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八章 避无可避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

    从集市归来,已经是黄昏日暮。

    满载而归的团子,在桃树枝头蹦蹦跳跳,不时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几个并肩而行的女人。

    花烛夫人含笑闲谈,吴清婉不时接话,上官灵烨则有点心不在焉,走在旁边沉默不言,还随手折了根花枝,毫无目的地轻轻晃荡。

    上官灵烨很聪明,但对人与人的感情,反应比较迟钝,从小到大未曾把心思放在这方面,也没人教她这些,近两年才有所转变。

    自从酒后一番打闹,上官灵烨就陷入了纠结境地,不知该怎么接受以后身份的转变。

    师尊让她‘顺心而为’,给了她鼓励,一时冲动之下,想去找左凌泉坦白。

    结果不巧撞上左凌泉和吴清婉在一起,时机不合适,把那份儿勇气给憋了回去,等天亮再想鼓起勇气说一句‘我确实看上你了’,不好开口了。

    话说不出口,但心态已经变了,没法再和往日那样自然而然的对待左凌泉,她只能做出不冷不热的模样,发发小脾气,免得左凌泉看穿了她的心思。

    至于接下来该如何,上官灵烨也不知道,今天想了一整天,得出了结论是——如果师尊遇上这种情况,肯定会把男人往地上一按,冷声来一句:“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上官玉堂的人了,敢说个不字,我弄死你”。

    上官灵烨想按照师尊的路数来,但她的性格不是如此,做这种事儿很别扭,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左凌泉的人了,敢说个不字,我死给你看”还差不多。

    记住m.42zw.

    但上官灵烨显然说不出这种没骨气的话,身边也没有可以商量的人,只能在外面逛街暂时逃避,默默思考合适的对策。

    团子一直跟在身边,自然发觉了上官灵烨忽然‘性情大变’,见她一副没心情与人接触的架势,也有点担忧——毕竟事情关系到鸟食,万一明天早上又把它扔出去找虫吃怎么办?

    以前汤静煣也会有这么反常的时候,独自坐在屋里发呆,一会儿开心一会儿烦躁。

    团子看着上官灵烨的模样,觉得两人的状态有点相似,就开始回忆,亲娘以前是怎么开心起来的来的……

    看泉泉送的胭脂盒,看着看着就开始傻笑……

    可是泉泉没送奶娘胭脂盒……

    那就送一个?

    团子小脑袋瓜灵光一闪,觉得自己抓住了要点,不过奶娘不用胭脂,喜欢什么来着……

    打架的小人书……

    好看的袜子和肚兜……

    ……

    团子念及此处,觉得这法子可以试试,就展翅而起,划过桃花潭的上空,直接来到了山脚下。

    天色渐黑,竹楼内点起了灯,左凌泉依旧坐在书桌后,揉着眉心看卷宗,旁边摆着整整齐齐叠放的一摞卷宗。

    团子从窗口飞进来,落在了青竹质地的笔架上,摊开翅膀认真:“叽叽叽……”

    左凌泉忙活一整天,看得字估计比往日十几年都多,正焦头烂额;瞧见团子回来,他自是一喜,放下金笔看向窗外,却不见上官灵烨和清婉的踪迹。

    “叽!”

    团子蹦到了展开的卷宗上,提醒左凌泉抓紧时间,然后用翅膀指向左凌泉的腰带。

    左凌泉听不懂团子说话,但接触久了能大概明白意思,他摸出腰间的玲珑阁,含笑道:

    “饿了?太妃娘娘没喂你?”

    团子拨浪鼓似的摇头,凑到跟前,挥动翅膀不停比划,示意左凌泉送东西讨上官灵烨开心。

    只是这表达方式有点复杂,左凌泉似懂非懂,从玲珑里取出鸟食,团子不要,又取出毛球玩具。

    “叽叽……”

    团子只觉脑壳疼,它直接落在了宝塔似的玲珑阁上,想自己找。

    玲珑阁设有禁制,未经允许的人没法打开,更不用说鸟了。

    左凌泉也搞不懂团子要什么,便试着解除了禁制;结果团子还真会用,在里面一通乱翻,最后扯出来一件花花绿绿的东西,还有几盒胭脂。

    上次回大丹,左凌泉把仙芝斋的花间鲤和胭脂全买空了,都是给婉婉和姜怡准备的,一大包衣裳不可能随身背着,都放在玲珑阁之中。

    瞧见团子掏这些东西,左凌泉有点莫名其妙,笑道:

    “你找这些作甚?你又没法打扮。”

    团子在桌上迅速物色,最后挑了挑金鲤鱼的肚兜,还有一盒胭脂,抬起翅膀指向外面:

    “叽。”

    左凌泉这下明白了意思,眼神十分意外:

    “你让我送灵烨东西?”

    “叽。”

    “真聪明,你不提醒我都忘了。”

    左凌泉轻拍额头,觉得自己还不如一只团儿。不过胭脂是俗世物件儿,老送这个没诚意;情趣肚兜好像也不合适。

    左凌泉略微思索,觉得送东西不能太敷衍,就想自己刻一根发簪,再雕几个字什么的。

    只是团子瞧见左凌泉明白意思还不准备,甚至想把东西收回去,顿时不乐意了。

    以为左凌泉是不好意思,团子岂能让他临阵脱逃,用爪爪抓住了金色肚兜,就拎着飞出了窗口。

    “诶?”

    左凌泉正在翻材料,见状不明所以,他又不能用神通把团子打下来,连忙开口道:

    “回来,别提着这东西在外面乱晃。”

    “叽!”

    团子才不管,扇着小翅膀直接到了山脚。

    林间小道上,花烛夫人刚刚离去,上官灵烨和吴清婉并肩而行,正在商量着接下来的安排。

    听见翅膀扇动的声音,吴清婉余光瞄了下,哪想到抬眼就瞧见一只小白鸟,抓着一件镂空质地、骚里骚气的小肚兜,从天上飘了过来。

    ?!

    吴清婉哪能不认知这东西,脸色瞬间涨红,连忙招手,让团子赶快过来。

    上官灵烨稍显心不在焉的表情也是一凝,露出啼笑皆非之色。

    团子贴着树冠一路来到了两人之前:

    “叽叽~”

    吴清婉脸上火辣辣的,暗道一句“凌泉在搞什么鬼?”,她想把肚兜抢下来,没料到团子往旁边躲了些,没让她拿,而是冲着上官灵烨“叽叽喳喳……”,好似在说“你看,漂亮不?”。

    上官灵烨觉得事情有点不大对,她抬手把崭新的花间鲤接过来,疑惑道:

    “你送我的?”

    团子连忙摇头,落在上官灵烨的肩膀上,先是用翅膀指向山间小楼,又指向上官灵烨,然后张开鸟喙,讨要小鱼干。

    这么简单的动作,傻子都能理解。

    上官灵烨眉毛微抬,表情错愕:

    “左凌泉让你送我的?”

    “叽叽~”

    团子点头如捣蒜。

    “……”

    吴清婉表情古怪,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言语,揉了揉额头,做出困倦的模样,默默走向了自己的落脚处。

    上官灵烨看着手里的肚兜,同样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左凌泉这行为。

    脑壳进水了这是?

    难不成有什么特别暗示……

    这能有什么暗示?

    上官灵烨琢磨片刻,硬没想通左凌泉此举的动机,她也没收起肚兜,直接拿在手里,闪身回到了竹楼。

    天色已黑,月色未起,竹楼外黑蒙蒙一片。

    左凌泉站在窗口,手遮凉棚,寻找团子的踪迹,只觉一阵夜风袭来,一道人影就落在了屋里。

    左凌泉回过身,瞧见上官灵烨手里拿着肚兜,肩膀上站着团子,微微松了口气,正想说话,不曾想上官灵烨表情一冷,先开口道:

    “你送本宫这东西什么意思?”

    “嗯?”

    左凌泉发现上官灵烨表情不善,知道她误会了,解释道:

    “刚才团子不听话,把花间鲤提着就飞了出去,我怎么可能送娘娘这种东西。”

    “叽?”

    团子摊开翅膀,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上官灵烨其实也觉得左凌泉干不出这种蠢事儿,但团子这蠢样就能干出来?

    上官灵烨用手指勾着肚兜,在左凌泉面前晃了晃:

    “你刚才在我屋里把玩这东西?”

    把玩??

    左凌泉连忙摇头:“没有,一直放在玲珑阁里,方才团子自己翻出来……嗯……”

    “你的意思是,团子飞回来,从你身上拿了玲珑阁,自己打开,翻一件肚兜出来,以你的名义送给我?”

    “听起来有点玄乎,但事实确实如此。”

    左凌泉认真点头,看向落在茶案上找瓜子的团子:

    “是吧团子?”

    团子埋头狼吞虎咽,一副除了吃我啥都不会的模样。

    “……”

    左凌泉微微摊开手,只得道:

    “方才想送娘娘点东西,本来准备刻个簪子,团子觉得花间鲤好看,就给你拿过去了。娘娘若是不喜欢,全当没看见便是。”

    上官灵烨把肚兜收起来,蹙眉道:

    “那就是团子送的,本宫喜不喜欢,和你有什么关系?”

    “好吧。”

    左凌泉觉得是这么个理,便也不在这件事上瞎扯了,示意书桌上的卷宗:

    “今天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都放在桌上,娘娘过目一遍即可;以前搁置的案子还多,几天都弄不完,我今晚是在这里过夜,还是明天再来?”

    上官灵烨来到书桌旁坐下,摇了摇头:

    “到船上有的是时间忙,今晚休息准备下,明天去剑皇城。”

    左凌泉一愣,来到书桌对面坐下,疑惑道:

    “才刚到桃花潭,桃子的事情尚未有着落,明天就走?”

    “剑皇城那边出了点风声……”

    上官灵烨复查案卷的同时,把听到的见闻又说了一遍,然后道:

    “埋骨之地的传闻是真,规模不小,中洲几大世家都在找,已经在沙海打了好些天,尚未探明具体位置……”

    左凌泉简略听了一遍后,奇怪道:

    “没探明位置,怎么知道地下埋着大墓?”

    “修士闭生死关,洞府会布置各种阵法,闭关失败身故,阵法不会消失,会继续运转,直到阵法失效为止;届时洞府内的无主灵气,会一股脑冲出来散于天地,通过这点就能确定规模和大致方向。”

    “哦……那怎么确定是无冶子的埋骨之地?”

    “以当时的动静来看,必然是一位仙家巨擘的埋骨之地,按照阵法自然情况下失效的时间前推,大略能和无冶子消失的时间对上,但这种法子推测,误差通常在千年上下,很难笃定。”

    上官灵烨抬起头来,看向窗外:

    “桃花潭让门徒查过,刚发现埋骨之地时,已经有了类似的猜测,但传的人不多,也就最近几天,才忽然传遍中洲。能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有人发现了蛛丝马迹,要么是有人刻意引导。”

    “刻意引导?”

    “如果消息是真的,你肯定得过去碰碰运气;如果是有人放假消息,那必定有所图谋。仙剑换剑主,要求极为苛刻,首先就是潜力不能比原主弱。

    无冶子的统治力,也就比剑皇城主江成剑弱一线,玉瑶洲有这潜力的不多,再加上五行主水,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左凌泉坐直几分:“我?”

    “也有其他人,但你机会最大,五行主水的无主仙剑,玉瑶洲就这么一把,错过了你只能去其他洲找,所以明知是坑,都得过去看个究竟。”

    剑修都是两把剑,一把本命养在体内不轻易动用,一把随身携带打工干杂活儿。

    拿仙剑打工听起来有点奢侈,但双持仙剑横扫九洲的机会摆在面前,恐怕没人会拒绝。

    左凌泉看了下腰间灵器品阶的墨渊剑:

    “意思就是,消息可能是假的,有人故意引我过去?”

    上官灵烨轻轻点头:“即便消息是真的,只要有人盯上你,知道你会过去,也会在那里等你;修行就是如此,走错一步万劫不复,但原地踏步,永远到不了山巅。”

    话说到这里,也没什么可纠结的了,左凌泉点头道:

    “那隐姓埋名过去看看情况吧,拿不到仙剑,刚好也能去剑皇城刻个字。”

    “切~”

    上官灵烨听见这话,靠在了椅子上:

    “剑皇城是江大剑仙的住处,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在人家院墙上刻字?对了,剑皇城卖的有换下来的旧墙砖,那边的剑修喜欢买回去刻个字自我安慰,你可以买一块回来刻着玩。”

    左凌泉不太爱听这话,自信道:

    “现在刻不了,以后总能去刻,这事儿总比抢仙剑简单得多。”

    上官灵烨觉得也是,手儿撑着侧脸,好奇询问道:

    “那地方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剑修观摩,你准备刻什么字给天下人看看?”

    现在聊这个明显早了,左凌泉玩笑道:

    “要不刻‘上官灵烨和左凌泉到此一游’?”

    “……”

    上官灵烨表情一凝,眼神又冷了下来:

    “你把本宫名字带上做什么?”

    左凌泉聊了半天,好不容易看到上官灵烨表情缓和,结果又变了脸色,心中不由一叹。

    反正话题都聊到这儿了,左凌泉顺势起身,走到了上官灵烨的身侧,靠坐在书桌上,柔声道:

    “还在生我气啊?”

    上官灵烨下意识往远靠了些,示意前面的椅子:

    “坐好,谁让你过来的?”

    左凌泉站直了身,但并未回座位,而是走到了上官灵烨的背后,抬手揉着香肩:

    “昨天是我冲动……”

    “想死是吧?”

    “贸然亲你确实不对,但我是男人,总得主动点。你对我一片真心……”

    啪——

    上官灵烨轻拍书桌,回过头来,莫名其妙:

    “你脸皮城墙做的?本宫对你一片真心?”

    左凌泉觉得这话是有点不要脸,就改口道:

    “口误,是我对你一片真心,一时情难自禁,才亲了上去。昨天和海上不同,海上你神魂虚弱,没反应过来也正常;昨天你也不躲……”

    “我没躲吗?你手口并用……”

    上官灵烨想争辩几句,但发现这解释好无力,她半步玉阶的大佬,说被左凌泉摁着亲躲不开,恐怕团子都不信,就改口道:

    “你昨天喝多了,本宫不与你计较,此事休要再提。”

    左凌泉叹了口气,把太师椅原地转了个圈儿,让上官灵烨面向自己,双手撑着扶手:

    “我今天没喝多吧?”

    “嗯?”

    上官灵烨靠在椅子上,感觉不太对劲儿。

    左凌泉望着上官灵烨的眼睛,微微俯身又凑了过去。

    !

    上官灵烨眼睛瞪大了些,一张椅子自然锁不住上官灵烨,她完全可以起身离开,但现在躲开,又能证明什么呢?

    眼见左凌泉凑了过来,上官灵烨眼神表情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停留在了不冷不热之上,不过微微偏头闭上了双眸。

    昏黄烛光印在美颜脸颊上,这副欲拒还迎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被贼子轻薄,却无可奈何的豪门贵女。

    这一次也不躲,那已经说明了一切。

    左凌泉在上官灵烨的脸蛋儿上轻点了下,柔声道:

    “灵烨?”

    上官灵烨没有回应,睁开眼帘,也没去看左凌泉,把椅子转回去,重新审阅起卷宗,平淡道:

    “回去收拾东西吧,明早就出发了。”

    左凌泉眼角含笑,俯下身又在脸上亲了口。

    啵~

    上官灵烨依旧毫无反应,全神贯注地看着卷宗。

    直到左凌泉告辞,把房门从外面关上后,一抹红晕才染上上官灵烨的脸颊,眼底神色百转,抬手揉了揉眉心,小声嘀咕道:

    “我在干什么呀……”

    茶案上,嗑了半天瓜子的团子,此时“叽叽~”两声,意思大概接话“啵啵嘴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