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三十二章 还是静煣猛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三十二章还是静煣猛起风了,天色也暗淡下来。

    鸟兽在树林中抬起头,看向海畔,生存的本能感知到了危险,掉头躲进了巢穴里。

    四象山庄内,候家人茫然看向后山方向,老祖未曾召见,也不敢跑去探查。

    客人落脚的院落里,谢秋桃见无人注意,仗着半步幽篁的修为,偷偷摸摸踩着铁琵琶,朝山野间遁去。

    只是跑出没多远,就感觉到海边妖气冲天。

    所谓‘妖气’,说简单就是猛兽散发出来的气势,和人截然不同,透着纯粹的兽性、凶悍,让人从灵魂深处感觉到颤栗与畏惧——这是数万万年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铭刻在人骨血之中的记忆。

    谢秋桃停下了身形,转眼望向海畔,透着几分可爱的圆脸儿,少见的露出了严肃。

    谢秋桃到玉瑶洲来,说是‘降妖除魔’,并非自我介绍时的场面话。

    谢秋桃出生在北狩洲玄武台,家里本是修行世家,祖上还阔过;玄武台就是因谢氏一族而得名,善镇鬼驱魔,多以乐器为法器,被誉为‘正阳之音’。

    只可惜谢氏后来没落了,传到她娘这一本辈儿,就只剩下一根独苗;如今世人也只知玄武台这个地名,忘记了那曾是谢氏一族祭拜执明神君‘玄武’的地方。

    辉煌不在,血脉凋零,并未磨灭谢氏子孙心里的家族传承;谢秋桃的爹娘,依旧按照父辈教诲,以自身微薄之力,尽肃清天地之责。

    首发

    但北狩洲早已沦为异族门户,偏安一隅苟且偷生都得提心吊胆,妖魔鬼怪谈何容易。

    在谢秋桃七八岁的时候,爹娘被几个来历不明的修士杀上了门,目的不明,难以匹敌;爹娘只能把她扔进了北海,拼死阻挡追兵,她仗着祖宗传下来的稀薄血脉,遇上了一只老龟,趴在背上才逃出了生天。

    爹娘是正道修士,那些杀上门的修士就必然是邪道,遭逢变故的谢秋桃,从那之后变得‘疾恶如仇’,父母下落根本没法追查,她只能尽全力践行祖辈传下来的职责,不辜负爹娘的教诲。

    发现海边妖气冲天而起,谢秋桃知道那边很危险,也知道妖气不是左凌泉或者上官灵烨散发出来的,他们两人肯定遇上了隐世的大妖。

    虽然和两人不太熟,但大是大非之前,正道修士从来都是先放下恩怨,先联手把这些祸乱人间的妖魔收拾了再说。

    谢秋桃迟疑了下,还是折身朝海边飞了过去。

    踩着琵琶御风而行,不过眨眼就飞出了十余里,来到了布雨台附近。

    强风席卷之下,满是坟包的山野卷起滚滚飞沙。

    海面震荡,水雾遮天蔽日,只能瞧见三个渺小的人影,站立在黑色礁石的两头。

    左凌泉和上官灵烨,已经一起飞退到了礁石边缘。

    左凌泉手持长剑蓄势待发,眼神冷冽;他没见过妖魔,不过骇人气势扑面而来,他还是感觉到方才文质彬彬的书生,已经彻底变了一个人。

    这种气势他只在铁族洞天里见识过,并非强大到让人畏惧,而是如同人遇见了猛兽,知道不是同类没法交流,趋利避害的天性让人下意识想要躲避。

    上官灵烨恢复了一袭凤裙的装扮,身上又套上了一层黑色铠甲,望着前方妖气冲天的书生,冷声斥道:

    “你是何方妖孽?”

    书生张开双臂,好像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站直了身体,双眼中也显露出了潜藏多年的恨意:

    “虎吃肉、羊吃草是天道使然,只因杀了人,就被你们打为妖魔赶尽杀绝。我以前是人,没法说你们的不对,只能投身为妖,才能与你们讲讲道理。我现在问你们,如果这世道由妖主宰,只因你们为果腹吃过肉,就把你们赶尽杀绝,你们服还是不服?”

    这个问题根本无解,连书生自己都知道,人不可能换位思考,所以他才入了妖道。

    左凌泉不是书生的仇人,但遇上吃过人的虎妖,他也不可能来一句‘你吃人是为了果腹,现在你是个好妖,我替受害者原谅你了’。

    因此面对书生的质问,左凌泉很坦诚的道:

    “老虎吃人天经地义,人杀老虎求安稳也是天经地义,哪有服不服的说法,看谁拳头硬罢了。”

    上官灵烨没有否认这话,沉声道:

    “侯书玉,你已经坠入魔道,现在束手就擒,还能死个痛快;否则必然被关入雷池禁地,永世难入轮回。”

    书生双脚离地,慢慢悬浮而起:

    “人斩妖天经地义,妖杀人亦是如此。既然道不同,何必多费口舌?”

    上官灵烨皱了皱眉,知道和这种入魔的疯子没法讲道理,她最后问道:

    “是幽萤异族安排你来杀左凌泉?”

    “是有如何?”

    书生气势节节攀升,浑身散发出无边戾气,一声怒吼之后,双手相扣掐诀,滔天巨浪就从后方海面升腾而起,如同一面遮天蔽日的墙壁,朝两人压来。

    轰隆——

    不过,在上官灵烨面前玩术法,显然是班门弄斧,就在书生出手的同时,上官灵烨已经轻喝出一声:

    “镇!”

    不见上官灵烨有任何抬手的动作,一座带着五色流光的九层高塔,就从天空砸了下来,把刚飞起来的书生直接压回了礁石。

    与此同时,九把剑凭空凝聚,出现在了礁石各个方位,剑身震荡,一股势不可当的下压力袭来,把横风和滔天巨浪一道压回了海面。

    两个仙术出手太快,远处观望的谢秋桃,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儿,礁石之上就多了一座巨大的宝塔,惊得张大了嘴巴。

    左凌泉也会这两手仙术,不过上官灵烨在跟前,他自然没心思展现‘龟速施法’。在上官灵烨动手的同时,他就化为了一道黑色残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到了书生面前。

    封魔剑阵扰乱灵气流转,斩断修士与天地的联系,道行再高,被困住都没法借用天地之力,只能发挥本体的战力’加之囚龙阵的强力控制,正常修士同时遭遇这两个术法,都会变成原地挨打的待宰羔羊。

    书生同样如此,被高塔压在了礁石上难以行动,出手的术法也烟消云散。

    左凌泉乘机近身,手中剑不见如何出鞘,无坚不摧的剑气,已经从墨渊剑上倾斜而出。

    咻——

    剑鸣声如沧海龙吟,响彻整片海岸。

    左凌泉已经跻身半步幽篁,墨渊剑又积蓄了‘半年’的剑气,这一剑的威势虽然还没有让天地变色,但礁石下的海水明显受到了影响。

    剑锋所指的方向,出现了一条海槽,似乎有一把无形巨剑,从海面上一穿而过,把目之所及的海面分成了两半。

    飒——

    左凌泉的剑刺到书生胸口才爆发,速度快若奔雷,没有给受控的对手任何反应的机会。

    上官灵烨瞧见这一幕,觉得躲闪不及的书生必然重伤,已经凝聚雷法,准备补上一记狠的,把书生直接打得灰飞烟灭。

    但墨色剑气在书生胸口炸开,发出的并非一剑穿心透体而过的尖锐爆响,而是‘咣——’的一声闷响,就好似撞城锤砸在了洪钟之上。

    聚集成束的剑气,撞在坚不可摧的物体上,往上下左右飞溅,如同散开的黑色圆盘,在地面切出一条深不见底的细线。

    左凌泉手中的墨渊剑,也不堪重负地崩成了半圆,如果不是材质极好,恐怕当场就撞成了两截。

    左凌泉发觉手感不对,以为是刺到了不知名的防身法宝,迅速后撤。

    而就在下一刻,左凌泉猛然发现面前扫过一只虎爪,大小如同战鼓,利爪三尺余长,带着锋锐寒芒,如果不是躲得快,恐怕一爪就能把他直接扫成碎尸。

    唰——

    虎爪扫过礁石上方,也扫开了四处宣泄的墨黑色剑气。

    左凌泉飞身退到上官灵烨跟前,抬起头看去,眼神不禁愕然。

    只见九层高塔依然压在礁石上,但被压在下面的书生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头身高近三丈的巨兽。

    巨兽长着龙头与龙尾,猩红双眸如拳头大小,飘出丝丝血气。四肢如猛虎,肌肉虬结,毛发如同钢针般立起。

    巨兽背腹被黑色龟壳包裹,带着坚不可摧的寒光,方才被剑击中的位置,多了一道很深的凹坑,但并未彻底穿透;胸口正中的位置,还燃着一点火苗,有点像是凤凰火。

    龙首虎爪、凤心龟背。

    四不像的模样看起来不伦不类,但巨兽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气势,却让方圆百里的鸟兽都彻底禁声,连本来藏在上官灵烨袖口观望的团子,都躲了起来瑟瑟发抖。

    上官灵烨猛然瞧见此景,也被惊了下:

    “这是什么鬼东西?”

    “妖怪。”

    左凌泉也没认出这四不像是啥妖兽,没有再贸然抢攻。

    但显露真身的四象神侯,体魄的变化天翻地覆,囚龙阵没法在完全压制住。

    “吼——”

    四象神侯硬扛着巨塔,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后,大步狂暴,朝两人冲杀了过来。

    咚咚——

    巨大脚掌踩踏礁石,发出声声闷响,被压下的强风也再次刮起,吹向两人,同时吹来的还有胸口喷出了炽热烈焰。

    上官灵烨也是头一次对上这种古怪妖魔,不清楚底细不敢冒进,手腕轻翻,御出一面虎头巨盾挡在了身前,同时心念一动,地面就出现了八卦图,数条金色锁链从地面窜出。

    咔咔咔——

    锁链缠绕在四象神候身体各处,但不过一瞬之间就被扯断。

    凭借妖兽之躯的非人蛮力,四象神候大步狂奔,直接撞在了大盾之上,推着往后飞退,背后的龙尾也扫向了盾牌后的两人。

    嘭——

    上官灵烨身上的铠甲挡住了横扫,却也被蛮狠力道撞得往侧方偏移,抬手就劈下了三道雷霆。

    轰轰轰——

    但妖兽之所以难以降服,就是因为太过皮糙肉厚。上官灵烨三道紫雷砸在比她弱一境的四象神候身上,竟然没击穿对方的龟壳,只是让四象神候的动作凝滞了下。

    左凌泉并未站在旁边看戏,见四象神候被雷击麻痹,毫不犹豫把剑再次刺出,这次瞄准了那双猩红瞳孔。

    但四象神候终究是人变成的妖,身体改造成妖兽,脑子可没变,数个甲子修行积累的经验,比上官灵烨都厚上太多。

    左凌泉悍然爆发一剑刺出,却见四象神候不躲不避,龙尾十分刁钻的从胯下抽了上来。

    左凌泉刺中一剑,不一定能让妖兽之躯的四象神侯暴毙,但他正中一记撩阴尾,肯定非死即残。

    左凌泉不可能以命换命,反应奇快,在手臂上凝聚出冰盾,挡住了扫来的龙尾,但身体难以避免被抽射向了半空。

    四象神候并非只会横冲直撞的妖兽,目标十分明确,把两人分开的瞬间,已经扛着巨塔飞身而起,追向左凌泉。

    但就在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娇喝:

    “给我死!”

    腾空的左凌泉余光看去,却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从山坡上一个爆跳,直接杀了过来。

    姑娘双手倒持着铁琵琶,高高举到了脑后,身体往后崩成弯弓,如同轮着一把千钧铁锤,以开山之势,砸向了四象神候的脑门。

    姑娘虽然身材娇小,但这一下力道明显不容小觑。

    四象神候不明底细,并未硬接,一个闪身就到了礁石的边缘。

    下一刻!

    轰隆——

    谢秋桃全力爆发,如同一颗流星砸在了礁石上。

    铁琵琶的落点,瞬间出现一个凹陷的圆坑,周边掀起一道环形涟漪,以圆坑为中心往外扩散,整个礁石都震动了下。

    仅凭一身蛮力,将方圆百丈的礁石表面震成碎块,破坏力着实恐怖。

    不过这一下明显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把力气都用在了刀把上,根本没打到人。

    谢秋桃一击落空,还有点恼火,提着琵琶再次冲向四象神侯,怒声道:

    “给姑奶奶站住!”

    上官灵烨见谢秋桃打法这么莽,直接提着琵琶当榔头和妖兽刚正面,心中不禁恼火,抬手就想把谢秋桃拉回来。

    而落地的左凌泉,也冲向了谢秋桃,急声道:

    “当心!”

    但四象神侯被囚龙阵压着动作迟缓,反应可不比两人慢,瞧见谢秋桃目中无人的冲来,张开龙口喷出了一道碗口粗的紫色雷霆。

    噼——

    雷法威力巨大,且速度奇快,极难躲开,哪怕有封魔剑阵干扰偏移了落点,还是砸在了两人附近。

    轰隆——

    碎石飞溅,震耳欲聋的轰鸣过后,已经碎裂的地面再次炸开,千丝万缕的电流,轰击向周边各处。

    左凌泉被雷电余波剐蹭,虽然体魄强横没受伤,但身体麻痹在所难免,雷霆之力冲击全身经脉,视野都黑了下。

    他紧咬舌尖恢复知觉,想拉开冒失的谢秋桃,却愕然发现咫尺之遥的小姑娘,被电击过后好似一点感觉都没有,竟然直接从密集电流中冲了过去,又是一琵琶抽向四象神候:

    “哈——”

    ?!

    上官灵烨没想到谢秋桃这么‘皮糙肉厚’,也是愣了下,放弃了拉人的动作。

    只可惜,抗揍不代表能打。

    谢秋桃和左凌泉一样是半步幽篁,左凌泉专精爆发都没法洞穿四象神侯的龟壳,她又怎么可能打的破。

    四象神侯被囚龙阵压住,腾挪受限,便用胸口的龟甲,硬接住了蕴含恐怖力道的琵琶。

    噹——

    金铁交击的闷响过后,四象神侯往后滑出几步;钝器击打让龟甲表面出现些许龟裂,但影响并不大,只是被震的发出了一声轻哼。

    谢秋桃用钝器砸龟壳,同样不怎么好受,被震得虎口失去知觉,琵琶差点脱手,整个人被冲击波掀飞了出去。

    上官灵烨迅速把作死的谢秋桃拉回来,沉声道:

    “别冲动。”

    谢秋桃并不觉得自己冲动,她落在上官灵烨跟前,急声道:

    “这王八壳子,是从玄武后裔身上弄来的,我打不破,弹琵琶也镇不住妖兽,你们还有办法没?”

    左凌泉方才正中四象神候胸口一剑,对其防御力有大概了解,只要能再刺中伤口一剑,或者转瞬连出两剑,不是没机会打穿;但‘剑二分之一’他还没练会,要打中伤处,比直接打头都难,想做到并不容易。

    对付铁皮王八,铁镞府反倒是行家,一手‘打神锏’专克重甲,打不破龟甲也能从外面把人震死。

    上官灵烨自然分析的出应对策略,她从玲珑阁里取出一把金锏丢给左凌泉:

    “震死它。”

    左凌泉接过金锏,没有丝毫迟疑,再次朝被压住的四象神侯冲去,谢秋桃拎着琵琶跟在身侧。

    与此同时,从远处驰援而来的画舫,也出现在了半空。

    吴清婉手持茶青色木杖,单手掐法诀,木杖顶端凝聚璀璨雷光,继而三道青紫雷霆就从高空劈了下来。

    经过近一年的苦练,吴清婉的雷法已经有模有样,但上官灵烨的雷法都劈不烂龟壳,灵谷四重的吴清婉更是如此,在封魔剑阵的作用下,落点还偏移了。

    四象神候根本没管从天而降的雷击,面对两个手持钝器的莽夫,没有再托大硬碰硬,而是仗着高大身躯,以尾巴和利爪迎战二人。

    虽然有上官灵烨的千般术法强力控制干扰,四象神侯举步维艰和靶子没区别,但尖牙利爪的骇人攻击力依旧摆在那里,很难近身击打要害;几人拉扯不过几手,所有人忽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炽热,从上空压来,四象神候胸口正中的火苗都开始剧烈晃动。

    四象神侯眼神中第一次出现愕然之色,抬眼看去,却见一个市斤小娘般的女子站在甲板上,双手举起比自己还高的羽扇,羽纱上金色烈焰翻腾,全力挥下的同时,还娇声道:

    “小左快闪开!”

    左凌泉一听是静煣不是老祖,冷冽专注的脸色直接一变,毫不犹豫拉着谢秋桃往后飞退。

    上官灵烨还没见过汤静煣自身的水准,谢秋桃更是如此,本来她们还有些疑惑,但下一瞬就惊呆了。

    唰——

    只见裹挟金色烈焰的羽扇全力挥下,天上出现了一道宽达百丈的金色浪潮,与之相比,画舫都变成了一个小点。

    金色火焰浪潮温度奇高,连光线都开始扭曲,仅仅只是站在下方,脸颊就被烤得生疼,连海水都升腾起了水雾,如果被火焰缠身,恐怕世间万物都会在烈焰之下化为虚无。

    “我的天!”

    谢秋桃瞧见此景脸直接白了,都不用左凌泉拉着,掉头就往外狂奔。

    四象神侯也想跑,但被囚龙阵压着,根本跑不出火海的范围。

    轰隆——

    不过转瞬之间,金色火海就砸在了礁石与海面之上。

    火焰温度太高,尚未接触海面,海水就直接汽化,引发了一场轰爆,把海面都炸出了一个方圆百余丈的巨大凹坑。

    屹立在海岸不知多少岁月的黑色礁石,被火海直接淹没,温度高到囚龙阵和封魔剑阵都没法再维持,九层高塔瞬间消失。

    汤静煣并非只扇了一下,而是如同扇炉子般,不停挥动羽扇。

    金色火海如同连绵不绝的潮水,压下脚下的海岸,黑色礁石变成了陷入火海的巨型蜡烛,在众人面前肉眼可见地开始融化,岩浆如同烛泪般流淌,堆积在了礁石下方。

    炼狱般的场景,犹如火神在人间降下天罚,无论人仙妖鬼,在烈焰之下都与蝼蚁草木无异。

    上官灵烨本来还想继续控场,瞧见这恐怖场景后,怕汤静煣一扇子扇歪了,保险起见也退出了半里的距离。

    虽然失去了囚龙阵的压制,但四象神侯被火海吞没后,始终没有再跑出来。

    汤静煣的火焰厉害不假,但消耗也巨大,这样超大范围的清场,维持不了太久。察觉下面没动静后,就停了下来,低头看向下方:

    “怎么样?那只大妖怪死了没?”

    左凌泉站在半里开外,汤静煣停手后,也没敢蹚着余火跑过去。他取出飞剑,升到半空,谨慎飞向已经消融大半的礁石,上官灵烨飞在身侧。

    谢秋桃也跟在后面,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汤静煣吸引,抬眼看着天上的画舫,询问道:

    “这位仙子姐姐是谁啊?好生厉害。”

    躲了大半天的团子,瞧见娘亲来了,也支棱了起来,从上官灵烨领口探出头,很是自豪地“叽~”了一声。

    左凌泉打了半天没破对手防,结果被媳妇一扇子收拾了,心里还有点‘练了一辈子剑,到头来吃软饭’的落差感。他闻言回了一句:

    “我媳妇。”

    “啊?”

    谢秋桃一愣,又意外抬头看了几眼。

    三个人小心飞过岩浆横流的海岸,来到礁石附近。

    上官灵烨扫开弥漫的黑烟与水汽,入眼一片狼藉,原本的黑色礁石已经化为了石笋,石笋顶端只有半丈方圆,躺着一个被烧成赤红的龟壳,竟然没有被烧化,不过龙头虎臂都不见了,也不知是不是在烈焰下化为了飞灰。

    上官灵烨表情严肃,没有太接近,想要用术法探查龟壳内部的情况;但就在此时,天上的汤静煣忽然开口道:

    “小心!还没死,里面有动静!”

    话音落地瞬间,龟壳下方就窜出了赤色火苗,往四面八方炸开,将仅剩的石笋也彻底炸成了粉碎。

    上官灵烨脸色骤变,以为四象神侯想自爆同归于尽;四象境的妖兽自爆,方圆数里都可能荡然无存,她不敢托大,拉着两人就闪到了半里开外,还在面前撑起了大盾。

    但火焰爆开的动静并不是特别大,还掀起漫天烟尘遮蔽了视线,等众人察觉异样之时,龟壳已经贴着海面飞出去两里有余,速度快若奔雷。

    “跑了!”

    “快追!”

    几人见状飞身急追,虽然距离很远,但还是能隐约瞧见,龟壳被火焰包裹,本来已经被烧成焦黑的四肢,在火焰之下,竟然又长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恢复肉色。

    上官灵烨瞧见此景脸色微沉:

    “是凤凰之力,这东西用火烧不死。”

    谢秋桃见识不算少,皱着小眉毛道:“四象之躯,除了土法和蛮力,其他方法都很难打死;这要是让他跑了,凑齐‘天官五兽’,绝对是一代妖王,我都想不出什么东西能对付。”

    天官五兽是在天之四灵的基础上加一只中土麒麟,躯壳和汤静煣差不多,不受各自五行之属的伤害;真弄出这样一具躯壳,修炼到大成的话,基本免疫金木水火土,身体素质全方位碾压人族,能对付的只剩下神魂之术。

    神魂之术玉阶境才起步,这样一只拥有近乎不死之躯的大妖,恐怕没有那个修士想遇上。

    上官灵烨知道现在不赶尽杀绝,以后必成心腹大患,咬牙将速度骤然提升到极致,追向四象神侯。

    左凌泉御剑而行,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追上全力飞驰的上官灵烨,和谢秋桃跟在后面,沿着海面上带起了涟漪追逐。

    而四象神候身负重伤,但并未失去神智,察觉上官灵烨忽然逼近,逃命的情况下,速度也毫无保留地暴涨到了极限。

    仅仅是眨眼的工夫,四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海天相连的视野尽头……

    ————

    注:天官五兽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黄龙’,本书改成了中麒麟。

    7017k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