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三十五章 亡魂之海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阴风呼啸,海面被黑色鬼雾遮蔽,看不穿身前三丈。

    幽冥老祖展开了聚魂幡,把整片海域都化为了幽冥地府。

    风起浪涌,万鬼哭嚎,怨气冲天的九幽厉鬼,犹如蝗虫过境,蚕食着目之所及的一切生灵。

    上官灵烨追杀到此处,四象神候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千重鬼雾,锁死了所有出路。

    此时一袭凤裙的上官灵烨,悬浮于半空,墨黑长发飘扬,双手抬起,在周身撑起了电蛇串联而成的护网,阻挡着化为黑海的无尽冤魂。

    聚魂幡的原理极为简单,就是收纳枉死之人的冤魂,囚禁其中日夜鞭策,助长其怨念和恨意;时间越长越是凶厉,因为没有灵智只有本能,重见天日后见人就扑,直至魂飞魄散为止。

    一只厉鬼对于修士来说,根本没威胁,有点道行都能对付,但聚魂幡从来没有养一只鬼王的说法,而是靠人海战术,直接用动辄数以万计的亡魂把人堆死。

    幽冥老祖玉阶中期的道行,手上这杆聚魂幡,精心养了数百年,百万亡魂也不过屠两次城,数百年下来,积攒了多少血债可想而知。

    上官灵烨终究没有步入玉阶,道行再高天赋再好,面对这种纯粹的神魂攻击,也显出了无力之感。

    雷网摧枯拉朽的将扑来的鬼魂阴物化为了虚无,但依旧有些许挤过雷网,撞入上官灵烨的身体。

    神魂攻击直接作用于人之魂魄,出现幻觉或者昏厥只是轻微状况,聚魂幡的威力,足以冲碎人之魂魄;不过一般没到这一步,修士就会因为心神失守陷入疯魔,或者体内气血流转紊乱,直接爆体而亡。

    一秒记住.42zw.

    上官灵烨被冤魂之海包围,坚持不过几息时间,就被冲乱了心神,双眸血红,冷艳脸颊显出狰狞之色。

    眼见难以支撑太久,上官灵烨望向遮天蔽日的鬼雾,冷声斥道:

    “鼠胆小辈,给我出来!”

    说完气势暴涨,一道雷霆组成的圆环,往四面八方扩大,触及的鬼魂尽皆泯灭。

    但聚魂幡展开的鬼域面积太大,雷环扩散出去不过百余丈,就被无穷无尽的厉鬼消磨殆尽,压回了原来的大小。

    而在此时,一道声音也从鬼雾之中传来:

    “小丫头,遇见前辈,嘴半点不客气,你师父没教你什么叫长幼尊卑?”

    声音从黑色鬼海四面八方响起,好似所有的厉鬼一齐开口哭嚎,声音凄厉到让人毛骨悚然,没法确定本尊在何处。

    聚魂幡的用法,在于用无尽冤魂把对手堆死,作为操控聚魂幡的人,自然不会给对手擒王的机会,都是藏在聚魂幡中,指挥冤魂攻击,直至鬼域被打散才会显出真身。

    玉瑶洲能瞬间超度海量亡魂的人,只有专精此道的伏龙尊主;上官玉堂是武修,真过来救场,一击也灭不完这么多亡魂,幽冥老祖见势不妙就能逃,所以才敢在这里拖延时间。

    为防上官玉堂过来,先跑去给左凌泉解围,让此行的谋划失手,幽冥老祖对上官灵烨出手没有留半分情面。

    话音落后,鬼雾加速盘旋,密密麻麻的厉鬼似是受到了刺激,变得越发疯狂,齐齐撞向被困在正中的上官灵烨。

    鬼魂没有实体,并未发出任何动静,只能瞧见庇护周身的雷网电芒大绽,继而就偃旗息鼓,彻底被鬼雾淹没。

    “啊~~~~”

    万鬼哭嚎的凄厉惨叫直冲脑海,不过转瞬间,上官灵烨就神魂震荡发出一声闷哼,唇角就挂上了一丝血迹,双眸也出现涣散失神之色。

    上官灵烨知道扛不住太久,娇斥一声:“给我破!”话落,玲珑阁内先后飘出十余丈紫金仙符,在鬼海中间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雷暴。

    轰轰轰——

    排成一线的连锁雷暴,直接将后方数十万尖啸厉鬼化为虚无,硬开出一条数里长的通道。

    上官灵烨乘此机会,以雷符护体,折身往海岸方向冲去。

    聚魂幡范围极大,上官灵烨短时间没法脱身;但以奇门法宝和海量仙符护体,想要用万千冤魂把她强行冲死也不太可能。

    以幽冥老祖的道行,直接显身正面斗法,上官灵烨挡不住;但他只要敢从聚魂幡中冒头,上官玉堂说不定就跟着出来了,他不可能拿命去赌。

    幽冥老祖见此,只能以心声催促徒弟,让其速战速决。但幽冥老祖的话还没传出去,极远方就传来一股冲天剑意。

    这股剑意极为强大,镇骇鬼神,让翻腾的鬼海都凝滞了下。

    上官灵烨也有所察觉,感觉这剑意熟悉而又陌生,还来不及细想,周边万鬼就传来一声怒喝:

    “竖子尔敢!”

    声音中明显带着震惊错愕,铺天盖地的鬼雾也不再攻击上官灵烨,而是朝着海岸方向压去。

    上官灵烨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明白左凌泉把对手惹毛了。她忍着神魂伤痛,跟着万千亡魂一起往后方疾驰,高声道:

    “快跑!”

    另一侧。

    左凌泉和谢秋桃,看着黑色海啸从天边压来,本以为是敌手施展的通天水法,等呵斥声传来,才发现这是一片鬼海,入眼密密麻麻全是哀嚎的厉鬼。

    谢秋桃降妖驱魔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瞧见这种大场面,脸蛋儿瞬间白了:

    “我的天,这好像是聚魂幡,快走,我们碰上就死。”

    说完抱着团子就往回跑。

    左凌泉也想后撤,但尚未动身,就听见了上官灵烨遥遥传来的呼喊,声音气息不稳,明显是受了重伤。

    左凌泉心中一紧,咬牙沉入海水,将周边海水凝结为坚冰,直接开出了一条水底隧道,朝着鬼海冲去。

    团子听见了奶娘的声音,养鸟千日用鸟一时,见左凌泉都莽上去了,它也鼓起了勇气,从谢秋桃怀里蹿了出来,化为白色炮弹,跟在了左凌泉身边。

    “诶?!”

    谢秋桃知晓聚魂幡有多恐怖,灵谷进去有死无生,脑袋再热也不可能跟着送死,急得只跺脚。

    踏踏踏踏——

    左凌泉在冰层隧道之间狂奔,速度快若奔雷,落脚之处的坚冰尽数粉碎又迅速恢复如初,很快和鬼海的潮头撞在了一起。

    神魂鬼魅无影无形,没有实体自然也不会发生碰撞,冰层形成的隧道,只能起个安稳作用。

    左凌泉刚冲进鬼雾,就发现密密麻麻的哀嚎厉鬼,从水面冲了下来,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坚冰,一张张鬼脸朝他扑来。

    左凌泉握住剑柄,爆发出剑意,成功呵退了鬼雾,但鬼雾有人操纵,顷刻间又悍不畏死地扑了上来。

    数只鬼魂撞入体内,左凌泉就如遭雷击,神魂深处的剧痛让人近乎晕厥,目之所及的景物也迅速畸变,出现无数不可名状之物,天旋地转失去了方向感。

    神魂之术为玉阶修士专属神通,幽篁修士都罕有应对之法,更不用说灵谷境。

    左凌泉接触瞬间就出现了幻觉,靠着强横意志强撑,逼迫自己不去管周边不可名状之物,努力分辨上官灵烨的方位。

    但黑海之中厉鬼无穷无尽,远不止几只,随着第一只撞入身体,后方密密麻麻的鬼影就齐齐压了上来。

    藏在鬼海之中的幽冥老祖,甚至担心一下直接把左凌泉打死,正想收手,但就在此时,冰晶隧道之中,冒出一道金黄色的火焰。

    呼——

    幽冥老祖微微一惊,凝神看去,却见一个白毛球扑腾着小翅膀,飞在左凌泉前方,张开鸟喙,喷出了一道与体型完全不成比例的火苗。

    金色火焰如同火龙吐息,刹那间在海面之下拉出了一条金线,往前无限延伸,直至冰隧道扛不住温度被瞬间汽化,才从海面之下炸开,在鬼海之中炸出了一条笔直的缺口。

    轰隆——

    原本冰晶隧道的厉鬼瞬间湮灭,火焰炸开后,海面上的鬼雾也出现了一条空洞凹槽。

    万千厉鬼不说接触火焰,仅仅是在百丈外被火光照射,就如同烈焰焚身般凄厉哀嚎,自行往周边逃窜。

    不过团子这么一大口喷下去,消耗也不可谓不大,个头都缩小了一整圈儿。

    鬼域的深处,脸色惨白的上官灵烨终于显出了身形。

    左凌泉见状,没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趁着遮天蔽日的厉鬼不敢靠近,埋头狂奔与上官灵烨会合。

    而操控聚魂幡的幽冥老祖,瞧见如此骇人的场景,也愣了下。

    虽然没弄懂那只小白鸟是个什么东西,但数百年的阅历,让幽冥老祖一眼就认出这是凤凰火。

    凤凰火是神火,寻常鬼物根本不敢靠近,聚魂幡没法控制被白鸟保护的左凌泉。

    幽篁老祖怕再拖延下去,上官玉堂赶来,当机立断,一把抓向冲过来的左凌泉。

    左凌泉飞驰不过数步,尚未和全力折返的上官灵烨汇合,就瞧见周边鬼海疯狂翻腾,探出了一只骨爪。

    骨爪呈幽绿之色,指尖鬼气萦绕,一根指头就有三丈余长,速度奇快,看到之时已经来到面前,如同泰山压顶般抓了下来。

    “当心!”

    玉阶修士出手,哪怕只是随手一挥,也不是低境修士能抗衡的。

    上官灵烨速度已经快若奔雷,但骨爪自后面出现,竟然半途从头顶超了过去。

    而也就在这同一时刻,苍穹之下,骤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

    轰隆——

    上官灵烨余光看去,却见九天之上金光普照,一道龙蟒般的紫色雷霆蓦然出现,如同灭世天劫,直击向鬼海之间……

    ——————

    片刻前。

    东海之上白云汇聚,身着金色龙鳞长裙的女子,背后飘着黑色巨盾,身侧飘着一把古朴长剑,在云朵上盘坐,看着下方的战局。

    小母龙幻化成了敦实丫头的模样,趴在云朵上,双手撑着脸颊,穿着草鞋的小腿晃晃悠悠。

    小母龙知道聚魂幡展开这么大规模的鬼雾,需要屠戮多少无辜亡魂,见主子脸色不怎么好看,它开口道:

    “生死轮回无休无止,都是些残留世间的怨念罢了,想开点。”

    “下辈子是下辈子的事儿,若是因为有轮回,就能看淡这辈子父母妻小的生死,又岂会留下这么多怨魂。这些邪道宵小,都会以‘帮穷苦百姓投个好胎’安慰自身,殊不知真活不下去的人会自裁,还活着就有牵挂的东西,他们何德何能,敢替天道定他人生死。”

    上官玉堂幼年所在的小山村,就是被野修屠戮一空,仇早已了结,但刻在骨子里的痛恨却没法磨灭,这也是上官玉堂建立九宗并守护至今的缘由。

    小母龙见此也不再安慰,转而道:

    “灵烨丫头爱财如命,攒了这么多年的家底,不要钱地往出扔,事后得心疼死。知道你在却不出手,估计得在心里埋怨你好久。”

    上官玉堂对灵烨的脾气很了解,平淡道:

    “她出来给左凌泉护道,所有花费回去肯定找霸业报销,说不定还得找左凌泉要一份酬劳,该心疼的是左凌泉和霸业才对。”

    “那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等灵烨丫头当了府主,就知道神仙钱多难挣了……”

    絮絮叨叨。

    上官玉堂没有再接话,目光锁定在了鬼海内,安静等待。

    聚魂幡是上古传承至今的法器,炼器之法不停更新换代,论制造工艺,聚魂幡甚至赶不上当代的某些法宝。

    但简单并不意味着落后,聚魂幡能从上古传承至今还位列禁物之首,靠的就是低门槛,和无与伦比的可靠性。

    低门槛在于聚魂幡不挑食,提升战力只需要杀凡人收集冤魂,用数量弥补质量上的差距;对修行中人来说,杀凡人比上山挖灵草都容易,等同于没有门槛。

    而可靠性,在于聚魂幡是以‘以毒攻毒’的法子镇鬼驱魔,也就是抓鬼打鬼,使用者无须露头。

    没有灵气波动的情况下,高境修士可以用神识来检索目标,但一个聚魂幡内如果藏了百万亡魂,就有一百万道截然不同的神识干扰判断,这个规模别说妖魔,判官拿着生死簿过来,想找正主都得翻半天。

    这个先辈天才的设计,让无数后辈几乎绝望——聚魂幡一旦‘养大’,庞大的数量足以杜绝所有侦测渠道,唯一解法就是清除鬼魂,把目标范围缩小到能分辨的范围,或者等使用者自己露头。

    以上官玉堂的道行,想清除下面的鬼海并不难,但聚魂幡源源不绝释放冤魂,只要没有一次性连幡带人全打死,幽冥老祖瞧见她现身,肯定逃遁。

    到时候把聚魂幡中的冤魂一散,数十万道神识往四面八方逃遁,其内故布疑阵,让人怎么追?

    上官玉堂不想放跑这条大鱼,因此只能在云端潜伏,等待幽冥老祖按耐不住,自己露出真身。

    而这个机会并没有让上官玉堂等多久。

    眼见鬼海里探出骨爪,上官玉堂不紧不慢的抬起修长玉指,指向鬼海中心地带。

    霹——

    紫色雷霆从指尖涌现,璀璨电光瞬间把整片海面化为了雪白,连远在百里外的姜怡等人,都被这道恐怖电光闪得暂时失明。

    电光下方的黑色鬼潮,还未被雷霆触及,无数亡魂就已经在电光一闪下魂飞魄散。

    轰隆——

    巨响过后,海面被炸开一个半圆的凹坑,形成环形冲击波,往四方扩散,其内裹挟无数电流,把凝滞在海面的鬼雾化为虚无。

    不过短短一瞬之间,海面上的鬼雾和云层,就被冲击波摧毁,恢复了天海一色的碧蓝,只在外物残存了一圈寥寥无几的鬼雾。

    这本该是摧枯拉朽般的一击,足以打残幽冥老祖,让其神魂难以离体逃遁,以便关入雷池,受万世之罚。

    但上官玉堂一击出手后,脸色却少有的变了下。

    她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海面之上,停在左凌泉和上官灵烨方才所站立的位置。

    被掀起的海浪尚未平息,海面上风起浪涌,炸入天空的海水,化为水珠冲向落下,就好似下了一场倾盆暴雨。

    暴雨之下,海面空空如也,不光是左凌泉和上官灵烨不见了,连幽冥老祖都不见了踪影,就好似在天雷之下全部飞灰湮灭,只剩下张着小嘴的谢秋桃,还抱着琵琶站在暴雨之外满眼震撼。

    小母龙恢复了金锏的形状,悬浮在上官玉堂身侧,也没看清怎么回事,震惊道:

    “堂堂,你失手把灵烨和那小子一起打没啦?”

    这话显然是胡说八道,以上官玉堂的道行,哪怕左凌泉站在幽冥老祖跟前,她一雷劈下来,也最多闪瞎左凌泉,根本伤不到左凌泉一根头发,怎么可能误伤。

    但小母龙也没法想象,世上有什么人,能在上官玉堂眼皮子底下、出手的瞬间,无声无息把三个大活人变没了。

    这等同于把一洲挑大梁的修士当蝼蚁对待,华钧洲的那群老妖怪都做不到,幽萤异族要是有这本事,还需要偷偷摸摸来抓人?

    上官玉堂显然也有点不解,双眉紧蹙环视一周后,开口道:

    “绝非人力所为,估计是惊动了这里的天地之主。”

    小母龙觉得有可能,不过这片海域在海陆交界线上,玉瑶洲西方的小白虎、东海龙王、天神青龙都能影响到这里,惊动了哪尊天神地祇还说不准。

    小母龙思索了下,冲着海里吼了声:

    “龙祖宗,是不是您大显神通把人带走了?”

    小母龙出生在蛮荒之地,从蛇修炼而来,虽然都算蛟龙之属,但和东海龙王扯不上半点关系,这声祖宗纯粹是套近乎攀亲戚。

    东海龙王是东海的化身,海域和四个洲接壤,神位比窃丹还高,能力已经不能用道行来形容了,是支撑整个天地的撑天柱之一;八大尊主道行再高,也不过是这片天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匆匆过客,彼此不在一个位面,龙王哪里会搭理小母龙,海底根本没回应。

    小母龙等待片刻不见动静,又问道:

    “现在怎么办?”

    上官玉堂双眉紧蹙,没有言语……

    ---------

    这章是上星期存稿,续一下投资,明天晚上恢复更新,希望后面能写好看些,让大伙们久等了or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