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二章 夜半狐狸精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

    登潮港在玉瑶洲边缘,从临渊港过去,走走停停需要半个月。

    仙家渡船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只要上了船,哪怕不是实名制,有心人想要查行踪的话,还是能查到线索;特别是左凌泉这种有点名声的修士,有可能在渡口露面之时,目前的位置就已经泄露出去了。

    渡船上禁动刀兵,违者尽诛之,但幽荧异族本就是九宗必诛之辈,仙家渡船也不是绝对安全。

    因此,左凌泉上船之后,并未乱跑,开了个能修炼的房间,在其中修炼。

    本想练习‘剑二分之一’,但渡船的房间不怎么结实,左凌泉出剑太刚猛的话容易出事儿,不刚猛的话没有意义;境界已经半步幽篁,只有炼化五行本命后才能继续提升,气海充盈的情况下,打坐都是无用功。

    在把今天御剑消耗的真气补满后,左凌泉又提纯了几遍,最后就彻底没事儿做了,第一次体验到了‘卡瓶颈’是什么感觉。

    自窗口能看到外面的山河与云海,但体验过自己遨游其中的感觉后,就没了从渡船上眺望的兴趣。

    左凌泉在床上躺了会儿,也不用睡觉,最后还是起身,踩着墨渊剑在屋里转着圈儿练习御物,以免日后失去飞剑辅助后,成了跑不动的瘸子。

    可能是觉得屋子里太安静,左凌泉在房间里扫了眼,在墙壁上找了一幅空白画卷,当是水中月类似的物件。

    左凌泉取出白玉铢放入画轴,画卷上就开始水雾朦胧,出现了景物和声音:

    记住m.42zw.

    “……惊露台重建稳步进行,伏龙山特派风水仙师……”

    “……传闻那青魁许墨,邀请云水剑潭李仙子在海外沉日屿一叙,李仙子无奈赴约,干等三月未见人来,事后才得知,许墨去错了地方……”

    “……嗯哼哼~……”

    左凌泉退开几步,看着画像上正在自酌自饮的蒙面仙子,微微点头,继续踩着飞剑来回徘徊。

    画像上的仙子并非同一个人,好像有很多女修干这一行,自己喝酒的这个,明显比上次玩水的仙子放得开,体态丰腴、媚眼如丝,时不时勾下衣襟,动作十分撩人。

    左凌泉飞了两圈儿,正认真练习之时,感觉窗口传来一阵微风。

    呼——

    他转眼看去,窗外云海倒退,并没有什么异样,就把窗户关了起来,准备回头继续观赏。

    但就在此时,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女声:

    “呵~小日子过得不错嘛。”

    !!

    左凌泉是真被吓了一跳,迅速回头看向声音来源,然后又被吓了一跳。

    只见房间的床榻上,身着一袭凤裙的宫装美人,手儿撑着脸颊侧躺,右腿微微弯曲,搭在左腿上,露出细腻如纱的黑色长袜,姿态十分撩人。

    但如果只是撩人,也就罢了。女子发髻上还‘长着’两只狐狸耳朵;更恐怖的是背后,一条毛茸茸的红色狐尾,在臀儿后的空中轻轻摆动,灯火映衬下,墙壁上显出妖媚倒影,比清婉那种不能动的逼真太多。

    左凌泉若不是认出了长相,一眼瞧去还以为真碰上了狐狸精,差点吼出一声‘何方妖孽’。

    “太妃娘娘?”

    “嗯哼。”

    上官灵烨摇着狐狸尾巴,望向正在卖骚的画卷,又低头看了眼自己,似乎是对比‘到底是画像骚气,还是本宫骚气’。

    左凌泉表情一僵,迅速抬手想把画像撤掉,结果在太妃娘娘恐怖的境界压制下,没有丝毫效果。

    “看都看到了,现在关有用吗?”

    “呃……”

    左凌泉表情微僵,故作镇定,在椅子上坐下,含笑道:

    “一个人在船上没事儿,随便打开看看,我感觉这也没什么……没娘娘好看。”

    “你拿本宫和这种女人比?”

    “没有,娘娘误会了。”

    左凌泉感觉再尬聊会出事儿,他看向上官灵烨背后飘动的尾巴,好奇道:

    “娘娘,你怎么弄了条尾巴?”

    上官灵烨觉得好看,刚才现做的,她摇了摇尾巴,搭在华美风裙上:

    “方才清婉把尾巴拿出来,给我们瞧了下,我觉得挺有意思,所以戴上看看。你觉得如何?像不像狐狸精?”

    什么叫像?

    根本就是……

    左凌泉不明白太妃奶奶怎么玩得越来越花,但他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道:

    “挺好看的,就是这么穿出去,恐怕会吓到小朋友。对了,姜怡她们呢?”

    “姜怡睡着了,清婉和汤姑娘在修炼。”

    上官灵烨坐起身来,变回了端庄大气的皇太妃,询问道:

    “怎么?没个女人陪着睡,不习惯?”

    左凌泉连忙摇头,转眼看向窗外:

    “船上有防御法阵,避免外人潜入,娘娘怎么进来的?”

    上官灵烨来到跟前,取出了缉妖司的令牌,在左凌泉眼前晃了晃:

    “渡船又不是无法之地,只要在大燕王朝境内,我就有权不经掩月林过问,登船查看和抓人,这是在大燕开航道的条件之一。”

    彼此距离很近,腿几乎贴在一起。

    左凌泉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面前居高临下的太妃娘娘,还有头上那双狐狸耳朵,觉得好怪。

    他想起身,但离得太近起不来,有些不明所以道:

    “娘娘,你这是……”

    上官灵烨微微俯身,双手撑着椅子扶手,背后的狐狸尾巴还飘起来,绕过腰线,在左凌泉脸上扫了扫:

    “你觉得我想作甚?”

    ?!

    左凌泉只觉香风拂面,有点痒痒,呼吸都凝了下。他后仰靠在椅背上,把毛茸茸的尾巴移开少许,努力保持本就不多的距离:

    “呃……我觉得娘娘此举,必有深意,那什么……嗯……这尾巴和真的一样……”

    言语有些磕巴。

    上官灵烨虽然动作怪怪的,表情确实端庄威仪,她秀了下狐狸尾巴后,从玲珑阁里取出了一个盒子,平淡道:

    “这次出去,我给你护道,但不能距离太近,所以还是需要你自己小心。这个东西,能让你看到修士体外的灵气波动情况,也能让我随时观察到你当前的处境。”

    说话间,上官灵烨打开木盒,里面是带着白色雾气的透明液体,只有雨珠那么大。

    左凌泉暗暗松了口气,但也有点小失望。他询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

    “灵玉露,用来画法阵的东西。别乱动。”

    上官灵烨抬起左手,按着左凌泉的额头,让他后仰朝天,靠在椅背上。

    右手轻勾,御起水滴,如同滴眼药水般,滴到左凌泉的右眼之中。

    左凌泉被按着额头,没什么异样感觉,就是觉得视线稍微模糊了点。

    太妃奶奶的手很润,绝美脸颊近在咫尺,顶着两只很妖气的狐狸耳朵,轻揉呼吸直接吹拂在了脸上,感觉微微抬头都能一品朱唇。

    凤裙的裙摆也洒在了他的腿上,俯身画出近乎完美的曲线,双手微抬就能环住。

    最过分的是那条大尾巴,虽然是假的,但搭在他的膝上,感觉和真的一样……

    “别乱动,气息稳点,不然你就会变成名震九宗的上官独眼龙。”

    “……”

    左凌泉是真受不了太妃奶奶了,这纯粹就是在考验他的兽性。

    他想说话,却见太妃奶奶玉指轻翻,取出了一把锋锐无比的刻刀。

    !!

    左凌泉立马老实了。

    上官灵烨以真气灌注刻刀,在薄如蝉翼的灵玉露上,缓慢勾勒出繁复咒文,微弱流光闪过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左凌泉感觉到眼前火花带闪电,屏住呼吸根本不敢动,方才的些许旖旎心思都消退了。

    片刻后。

    上官灵烨收起金刻刀,退开一步,开口道:

    “你试试。”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没感觉有什么东西,尝试调动真气,却见眼前景色浑然一遍,房间里出现了无数波纹。

    波纹呈五彩之色,其中以画卷和上官灵烨身体周边最璀璨,上官灵烨整个人和被烈焰包裹似的,十分刺眼,让人没法直视。

    左凌泉以前在青云城,曾瞧见过藏剑阁的守卫,拿着通透镜片,查看修士周边灵气波动,以免修士作弊,但亲眼瞧见还是头一次。他意外地左右打量:

    “这玩意儿这么厉害?”

    上官灵烨隐藏了气势,狐狸尾巴也收了起来,在茶案旁边坐下:

    “灵气波动本就能感觉到,这东西只是让你更直观地看到罢了;人家隐匿气息就没用了。”

    上官灵烨收敛气息,左凌泉就发现她又变成了原样,再也看不到任何灵气波动,不禁有些失望:

    “我还以为能一眼看穿高手呢,那这东西除了挡视线,还有什么用?”

    “距离较远,在你感知范围外,但又在视野范围内的时候,能提前看到点征兆,给你多一点点反应时间。”

    上官灵烨从怀里取出一枚铜镜,镜子里浮现出自己的侧脸:

    “还能让我时刻观察你周边的情况,避免驰援不及。”

    “嗯?”

    左凌泉一愣,凑到镜子面前查看。

    结果镜子里就出现了千层饼,无数铜镜开始套娃。

    他闭上右眼,镜子里画面就黑了。

    “这是监视器?”

    上官灵烨觉得这词儿有些陌生,但明白意思。她收起铜镜,看向左凌泉: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取了即可,不过那样,你就得用天遁牌联系我,一息之差生死之别,你想好。”

    左凌泉觉得挺方便的,他又不用上厕所、陪伴五姑娘,当下笑道:

    “那就辛苦娘娘了,嗯……这玩意不是永久性的吧?”

    “不是,可以自行卸下,以前只用在缉妖司的暗桩身上,价格挺高,记你账上的。”

    上官灵烨说完后,也不再久留,起身轻飘飘出了窗户:

    “有事随时叫我。”

    左凌泉来到窗口目送,直至上官灵烨的背影消失在云海,才眨了眨眼睛,回到了屋里。

    不过,看到还在‘哼哼~’的画卷,左凌泉眉头一皱。

    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娱乐的权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