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四十九章 花开两朵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

    雷云聚而不散,暴雨落下,在海面上筑起了一座冰塔。

    左凌泉在其中盘坐,随着周边水雾尽数纳入体内,气息渐渐平稳了下来。

    跻身幽篁境,代表修士初步脱离‘人’的范畴,真正登堂入室,踏入了仙门。

    所谓炼化本命,说简单点就是让身体反客为主,从天地手中抢夺掌控权,获得掌控周边天地的能力。

    掌控的范围视修士境界而定,但无论大小,都是从天地之间夺取人不该掌控的东西,所以会引起天地排斥,也就是雷劫,夺取得越多,雷劫自然越大。

    至于本命物的作用,倒是好理解——两个用水法的修士,面前只摆着一碗水,境界一样的情况下,本命物差的一方,必然抢不过本命物好的一方,差的一方等同于被禁魔,完全没得打。

    现实之中很少出现这种极端情况,但处处受限是必然的,哪怕不和人争斗,本命物太差也抗不过跻身玉阶的大雷劫,世间修士费尽心思找机缘温养本命,就是因为此理。

    左凌泉得过黑龙鲤的机缘,操控五行之水本来就强于常人,再炼化龙王水精为本命,对水的掌控力已经到了极致,不需要再温养,但这也导致了雷劫的动静有点吓人。

    天雷只有九道,但每道都蕴含着浩瀚天威,光是那阵仗都能把胆小的修士吓得心神失守,更不用说站在下方让老天爷劈;左凌泉估计一道雷落下来,就能让他灰飞烟灭,更不用说后面还跟着八道。

    好在有上官老祖帮忙护道,过程有惊无险,还是圆满抗过去了。

    记住m.42zw.

    天上的雷云逐渐变薄,直至消散,左凌泉也睁开了双眼,仔细感受了下,能清晰察觉到在气府内游移的那股‘水流’。

    他微微抬指,周身的冰塔就自行融化,在面前凝聚成团子的形状,纤毫毕现,操控的细致程度明显比以前高出太多。

    左凌泉满意点头,转眼看去,上官老祖不见了踪迹,应该是已经回去了。

    左凌泉见状,没有在此久留,把团子凝结为大冰雕,拖着飞向海岸,拿回去用来给团子当玩具。

    渡劫比把黑龙鲤精华融入血肉简单,满打满算也才两个时辰,时间刚到中午。

    大雨尚未停下,峣城的宅院内,冷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继续启程了。

    左凌泉从巷道间来到正门,刚进去,就瞧见吴清婉撑着伞,还在围墙下面来回散步。

    “婉婉。”

    “凌泉,你度劫……诶?你抱个大冰球做什么?”

    “这是团子。”

    “是吗?”

    吴清婉撑着花伞来到跟前,望着‘横看成团竖成球的’冰雕,觉得左凌泉有些孩子气,笑道:

    “堂堂幽篁老祖,得了大神通,弄这些有的没的,就不怕人笑话?”

    “又没人看见。”

    左凌泉向来没有高人架子,弄着玩罢了,他和吴清婉相伴走向屋里,疑惑道:

    “你从早上一直站在这里?”

    “唉~昨天晚上把姜怡折腾惨了,回去肯定被她说。你也是,都不知道收敛些……”

    “昨晚我老实当工具人,啥都没表示,是你主动拉姜怡当挡箭牌……”

    “算了,以后不一起修炼了……”

    “都是我的错,我昨晚真不是东西……”

    ?

    吴清婉微微蹙眉,想说左凌泉几句,却又不知从何处吐槽,最后只用胳膊肘轻轻怼了左凌泉一下:

    “德行。……对了,方才谢姑娘来探望了,本来请她进屋的,可她说要去北方游历,好像是上官老祖的意思,知道你们平安无事就走了。”

    左凌泉和谢秋桃也算共患难一场,交情不深但总是有,得知留有联系方式后,微微点头:

    “从这儿往北就是伏龙山那边了,以后说不定还能遇上。”

    “长生漫漫,只要还在修行就肯定能遇上。方才冷竹过来,说是要启程去桃花潭,等你回来就出发……”

    两人说话之间,进了垂花门,来到了庭院里。

    冷竹在阁楼中收拾东西,上官灵烨和姜怡则在书房中加急处理着公务。

    左凌泉正想去阁楼,却听见画舫那边传来女子的声响:

    “你怎么这样?我好不容易给你画好,又不是不好看,你招呼都不打就给擦了……”

    汤静煣的声音。

    吴清婉修为不高,对八尊主这样的巅峰强者,心里怀着敬畏之心,和姜怡一样不太敢待在一起胡闹,闻声只当作什么都没听见。

    左凌泉则是一愣,飞身上了画舫,探头看去,却见静煣站在软榻旁边,手里还拿着胭脂水粉。

    上官老祖坐在软榻上,从位置上来看,方才在让汤静煣点妆;不过这种闲情逸致,显然不符合上官老祖的人设,察觉他回来后,又变成了不施粉黛的冷艳模样,让白忙活一早上的静煣大为恼火。

    左凌泉瞧见此景,知道自己打扰了上官老祖的兴致,便想默默退开。

    但上官老祖待在这里不走,可不是单纯为了让静煣把妆画完再擦掉,她开口道:

    “你先下去吧,我和左凌泉有话要说。”

    这种吩咐丫鬟的口气,让本就恼火的汤静煣更加不满,正想说话,就瞧见上官老祖微微抬手,然后她就眼前一花,不知怎么就来到了远处的厢房之中,直接把她弄蒙了。

    画舫的书桌上,正蹲在木盒里吃小鱼干的团子,见护身符不见了,也不敢久留,连忙飞了出去。

    左凌泉闻言放下了冰雕,进入画舫拱手一礼:

    “多谢前辈相助,我马上就动身去桃花潭,还有其他安排吗?”

    上官玉堂该说的正事儿,去海上的时候已经说完了,但忘记叮嘱了闺房之事。如果这问题不解决,她接下来恐怕又得‘夜夜笙歌’,在小母龙面前丢尽脸面。

    为了预防这种不好明说的情况,上官玉堂直接开口道:

    “汤静煣的修行道和你们不同,四方游历获益不大,我带她去荒山和云水剑潭一趟,那里有她需要的五行之火,你先出发吧,过些日子再把她送回来。”

    左凌泉知道汤静煣破镜要吃各种火焰,对此自然一喜:

    “那就多谢前辈了,嗯……姜怡也五行亲火,不知……”

    这话自然是想让上官老祖帮忙提点一下姜怡,毕竟左凌泉哪怕用双修之法,也很难让姜怡跟上他的进度。

    上官玉堂要提点低境修士很简单,只要她想,完全能凭借神通和铁镞府强大的财力物力,短时间内把练气修士的奇经八脉打通,然后给五样本命物,强行把人变成幽篁巅峰修士。

    但这样的拔苗助长,长远来看是害人,根基不稳风吹即到暂且不论,没有那份实打实的磨砺,心境和阅历首先跟不上。

    这就好似给一个婴儿,强行穿上一套威力巨大的神兵铠甲,能干出什么事儿完全没法预料。所以上官老祖正常情况下,不会干涉他人修行,特别是自己看中的弟子,都是让他们自己去经历和领悟;只有心境跟上了,修的才是仙,不然道行再高,也只是个空有一身战力的武夫罢了。

    带汤静煣去找五行之火,是因为汤静煣有天道管束,靠山比她还横,未来会如何,完全不需要她去操心;把姜怡也带着的话,上官老祖得斟酌对其未来的影响,有点犹豫。

    不过上官老祖考虑了片刻,还是点头答应了。

    因为带姜怡出去,也不是非得手把手拉着修行,给点提示让姜怡自己去磨砺,以姜怡的悟性应该也能获益;而且汤静煣在姜怡面前,因为俗世身份的下意识限制,会乖很多。

    更重要的是灵烨最近有点飘。

    上官老祖完全放养这个最中意的徒儿,是为了让她领悟自己修行的意义。

    结果可好,灵烨以前为了修行而修行,万事万物都不放在眼里,不把自己当‘人’看。

    现在是想通了,但有点用力过猛的趋势,一副‘乐不思仙’的架势,都快撂挑子了。

    灵烨想‘躺着’修仙也罢,还额外拿着大燕朝廷和铁镞府的两份儿供奉补贴,把自己的差事全交给姜怡,这日子过得未免舒坦过头了。

    为了这点无关紧要的小事儿,训灵烨一顿肯定不合适,乘此机会把姜怡带去历练,也能让灵烨收收心,上官老祖就不信,灵烨还能转过头使唤左凌泉帮她忙活缉妖司的差事儿。

    一番权衡之后,上官老祖答应此事,左凌泉自然心生感激,满心欢喜地出了画舫,和姜怡说了此事。

    但两人都没有料到,姜怡听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晴天霹雳!

    阁楼二层,姜怡和上官灵烨,本来在焦头烂额地处理烦琐公务,听见左凌泉上来说起安排,姜怡整个人都愣了。

    这什么意思?

    以前太妃娘娘把活儿甩给她,带着她男人出去浪,很过分不假,但偶尔还能见上一面。

    现在可好,上官老祖直接安排徒弟和左凌泉出去浪,还把她拉走去历练,这是怕她影响了太妃娘娘和左凌泉的感情进展?

    抢相公还有让师父帮忙搭手的,这不欺负人嘛!

    不过,姜怡虽然心里想法很多,但还是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了。

    毕竟临渊尊主亲自带着去修行,就相当于临渊尊主半个徒弟,此等殊荣,寻常修士想都不敢想;即便什么都没学到,光是这番经历都够吹一辈子了,更不用说彼此同行留下的香火情。

    姜怡正愁在家里连团子都打不过,有个高人带着飞,哪里会拒绝,反正太妃娘娘这抢男人的架势她也拦不住。

    姜怡听闻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地就放下了笔,跑回屋收拾东西;当然,在过道里也没忘记瞪左凌泉一眼,警告的意思不言自明。

    而屋里的汤静煣,显然不像姜怡这样看得开,她对修行本就不感兴趣,听闻要和死婆娘出去,她不乐意道:

    “就不能等小左回来,咱们再一起去那什么云水剑潭?哪里不是能铸剑吗,刚好能给小左弄一把好剑。”

    上官玉堂站在画舫上,平淡回应道:

    “修行就是如此,不能有片刻停歇,有机会就要尽量争取,慢一天,如果日后遇上大麻烦,你就差那一天修为,找谁给你宽限时间?”

    汤静煣说这些东西,自是说不过上官老祖,见左凌泉没拒绝的意思,只能不舍道:

    “我们什么时候回来呀?别一去好几十年……”

    “什么时候回来,以你什么时候炼化五行之火为准,本尊也忙,没时间陪你东逛西逛。”

    “那不两三天就搞定了,我还以为要去多久……”

    正在收拾东西的姜怡,听见这话倒是迟疑了起来——只去两三天的话,她跟着看风景不成?——姜怡想了想开口劝道:

    “静煣,修行不能急躁,囫囵吞枣会根基不稳,能慢一些还是慢一些的好。”

    冷竹自然跟在姜怡后面,对这个机会也无比看重,连忙附和道:

    “是啊,修行要稳扎稳打,只求快没好处。”

    汤静煣张了张嘴,虽然有些不舍,但也不好多说了。

    上官老祖见此缓缓点头,忽然发现带着姜怡确实有莫大好处,她转眼望向帮忙收拾的左凌泉:

    “还有,本尊把剑送你可以,但你得是铁族府的人,不然诸多徒子徒孙不会答应;到了桃花潭……”

    左凌泉正想回答,上官灵烨就走出了书房。上官灵烨明白老祖的意思,开口道:

    “师尊放心,要是那个老妖婆敢打抢人的主意,我自会出言干涉,不会让她们得逞。”

    有这句话,上官玉堂放心多了,点了点头又道:

    “明面上要叫桃花尊主,别乱了辈分规矩,让那老……桃花尊主找到由头。”

    “徒儿明白。”

    上官玉堂不再多说,等姜怡和汤静煣收拾好东西后,就带着一起御风而去;见几人大包小包的有失仙家体面,还顺手给了两个玲珑阁来放随身物件。

    汤静煣正踩着大羽扇飞到半空,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看向庭院:

    “团子!”

    厢房的窗台上,蹲着观望的团子,抬眼望了望汤静煣,又看向拥有无限小鱼干的奶娘,纠结片刻后,还是依依不舍的飞上了天空,半途还挥了挥翅膀“叽叽~”道别。

    不过汤静煣可能是担心她不在跟前,左凌泉出事儿没法帮忙,有个团子在跟前,她总是要放心些;她犹豫片刻,小声对团子叮嘱几句后,又把团子丢了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