,幡然悔悟后,发现曾经做了太多不配为人子、为人夫的事情,没法释怀。

    时光无法逆转,留给他的只有悔恨,硬不起心肠又没法心无杂念,正邪两道都走不通了,只能在余生的岁月里,一遍又一遍地责骂自己。

    但这样的责骂也没什么意义,因为该听到的人,都已经听不到了。

    横风裹挟着黄沙,吹的老旧袍子猎猎作响。

    浑身暮气的老陆,如同少年时那般,抱着长剑,靠在马车上,注视着天上的流云,脑子里在回忆曾经的年少轻狂,但那腰杆,却怎么也直不起来了。

    首发

    一墙之隔的车厢里,左云亭把避暑符贴在脑门上,身上裹着条毯子,冻得瑟瑟发抖,依旧不肯出来晒晒太阳;发觉老陆许久未曾有动静,他开口问道:

    “老陆,发什么呆?”

    老陆回过了神,昏黄老眼中显出一抹笑意,开口道:

    “当年,我和我老伴儿,便是在这里遇上的。要是后面不遇上大机缘,就那么平平淡淡闯荡,如今说不定就是带着孙子孙女出来闲逛,哪会带你这憨货。”

    “嘿?!”左云亭回过头,看着车厢上的倒影:“你知足吧你,要是没我,以后谁给你送终?身在福中不知福……”

    碎碎念两句,左云亭又来了兴趣,毕竟老陆以前可从没说过老伴的事情。他开口问道:

    “你和陆婶儿怎么遇上的?是不是你这老不要脸的看人长得漂亮,见面就死缠烂打?”

    老陆呵呵笑了下,然后又是一叹:

    “当年不曾注意这些,也记不大清,反正就那么遇上了,交谈两句也不知怎么想的,就一起结伴游走,一走就是好几年。”

    “然后呢?陆婶儿去哪儿了?”

    “唉……”

    “是不是你资质愚笨,人家已经成仙了,你跟不上,不要你了,你心结难解,才变成这模样?”

    老陆倒希望是如此,曾今的不堪过去,实在不想提及,便含糊道:

    “也不是。我当时确实愚笨,辜负了人家姑娘,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自作孽。”

    左云亭对这事儿还挺上心,开口道:

    “知道辜负,没过去道歉?女儿家都心软,你犯再大错,只要诚心悔悟,老老实实赔不是,人家肯定原谅你,在这里伤春悲秋有什么用?”

    老陆摇了摇头,对此并未回应。一来是道歉没人听,二来是他亏欠的可不止发妻,还有连坟头都找不到的父母,这笔债不是一句道歉能还完的。

    左云亭在车厢里闲得无聊,有了话题,就化身为知心大儿子,不停开导为情所困的老父亲。

    老陆安静听着,心念又飘回了年轻时的过往;就在他神游万里之时,余光忽然发现,极远处的一个沙丘上,有东西在注视着他。

    那是一个女子,距离不远不近,看不清面容和身形,但能感觉出在笑,在向他招手。

    老陆浑浊的双眼瞬间清明,转眼望去,那个沙丘上又没了任何东西,好像方才所见只是幻觉。

    “……”

    老陆再老,也是幽篁巅峰,距离玉阶仅半步之遥,怎么可能出现幻觉。

    看到有,就真的有。

    老陆摸索了下手中的古朴长剑,开口道:

    “你们在此处不要走动,我去尿泡尿。”

    “哦……嗯?老陆,你上次尿尿还在栖凰谷,这憋的够久的,得多大一泡?”

    老陆没有回应,身形一闪间,便来到了方才所见的沙丘。

    沙丘距离火镰谷已经不远,烈日几乎晒红了沙地,远处的景色在升腾的热气下扭曲,能听到的只有滚烫的风声。

    老陆环视一周后,沿着沙地上的些许痕迹,走向火镰谷,脚步似慢实快,顷刻间已经行出数里,直至在火镰谷的悬崖边缘,才瞧见了一道人影。

    人影不再是女子,而是一个同样头戴斗笠的剑客,在崖畔盘坐,左手边放着一壶酒、两个酒碗,背对着他。

    剑客出剑,一般用右手,坐着往左边戳不顺手,往右边扫却很顺畅,所以把酒壶放在左手边,邀请人就座,算是中洲剑客间一种不明说的礼节。

    老陆没看到人影的脸,但通过放在旁边的那把紫青色的长剑,已经认出了来人。他背着手如同小老头般,走到悬崖边坐下,看向下方呈黑色的盆地,开口道:

    “林大剑仙,你老还没死,挺让人意外的。”

    林紫锋面相只有三四十,但比仇封情、老陆年长,在他们刚开始闯荡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州的剑皇了。

    对于这句问候,林紫锋并没有什么不满,抬手倒了碗酒:

    “以前,我还以为你能成为江成剑之下第一人,没想到打到前十三,就销声匿迹,还老成了这样。和我相比,我还活着算什么意外。”

    老陆没心情打机锋当谜语人,没有接酒碗,开口道:

    “方才那女子,是你做的手脚?”

    “除了我还能有谁。能让你性情大变,心结难解,在我看来,只有一个‘情’字。你能过来,说明我猜得没错。”

    老陆显然不喜欢别人拿这种事谈笑,他握住了腰间的剑柄,平淡道:

    “说完了?”

    “别着急。我早些年投靠了幽萤异族,知晓那边的一些说法。以前坐镇玉瑶洲南方的一位仙尊,也在幽萤异族,为人心善,也惜才,会在力所能及之下,帮看中的后辈留个后手;这样等后辈幡然悔悟想弥补过往的时候,能有一个解开心结的机会。”

    林紫锋转眼看向老陆:“我觉得你有资格入那位前辈的眼,想解开心结,唯一的可能,就是去北方找那位前辈试试。”

    老陆为了挽回过去,曾经求过无数人,但都一无所获。林紫锋觉得他听到这个消息,应该欣喜若狂。

    但让林紫锋意外的是,老陆并没有太多反应,只是平淡道:

    “难不成那位仙尊,还会时光逆流的神通,让人重回少年郎的时候?”

    林紫锋摇了摇头:“时光逆流不可能,但逆转轮回白骨生肉,并非没人能做到,也有可能那位仙尊看得远,帮你保留着故人的魂魄,让你得以说句话。我只是给你指个路,即便不能解开心劫,能和故人当面道个歉,总好过余生自怨自艾。虽然机会渺茫,但总有一分,你要是不想要这机会,我大可回去和那位仙尊说上一声,让他老人家抹去此事……”

    咻!

    林紫锋话语尚未说完,身旁响起一声剑鸣,周边天地凝滞了下来。

    熊熊烈日和烤得干裂的大地,似乎在一瞬间被隔绝在了世界之外,明明能看到炽热的太阳,身处大地之上,却好似置身冷冽寒冬。

    老陆坐直了身体,眼神锋芒毕露,甚至带着几分早已隐藏不知多少年的桀骜与冷血,沙哑道:

    “老夫看你是真活够了,都忘了自己几斤几两。”

    林紫锋本意就是拖住老陆,对此笑道:

    “怕被那位前辈抹去最后的机会,看来你还是在乎的。”

    老陆没有言语,但冲霄剑气,已经作出了一名剑客该有的回应……

    咻——

    ------

    另一侧。

    上官灵烨飞身往火镰谷疾驰,因为左凌泉和谢秋桃飞得太慢,中途改为一手一个,拉着两人以雷霆之势划过了长空。

    左凌泉已经稍微适应急加速,但谢秋桃显然是措不及防,被拉着右手,整个人横着移动,双腿和胸脯被风吹的乱摆,发出:“咿咿呀呀……”的杂音。

    下方的沙海在急速下变得看不太清,两人只觉眨眼工夫,上官灵烨就停了下来,来到了东北方的一个沙丘后方,尚未落地,就遥遥听见呼喊:

    “保护少主!”

    “来者何人?”

    ……

    除此之外,还有刺耳的剑气和符箓爆裂的声响。

    左凌泉没有大意,落地后迅速隐匿声息,探头从沙丘上观望。

    烈日之下,远方的荒漠之中,十余名身着长袍的修士,手持利刃围在了一辆马车周边,如临大敌。

    拉车的灵兽已经横死,旁边还倒着两具尸体,看起来是被偷袭所致。

    车队的前方,一名蒙面剑客以惊人的速度迂回,每逢出剑就有一人倒下,车队里的人根本没法招架,只能抱团结剑阵苦苦支撑,但以目前情况来看,根本撑不了多久。

    上官灵烨一眼望去,脸色就沉了下来:

    “是齐家的人,中间那个是齐甲,对手不清楚是谁?”

    距离有点远,场面又极为混乱,左凌泉看不清具体面容,听见齐甲的名字,心中就是一沉:

    “老陆和我堂哥在不在?”

    “老陆好像在火镰谷方向和人厮杀,马车里不知道是谁,要不要去帮忙?”

    上官灵烨之所以询问左凌泉,是因为她和左凌泉要隐藏身份,一旦动手就暴露了身份和当前,接下来找埋骨之地危险度倍增,很可能就要放弃预定的行程,事关左凌泉的机缘,自然由左凌泉做决定。

    不过这个问题,显然有点多余,左云亭肯定跟着老陆,先不说仙剑的传闻真假,即便真有一把仙剑放在沙海等着,左凌泉瞧见亲兄弟被杀,也不可能为了安全考虑袖手旁观。

    左凌泉扫了几眼,觉得对手道行有点高,硬碰硬灵烨可能受伤,并未直接往上冲,而是眼神示意,和上官灵烨一起贴地潜行,准备绕到背后,给对方致命一击。

    两人速度极快,没有被交战的双方发现,但走到一半的时候,却被车队里的一道声音惊到了:

    “何人在此放肆?”

    声音气势很足,就好像一头酣睡的猛虎,忽然发现一只兔崽子跑过来蹬鼻子上脸,愤怒中带着难以置信,唯一的缺点就是声音有点小。

    此言一出,不停突袭的剑客,暂时停下了攻势。

    剑仙叶虹,在剑皇城刚好排第一百,也是幽篁巅峰,不过五行本命参差不齐,约等于九宗普通长老的水准,靠着神出鬼没的剑术和上品法宝品阶的本命剑,才打出了一番名声。

    这次刺杀,如果陆剑尘这种老派剑仙在,给叶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过来虎口拔牙。

    哪怕陆剑尘走了,叶虹同样很谨慎,他不清楚马车里的情况,如果里面还坐着铁族府的护道人,即便不是上官老祖,五大长老随便来一个,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因此一直在外围猎杀齐家族人,逼迫马车里的人先现身,再出杀招。

    听见马车里的声音,叶虹在远处停步,开口道:

    “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出来说话。”

    齐家族人完全不是叶虹的对手,此时只想拖到老陆回来,也是停手不敢妄动。

    左凌泉三人悄然接近的同时,抬眼看去,马车上的车厢门打开,因为车厢内温度太低,与沙漠里的炽热气息交汇,飘出了一阵雾气,身着公子袍的左云亭,低头走了出来。

    谢秋桃没见过左云亭,瞧见这么仙气飘飘地出场,还微微愣了下,想来句‘这谁啊?整得挺玄乎’,不过碍于在绕后,没有开口。

    马车外,齐甲持剑如临大敌,不明白左云亭搞什么鬼,怕他被对方一剑带走,稍微往前面挡了些。

    但让人意外的是,左云亭面色冷俊,抬手扶着齐甲的肩膀,让他移开,直视远处的叶虹,冷声道:

    “你胆子挺大,本公子的道也敢劫,你可知我是什么人?”

    叶虹看过左凌泉的画像,觉得此人和左凌泉虽然有些许神似,但五官明显不同,没画像那么俊,没法分辨是不是乔装所致。

    为了确认目标,叶虹剑锋斜指地面,询问道:

    “阁下何人,报上名来,要是认识,给你们面子,放你们一马。”

    左云亭在车厢里等了半天,老陆也不知是不是掉茅坑了不回来,眼见齐家人顶不住,他才跑出来打嘴炮拖延时间。

    对方询问,左云亭自是开始扯虎皮大旗:

    “中洲卧龙的名号,你可听说过?”

    叶虹目标很明确,点头道:

    “听说过,阁下就是中洲卧龙?”

    “……”

    左云亭本想说那是他弟,不过转念一想,改口道:

    “没错。齐甲是我三弟,这次陪着他来中洲游历……”

    大旗尚未扯完,叶虹就提剑近身,剑锋直指左云亭。

    左云亭吓了一跳,没想到老弟的名字镇不住,他连忙抬手:

    “且慢,你我都是剑客,你既然想找死,我给你个机会挑战我,省得待会你说我以多欺少,胜之不武。”

    叶虹想要速战速决,十几个齐家族人确实比较麻烦,他直接等在原地道:

    “有种,来吧。”

    老陆一直不回来,左云亭也没了办法,硬着头皮跳下马车,抬手示意齐家族人先走。

    齐甲和众多族人明白了左云亭的意思,抛弃队友撤退显然不合适,但不走说不定都得死在这里,当下也只能缓步后撤。

    左云亭跑过去是送死,因此很有剑客风度慢条斯理地走,感觉稍有不对,就作势握住剑柄。

    左凌泉的名头毕竟还在,叶虹并未掉以轻心,观察着对方的破绽,想要一击毙命。

    但让叶虹震惊的是,眼前之人,处处都是破绽!

    好似一碰就死,根本摸不透虚实。

    叶虹知道左凌泉的道行,同为剑客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陆剑尘随时可能回来,不敢拖太久,眼见对方和齐家族人分开了十丈的距离,就想动手一击毙命。

    但就在此时,缓步前行的左云亭忽然一愣,看向叶虹的后面,满是意外。

    叶虹见状本能就想回头查看,不过马上就察觉不对——这种低级把戏,也想骗他分神?

    叶虹眼神死死锁住左云亭,仅用神识感知了下,没有发现背后有任何异样,冷声道:

    “雕虫小技,也想骗骗骗骗……”

    轰隆——

    沙海之间响起一声晴天霹雳,网状电蛇乱窜,如同千条触手,钻进了叶虹的身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