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二十一章 小姨,这条尾巴怎么挂腰上?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

    入夜。

    临渊港内大小渡船停泊,飞剑带起五色流光在天空交汇,犹如一场绚丽的流星雨。

    左凌泉来到红叶湖畔,走向前往登潮港的渡船。身上的打扮换成了往日游历的江湖装束,黑衣佩剑,背后挂着斗笠,除此之外,背上还多了一把淡青色飞剑。

    方才磕磕碰碰来到临渊港,姜怡和冷竹脸都吓白了,到了集市第一件事儿,就是去云水剑潭的铺子,买一件安全性比较高的飞行法宝。

    毕竟姜怡可不希望,以后在修行道听见‘悲报!九宗会盟第一黑马,昨夜疑似酒后御剑,不慎撞山暴毙,还请广大道友谨记,酒后不御剑,御剑不喝酒……’之类的快讯。

    ‘飞剑’并不是兵刃,而是云水剑潭以秘法改良的飞行法宝。

    虽然有法宝的品阶,但定位和玲珑阁一样,专精某样效果,舍弃其他功能,从而达到压低成本的目的,让囊中羞涩的修士也负担得起。

    不过打造玲珑阁,有幽篁巅峰炼器师的硬门槛,其他人造不了,如今还是价格昂贵且产量不大,只有九宗内门弟子入幽篁,九宗才会奖励一个。

    飞剑则要亲民一些,以前的御空法器,多半是法宝附带的功能,一宝难求,而且消耗较大,难以支撑超远距离长途跋涉。

    后来云水剑潭的铸剑师,某次铸剑时铸了个废品,虽然切肉都嫌钝,但意外发现用来当飞行法器效果很好,就流传开了。

    首发

    因为云水剑潭是铸剑宗门,所以大部分都是剑的造型,不过因为没有其他作用,别的样式也有,比如琴、琵琶、扇子。还有些比较烧包的,巨型金元宝、大葫芦、玉蒲团等等,也可以按照需求私人定制。

    飞剑的适用范围是半步幽篁到半步玉阶,看起来只是暂时的代步;但‘幽篁’二字,就是‘处幽篁兮终不见天’的意思。

    到了这个境界,就是在看不到任何出路的情况下找本命、养本命,身体变成了吞金兽,运气再好的修士,都会觉得自己命比纸薄。在这种情况下,一件跑得快的法器就很重要了,而且大部分人都得用到入土。

    左凌泉自然不会买那些花里花哨的飞行法器,花了三千余枚白玉铢,买了把实用型的飞剑。

    飞剑的功能靠预设的阵法实现,可以改变颜色、自行平衡、自行避障、咬尾追踪等等,再也不用担心磕磕碰碰,失了‘剑仙’的体面。

    左凌泉买到飞剑后,自然想挽回尊严,带着两个姑娘再体验一把遨游九天的感觉。

    结果不言自明,用姜怡的话说,就是:

    “你直接把我从空中丢下来,都没陪你御剑刺激;你以后审问对手,就带着他飞一圈儿,保证比老虎凳都好使,有啥招啥。”

    左凌泉觉得自己技术其实还好,和过山车差不多,又没真摔下来。

    不过媳妇不愿意,他也不好强求,用腿把两个姑娘送了回去。

    上官灵烨做事雷厉风行,已经把画舫停在了家里,准备启程。

    左凌泉很久没体验过姨侄女叠罗汉的滋味,但此时也只能过过眼瘾,和几个姑娘道别后,就独自出发,前往仙家渡口坐船。

    飞剑消耗不大,但超远距离飞行算起来,还是没有仙家渡船划算安逸。而且此行是听说有人要算计他,他过去以身为饵,把潜在敌人直接勾引出来,以免夜长梦多。

    因此,左凌泉不用刻意隐藏身份,大大方方走公家渡船,做出一个人游历的模样,给对方机会;上官灵烨暗中护道,保持百里之内的距离,只要出事儿,左凌泉自身完全没办法应付,几个呼吸就能过来。

    这事儿说实话还有被秒杀的危险,但已经被人盯上,除非以后都躲在上官老祖跟前不出门,不然该秒杀还是秒杀,躲在哪儿都不顶用,这仙也不用修了。

    登潮港在玉遥洲西边,是南方九宗出海的第一大港,过去的船基本上每天都有。

    左凌泉来到红叶湖畔,找到了掩月宗的船只,直接就登了船……

    ------

    京城,缉妖司旁的宅邸内。

    左凌泉孤身去了临渊港,姑娘们也准备出发。

    这趟出去可能比较久,为了路上方便,冷竹还出去采购了些衣物、胭脂水粉;上官灵烨把宫里的猫爬架也给搬过来了,放在了本就不大的甲板上。

    五个姑娘加两只宠物待在小画舫里,虽然有三个不用睡觉,但还是显得有点拥挤。

    姜怡抱着自己的随身物件登上画舫,瞧见画舫里被木箱堆满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不禁有些头疼,开口道:

    “太妃娘娘,玲珑阁在哪儿能买到?今天去集市上问了好久,都没有。”

    上官灵烨在书桌后处理着今天耽误了的卷宗,轻声道:

    “玲珑阁产量不高,都被九宗预定了,寻常修士想买,得去天帝城找门路,我给铁镞府打个招呼,让他们匀几个出来,记在左凌泉账上即可。”

    铁镞府虽然能弄到,但从丹器房长老手里扣东西显然不容易,估计得回来后了;玲珑阁里面也不能装玲珑阁,上官灵烨随身也没有富余的。

    眼见船舱里乱七八糟放了一大堆东西,上官灵烨也觉得太杂乱了,又开口道:

    “不常用的东西先放我这儿吧,反正我大部分时间在船上,需要的时候打声招呼即可。”

    说着把玲珑阁取下来,递给了姜怡。

    姜怡拿着金镯子,微微颔首以示感谢,然后神识往里面扫了眼。

    本以为会看到满满一玲珑阁的丝袜、肚兜、小裤裤,结果可好,差点被闪瞎眼。

    里面全是闪闪发光的不知名天材地宝,白玉铢堆成小山,感觉和进了国库差不多。

    “……”

    姜怡愣了下,还是头一次意识到铁镞府的顺位继承人,是个多么恐怖的仙家富婆。

    她也不敢乱看,开始整理起东西,把各种不随身的东西装进玲珑阁里面。

    姜怡和冷竹可以把辟谷丹当饭吃,不用携带干粮,但衣裙、胭脂水粉、首饰等等物件,加起来也有两个箱子。

    汤静煣倒是轻装简行,修行道挣的东西都给左凌泉了,唯一的财产就是从大丹带出来的首饰盒,里面装着几万两官票,算是嫁妆钱,其他的杂物都装在一个箱子里。

    汤静煣随时用的东西不多,把左凌泉送的胭脂盒和梳子、发簪等小物件取出来后,就全给了姜怡。

    而到了吴清婉这里,就有点尴尬了。

    吴清婉规规矩矩坐在美人榻上,和犯错的小姑娘似的,望着整理东西的姜怡,欲言又止。

    活物不能装进玲珑阁,随时可能用的东西还得取出来,因此姜怡装东西时,都会打开检查,问下哪些东西不用放进去。

    船上都是女子,还是熟人,哪怕是肚兜、底裤也没有什么尴尬的。

    但吴清婉显然不行!

    她收藏的东西拿出来示重还得了?直接下船回去闭关算了。

    但吴清婉显然不舍得就此分别,孤零零回去待着,只能不动声色地把脚边的小木箱,移到了美人榻下面。

    吴清婉随身的物件也不多,就一大一小两个木箱。她能藏住,还能指望对她很上心的侄女不记住?

    姜怡把所有箱子都收好后,略显疑惑地在房间里扫了眼,最后看向美人榻下面:

    “我就说怎么少一个。”

    说着抬手去拿。

    吴清婉身体一紧,尽量保持心平气和,柔声道:

    “哦,是忘了一个。就放在这里不碍事吧?”

    姜怡本想说不碍事,可心里忽然生出几分狐疑——以前见过这个小木箱几次,但从没见过里面的东西……

    姜怡抬起美眸,看向和蔼可亲的小姨,试探性问道;

    “收起来整齐些。这里面的东西,小姨随时要用不成?”

    “不是,怎么会随时用……”

    “小姨,你表情怎么怪怪的?”

    “呃……”

    吴清婉感觉脸上如同火烧,也不知道自己脸红没有,抬手摸了摸:

    “有吗?”

    汤静煣靠在跟前撸着白猫,闻声偏过头来,打趣道:

    “箱子里不会装着小左写的情书吧?”

    此言一出,船舱里安静下来。

    正在处理公务的上官灵烨,都抬起了澄澈美眸。

    姜怡则是坐直了几分,望着吴清婉,似是在确认——她觉得左凌泉情话都说得结结巴巴,不可能会写情书,但小姨有可能给左凌泉写。

    毕竟连‘修炼记录’这种东西,都能声情并茂地写下来,还有什么不敢写的东西?

    吴清婉面对四个姑娘一只鸟的眼神,只觉这辈子算是完了。她连忙道:

    “怎么可能是情书,嗯……就是些寻常物件儿。”

    姜怡感觉箱子里的东西肯定不寻常,但也照顾小姨的情绪,询问道:

    “我能打开不?不能打开检查,我就直接装进去了。”

    “……”

    说了寻常物件,又不让人打开,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吴清婉暗暗咬牙,都恨不得把左凌泉踹死。

    说是孝敬她,就知道‘用嘴’孝敬,也不知道给她买个玲珑阁,这下好了……

    “嗯……打开就打开吧,我闲时琢磨炼器,研究的无用之物,你们不笑话就行……呵……”

    姜怡瞧见吴清婉这恨不得马上跑出去的模样,有点不太敢打开,怕打开就看到些比太妃娘娘的收藏品还刺激的东西。

    不过好奇心使然,得到确认后,姜怡还是没忍住,把箱子转到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的角度,从吴清婉手里接过小钥匙,打开瞄了眼……

    房间里鸦雀无声,眼巴巴看着。

    “嗯?”

    姜怡扫视片刻后,稍显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花间鲤没什么稀奇的,但放在旁边的两条尾巴和两对耳朵,有点古怪。

    姜怡看了几眼后,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拿起来,戴在头上,询问道:

    “是这么用的吗?”

    “噗——哈哈哈……”

    画舫里响起一片银铃般的笑声。

    汤静煣略显赞许地点头:

    “手艺不错,挺好看的,没想到还清婉会做这种孩子气的小物件。”

    吴清婉做出波澜不惊的模样,柔柔笑道:

    “闲时弄着玩罢了。”

    上官灵烨也觉得挺好看,起身走到跟前,拿起了一根卷好的红尾巴查看,微微点头:

    “还是一整套,想法挺好的。”

    姜怡把玩片刻耳朵后,就放了回去,正想等太妃娘娘欣赏完后把东西收起来,忽然又发现箱子里的白尾巴,造型比较特别。

    “小姨,这条尾巴怎么挂在腰上?”

    上官灵烨已经把红尾巴缠在腰上了,接过白尾巴打量一眼,琢磨道:

    “看起来像是插件儿,还有配套的裙子不成?”

    插件儿……

    吴清婉也不敢去想这东西能怎么插,尴尬解释道:

    “或许有吧……我也不清楚,随便弄的。”

    “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