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七章 映阳仙宫落选弟子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集市上修士如云,不乏形状各异的灵兽和车架。

    一袭褶裙的圆脸姑娘,伸着脑袋瓜,站在斗笠剑客的旁边,场景颇为怪异。

    左凌泉怎么可能真给谢秋桃来一下,他笑道:

    “抗揍确实是个特别天赋,感觉用处也不小。”

    谢秋桃收回脑袋瓜,嘻嘻笑了下:

    “那是自然,抗揍再加上跑得快,在修行道能走多高不敢说,活得肯定比常人久。我以前在福地里面挖宝,走得永远比同辈修士远,挣了不少神仙钱,只可惜又花完了……”

    左凌泉安静聆听谢秋桃叙述,结果发现这丫头可以说个不停,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插上了一句:

    “方才在客栈,听谢姑娘说你是映阳仙宫的门生?”

    谢秋桃眨了眨眼睛:“映阳仙宫门槛太高,内门加起来也不到百人,个个都是天赋异禀的奇才。我没混进去。”

    “那姑娘是外门?”

    “外门也没混进去。”

    记住m.42zw.

    左凌泉脚步又是一顿,有些不明白了:

    “记名弟子?”

    谢秋桃表情稍显尴尬,轻轻叹了口气:

    “华钧洲的宗门和这边不一样,嗯……和你们伏龙山差不多,讲究‘隐于高山大泽不问世事’,映阳仙宫最是神秘,山门无迹可寻,都是高人出山挑弟子,没有主动拜师的门路;我在华钧洲到处转悠,钱花完了都没找到山门,嗯……算是映阳仙宫落选弟子。”

    落选弟子?

    左凌泉还是头一次听见这种方式的自报家门,都不知该如何评价,本想笑一下,不过转念一想,他也是栖凰谷落选门生,真没资格笑别人。

    “是金子总会发光,进不去映阳仙宫再换一家就是了,总能遇见识货的宗门。”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映阳仙宫门槛最高,人往高处走,我还是想多历练一下,过几年再去试试。”

    左凌泉微微点头,询问道:

    “姑娘来九宗是为了历练?”

    “是啊,修行中人,就该四处斩妖除魔、访仙寻宝,说不定运气好就撞上大机缘了。”

    “九宗在八尊主治下,比较安稳,妖魔鬼怪很少见;我听人说,修士要斩妖除魔,最好的去处是去北狩洲、奎炳洲清剿异族,姑娘怎么反过来往东方跑?”

    谢秋桃摇了摇头:“我这微末道行,去正面战场打异族,基本上十死无生,现在想去都没资格;我钱花完都没找到映阳仙宫山门,觉得自己运气不好,就想找个道士算命,去去晦气;那个道士说我吉运在东方,我就往东方跑,到雷霆崖的时候,刚好看到映阳仙宫的师姐也到这儿来,就跟着过来了。”

    说到此处,谢秋桃又勾起了嘴角,看向左凌泉:

    “现在看来,那个算命先生还有点本事儿,我以前都没遇见过大人物,到这儿一来就撞上了左剑仙。”

    左凌泉对这个说法持怀疑态度,他暗暗琢磨了下,摇头笑道:

    “我也就半步幽篁,徒有虚名罢了,算不得高人。”

    左凌泉背着飞剑,所以境界不用猜,说出来也是为了抛砖引玉,试探谢秋桃的境界。

    谢秋桃倒也干脆,双眸微亮,示意背后的铁琵琶:

    “左剑仙才半步幽篁吗?好巧,我也是半步幽篁,卡了好久了。”

    ?!

    左凌泉脚步一顿,难以置信望向谢秋桃:

    “谢姑娘已经半步幽篁了?姑娘今年多大?”

    谢秋桃嘻嘻笑了下,没有直说,而是道:

    “在修行道,女儿家永远都是十六岁,左剑仙问这个问题唐突了。”

    如果真是半步幽篁,面前的同境小丫头年纪肯定不会比左凌泉小,和太妃奶奶同龄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谢秋桃说得也对,修行道寿命漫长,讲究年龄的话称呼都不够用,还是直接看长相和性格比较合适。

    左凌泉也不再追问了,笑道:

    “幽篁境方可称仙,我还配不上剑仙二字,姑娘叫小左也行……”

    “怎么能叫小左,大左……”

    “大左不行,那就不是人的称呼,不嫌弃的话,叫左公子吧,我以前也算个公子。”

    谢秋桃微微颔首,瞄了左凌泉的长相一眼,又有点可惜:

    “方才去书画铺子买舆图,左公子的画像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掌柜的滔滔不绝介绍你有多厉害,我才花大价钱买下来,唉……”

    “怎么了?觉得名不副实?”

    “没有,就是长相差别太大了……也不是说左公子不好看,就是我们那边,崇尚勇武的男子,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那种……”

    “你说的那叫门板。”

    “才不是,是孔武有力,大冬天光着膀子,披一张黑熊皮,可威武了,母熊看了都走不动道……”

    ??

    ……

    -----

    身高差悬殊的男女,相伴在街道上渐行渐远。

    上官灵烨隐于暗处缓步跟随,观察言行举止,以确定谢秋桃的底细。

    而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位置,一栋铺子的三楼,两名男子站在其中,目送人群间的两人远去。

    “那个背剑的斗笠客,是什么人?”

    “不清楚,以前未曾在集市上见过,应该是外地新来的,看打扮不像是宗门子弟,和那姑娘应该也才刚认识。公子,现在怎么办?若是被人抢了先……”

    被称为公子的,是一个手持折扇的锦衣男子,长得眉清目秀,腰间挂着四象腰牌。他望着谢秋桃的背影,询问道:

    “你确定这女子身怀大机缘?”

    “八九不离十。属下和这姑娘坐一条船回来,这姑娘待在甲班上,有些话痨,嘴上闲不住,海上飘了两个月,一直在闲逛瞎扯……”

    “说正题。”

    “渡船走到沉蛟湾一带,这姑娘趴在围栏上往海里打量,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连忙跑进大厅躲起来了,而后不久,海里就起了风浪,被十余条老蛟围住。

    “航道长年通船,沉蛟湾向来风平浪静,能把老蛟引出海沟,必然是感觉到了船上的大补之物;渡船有庇护法阵,气息不会外泄,我琢磨许久,觉得只可能是那姑娘的眼神惊扰了海底老蛟;那姑娘提前躲进大厅,估计也是知道自己闯祸了。”

    锦衣公子安静听完属下的叙述后,微微颔首:

    “若真是如此,能惊动蛟龙之属,身上机缘必然不小。你确定她没什么背景?”

    “我注意了一路,孤身一人不似有背景。她自称映阳仙宫弟子,但从未和船楼上面的映阳仙宫弟子有过来往,估计也是吹嘘之语。”

    “若是大机缘傍身,不可能一清二白,先查查看吧……”

    ……

    随着街上两人走远,窗户重新关了起来,再无声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