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十七章 铁镞洞天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雪夜御风,跨越数百里山河,来到了铁镞府正后方,落魂渊最中心处。

    从天上看去,落魂渊在这里忽然扩大,形状好似躺在大地之上的箭头,‘铁镞’二字,也是由此得名。

    眼前能看到的箭头,只是铁镞洞天的入口,内部实际范围,是一块方圆千里的小天地。

    数千年前窃丹之战,临渊城附近是主战场,整个玉瑶洲被卷入其中,数以万计修士在此围剿玉遥洲的南方之主。

    但南方之主背后的支撑,就是脚下这片大地,要打死,需要拥有把整个玉遥洲打沉的实力;不然只要南方存在,窃丹就不死不灭。

    打沉整个玉瑶洲,加上其他洲仙家高人的驰援,或许可以,但那样打赢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为了保住脚下大地,修士只能想办法让窃丹重新归位;当时各大仙家众志成城,硬在此地开出了个方圆千里的小天地,把窃丹真身拉进去死斗,靠着堆人命,才灭掉窃丹的神明之躯。

    当时死了多少修士难以计数,反正灭世之战前的宗门,全被打没了建制,直接断代;幸存的修士彼此抱团,才凑出了三个宗门,也就是如今的九宗三元老。

    当年战死的仙家巨擘,大部分都死在铁镞洞天之中,残存的杀伐之气太重,刚打完仗的时候,幽篁修士进去都撑不住太久,为此只能封印这座古战场,各大尊主轮番在其中操办阴事道场,将无数先辈亡魂送入轮回,用了近百年的时间,才驱散了其中亡魂,逐渐演变成了如今的铁镞洞天。

    无数仙家高人在其中身死道消,一鲸落、万物生,致使洞天内部天材地宝遍地,灵气浓郁到取之不尽的地步;金主杀伐,滔天杀气聚而不散,又使得其中五行之金最盛。

    各大宗门的藏剑阁,其中的刺骨寒气只是兵刃外泄的锋芒,铁镞洞天则不然,锋芒是无数仙道巨擘濒死之际爆发的杀意凝聚,进去过人,都是如此形容其难熬程度——身陷石磨地狱,被按着头趴在磨盘上,布满尖刺的石碾子,从身上一遍又一遍地压过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首发

    这种感觉只要能撑住,不说若无其事,只要能站着走路,出来后脑子里就不会再有‘怕’这个字,可以说是磨练剑意、心智的最好去处;铁镞府修士都是群莽夫,谁都敢比划比划,就是因为都进去磨练过意志。

    左凌泉悬浮在上官灵烨身侧,看着这座赫赫有名的洞天福地,尚未了解其中‘妙处’,询问道:

    “就从这里下去?要闭关多久?”

    上官灵烨抱着团子安静悬浮,裙摆在风雪中飘曳,时而露出小腿上的黑色渔网袜,平淡道:

    “闭关多久,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进去之后,找到出口就行了,实在找不到,就跪在地上吼一声‘我是废物,愧对战死的诸位前辈先贤’,就有人接你出来。”

    “以前有没有人说过这话?”

    “自然有,都被逐出师门了,我铁镞府修士,死也不会喊出这句话。去吧。”

    左凌泉微微点头,身处半空看向下方的黑色裂口,询问道:

    “我怎么下去?”

    团子蹲在上官灵烨怀里,听见这话倒是来了精神。

    不用上官灵烨开口,团子就煽着小翅膀飞起来,抬起小爪爪,一个飞腿踹在了左凌泉后背上:

    “叽~”

    团子的小体格,自然踢不动左凌泉,但上官灵烨很配合,直接就把左凌泉丢下了高空。

    “诶?!”

    左凌泉还不会御风,虽然不至于摔死,但在空中自由落体也没法控制身体;他抬眼看向上方迅速变小的宫装美人,却见团子低头望着他,还挥了挥小翅膀,很有礼貌地来了句:“叽叽!”,当是在说‘泉泉再见’。

    左凌泉在空中挥手道别后,表情就认真起来,张开胳膊调整下落姿势,避免脸着地。

    下落速度很快,很快就落入了箭头似的裂口,浑身陷入了黑色迷雾。

    左凌泉只觉天旋地转,不过转眼之间,耳边就响起一声雷鸣,身形再次出现在了高空,直直朝地面坠去。

    狂风暴雨肆虐,雨幕密集到看不清周身十丈外的景象。

    比雷霆暴雨更恐怖的是周身席卷而来的寒气,如同刮骨尖刀,在现身的一瞬间,从全身上下各处,同时刺入肺腑,直至神魂深处。

    “嘶——”

    来自灵魂的痛楚与颤栗,让左凌泉闷哼了一声,意识瞬间模糊,连眼神都涣散了几分,耳边传来乱七八糟的声响:

    “杀!”

    “孽畜!给我死!”

    “今朝绝于此,草折仍有根,何足惧也……”

    ……

    壮烈而疯狂的咆哮,似乎直接从脑海中响起,震慑神魂,哪怕左凌泉自认剑术通神不惧神佛,依旧被这无数巅峰强者残留的血性震得心神失守,不过瞬息时间就晕了过去。

    轰隆——

    身体摔在满目疮痍的扭曲大地之间,滚入山坳深处。

    昏迷是精神承受不住摧残时的自我保护机制,在铁镞洞天内,能晕倒不去感受周边,都是一种福气。

    但这种福气,显然不会让其内的修士享受太久。

    左凌泉摔在大地之上,昏迷不过稍许,就被覆盖每一处毛孔的刺痛惊醒。

    他一头翻起来,想要握住腰间佩剑,但刚抬手,就跪在了泥泞雨滴里。

    头顶上好似有一只万斤巨手,按着他的头颅,让他不敢抬头看向天空得刺骨锋芒,只想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装死——这是源自神魂深处的畏惧。

    左凌泉咬着牙,握住剑柄,爆发出通天剑意,想和数万万上古亡魂残留的杀气抗衡。

    但这里不是青云城的藏剑阁,葬身于此的巅峰强者,如果能被‘剑一’的气势压住,凭什么去和玉瑶洲的南方之主正面搏杀?

    不过片刻,左凌泉就放弃了气势对冲,大口喘息,杵着长剑起身,摇摇晃晃往前缓步前行,想寻找出口,每走一步都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

    铁镞洞天内灵气浓郁到极致,可以说呼吸都在精进修为,但修为增长带来的些许快感,完全没法掩盖无时无刻销魂蚀骨的灵魂颤栗,人能产生的唯一念头,就是赶快逃出这鬼地方。

    左凌泉连思考的心力都不剩下,眼神在涣散和清明中不停反复。

    扭曲的大地不知道边缘在何处,没有日月,自然是永恒的长夜,只有偶尔雷鸣闪过,才能在狂暴雨幕之下,瞧见身前几尺的范围。

    如果左凌泉不是知道这里是铁镞洞天,他肯定会认为自己是不小心跌入了十八层地狱,因为他已经想象不到,还有什么比这里还难熬的鬼地方……

    ------

    左凌泉深夜被太妃娘娘叫进宫,就再也没回来,家里的几个姑娘失去了主心骨,日子也变得无聊起来。

    上官灵烨让左凌泉闭关冲境界,也没忘记照拂几个姑娘,专门在铁镞府找了个修行洞府,让许久未曾静修过的吴清婉进去闭关,把比拼得来的‘驻颜仙丹’也给了吴清婉。

    驻颜仙丹并非固定住当前容貌,而是把身体保持在最完美的状态,年纪越大,越有男人味和女人味,直至快到大限的时候,才会迅速老去。

    正常来说,修士不停攀升修为,就不会衰老,但没有修士能保证自己不卡瓶颈,一旦境界止步不前,老去的变化就很明显了。

    就比如老陆和仇封情,明明是同时代的人,看起来却如同爷孙。

    吴清婉年过四十,在修行道其实不大,境界一直在攀升,容颜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女人没有不害怕变老的,她没有上官灵烨的境界,又比姜怡和汤静煣大得多,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吃了驻颜仙丹。

    至于其他姑娘,因为年纪小不着急,肯定是以后再去找了。

    汤静煣对修行道兴趣不大,但小左不在跟前,她总不能在家里发呆,也尝试着进入洞府之内,盘坐闭长关。

    闭关修行处于忘我状态,对时间的概念感触不深,时间再长也和睡一觉醒来的感觉差不多,倒也不显得无聊。

    而姜怡和冷竹就比较悲催了,尚未入灵谷,没法长时间闭关,只能留在太妃宫的灿阳池修行,白天还得帮太妃娘娘处理公事儿。

    男人在太妃娘娘手上,姜怡也没法说个‘不’字,除了任劳任怨还能作甚?不过上官灵烨可能也觉得让人打白工不太好,按照缉妖司副官的月俸,给姜怡开了工钱,闲时还会教授姜怡各种术法。

    上官灵烨如今越来越像个女人了,每天忙完公事,就和姜怡一起研究花间鲤、丝袜等物件,甚至跑去请了桃花潭的仙家裁缝当私人导师,学习织造技术,自己在宫里定制情趣小衣。

    本来上官灵烨还准备开个仙家铺子,用这些东西谋取暴利,榨干各大宗门仙子的钱袋子。

    但这个提议被老祖否决了,理由是修行中人就得清心寡欲、一心向道,弄这种东西,是徒增诱惑,让男女修士把来之不易的神仙钱花在刀鞘上,长期来看对九宗发展没益处,铁镞府是九宗领头人,不能带头助长这种风气,会让其他宗门有学有样,搞更多乱七八糟的。

    上官灵烨见此只得作罢,这样一来,黑丝这种东西,世上就只有左凌泉一个人能享受了,想想还挺可惜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