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九章 遇龙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九章遇龙举目四顾不见天明,好似置身永恒的极夜。

    汤静煣惊恐的情绪尚未压下,就发现自己置身于此处,想要寻找小左的庇护,可周边没有半个人影。

    “小左?!”

    汤静煣很清醒,但也因此更加惊慌,举目四顾,试图离开这里,却发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锵——”

    就在她仿徨无措的时候,一声震颤天地的啼鸣,从前方响起。

    黑暗天地亮了起来,前方升腾起火焰,迅速蔓延,组成一只巨鸟。

    鸟身的羽毛五彩斑斓,头如孔雀呈墨绿色,鸟冠如世间最华美的珠钗,看起来威严而和睦,但那双鸟瞳,却被烈火所覆盖,能让人感受到的只有无边的戾气。

    巨鸟的翼展左右不见边际,上面带着天然形成的绝美纹路,随着翅膀扇动,九条羽尾在天地间飘曳,似乎笼罩了整片天地。

    汤静煣感觉自己只是巨鸟面前的一粒沙尘,哪怕离得很远,视界依旧无法装下整只巨鸟,而巨鸟似乎微微低头,就能触碰到她。

    “锵——”

    首发

    巨鸟扇动翅膀,无数五彩流光从身体上涌出,化为千条细线,朝汤静煣身上蔓延。

    汤静煣感觉到了危险,知道这不是好事,拼尽全力想要躲避;但就在此时,面前浮现出金色流光,串联交织,眨眼间化为了一个女子的身形。

    女子身着金色龙鳞长裙,头上戴着龙纹发饰,墨黑长发无风飞舞,虽然身体和她差不多大,但气势却不弱于前方的巨鸟半分。

    “孽畜!”

    金裙女子一声冷斥,抬起双手,身前浮现出一面八卦图般的圆形法阵,把两人挡在后面,隔绝了潮水般涌来的五彩丝线。

    汤静煣见状大喜,连忙移动到了金裙女子背后,紧张道:

    “好姐姐,你可算来了,这是什么鬼地方?”

    金裙女子尚未说话,面前的巨鸟,就带着滔天怒意先开了口:

    “上官玉堂!本君拿回这具躯壳,必将你碎尸万段!”

    声音很尖锐,依旧难分男女,或者说是雌雄,有的只是被囚禁三千年的无边怒火与戾气。

    上官玉堂面对这位玉瑶洲曾经的南方之主,脸色少有地浮现出了凝重。

    窃丹不是生灵,而是正儿八经的‘神’,天生神祇不能按照人的思路来揣摩,以前的窃丹根本不会思考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会的只是用最纯粹的暴虐焚尽世间的一切。

    窃丹逃出封印,上官玉堂本以为是被幽荧异族引导,遁入东海逃走了。

    却没想到这只上古魔神,在数千年的囚禁中,学会了人的路数,竟然玩了出声东击西的戏码;剥离了神力逃遁入海,把最核心的凤凰神魂留在了大丹,甚至算到大丹出事儿,汤静煣会回来查看,在这里守株待兔。

    两人身处汤静煣的躯壳之内,而面前的则是窃丹的本体,可以说夺舍已经成功。

    接下来只要把汤静煣神魂吞噬,就彻底借尸还魂,变成了新生的九凤。

    哪怕夺舍后胡来,再次被天道排斥,想要打死满状态的南方之主,整个玉遥洲南方的生灵恐怕也得再灭一次。

    上官玉堂的本体不在这里,能动用的只有汤静煣的力量;此时此刻,能做的也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说废话:

    “窃丹,你已经死了,夺舍成功也必遭天谴,死得只会更快。”

    窃丹煽动巨翼,把五彩丝线撞向法阵,双瞳之中的怒火,似是要把两人化为虚无:

    “本君不死不灭,看你何德何能,再囚禁本君千年。死!”

    轰隆——

    天生神祇的强大神魂,常人根本没法抗衡,庇护法阵瞬间粉碎,浪潮般的五彩丝线直接涌向了两人。

    只要两人被吞噬,就代表汤静煣变成了灭世魔神,一场让数万万生灵葬身的浩劫就此诞生。

    上官玉堂眼睁睁看着当前的变数却无能为力,脸上也露出了无助和焦急。

    但就在神魂触手延伸至近前,上官玉堂拼尽全力阻挡之时,一直白皙的右手,从她的身侧探了出来。

    手儿张开五指,如同凌空抓住了一只小鸟,空灵嗓音,也从脑后传来:

    “窃丹!”

    声音震彻天地,却不刺耳,能感受到的只有不容违逆的强大威压。

    随着声音响起,所处的极暗地狱,也发生了变化。

    下方燃起赤红火苗,往四周蔓延开来,不过顷刻间就把整片天地化为了无边无际的火海。

    上官玉堂惊愕回头,却见她和汤静煣的后方,出现了一双眼睛——鸟的眼睛。

    两人只能瞧见鸟首,看不见全貌,可能整片天地都只是火鸟的身躯;明明烈焰缠身,却让人感觉不到半分暴虐,反而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圣洁。

    火鸟低头看着她们,还有眼前的窃丹,两相对比之下,身躯铺天盖地的窃丹,都像是一只小鸡仔……

    ------

    雨粒大如黄豆,砸在瓦片和院墙上,发出的声响,却被‘呲呲——’声所遮掩。

    中空的火球悬浮在院子中央,泥土地面被烤得融化为了红色岩浆,天空坠下的雨珠,尚未落到地面,就化为了蒸腾的雾气。

    忽如其来的异象,引发了临河坊百姓的恐慌情绪,惊叫声如潮水往外围扩散。

    汤静煣安静悬浮在火球中心,只能瞧见眼珠微微转动,就好似在做梦一般。

    左凌泉站在院墙边上,被炽热烈焰烤得身上的袍子都冒了烟,根本没法近身半步。

    恐怖的火焰温度,让上官灵烨都不敢靠近,只能站在左凌泉跟前,蹙眉观望:

    “怎么回事?”

    “好像是窃丹藏在屋子里,方才扑到了静煣身上,我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团子钻进了上官灵烨凤裙的衣襟,在肚兜里面瑟瑟发抖,看起来就好似长了三个大团子;可能也是担心主子,团子又从领口探出脑袋,“叽叽!”叫着催了两声,大概是在说:

    “遇事不决叫婆娘呀!”

    只可惜两个人听不懂,而且上官灵烨联系不上老祖,即便联系了,没有标记,老祖也没法撕裂空间过来。

    两人束手无策不过转瞬,姜怡和吴清婉已经乘着画舫飞到了临河坊,根本不敢靠近,只能紧张询问:

    “静煣怎么了?”

    左凌泉也不清楚,不敢站在旁边干等,强行凝聚雨水,在身上裹上了一层冰甲,试图冲过火焰。

    但刚跑出两步,还没接触到金色烈火,身上的冰块就化为了水雾,皮肤也被灼伤。

    上官灵烨连忙把左凌泉拉回来:“别冲动。”她抬手拉起一道土墙,尝试隔绝出一条通道,但泥土接触火焰,也顷刻间融化,根本没有东西能硬抗。

    “这是什么火?”

    上官灵烨也算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仙二代,这么不讲道理的火焰,她还是头一次见。

    好在几人没有紧张多久,汤静煣就有了反应。

    只见悬浮在烈焰中心的汤静煣,手指微微动了几下,继而有什么东西蹿了出来,冲散了外面的火墙,朝南方遁去,众人脑海里也响起一声凄厉啼鸣:

    “锵——”

    汤静煣睁开了双眸,望向窃丹遁去的方向,眼神冷冽,开口道:

    “灵烨,去追。”

    说完后,因为汤静煣神魂和窃丹相搏,消耗太大难以支撑,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上官灵烨知道是师尊在吩咐,她没有丝毫犹豫,抬手把汤静煣丢到画舫上,转生冲向了南方。

    左凌泉见此,也朝着南方狂奔,开口道:

    “去栖凰谷。”

    姜怡接住汤静煣,乘着画舫就往栖凰谷飞去,而兰芝夫妇和栖凰谷的代理宗主,察觉动静也已经御剑而来……

    -----

    上官灵烨眨眼间已经飞出水门,发现左凌泉在后面跑着追赶,抬手把左凌泉拉到了跟前,带着一起往南方御风飞驰。

    左凌泉知道在追什么,但举目眺望,白鹿江两岸暴雨如幕布,能见度不过十余丈,连两岸山水都看不清。他开口道:

    “在什么地方?”

    魂魄无影无形,没法用肉眼和灵气波动追踪,上官灵烨其实也看不到。不过追踪鬼魂阴物的方法,对窃丹神魂同样有效果。

    上官灵烨手腕轻翻,掌间出现了一道赤金符箓。

    灵符之上是紫金符,紫金符之上为赤金符,换个说法就是‘仙符’,玉阶境仙师才能打造,左凌泉还是头一次见。

    只见赤金符上的咒文绽放出璀璨流光,破空而去,直指南方雨幕中的某处,速度快得出奇,眨眼就只剩下一个亮点。

    符箓速度太快,上官灵烨当前的速度显然追不上。

    左凌泉正想开口询问怎么办,却见上官灵烨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

    轰——

    白鹿江上方传出一声比雷鸣还要刺耳的轰鸣,半空出现环行水雾。

    左凌泉以肉身体验音爆,恐怖的瞬间加速度之下,身体直接变成横飞,胳膊差点被扯断,连嘴皮都在上下打架,出口的话语变成了:

    “呜啵呜啵呜啵……”

    上官灵烨拼尽全力追逐,没有为彼此遮风挡雨的余力,速度越来越快,直至下方的景物全变成了竖直的线条,才逐渐接近符箓。

    当前速度有多快,左凌泉不清楚,反正雨滴撞在脸上就好似一根根羽箭,如果不是体魄坚韧,恐怕劲风都能把他吹成秃子,即便说话,近在咫尺的上官灵烨估计也听不见。

    大丹朝南北纵深也才两千里,东华城距离海边只有一千里,这样的速度之下,左凌泉只感觉过了半刻钟,下方的大地就全变成了阴云之下的黑色大海。

    维持极限速度的消耗必然巨大,上官灵烨脸颊发红,好似一朵在风雨中盛开的艳丽牡丹,速度也逐渐放缓。

    好在追踪的符箓已经到了前方百余丈的距离,而且在逐步拉近。

    窃丹剥离神力做诱饵,以便隐藏自身,几乎没有攻击能力,所以上官老祖才敢让上官灵烨追逐。

    凭借上官灵烨的实力,肯定抓不住窃丹,但只要稍微拖延片刻,等最近的荒山尊主、青渎尊主赶到,就有把窃丹留下的机会。

    窃丹拥有灵智,显然不光会闷头跑,入海后直接蹿进了海面,沿着大陆架往海底逃遁。

    因为没有实体,窃丹在水中和在空中区别不大;而上官灵烨则不然,跟着撞入海面后,必须施展神通推开海水,消耗倍增,再难维持高速。

    海底昏暗无光,只能瞧见视野尽头的雷球渐行渐远,左凌泉觉得追太深了,开口道:

    “已经离开玉遥洲了,还能继续追?”

    上官灵烨心中也有所忌惮,海域的面积可比九洲加起来还大数倍,里面藏着多少大妖、魔头谁都不清楚,平时跨海航行都得抱团,孤身跨海的事儿,玉阶仙尊都得慎重。

    但窃丹逃走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上官灵烨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事关重大,老祖不会让她冒险孤身追赶窃丹。

    眼见快要失去踪迹,上官灵烨咬了咬牙,抬手一掌,直接在海底拍出了一道空腔,后面跟着扭曲紫雷,击向雷球前方的无行鬼影。

    霹雳——

    雷法可以伤害魂魄,窃丹被击中后,追逐的赤金符骤然停下,悬浮在了海底。

    上官灵烨速度太快,没料到窃丹会停步,差点撞了上去。

    上官灵烨急急停步,她可不相信随手一雷,能把窃丹打晕,暗觉不妙,转身就往来路飞遁。

    “锵——”

    果不其然,一声凤凰啼鸣后,海底亮起火光,海水汽化直接炸开。

    无数火焰从海底喷出,从荒山剥离的神力,陆续回到了窃丹的身体,呈现出了巨型火鸟的轮廓,迅速变大。

    左凌泉抬眼看去,窃丹展开双翼,曲颈高昂,张嘴就是一条火舌,喷向飞遁的两人。

    火舌遮天蔽日,视海水如无物,要碾死他,估计如同碾死一只蝼蚁。

    !!

    左凌泉见状心中寒意顿生,迅速抬手,把面前的海水凝结为冰墙。但冰墙的尺寸与窃丹的攻击比起来,就好似螳螂在倒塌的山岳前抬起了胳膊。

    上官灵烨难以躲避,从玲珑阁里掏出了一面巨盾,把左凌泉护在身后;脖子上的项链,化为黑色铠甲覆盖全身。

    轰隆——

    只听一声闷响,火焰冲击之下,冰墙和盾牌尽皆粉碎。

    上官灵烨闷哼一声,以身体硬抗火舌,不过眨眼就被撞出去两里多的距离,在海底留下一道岩浆凹槽,又瞬间被海水熄灭。

    左凌泉哪怕被挡在背后,没有遭到正面攻击,被上官灵烨撞了一下,也撞得脸色青紫,只觉全身骨头都被撞碎了。

    上官灵烨咳出了一口血水,自知不敌,拉起左凌泉就跑。

    但窃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轮廓瞬间消失,再次无影无踪。

    上官灵烨见状微微皱眉,又停下了脚步。

    左凌泉知道卷入了不该插手的仙魔对决,对方一口唾沫,估计都能把他们俩打得灰飞烟灭,见上官灵烨重伤之下还想追,开口劝阻:

    “咕噜咕噜……”

    上官灵烨其实也被打怕了,整个玉瑶洲的修士前赴后继用人命填,才把窃丹封印;哪怕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也不是她单枪匹马能对付的。

    就这么迟疑的一瞬间,窃丹彻底遁入大海,再无踪迹。

    上官灵烨面甲撤下,露出了苍白脸颊,开口道:

    “跟丢了,窃丹外逃肯定有目的地,得想办法找出线索。”

    窃丹目标明确,直指汤静煣,左凌泉自是想杀之而后快,但目前的局面,他们俩好像做不了什么,开口问道:

    “咕噜咕噜?”

    藏在上官灵烨衣襟里的团子,差点被撞扁了,此时废力钻出小脑袋,张开鸟喙:

    “咕噜!”

    “……”

    上官灵烨已经八十年没有和这么弱鸡的队友并肩作战了,她抬手轻挥,周边就出现了一个圆形空洞,把海水排斥在外。

    “叽叽!”

    团子好似很焦急,海水推开的一瞬间,就抬起小翅膀,指向海底深处,不停扭头,应当是示意两人赶快走。

    左凌泉听不懂话语,但能看懂团子的意图,以为窃丹又杀回来了,连忙道:

    “跑吧,再来一次,咱们就得海葬了。”

    上官灵烨也不敢再托大,带着左凌泉想要后撤,但刚跨出一步,就停了下来,在昏暗无光的海底举目四顾:

    “我们被困住了,感觉不到外面……困住我们的不是窃丹。”

    左凌泉闻声转头看去,才发现空气墙外面的海水,好似停止了流动,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看不到任何物体。

    “是什么东西?”

    “不清楚,反正要弄死我们,估计都不用抬手。”

    ?

    左凌泉张了张嘴,有点后悔跟着瞎跑了。

    上官灵烨在原地等待了片刻,就瞧见团子方才所指的方向,出现了一个亮点。

    左凌泉握着剑柄,谨慎打量,待亮点来到了附近,才愕然发现海底深处,游来一条长着双角、浑身散发微光的青色蛟龙。

    青色蛟龙如玉石雕成,龙首前飘着两条红色长须,非常漂亮,但体型并不大,只有不到三丈长,水桶粗细,远不及荒山尊主坐下那条龙霸气。

    哗哗——

    上官灵烨脸色谨慎,怕激怒面前这条道行明显强于的的海龙,把左凌泉握剑的手按了下来。

    青色蛟龙慢悠悠游到跟前后,围着两人转了一圈儿,并未理睬,而是盯着团子,龙口张合,发出“嗡嗡——”的低沉轰鸣声,好似在说什么话。

    团子变得极为老实,躲在上官灵烨胸口,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一副“鸟鸟知错了、大龙不记小鸟过”的架势。

    左凌泉茫然看着把两人包围的蛟龙,见对方好像没恶意,就抬手行了个礼,然后小声询问:

    “这位龙前辈,是什么龙?”

    上官灵烨也并非全知全能,摇头道:

    “天下太大,无奇不有。这条……这位仙尊,应该不是寻常仙兽。”

    青色蛟龙没有搭理两个凡人的心思,只是盯着团子,不停说教。而说教的话语,翻译过来,其实也挺简单,约莫就是:

    “东海是本龙的地盘,你是地上的鸟,不能往海里跑。”

    “看在还是雏鸟的份儿上,本龙就不打你了,下不为例。”

    “要保佑南方可持续发展,别学你上一任,玩火自焚。”

    ……

    团子也听不懂蛟龙之属的言语,但明白意思,除了点头还是点头,比在汤静煣面前还老实,毕竟面前这条大长虫真能打它。

    青色蛟龙絮叨片刻后,觉得团子知错了,也就停下了教导,解开了海底的禁制。

    上官灵烨暗暗松了口气,不清楚面前是何方神圣,也不敢冒犯,拱手一礼,就想离开。

    只是团子好吃的老毛病半点没改,觉得面前这条大长虫比较亲和,走之前还张开鸟喙卖萌,和平时讨要小鱼干的模样差不多:

    “叽~”

    左凌泉和上官灵烨都有些无语。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青色蛟龙明白团子的意思,抬起前爪,在五爪之间凝聚出了一个西瓜大小的透明水球。

    水球的水质很稠密,与海水截然不同,出现的瞬间,左凌泉呼吸便是一凝,感觉浑身气血都在躁动,和人渴急了差不多。

    上官灵烨已经炼化了本命水,显然也有类似的反应,瞧见水球,美眸中显出错愕之色:

    “水精?”

    青色蛟龙从始至终都没把两个凡人放在眼里,把水球送到了团子面前,嗡嗡两声,意思大概是:“本龙只有水,你吃不吃?”

    团子五行主火,一口水精下去,和左凌泉生吞凤凰火差不多,当场就得被毒翻。

    不过团子在人跟前待久了,明白‘好东西可以换钱钱、钱钱可以买好吃的’这个等价置换的道理,吃不了也是来者不拒,张开小翅膀,把西瓜大的水球勉强抱住,还“叽叽~”两声,以示感谢。

    青色蛟龙见团子心满意足后,高抬龙首,呼了口气。

    呼呼——

    海水激荡,左凌泉只觉天地变幻,两个人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回到了青合郡南部的海边礁石之上……

    -------

    多谢大佬的五万赏,成为本书的第二十二位盟主!

    今天二十八岁了,从没有谈过恋爱,孤零零的有点失眠,只睡了三个小时,所以这章写的有点不太满意,希望大伙们理解一下or2。

    7017k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