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章 立碑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二章立碑日落西山,黄昏的流光洒在江畔孤舟上,把晶莹剔透的冰雕都染成了金黄色。

    上官灵烨整理好卷宗,起身来到窗口,吹了片刻江风,才把诸多琐事扫出脑海,轻轻舒了口气。

    窗外是青江红日,遥遥可闻空山雀鸣,风景不能说别具一格,但足够宁静,确实是个散心的好地方。

    上官灵烨低头看了眼,抬指轻勾,把身上华美的凤裙,换成了俗世大家闺秀爱穿的襦裙。

    不过略一打量,觉得自己百来岁了,这么穿太嫩,又变成了一袭杏黄色夏裙,以花簪为点缀,看起来落落大方,再配个小丫鬟,说是附近出来游玩的豪门夫人,恐怕没人不信。

    收拾好行头后,上官灵烨走出船舱,却见吃西瓜不吐西瓜皮的团子,四仰八叉躺在冰雕脑袋上,江风吹拂着白色绒毛,看起来睡得很香。

    上官灵烨提着裙摆,作势轻手轻脚离开,哪想到团子不是一般地机警,迅速抬头望向她:

    “叽?”

    “走吧,带你出去遛弯。”

    “叽~”

    团子连忙翻起来,落在了上官灵烨的肩膀上,开始叽叽喳喳唠嗑,意思估摸是在提醒上官灵烨,太阳快落山了,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记住m.42zw.

    上官灵烨自然明白意思,取出了小鱼干,喂着团子,目光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边。

    年少的时候,上官灵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在修行之上,虽然九大宗门都去过,但皆是来去匆匆、目高于顶,不说项阳城这样的小地方,连各大宗门的景点都没兴趣瞧上一眼。

    后来被困在凡事无处可做,才开始没事看看闲书,了解起那些和修行不相干的事情。

    之所以会在项阳城附近停留,是因为上官灵烨对这个地方印象比较深。

    ‘梅山遗韵’的传闻由来已久,为了吸引冤大头前来赏景,负责维护此地的宗门常年派人在外四处宣传,只要用过水中月的修士基本上都听说过。

    如果只是残存着一座碑林,上面有上古先贤留下来的墨宝,倒也不至于引起上古灵烨的注意。

    古怪就古怪在,那些石碑是真的,但铁族府之中却没有此地确切的记录;师尊那边没机会问,只能问宗门里的老人,但那些人也不知缘由,只说可能是窃丹灭世之战前的宗门驻地。

    窃丹之战过后,玉瑶洲被打断代,死的一个不剩的宗门不下千百个,确实有很多上古宗门被世人遗忘。

    但梅山有九宗开山长老乃至老祖的题字,这种地方哪怕只是个寻常小池塘,也该流传下来些说法,但事实情况是什么说法都没有,没有任何人知晓出处。

    出现这种情况,只可能是有人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人为删掉了一段历史。

    能有此等手腕的人,上官灵烨不用猜都知道是谁,除了包括她师尊在内的九宗三大元老,也没别人了;但此举是为了隐藏什么,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

    如今来了这个地方,上官灵烨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自然是想找到些蛛丝马迹;只可惜几千年岁月下来,项阳城早已沦为俗世城池,以前像她这样来寻踪的人肯定不少,能发现的异样早就该发现了,沿路并未找到值得注意的东西。

    上官灵烨在山间石道上闲庭信步,脚步似慢实快,不过片刻工夫,就走过了画壁和诸多石碑。

    碑文早有听闻,并无出奇之处,上官灵烨渐渐失去了兴致,本想把左凌泉叫回来继续启程,却被从前方折返修士的话语所吸引:

    “哪儿来的愣头青,九宫山都敢招惹……”

    “死鬼,快走啦,小心惹一身骚……”

    说话的是一对灵谷初期的道侣,很快就从身边走了过去。

    上官灵烨闻声稍显疑惑,九宫山就是负责打理梅山的宗门,论地位是伏龙山的下宗,但宗门主要财路是在梅山收门票,规模能发展多大可想而知。

    不过,就和栖凰谷一样,再穷的下宗也是下宗,只要背靠九宗,就能摇人摇到八尊主,寻常修士根本不敢招惹,这种在人家地盘闹事的情况倒是不常碰见。

    上官灵烨本着看热闹的念头,往前又走了一截,来到梅山之下。哪想到入眼就瞧见,一个身着黑袍的年轻人,单手持剑站在木楼前,剑锋之上正滴着血水。

    木楼下站着四五个身穿宗门制服的修士,前方还有一个躺在地上,捂着渗血的喉咙,不远处还落着一条断臂……

    “叽?”

    ----

    稍早之前。

    左凌泉和吴清婉简短沟通后,拿着两页符谱,来到木楼外围观的人群附近。

    木楼修建在上山石道的入口处,前方是个小平地,摆着一块尚未刻字的石碑;身着茶色道袍的九宫山弟子站在旁边打下手,不少修士在木楼前围观。

    木楼屋檐下摆着一张桌案,上面放着笔墨纸砚,此时三个年纪不大的修士,正围在桌前,从怀里掏着神仙钱,桌后是个笑眯眯的中年修士,眼巴巴等着。

    千枚白玉珠,放在左凌泉这里都不算小数目,几个准备刻碑的修士,最多十五六,两男一女,是宗门子弟,但从神色上来看,肯定不怎么富裕,三个人在一起凑钱。

    其中的女孩看表情是想开口劝阻,但中年修士一口一个‘小仙子、少侠’,各种吹捧之语不绝于耳,她根本开不了口;为首的青衣弟子估计也涉世未深,被吹得有点飘。

    左凌泉以前也吃过亏,花十两银子买了只就是饿不死的小甲虫当‘记性’,觉得被宰一回并没有坏处,虽然这三个小年轻吃的亏有点大,但总比日后把命都陪进去强。

    吴清婉站在身侧,同样没有上去劝阻的意思,只是暗暗摇头。

    左凌泉本来想等三个年轻人被宰完后,找个机会偷偷把符谱塞进他们衣服里,但在旁边看了半天,却见三个人加起来都没凑够一千枚白玉珠,三个钱袋一番清点,只有七百余枚。

    围观看热闹的修士,见状发出一阵哄笑;桌后的中年修士表情也变化了些。

    三人中的女孩,见状顺势道:“钱不够,要不算了,下次再来吧。”

    其他两个同伴也有此意,便想将钱袋收起来。

    但九宫山的人在这里做一锤子买卖,几天也不一定等到一个冤大头上门,一块石头连同刻字的手工费,价值加起来不到一两银子,换七百枚白玉珠可谓无本万利,岂能把人放走。

    桌后的中年修士,见状叹了口气道:

    “已经请师长把风水看好了,正等着石碑落地,这时候说不要,不是让本道为难吗?”

    女孩很不好意思:“我们钱不够,下次再过来……”

    中年修士表情一凝:“几位小友过来询问,本道在这里说了半天,东西和人都准备好了,结果等了一句‘下次再来’,这是拿我九宫观开涮?”

    这话语气就重了,三个年轻弟子涉世未深,背后的宗门又远不如九宗下宗,连忙摇头解释:

    “没有没有,道长误会了……”

    中年修士摆了摆手,做出大人大量的模样:

    “罢了,看你们年轻,也不和你们计较;本道待会和师长通报一声,七百枚白玉珠,你们再添一件法器,这碑就让你们刻了……”

    这番话先硬后软,标准的以势压人,火候拿捏十分老道,明显没少干类似的事儿;三个年轻弟子脸色微变,这时候想不答应,也不敢开口了。

    如果是涉世未深被奸商油嘴滑舌蒙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去过问是多管闲事;但买卖不成就靠背景压人,性质就变了,更何况吃相还这么难看,放在仙家集市当场就得被打个半死。

    围观的修士见状都是皱眉,不过九宫观就在项阳城附近,伏龙山的下宗,他们根本惹不起,也只能暗暗摇头。

    吴清婉见状眉头紧蹙,望了左凌泉一眼,询问怎么办。

    左凌泉倒是干脆,走出围观人群,来到木楼前面,开口道:

    “既然人手准备好了,几位道友钱又不够,这块碑要不让给我吧,我也省得等。”

    此言一出,所有人就把目光集中了过来,三个年轻修士微微一喜,连忙点头。

    但中年修士眼见又来了肥羊,能全吃为什么要放一个,连忙赔笑道:

    “少侠不用急,下面人手脚麻利,谁都不用耽搁。老三,快带这位少侠去挑石碑……”

    左凌泉来到三人跟前,用剑柄指了指放在旁边准备刻字的石碑:

    “我时间紧,就要这块,不行就算了。”

    “……”

    中年修士眉头一皱,觉得这个相貌俊逸的年轻剑客,是故意来捣乱的。但瞧见左凌泉从袖子里排出十枚金缕铢放在桌上后,脸色顿时笑得和花儿一样,连忙拿起笔:

    “没问题,客官要刻什么字?”

    左凌泉抱着剑环视群山,稍微打量了下:

    “我不插山上,就插在这里,可以吗?”

    中年修士想了想:“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插在这里不合规矩,得和师长通报,价钱恐怕得加个……嗯……一千枚。”

    “没问题。”

    左凌泉欣然点头,又掏了十枚金缕铢放在桌上。

    围观之人瞧见此景,都有点震惊,觉得这年轻剑侠不是钱多烧得慌,就是脑子有包。

    中年修士见左凌泉答应得这么干脆,还有点后悔,但这时候再加价容易把客人得罪,完全可以待会再想其他路数捞钱,他和气道:

    “少侠是痛快人,小道一定给您安排满意,您要刻什么字?”

    左凌泉稍微酝酿了下:

    “嗯……字不多,就刻‘强买强卖,童叟皆欺’八个字就行了。”

    ?!

    话语一落,周边修士先是愣了下,继而爆发出一阵哄笑,不过察觉地方不对,又连忙停下了笑声,眼中显出震惊。

    三个年轻弟子也满眼不可思议,其中的女娃想开口劝阻,但这时候明显晚了。

    中年修士笑容一僵,顷刻间沉了下来,把笔拍在桌案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小子,你什么意思?不把我九宫山放在眼里?”

    左凌泉微微皱眉,示意桌上的神仙钱:

    “我掏双倍钱,刻自己想刻的八个字,怎么就没把贵宗放在眼里?道长莫非觉得这八个字是在说你?”

    中年修士明白左凌泉是在说他,但脸还是要的,他沉声道:

    “我九宫山向来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你这八个字即便不是说九宫山,过来游赏的客人也会误解……”

    “那就是没法刻?”

    左凌泉伸手去拿桌上的神仙钱。

    中年修士见状,迅速把二十枚白玉铢盖住:

    “你刻意找茬,扰乱生意还污蔑九宫山,现在就想拿钱走人?”

    左凌泉望着中年修士,莫名其妙道:

    “钱你收了,碑刻不了,不退钱也罢,还说我诬蔑九宫山,这意思是准备明抢?”

    中年修士知道左凌泉在装糊涂捣乱,但他把人打出去,到手的钱就没了;直接没收的话台面上又说不通,于是退了一步:

    “我九宫山在此地扎根数百年,岂会做强取豪夺之事。本道只当方才是误会,这八个字有指桑骂槐、含沙射影之嫌,不能刻,按规矩得带上‘梅’字,你重新决定。”

    左凌泉轻轻点头:“那就刻‘梅山外的九宫山,要钱不要脸’。’

    这话就是赤裸裸的指名道姓了。

    木楼外满场寂静。

    中年修士猛拍桌案,怒目道:

    “敢辱我师门,你找死!”

    周边几个九宫山弟子,也围了上来,剑拔弩张。

    左凌泉岿然无惧,扫视周边一眼:

    “动手这生意可就黄了。为了脸面连钱都不要,我看你们不像这种人啊。”

    “你放肆!”

    中年修士怒火中烧,当下撕破脸皮也不装模作样,右手把钱一收,怒声道:

    “给我打。”

    呛啷——

    便是在中年修士把神仙钱扫入袖中的瞬间,一声清脆剑鸣响起。

    众人不见左凌泉如何动作,墨黑长剑已然划出一道半月,将桌案连同中年修士的右臂齐肩一分为二。

    夕阳下扬起一条血线,惊呼和闷哼同时响起,二十枚金缕铢连同胳膊一起飞入半空。

    九宫山弟子本来正想上前,瞧见此景骇得齐齐退出一步。

    中年修士脸色瞬间煞白,完全没料到左凌泉敢直接拔剑,而且速度如此恐怖,断臂剧痛尚未传来,就想开口喝问‘你是什么人?’。

    但左凌泉没了陪一个巧取豪夺的瘪三打嘴炮的耐心,反手又是一剑,扫过中年修士的脖颈。

    擦——

    剑锋划过喉头,中年修士尚未出口的话语,彻底烂在了喉咙里。

    此举把所有人都惊了下,想开口制止却来不及。

    中年修士仅剩的左手捂住喉咙,连退数步,眼中只剩下难以置信。

    左凌泉出剑太快,直至此时断臂和血水都未落地,他停住剑锋,稳稳用剑刃接住二十枚金缕铢,指向剩下的九宫观弟子:

    “在修行道,杀人不犯法,不能轻易杀人,只因为要守九宗的规矩。你们先把规矩扔下,觉得谁势大谁就能持强凌弱,那现在我按照你们的规矩来。我今天就要在梅山刻八个字,钱给你们了,谁不让刻我杀谁,叫你们管事的来。”

    话落,剑锋一震,二十枚金缕铢砸在了九宫山弟子的身上,弹落地面,发出‘叮叮’的脆响。

    周边鸦雀无声,只剩下喉咙漏气的‘嘶嘶’声响。

    九宫山弟子都被左凌泉的举止吓蒙了,许久才有人联系起宗门里的师长,周边围观的修士被惊走了不少,只剩下些许胆大的还在,但也退开了数步,没人敢开口阻拦。

    吴清婉觉得事儿闹得有点大,但这时候也没法拦了,只能在旁边小心戒备。

    黄昏落日,火烧云挂在西边的天空,让本来清幽宁静的梅山,显出了一片肃杀之色。

    左凌泉持剑而立,冷眼看着九宫山弟子,等待不过片刻,北方就有人御剑而来,遥遥便郎声道:

    “何方道友莅临梅山?一言不合对小辈下杀手,是把伏龙山不放在眼里?”

    来人同样身着九宫山的袍子,气势很足,但目测也就幽篁初期的道行,可能是有所忌惮,在百丈外的高空就停了下来,居高临下质问,并未近身。

    左凌泉懒得回答这些屁话,剑锋指向旁边的石碑:

    “我掏了两千枚白玉珠,要在这里刻‘强买强卖、童叟皆欺’八字,钱你们已经收了,我问你,字能不能刻?”

    来人显然知晓手下弟子的德行,也大概猜出了事情的起因,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

    “在下九宫山内门执事丘婴,敢问道友名讳?”

    询问对方身份,是看惹不惹得起。

    左凌泉亮出身份,对方肯定大事化小,因此只是平淡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今天就想花钱刻八个字,不回答我只当你九宫山默认,石碑放下,若敢拔除,我拆了你九宫山祖师堂。”

    “你……”

    九宫山好歹是伏龙山的下宗,丘婴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狂的人。有伏龙尊主为靠山,哪怕对方是其他尊主嫡传又如何,不敢打死总不能连狠话都不敢说。丘婴冷声回应道:

    “好狂的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

    飒——

    话未说完,左凌泉便飞身而起,手持利刃直刺半空的丘婴。

    丘婴脸色骤变,一知道不是对手,二话不说拔腿就跑;但转身的瞬间,就发现山野间的河流齐齐炸开,汇为一条碧波蛟龙,以冲天之势,撞向他的身下。

    轰隆——

    左凌泉炼化了龙王水精,控水能力远超丘婴的想象,随手抬起整条河流,打眼看去还以为遇上了半步玉阶的大佬,惊得术法齐出,急急开口:

    “师尊救我!”

    九宫山距离梅山并不远,宗门得知有人捣乱,派人过来处理,祖师堂的几位肯定关注着这边。

    瞧见这翻江倒海的手段,九宫山就知道踢到了铁板,山野之间顿时响起回应:

    “道友且慢,九宫山既然收了神仙钱,想刻字自然会履约,何必为此等小事动刀兵。”

    声音很苍老,估计是九宫山的老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左凌泉身形悬停于群山之上,眺望北方:

    “那就是可以刻?”

    山野间并未立刻传来回应,稍微等待了片刻,声音才再度传来,这次轻和了些:

    “原来是左凌泉左剑仙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左剑仙在九宗是赫赫有名的青魁翘楚,在老夫这一亩三分地对小辈拔剑,未免太失身份了。”

    下方围观的诸多修士,闻声顿时哗然,不过眼中也显出了‘怪不得,我就说嘛’之类的释然神色。

    毕竟除了九宗的这些天之骄子,其他人根本不敢这么横,也没这本事,硬扳手腕的话,以左凌泉在九宗会盟打出的名声,一个九宫山还真没办法。

    左凌泉皱了皱眉,估计对方联系了伏龙山那边,才了解了他的身份。

    在九宗辖境,各宗关系盘根错节,继续闹大估计伏龙山就得出场了,碍于伏龙尊主的辈分,肯定得让步。但已经出了手,继续放任九宫山在这里持强凌弱的话,这剑等同于白拔了。

    左凌泉想了想,也不再询问九宫山的意思,直接回到木楼,用剑锋刻下了八个字,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石碑直接插在了梅山脚下,全程一言不发。

    石碑一旦立下,立碑的生意肯定做不成了。事后再毁掉等同于掩耳盗铃,更丢人不说,左凌泉又能借机找事儿,想拔掉估计只能等左凌泉死了或者名声臭了。

    但九宫山的老祖知道再拦,左凌泉会继续死磕,他又不敢打死左凌泉,也打不死,真惊动了伏龙尊主,最后估计还是他赔礼道歉,所以始终没有出声,算是默默吃了这个闷亏。

    左凌泉把石碑立在梅山脚下后,确定没人再聒噪后,记起了在这里立碑的规矩,想了想,又在石碑的背面,刻下了记忆中的一首诗——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这首诗阐述了梅花的气节,算是提醒到这里来的修士,别和九宫山一样,明明走的是修仙道,却修了一身世俗铜臭,连最基本的德行都忘得一干二净,这样的人能力越大祸害越大,还不如老实当个世俗商贾。

    上官灵烨见九宫山认怂,也没必要再藏着等出场当幕后大佬,此时也来到了跟前,眼神惊讶地扫了眼石碑:

    “你还会写诗?”

    “以前旁听而来,也不知哪位大佬写的,很有意境,就记住了。”

    吴清婉见识过几次,对此并不奇怪,但眼中的赞赏丝毫未减。她观摩片刻,又皱眉道:

    “不对,你今天这么一闹,梅山名声就更大了,慕名而来的人肯定不少,这样一来,九宫山财路不是更广了?应该把石碑移到画壁那里才对。”

    上官灵烨轻轻摇头:“此举只是敲打立规矩,又不是斩草除根。先辈留下的石碑是真的,需要人看护打理,把财路彻底堵死,伏龙山不答应不说,这地方无人打理,用不了几年就全荒废了。”

    “倒也是……”

    ……

    7017k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