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四十六章 姜还是老的辣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

    风吹花海,美酒醇香随夜风散往桃林各处。

    树冠遮天蔽日,手勾酒坛的春衫美人,侧躺在藤榻上,脸颊酡红,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呼——

    微风在寒潭上吹起褶皱,桃花树下无声无息地多出了一名金裙女子。

    女子先是观察春衫美人的气息,确定未曾惊动后,目光移向了挂在树冠顶端的一颗桃子。

    桃花潭祖树,由窃丹之战前的一位高人种下,和孟章神君有渊源,可以说每片花瓣都是天材地宝,分枝可以直接拿来当本命物;祖树结的桃子和桃核,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桃花尊主整天在这里喝大酒,为的就是看好自己最珍贵的家当。

    祖树非凡木,开花结果不能以常理来推断,十年能结一枚果子出来,都是桃花潭风水好,换作运气不好的时候,百来年不结果也是常事儿,此时整个大桃树上,也不过挂了寥寥四枚果子。

    上官玉堂看的桃子,正是左凌泉看到了那一枚,个头比其他桃子要大些,果皮呈青色,鲜翠欲滴,在满树桃花中十分醒目,这变化不久前刚发生。

    上官玉堂知道这是孟章神君赐给左凌泉的大机缘,吃一口增长百年寿数轻轻松松,桃核再种出一颗祖树都没问题,如果用来炼化为本命物的话,恐怕是世上能找到的最好的本命种子。

    不过让上官玉堂头疼的是,天神地祇不以人的方式思考,赐机缘直接长在树上,让左凌泉自己来拿,根本不会去管人与人之间地盘的划分、人际关系。

    首发

    祖树是桃花潭的祖产,在桃花尊主眼皮子底下结这么大个桃子,左凌泉用什么来拿?

    这就和天降一把神剑,落在上官玉堂家里一样,有个认识的毛头小子跑来敲门,说剑是他的,还给他,上官玉堂凭什么给?

    修行道约定俗成的规矩,天造之物先到先得,这个‘天造之物’,就包括天神地祇孕育的东西。

    即便是上天赐给你的机缘,你把握不住那就不是你的,还能指望捷足先登的人,大发善心把东西还你?不打死你都是人家心善讲道义。

    哪怕是人家心善,真把机缘还你,从人家果园里摘桃子,这人情价一般人可承受不起。

    特别是上官玉堂,她和桃花尊主关系不太好,又和左凌泉有关系,被人家抓住这筹码,不狮子大开口都对不起曾经受的气;上官玉堂估计那老妖婆,连当九宗第四元老,凑个两男两女的话都敢提。

    这个要求,上官玉堂自然不会答应,也不可能把这机缘拱手让人。

    九宗盟约在先,敢在桃花潭明抢祖树上的东西,盟约就毁了,上官玉堂此时也只能采取下策——把桃子偷偷摘走。

    机缘本就属于左凌泉,只要桃花尊主没发现,就说明她守不住,道理上讲得通,到时候双方扯皮再赔点钱就能了事,代价小很多,不至于影响大局。

    上官玉堂观察片刻后,就轻勾手指,想无声无息把桃子摘下来。

    只是桃花尊主看起来烂醉如泥,警觉性可没少半分,特别是抓住上官玉堂痛点的时候。

    上官玉堂刚有动作,侧躺的桃花尊主就有了反应,迅速抬头,看向上官玉堂所在的方向,醉醺醺道:

    “上……上官玉堂,你想干什么?……猴子偷桃?”

    上官玉堂发现此举难以实施,已经收起了念头;她转身走到藤榻旁边,平淡道:

    “老妖婆,你也是九宗长者,抢小辈的天赐福缘,不觉得害臊?”

    桃花尊主用手背撑着侧脸,懒洋洋道:

    “瞧你这话说的,你以为我是你不成?我又没说不给他。”

    上官玉堂伸出手。

    桃花尊主‘切~’了一声:“我凭什么给你?桃花潭是我的,树也是我的,长在树上的桃子,自然也是我的,他想要,总得到门上来拜会一下吧?让你拿走,万一你想独吞,九宗谁能治你?我可信不过你。”

    上官玉堂微微眯眼:“刁难一个晚辈,有意思?”

    “我何时刁难他了?我只是让他过来拿而已,难不成还让本尊上门白给?”

    上官玉堂眼神不悦:“老妖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桃花尊主晃晃悠悠起身,靠在藤榻上:

    “我能安什么坏心思?祖树在我手上,我把这么大机缘给他,让他入我桃花潭不过分吧?人是你的,桃子也得给他,什么好事儿都让你占了,我图什么呀?”

    “你别做梦,他不可能当你徒弟,你这微末道行,什么都教不了。”

    “谁说要他当徒弟了?宗门位置多的是,只要是我桃花潭的人就行;我可以让他当长老、当掌门、当客卿,或者当弟子的道侣,实在不行当我的道侣也可以,反正我看他顺眼,你管得着吗?”

    “你……”

    上官玉堂脾气向来暴躁,若不是看在九宗同盟的份儿上,已经把这没脸没皮的老妖婆吊起来打了,她眼神微冷道:

    “堂堂八尊主,竟然能说出当一个小辈道侣的话,你是想让桃花潭颜面丢尽……嗯~……”

    正气凌然训斥之际,一声莫名的旖旎哼声,忽然打断了话语。

    上官玉堂眼神骤变,她好不容易消停小半年,没想到前脚刚走,那两人又开始了,还是在这种时候;她脸色一瞬间涨红,又刹那恢复如初,继而又做出戒备之色,转眼看向天空,厉声道:

    “何方高人再次作祟?”

    只可惜,上官玉堂反应再快,也有翻车的时候。

    桃花尊主打不过上官玉堂不假,但同为八尊主,也是能掰掰手腕的巅峰强者。

    听见旖旎哼声,桃花尊主眉宇间的酒意瞬间烟消云散,化为了‘我的天啦!’的震惊表情,看向近在咫尺的金裙女子,上下打量:

    “玉堂,你发什么春?在我面前都哼哼起来了,裙子下面藏了个男人不成?”

    饶是上官玉堂的城府和心智,也被忽如其来的窘境弄得想杀人灭口,为了维持常年来竖立的形象,她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睥睨众生的双眸望着天空,似乎在看着一尊很恐怖的天魔:

    “别胡闹,有东西在天上窥探。”

    “你别胡闹才是,祖树有孟章神君庇佑,无声无息窥探被树冠遮蔽的人,还对你做手脚,我没有半点察觉,世上谁有这么大本事?有这本事的人,会闲着无聊让你在我面前发春?”

    桃花尊主连头都没抬,俯身去撩上官玉堂的裙摆,想看看裙子下面是不是藏着什么辣眼睛的东西,但裙摆下除了两条大长腿,并没有什么东西。

    上官玉堂脸色一沉,把裙摆压下去,严肃道: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要太低估世间妖魔;对方可能是被仙桃所吸引,故意让你我分心,你在此守着不要走动,我去看看。”

    说着身形一闪冲入了云海,杀气腾腾。

    桃花尊主见上官玉堂如此谨慎,还真半信半疑起来了——主要是上官玉堂一直比男人都男人,和男女之事绝缘,桃花尊主都怀疑她喜欢女人,忽然娇媚万分地哼一声,太过反常,必然是有东西干扰了心神。

    念及此处,桃花尊主也认真起来,抬眼看了看树上的桃子,又感知起周边天地的一草一木……

    ------

    “煣儿,你怎么不脱衣裳?……”

    “小姨,你戴着尾巴还真有点狐狸精的味道……”

    “哎呀~你们别说了,怎么都欺负我一个,我什么都答应了,还逮着我不放……”

    夜色寂寂,画舫停泊在小湖之内,随着微风轻轻起伏。

    灯火已经熄了,但画舫里的人显然睡不着。

    窗户后面,上官灵烨独自靠在雕花软榻上,手里捧着书卷,看似在借着月光夜读诗书,但耳根却时不时动一下,倾听着窗外微不可闻的动静,专心致志,连一只在旁边撒娇的白猫都未曾搭理。

    “静煣……你再笑我生气了……”

    “好好,我不笑,你别捂脸嘛……”

    “你别光看着呀……”

    “我看看就行了……”

    ……

    言语很是不堪入耳,哪怕极为小心地压着声音,以上官灵烨的听力,还是能听清楚。

    现在的年轻人,玩得真花,人心不古……

    上官灵烨暗暗感叹了一句,又不自觉地想起方才在海上‘被强吻’的事儿,双眸忽闪,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可能是觉得偷偷听墙根不符合强者的作风,上官灵烨翻了个身,背对着窗口看书,但耳朵却不怎么听话,老是注意阁楼的动静,还想象起那边的场景,弄得她脸上也有些发热。

    本以为几人打闹片刻就会结束,但阁楼的动静却是没完没了,照这架势,闹到天亮也不一定会消停。

    画舫上有隔绝噪音的法阵,上官灵烨本想打开,可最后又放弃了——毕竟有点动静听着,也比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这里独守空房的好,那种日子过了八十年,实在腻歪了。

    也不知是不是上天感受到了上官灵烨的空虚寂寞,就在她辗转反侧之际,忽然感觉到有一束窥探的目光,正在不远处望着她。

    !

    上官灵烨思绪瞬间回神,尚未转头查看,身体就陷入僵直,因为她余光看到了一道金色龙鳞裙摆——那是师尊的裙子。

    上官玉堂犹如金衣幽魂般站在画舫里,脸颊上没有任何表情,随手把外面的‘噪音’隔绝,平淡道:

    “灵烨,你在做什么?”

    上官灵烨神色僵硬,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起身颔首一礼:

    “师尊,你这么快就从伏龙山回来啦?我神魂受创,方才在修养,一时未曾察觉,还请师尊见谅。”

    上官玉堂强压神魂深处的情绪波动,面无表情看起来很严肃,她走到软榻旁坐下,把白猫丢去了书桌,拿起放在旁边的画册,翻开扫了眼。

    !!

    上官灵烨恭敬的表情又是一僵,就如同被娘亲发现小黄书的乖巧闺女似的,也不知哪儿来的胆量,竟然匆忙伸手,想去抢夺师尊手上的《春宫玉树图》:

    “师尊,这个……”

    只可惜,以上官灵烨微末道行,若是能从老祖手上抢东西,老祖也就不配当老祖了。

    上官灵烨刚刚抬手,就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地定在了原地,能动弹的只剩下眼珠。

    上官玉堂拿着画册,翻开了一页,微微皱眉,表情和发现徒弟子侄不学好的长辈一模一样。

    上官灵烨瞧见此景,心都凉了半截,没法说话,只能把眼神移向别处,不敢去看老祖的表情,如果能动的话,估计已经开始认错了。

    屋子里寂静的有些诡异。

    片刻后……

    “灵烨啊,世分阴阳、人分男女,男女结合是天道,我辈修士无须避讳。但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俗世画集,只能消磨时间,无可取之处;你真想研究双修之道,可以去铁族府索要几本双修法门。”

    上官灵烨差点憋死,感觉自己在师尊心里的形象已经彻底崩坏了,她强压着窘迫情绪,发现能说话后,连忙道:

    “弟子知错,嗯……我没想研究双修之道,就是……就是前些日子去四象山庄,碰巧遇见了这本书,怕左凌泉瞧见误入歧途,就收起来了……今天拿出来翻看,是想批判一下那些俗世文人……”

    上官老祖什么道行?数千年阅历,见过的人比大部分人吃过的米都多,哪里不明白灵烨的窘境,她看破不说破,语气缓和了些:

    “不必认错,人之七情六欲无可避免,强行压制只会适得其反入魔,你现在这样挺好的;不过也要把握其中‘度量’,沉沦其中屈服于欲念,同样会入魔。”

    “弟子谨遵教诲。”

    上官灵烨点头如团子。

    上官玉堂教导完弟子后,把书籍扔在了一边,吩咐道:

    “去把左凌泉叫来,我有话对他说。”

    “嗯?”

    这时候去叫左凌泉,怕是不太合适……

    上官灵烨不太好过去叫人,心中微转,柔声道:

    “左凌泉就在外面的阁楼里,师尊直接过去即可,何必和他打招呼。”

    上官玉堂只想让汤静煣别搞她,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她能‘感同身受’,所以才让灵烨去棒打鸳鸯。

    见灵烨把球踢回来,上官玉堂平淡道:

    “他何德何能,需要本尊亲自上门觐见?”

    上官灵烨仔细一想,确实如此,哪有让老祖跑去见左凌泉的道理。

    不过左凌泉差点迷失海外,回来和家人团聚不容易,这时候把人叫走难免有些不近人情。上官灵烨迟疑了下,又道:

    “左凌泉和姜怡她们离别多日,相聚实属不易,事情若是不紧急的话,要不让他明早过来拜会师尊?”

    上官玉堂现在挺急的。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被摸着,等到明天早上,万一两人擦枪走火,她都不想象自己会是个什么反应。

    但灵烨的话也有道理,老是打岔,时间长了只会起反作用。

    话说到这份儿上,再强行叫人难免被灵烨看出异样,上官玉堂斟酌片刻,开口道:

    “灵烨,你过来坐下,我给你治伤。”

    “哦。”

    上官灵烨对此自然没有丝毫怀疑,在软榻旁边坐了下来,结果师尊抬手轻点她的眉心,她就身体一软失去意识,陷入了梦境。

    上官玉堂轻轻松了口气,脸上涌现出一抹异样红晕,又迅速压了下去。她偏头看了下阁楼方向,只当眼不见为净,开始认真给上官灵烨调理起神魂……

    -----

    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

    时近五月,由春入夏,早已经过了雪似梅花的季节;但山上的花木,常与山上人一般忘却了时间,在九洲的角角落落,总有几个天下皆暑我独寒的地方。

    九洲极北,万里寒霜冻结了大地,目之所及除开飞雪与冻土,看不到一个活物,这是一个连孤魂野鬼都不会来的地方。

    但就在万里冻土的尽头,屹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端的雪山,山巅之上修建着恢弘建筑,建筑风格古老到早已失传,已经被玉瑶洲修士遗忘的‘阴阳鱼’徽记,刻在山巅高楼的墙壁之上,远看去,就好似一座荒废于天涯海角的上古宗门废墟。

    四象神侯侯玉书,脸色苍白地坐在一只巨鸟的背上,眺望着好似置身世界尽头的古老宗门,眼中也显出了茫然,觉得很熟悉,又完全没听说过。

    熟悉是因为山峰上的建筑虽然古老,但布局和当代九宗很相似,特别是那个‘宗门徽记’,格式和当代九宗的徽记完全相同,也就图案不一样罢了。

    宗门布局受各大仙家的历史传承所影响,比如初代祖师喜欢住在后山,那后山就是最尊贵的地方;某位中兴之祖竖了个警醒后辈的石碑,后世子孙传承门派就肯定不会忘,这就导致了世间各大仙家宗门布局各不相同,几乎没有重样的。

    南方九宗的宗门布局大体上相似,是因为传承全部同源,而且都由伏龙山帮忙建造;宗门布局一旦定下,就不会乱改,正常宗门也不会‘欺师灭祖’,照猫画虎去模仿别人家的宗门布局。

    侯玉书可以确认,雪山上的宗门和九宗有很大渊源,但以阴阳鱼为徽记的仙家,他博览群书从未听说过;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古老宗门,在窃丹灭世之战前就存在了,和现今九宗有渊源,最后不知何种原因搬到了这天涯海角。

    巨鸟长达十余丈,背上还有个引路的老者,老者似乎察觉到了侯玉书的疑惑,开口道:

    “书生,你可知比桃花开得还早的花,是什么花?”

    “春兰?”

    “再早一些。”

    “腊梅?”

    老者可能是太久没和人闲聊,比较话痨,闻言呵呵一笑:

    “对咯。可惜啊,现在玉瑶洲的后辈,因为一个桃花潭,都以桃花为贵,没几个人看重梅花了。据老人讲,当年在玉瑶洲,因为一个人姓梅,又喜欢梅花,梅花在玉瑶洲位列百花之首,山上人都喜欢跟风,在洞府周边种几棵。上官玉堂刚游历到玉瑶洲的时候,自己弄了个小山头当洞府,因为没在山上种梅花,还被来找茬的修士笑话是‘外来的土包子’……”

    这些故事,在如今的九宗可听不到。

    侯玉书虽然弃明投暗加入了幽萤异族,但自幼扎根心底的观念,还是让他不敢直呼临渊尊主的名讳,好奇询问道:

    “上官老祖还遇到过这种事儿?结果如何?”

    “还能如何?上官玉堂的爆脾气,九洲何人不知,那几个没眼里劲儿的修士,被打得跪地求饶;师父不服,来找场子,一起跪着;掌门、老祖被惊动,也来了,结果还是跪着,上演了一出‘四世同堂’。铁族府戒律长老一脉的南宫家,就传承自那个倒霉宗门,说起来也算因祸得福。”

    侯玉书一时哑然,感叹道:

    “这些典故,以前确实无处听闻,没想到上官老祖那时候就修为通天横着走了,让人不得不服。”

    “那时候高人多着,上官玉堂厉害不假,但还没到横着走的地步,否则也不会因为抢山头和人起纷争;纷争因梅花而起,最后把那位喜欢梅花的前辈也引来了,对上官玉堂很欣赏,上官玉堂也是因为这点香火情,才在玉瑶洲站稳脚跟,最后也跟风,把梅花种上了。”

    侯玉书年轻时游历九宗,什么地方都去过,闻言回忆片刻,疑惑道:

    “若真有此事,种上梅花就不会移走,但我以前去过胤恒山,山上好像没有梅花,这其中莫非也有典故?”

    老者抬眼示意前方的雪山:

    “倒也没啥典故,你真想知道,待会见到梅老祖,自己去问即可。”

    “……??”

    侯玉书面露不可思议,看向距离不远的雪山:

    “那位老祖还活着?”

    “窃丹差点灭掉玉瑶洲,那么大的动静,九洲皆有修士过来施以援手,如今还活着的可不止九宗三元老;剑皇城的江成剑,其他洲的各大仙家老祖,乃至我们上面那几个老前辈,当年都出过力,多与少的区别罢了。”

    “梅老祖既然经历过窃丹之战,又是玉瑶洲本土修士,为什么还会投身……”

    侯玉书想说的,明显是‘为什么还会投身邪魔外道’,只是他已经跑过来了,这话不好出口。

    老者明白侯玉书的意思,回头道:

    “你觉得自己是邪魔外道吗?”

    “我不是,我从不滥杀无辜,只是想为亡妻讨个公道罢了;我没觉得伏龙山有错,但血仇在身,不能因为没错就一笔勾销。”

    “那不就得了,我杀人如麻,但我罪在当代功在千秋,是邪道又如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