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四十八章 镯子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四十八章镯子风起云涌,雨势越来越急。

    三人相伴来到画舫上,雨太大砸得油纸伞啪啪作响,冷竹见此也没有敲门,把门推开让两人赶快进去避雨。

    姜怡表情不喜不怒,本来是想做出大妇见新人的模样,试探一下太妃娘娘,哪想到进门就瞧见一袭龙鳞长裙的上官老祖,曲腿坐在榻上。

    上官老祖在修士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左凌泉见多了都能下意识端正姿态,姜怡自不用说,被惊得一抖,差点掉头退出去。

    不过汤静煣可不怕上官老祖,瞧见屋里的死婆娘,也是愣了下,继而眼前一亮,开口道:

    “死……玉堂,你也在啊。”

    姜怡见此也只得小心翼翼进入了画舫,仔细看去,却发现有点不对。

    上官老祖坐在画舫上,身体纹丝不动,好似时间都静止了下来;皇太妃娘娘闭着双眸,枕在老祖的大腿上,宁静酣睡。

    桌子上的白猫倒是醒了,翻过身来,先是看了眼蹲在汤静煣肩膀上的团子,然后悄悄把自己装小鱼干的盒子,挪到了肚子下面藏着。

    只可惜,这小动作没骗过团子锐利的小眼睛,直接扑腾过去,开始“叽叽叽~”骗吃骗喝。

    汤静煣见两个人好像在修炼,贸然打扰不好,没再言语,招呼团子一声,想和姜怡一起退出去。

    记住m.42zw.

    不过檀香的效果已经过去了,上官灵烨听见声响,苏醒了过来。

    “嗯……”

    在老祖的帮助下,上官灵烨这一觉睡得很香,连脸上的气色都恢复大半,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她睁开眼帘,看到站在门口的姜怡和静煣,可能是刚醒来有点迷糊,开口就是:

    “你们完事儿了?”

    完事儿了?姜怡闻声表情一僵,明白这话的意思,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做出模棱两可的模样,回应道:

    “呵呵……嗯,娘娘休息得如何?老祖这是?”

    上官灵烨彻底清醒,反应过来方才的问题,暴露了自己听墙根的事儿。她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回头看去,惊觉靠着的枕头是老祖大腿,连忙做出恭敬模样:

    “师尊,我……诶?师尊好像神魂出窍了。”

    “是吗?”

    汤静煣见识过老祖的神出鬼没,静止不动还是头一次见,她走到跟前,仔细打量上官老祖精致到无可挑剔的面容,还用手在眼前晃了晃。

    此举明显对老祖有点不敬,但汤静煣和老祖很熟,连上官灵烨都不了解她们之间的关系;老祖虽然神魂出窍,本体还是有感知的,既然没抽汤静煣两下,说明不在意。

    上官灵烨见此也没有制止汤静煣,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活动胫骨:

    “师尊找左凌泉有事,应该是带着左凌泉出去了……好久没睡这么熟了,感觉身体都轻了几两。”

    双手举过头顶伸懒腰,导致袖口滑下,金镯子和翡翠镯子都漏了出来。

    姜怡把卷宗放在了书桌上,回头瞧见显眼的‘左家儿媳传家宝’,本来就复杂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她走到跟前,帮上官灵烨整理了下睡得有些乱的发髻,看似不经意的扫了眼镯子:

    “戴两个镯子,看起来是有点不搭;翡翠镯子是左伯母送的,俗世首饰,磕磕碰碰容易弄坏……”

    上官灵烨昨晚能听见闺房里的声音,自然也偷听了书房里的谈话,知道姜怡心里的想法——姜怡估计也猜到她能听到,那番向左凌泉抱怨委屈的话,说不定就有说给她听的意思,不然最后不会点到为止。

    以前上官灵烨刚拿到镯子的时侯,得知‘镯子代表是左家承认的正房儿媳’时,曾作势要取下来给姜怡,被姜怡拒绝了,因为那时侯姜怡把她当作皇太妃;现在姜怡忽然又开口提起这事儿,还有让她取下来的意思,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上官灵烨放下手,摸了摸镯子,含笑道:

    “左伯母送的东西,我自然注意着,不会磕坏;至于不搭配,我觉得还行……”

    这一句话,只说表明了一件事——不想交‘龙头棍’。

    姜怡眨了眨眼睛,笑容没变,眼神却有了细微差别,正想继续拉扯,忽然听见背后传来:

    “让我看看。”

    刚刚还在逗老祖的汤静煣,似乎被这些女人间的话题吸引,回过身走到跟前,摸了摸翡翠镯子:

    “首饰讲究多,要依照气质来搭配。太妃娘娘贵气,佩戴金器更能衬托气质,公主也是如此;像我和清婉,就没那股自幼熏陶的雍容贵气,所以很少戴金器。

    “这翡翠镯子,是江南那边的款式,比较适合温婉保守的女子,寓意是‘持家守业’,俗世烟火气比较足……”

    上官灵烨和姜怡,都是自幼埋头修行,而后坐镇要职,论起俗世首饰的讲究,哪里说得过汤静煣这种市井小富婆,听了半天硬没接上话,不过意思倒是听出来了:

    你们戴着不合适!我戴着合适些。

    果不其然,汤静煣柔声讲解片刻,就拉起袖子,把白如嫩豆腐的手腕,放在了翡翠镯子旁边对比。

    修士修行到金身无垢,身上已经没有杂质,皮肤会异常细嫩;但体形不是杂质,再怎么修行都不可能变形,只会越来越趋于完美。

    上官灵烨冰肌玉骨,肌肤肯定好得出奇,但体型比较纤长,属于高挑苗条的类型。

    汤静煣则不同,珠圆玉润,手腕不能说粗,而是很有肉感,用俗世的话来形容,就是很有福相好生养,戴翡翠镯子确实要更贴合气质,感觉就和量身定做的一般。

    姜怡在旁边看着,觉得如果不出意外,汤静煣接下来就要说戴着试试,然后爱不释手,提议‘拿团子换镯子’什么的。

    上官灵烨说不定还真会答应!

    这镯子在上官灵烨手上还有可能弄回来,到了汤静煣手上,结果就不用说了。

    此时吴清婉不在跟前,姜怡势单力孤,面对两个女人显然有些难以招架,想把局面搬回来却没有合适的由头。

    好在冷竹善于察言观色,看出了三个女人之间忽然爆发的混战,眼见公主势危,连忙插话道:

    “我觉得金配玉要更好看些,不张扬又雅观,公主和太妃娘娘戴着很合适。”

    姜怡顺势道:“是吗?我对首饰了解不多,也就随便说说。”

    上官灵烨见此,自然是借坡下驴,笑道:

    “汤姑娘对玉器挺感兴趣啊,我这里还有几件玉器,只是很少戴……”

    说着收起手,准备从玲珑阁取首饰。

    汤静煣想要的是镯子,又不是首饰,见这俩人达成共识先排挤她了,摇头笑道:

    “我很少戴首饰,就是瞧见家乡的物件,比较怀念。罢了,不说这个了,老祖这么坐着没事吧?外面雨大,要不要给她搭条毯子……”

    ……

    ------

    垂花门外。

    吴清婉撑着小伞,在院墙下的过道来回踱步,指尖电光环绕,自顾自地研习着雷法。

    大雨天一个人在这里散步,自然不是因为闲情逸致。

    昨天晚上‘修炼’的时侯,吴清婉被三个人折腾的不轻,姜怡和汤静煣起哄,左凌泉也不知心太人,怎么羞人怎么来,她都忘记摆出了多少姿势。

    常言‘泥菩萨也有三分火’,吴清婉再柔婉的性子,被逼急了也会反击不是;最后她玩不起,就向左凌泉投了降,言听计从开始折腾姜怡,还让静煣帮忙搭手。

    姜怡半步灵谷的修为,哪里斗得过她们,被欺负得哭哭啼啼,她还没护着。

    按着姜怡的性子,白天肯定找到这当姨的算账,要是不躲起来,准被数落得抬不起头。

    至于画舫里的火药味,吴清婉是家里的万年老二,有姜怡在就不好意思去争镯子,自然不关心,当然她也不知道。

    就这么在院墙下徘徊良久后,未曾瞧见冷竹跑来叫她过去,倒是听见院墙外面有些许响动。

    哒哒哒——

    雨滴砸在伞面上的声音。

    吴清婉回过神来,走到门口看了眼。

    宅院在俗世城池,外面就是寻常巷子,大暴雨时没有百姓走动,只有一个身着夏裙的圆脸姑娘,背着一把铁琵琶,站在院墙外面。

    小姑娘个头不高,踮起脚尖探头,看起来是想察看院子里的情况。

    听见开门声响,小姑娘连忙做出了闲逛的模样,往门口走来,遥遥招呼道:

    “吴姐姐,你怎么未卜先知出来了?我正准备敲门呢。”

    谢秋桃道行比吴清婉高,按理规矩,吴清婉得叫对方一声仙长。不过谢秋桃面向实在太小,吴清婉以长者对待十分古怪,也就计较那么多:

    “谢姑娘早。凌泉他们昨天刚回来,不过现在出去了;太妃娘娘还在屋里。”

    “是吗?他们没事吧?”

    “安然无恙,让谢姑娘操心了,外面雨大,进去说吧。”

    吴清婉和谢秋桃不太熟,不过那天在海上见过一次,前两天谢秋桃也来过,对这姑娘影响不错,抬手示意她进屋说话。

    只是谢秋桃持伞站在门口,犹豫了下,并未进去,而是道:

    “上次从海上回来,上官尊主点火了我一二,让我去北方找机缘,我担心左公子他们安慰,一直没动身;他们安然无恙就好,我也得出发了。”

    修行就是如此,永远都在路上。吴清婉想要挽留,但耽搁了人家修行不太好,而且也没借口挽留,当下只能道:

    “既然是上官尊主的意思,姑娘就放心去吧,路上还是要小心。”

    谢秋桃和左凌泉交情也不深,但彼此算朋友,下次再见也不知什么时侯,她犹豫了下,从怀里摸出了一块天遁牌,和吴清婉互留了联系方式,才撑着小伞孤零零往巷子外走去。

    吴清婉在门口目送,看着一个小姑娘独自闯荡修行道,心里难免有点唏嘘。

    修行中人大多独来独往,如雨中浮萍,飘到哪里是哪里,有几人能像她们一样,有值得信任的依靠陪在身边携手同行。

    霹雳——

    谢秋桃的身影快要从巷子口消失时,海外的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雷霆,电光照亮了整个海面,继而又是一道。

    吴清婉转眼望向海面,可见那边雷云滚滚、天威浩瀚,却看不清细节,只听见远处传来一声:

    “左公子入幽篁了呀,真厉害……”

    回过头时,举着纸伞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踪影……

    ------

    九洲极北,雪峰之上。

    古老的建筑巍峨屹立在山巅,但缺了弟子,再宏伟的建筑也难免看起来死气沉沉。

    侯玉书在这里住了下来,修养体魄的几天里,从旁人口中得知了这里叫‘玉净仙宗’。

    不过往年屹立在玉瑶洲山巅的显赫豪门,如今早已经没落,人烟稀少;能看到的都是招揽来的‘供奉’,帮幽萤异族跑腿办事,获取那些往日求之不得的机缘。

    侯玉书往年全在行善积德,从不认为自己是邪魔外道,只因血仇不得不报,修炼成妖的事儿又东窗事发,才被迫投身幽萤异族,心里其实瞧不起这些人。

    在这里住了几天,侯玉书发现幽萤异族的上层,和他想象中差距很大,为人处世看不出穷凶极恶的地方,甚至有些人很面善风趣,得知他从玉瑶洲而来,专程跑来嘘寒问暖了解玉瑶洲近况,还说起当年在玉瑶洲某某地闯荡的事儿,甚至提起了如今还在世的玉瑶洲老友。

    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些人背地里如何,根本没法了解。

    修养几天,伤势得以恢复后,接侯玉书过来的老者,又到了修养的洞府,让他前往后山面见那位梅老祖,说是要收他入门。

    侯玉书已经到了幽萤异族的地盘,没得选,跟着一起来到了雪峰之巅,一座冰封的洞府之内。

    宗门很大,路上看不到半个鬼影,溶洞内也是如此,里面只摆放着很多冰棺,冰封着各种人与物。

    侯玉书一路看过去,冰棺里的人男女老少皆有,都很陌生,但有气息波动,明显不是死人,只是在长眠。

    侯玉书本以为这些是宗门里闭关修行的弟子,可走到一具冰棺的旁边时,身体却猛地一震——里面装着一个女子,虽然年纪有点大了,眼角已经有了皱纹,但侯玉书依旧认出了女子,曾经在玉瑶洲的海边有过一面之缘,映像很深。

    “这……”

    侯玉书面露不可思议,左右看向溶洞,继而疯狂地在数个冰棺里寻找起来。

    只可惜,侯玉书还未曾找到,一道空灵的女子嗓音,就从溶洞深处响起:

    “好好修行,你要找的东西,以后自会给你。”

    “她怎么在你这儿?”

    “玉瑶洲不乏我的徒子徒孙,要救一两个无名小卒很容易。”

    “你以这些人为要挟,逼迫正道修士为你所用?”

    “是我逼你过来的?”

    “……”

    “没有我,他们都已经郁郁而终,或者死在了他人手里。我只是给投靠我的人,一个解开心结的机会,你不要这机会,大可自行离去,没人拦着你。”

    侯玉书沉默无言,片刻后,拱手一礼:

    “晚辈侯玉书,拜见前辈。”

    ……

    7017k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