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九章 前往中洲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嚓——

    嚓——

    小窗幽烛,熏香袅袅,刻刀划过木料,发出的轻微声响。

    左凌泉在蒲团上旁坐,手里拿着从桃花林里寻来的一截桃木,用小刀刻出发簪的雏形,在上面雕琢花纹,面前已经刻好了一根发簪。

    一碗水很难端平,但厚此薄彼肯定后院起火,既然要送东西,自然每个人都得准备一个,而且还不能一模一样,都得投其所好。

    左凌泉刀工尚可,但艺术方面的造诣真谈不上高,光是刻什么都得想半天,以目前的进度,恐怕好几天才能全部弄完。

    吴清婉把随身物件收拾完后,躺在了左凌泉旁边,后脑勺枕在左凌泉的膝上,手里拿着一串白玉质地的珠子,以上品银蚕丝串联,正认真打磨光滑,顺便在其中雕琢可以震动的阵法。

    吴清婉炼器的手艺也不算好,但比左凌泉这种门外汉强得多,动作行云流水,表情娴静专注,如果不是制作的东西画风不对,还真像个技艺精湛的炼器大师。

    左凌泉忙活之余,偶尔也会偷瞄一眼,眼底其实有点意外。

    清婉和他圆房得早,各种情趣自然懂得也比较多,只要他想的事情,都满足过他。

    但清婉性格终究比较保守,愿意做某些事只是因为他喜欢,心里其实并不是很乐意;就比如狐狸尾巴之类的小玩意儿,挂件很喜欢,另一种只有在比较特别的情况下,才会迁就他答应。

    一秒记住.42zw.

    清婉忽然懂事,开始自己准备‘刑具’,左凌泉挺想问问缘由,但又怕惹毛婉婉导致她不弄了,为了性福着想,还是什么都没说。

    吴清婉和左凌泉早已是无话不谈的夫妻,瞧见他一直偷瞄,便晓得他在想什么,柔声道:

    “别瞎想,这不是给我自己弄的。”

    “给姜怡准备的?”

    “也不是,我没事折腾姜怡作甚。”

    吴清婉打磨玉珠子的闲暇,瞥了左凌泉一眼:“给你家灵烨宝宝准备的,新人进门,我这当姐姐的,总得表示一下。”

    左凌泉少有地从清婉话语里听见酸味,他放下了簪子,低头看着膝上的柔雅脸颊,笑道:

    “吃醋啦?”

    吴清婉抢侄女驸马,得位不正,所以从来不吃醋;但不吃醋可不代表没想法,她稍微迟疑了下,才开口道:

    “我吃什么醋,就是替姜怡打抱不平罢了。”

    “嗯?”

    “唉~姜怡修为低,年龄小,手腕更是稚嫩;以前仗着公主身份,还能压住静煣,我这当姨的,也不好意思和她争,大妇的位置虽然坐得不稳,但终究是坐着。

    现在可好,皇太妃娘娘招呼不大就进门了,人家年长,修为高得吓人,手腕更是强硬,光看架势就知道是当家作主的,还戴着左伯母送的镯子;今天和我逛街,开口就叫我‘妹子’,我想了一整圈儿,除了胸脯比人家大点,其他方方面面都得把人家叫姐。我都是妹子了,姜怡是啥?以后在家里怕是话都说不上……”

    左凌泉听着碎碎念的话语,摇头一笑:

    “修行中人,没俗世那么多讲究,哪有大小的说法。”

    吴清婉知道左凌泉没有厚此薄彼的意思,但夫妻夜话,彼此相敬如宾聊着有什么意思?她继续幽怨道:

    “你心里是没有,但对家里贡献小,自然就说不上话了。我和姜怡修为低、阅历低,在皇太妃娘娘面前本就只有言听计从的份儿,以后进了门,人家帮你修炼,进步神速,我和姜怡却只能当拖油瓶,此消彼长,这以后呀,估计就是暖床叠被的命。”

    “修为只是暂时的,现在低,过两年不就上来了,我以前也是当拖油瓶,让你辛辛苦苦帮忙修炼,一家人就是要互相帮扶嘛。”

    说到这里,左凌泉放下了手中物件,抬手握住清婉规模惊人的衣襟,轻轻晃了晃: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今天有些懈怠了,咱们开始修炼吧。”

    “一边去。”

    吴清婉在左凌泉的手背上拍了下,把衣襟合紧了些,并没有答应的意思。

    左凌泉见状,贴心询问道:“怎么了?还不舒服呀?”

    昨天晚上两人一起修炼,吴清婉为了把牛累死,玩得有点大,到了中午还是酥的。不过这点折腾,显然也奈何不了已经金身无垢的吴清婉。

    现在之所以不答应,并非吴清婉不想和情郎亲热,而是她修为低太多,根本帮不上左凌泉,所谓一起修炼,只不过是让左凌泉帮她提升修为罢了。

    吴清婉也想求长生,但左凌泉对她来说比长生要重要,哪里肯浪费左凌泉时间,她轻哼道:

    “修什么炼,我没闲工夫伺候你。真想修炼,自己练剑去,或者去找皇太妃娘娘……”

    话至此处,吴清婉心头一动,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坐起身来,蹙眉道:

    “对了,《青莲正经》是残本,你和太妃娘娘一起修炼,是不是没效果?”

    左凌泉目前用的《青莲正经》,只记载修炼到幽篁的法门,灵谷八重之前都是炼体,而幽篁境则是炼本命,玉阶是炼魂魄,目的不一样路数自然天差地别,根本没法套用。

    左凌泉也在为这事儿发愁,他点头道:“应该是的,《青莲正经》说起来不算特别上乘的功法,但帮助道侣提升修为的功效极为特殊,很难找到同等的双修之法,以后还得去找全本。”

    吴清婉对这事儿极为上心,不过并非她想尽快提升修为,而是因为上官灵烨——上官灵烨修为这么高,要是圆房的时候不双修,左凌泉不等同于白干?

    “你打听过全本的消息没有?”

    “唉……《青莲正经》虽然不是邪魔外道的功法,但终究登不得大雅之堂,我认识的高人也不多,能开口问的就灵烨和老祖,两人都是女子,不太好开口。”

    吴清婉自是晓得这道理,她坐近些许,柔声道:

    “那是以前,灵烨现在不都快进门了吗?去问问她呀,她见多识广,说不定知晓,你们可能很快就要用上,可耽搁不得。”

    左凌泉也没法问别人,当下点了点头:

    “都这么晚了,现在去问也没法去找,明天上船再问吧。”

    吴清婉晓得不能急于一时,当下不再多言,又靠在了膝盖上,继续给上官灵烨准备起好东西……

    ----

    沙海在中洲偏西北的位置,是玉瑶洲最大的荒漠,想要抵达,得翻过伏龙山,再横穿半个中洲,才能抵达。

    埋骨之地的传闻虽然不知真假,但这种无主之地,肯定是先到先得,去晚了可能渣都不剩下,为了尽快过去探清虚实,第二天一早,三人便集合准备启程出发。

    天色刚亮,左凌泉早早从婉婉身上起来,收拾好行头,一起来到了不远处的竹楼。

    画舫已经停在了竹楼外,舱门开着,处理案卷的东西已经放了进去,上官灵烨不在其中。

    左凌泉来到竹楼外,就瞧见画舫前的山地上,团子摇摇晃晃往前行走。

    团子走路时闭着眼睛,明显没睡醒,走出几步被树干挡住去路,就直接停在了原地,看模样是睡着了。

    吴清婉对此见怪不怪,捧起团子上了甲板,给它找个软和的地方睡回笼觉。

    左凌泉进入竹楼,想上二层看看有没有需要搭手的,刚进门就瞧见上官灵烨怀里抱着白猫,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晨曦尚未照到屋里,但竹楼里却忽然间明亮了几分。

    左凌泉察觉有点奇怪,仔细一看,才发现上官灵烨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

    往日上官灵烨不管去哪儿,都穿着一身华美的金色凤裙,有点模仿上官老祖穿着的意思,脸上同样不施粉黛,唯一的佩饰就是头上的金簪。

    今天则不然,上官灵烨身上的衣裳,换成了一袭杏黄的褶裙,虽然颜色大同小异,但轻柔布料包裹着曲线玲珑的身段儿,步履盈盈行走间,少了往日的威严庄重,但平添了几分婉约柔美。

    更引人注目的是嘴唇上的嫣红唇脂,娇艳如火,配上冷艳动人的脸颊,反差感极强却不显突兀,反而带着勾魂夺魄的妩媚。

    左凌泉第一次瞧见上官灵烨化这么精致的妆容,站在原地愣了下,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变化,但整个人看起来就好似变了个人。

    上官灵烨抱着猫走下楼梯,神色犹如出门踏青的豪门夫人,瞧见左凌泉盯着她脸看,并未露出异色,轻声道:

    “走啊,愣着做什么?”

    左凌泉凑近仔细打量几眼,笑道:

    “真漂亮,我差点没认出来。”

    彼此已经算捅破窗户纸,上官灵烨特地梳妆打扮,自然是‘女为悦己者容’。但她还不适应目前的关系,不知该用什么语气和左凌泉交谈,本想来句“看什么看?”,话到嘴边,又变成了:

    “那是自然,我当年也是名动九宗的仙子,不爱梳妆打扮罢了。”

    “什么叫当年,现在不也是。”

    “哼~”

    两人抱着大白猫上了画舫,和桃花潭的人遥遥告辞后,就驾驭画舫起航。

    上官灵烨和往日一样来到了书桌旁,开始处理起一天的公事,左凌泉则在对面帮忙搭手。

    吴清婉本来坐在小榻上,但不知为何,觉得三人相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了,想开口闲聊都不好找话题,于是独自出门看起了风景。

    左凌泉在书桌对面整理着卷宗,想起昨晚聊的事情,开口问道:

    “灵烨,我这里有一本功法,是残卷,想找全本,但不知道方向……”

    上官灵烨和左凌泉接触这么久,大概知道左凌泉所修的功法路数,不过这些东西,左凌泉和姜怡都不会拿出来给她显摆,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听见询问,上官灵烨停下了动作,抬眼望向对面:

    “什么功法?拿来看看。”

    左凌泉不觉得《青莲正经》有什么见不得人,但当着女子的面拿出来,总归有点暧昧。他从玲珑阁里取出玉简,递给上官灵烨:

    “这是以前在栖凰谷的时候,清婉机缘巧合找到的功法,挺好用,就是上面有一堆叮嘱,不能告知道侣以外的人,所以以前不好拿出来。”

    上官灵烨接过玉简,神念探查了一番,并未露出左凌泉预想中的羞恼之色,只是意外道:

    “《青炼正经》倒是少见,是北狩洲那边一个宗门的功法,走阴阳合欢之道,对房事的研究在九洲都是一绝。”

    房事……

    左凌泉稍显意外,询问道:“是邪道宗门?”

    “不算,不过正邪两道都看不上。那个宗门研究双修之法,研究到最后忘了长生初衷,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宗门里面也乱得很,男男女女不分彼此、不分辈分,一年到头闭门不出的修炼。由于太过伤风败俗,隔三差五就被看不顺眼的修士收拾一顿,还是黑白两道混合双打,弄到最后彻底封了山门,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虽说伤风败俗了点,但只要不为祸人间,其实也算不上大恶;那个宗门现在彻底销声匿迹,找不到了?”

    “宗门找不到了,但因为功法确实不错,外面流传的有,九宗某些长老就喜欢收集这些;你想找的话,没事去仙家集市里的黑市逛逛,说不定就能碰上。”

    上官灵烨把玉简丢给左凌泉,拿起金笔,本想继续批阅,不过转念一想,又回过味来,蹙眉道:

    “你找这功法,是想和我双修,帮你精进修为?”

    左凌泉就知道上官灵烨会问这个,他回应道:

    “为姜怡和清婉准备的,等找到功法,她们应该也快到幽篁左右了。我修行速度已经够快,哪里会拖累你的修行。”

    上官灵烨上下扫了左凌泉一眼,摇头一叹:

    “那就算了,铁镞府有类似的法门,本想帮帮你,你如此有骨气,不靠女人往上爬,我也不好坏你的道心。”

    “?!”

    左凌泉表情微僵,恨不得抽自己一下,他坐直了些,认真道:

    “虽说欲速则不达,但修行道危机四伏,能多走快一步,都多一分保障。都是自家人,互相帮扶,哪有谁靠着谁往上爬的说法……”

    上官灵烨故意逗左凌泉,岂会改口又答应,她摇头道:

    “修行中人,当道心似铁,心志不坚是大忌。”

    “我还不到二十,小孩子有什么道心,我这叫凡事三思而后行,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就是因为你还小,心智尚未完全成熟,我才要监督纠正你,习剑之人,当诺不轻,言出则必诺。”

    左凌泉完全说不过上官灵烨,想了想微微点头,改口道;

    “也是,我以后必定铭记于心。不过情侣之间亲热,和修炼关系不大,咱们……”

    “你想和我亲热?”

    “嗯。”

    左凌泉这次承认得十分干脆。

    只可惜上官灵烨又叹了口气,摇头道:

    “痴迷闺房之事,对修行中人来说是屈服于欲念,除了浪费时间和力气毫无益处。为了修炼彼此欢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沉迷女色为了欢好而欢好的,我再答应你,岂不是把你害了?”

    “……”

    这番横竖都是理的话,把左凌泉哑口无言,他干脆也瞎扯了,站起身来绕到了书桌后面。

    上官灵烨眼神一冷:“怎么?不讲武德,说不过想动手?”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出了名的君子。”

    左凌泉双手往椅子扶手上一摁,就往上官灵烨脸上啃。

    上官灵烨可以躲避,也能阻挡,但她反抗的话左凌泉完全没办法,逗了左凌泉半天手都不让摸,感觉有点过分,想想只是象征性地推了两下,便让左凌泉亲了一口。

    啵~

    等左凌泉得逞之后,上官灵烨才把他推开,手儿擦了擦脸颊:

    “你修行速度得快些了,连女人都按不翻,想亲一口还得我让你。你要是有把我按在桌子上撕衣裳的本事,何必说这么多乱七八糟,我又不会怪你。”

    左凌泉一愣,没想到上官灵烨这么直接,他笑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上官灵烨可没有开玩笑,她靠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微微歪头:

    “我说的,从现在起,你想对我怎么样,就对我怎么样,只要你有这本事。”

    左凌泉点了点头,不过目前他真没这本事,还是回到了桌子对面坐下: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就这么说定了。赶快把事儿忙完,我得抓紧时间修炼了。”

    上官灵烨轻轻哼了声,继续批阅起卷宗……

    ——

    写的有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