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五章 三步斩男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五章三步斩男三更半夜,该睡的人已经睡下,该醒的人依旧醒着。

    宫灯在雨夜的飞檐下摇曳,昏黄光芒照亮了庭前枝叶落尽的老树。

    撑着油纸伞的男女,并肩翻过宫墙,回到了静悄悄的福延宫里,脚步很轻,以免惊醒了睡下的宫女,又爬起来伺候人。

    姜怡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出门也是微服私访,极少出去逛街;如今有男朋友陪着,逛着逛着就停不下来了,把家乡的胭脂水粉、首饰衣物都买了一遍,若不是左凌泉带着玲珑阁,估计两个人都拿不完。

    团子本来跟着出去遛鸟,结果可好,看了一晚上花花绿绿的衣裳、首饰,一口热乎的都没吃上;此时困得不行,蔫儿了吧唧地趴在姜怡肩膀上,变成了摊开的扁团子。

    姜怡的兴致倒是很足,回到自己的寝殿,又开始继续盘问;

    “左凌泉,你老实交代,到底去过仙芝斋多少次?都买了些什么东西?”

    两人在仙芝斋的二楼挑选肚兜时,老板娘一直和姜怡交涉,左凌泉在旁边喝茶揉团子;老板娘虽然说得很保守,但引人遐想的暗示依旧不在少数。

    姜怡已经是女人了,有些话自然听得明白,觉得左凌泉以前肯定没少和老板娘打交道,出门后就开始追问。

    左凌泉对此自是回答:“以前就买了些肚兜、胭脂,也没去几次,大部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是五哥买得,我只是出银子的冤大头。”

    “左云亭买了大部分,不还有小部分乱七八糟是你买得?。”

    记住m.42zw.

    “……”

    左凌泉微微摊手,实在说不过,就准备堵嘴。

    姜怡连忙躲避,把玲珑阁抢过来,看向站在寝殿里不准备走的左凌泉,蹙眉道:

    “我要休息了,你还站在这里作甚?”

    团子没精打采地“叽~”了一声,应该是在接茬:“陪你一起休息呀。”

    左凌泉也是这么个意思,他转身把团子丢到雨夜之中:“去找静煣吧”,然后就关上了门。

    “叽?!”

    团子难以置信看着关上的殿门,只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白色。

    姜怡的寝殿已经半年没有人居住,不过宫人日夜清扫,十分整洁,和离开时并无异样。

    方才冷竹已经准备过,雕花软榻前的案几上摆着鎏金香炉,里面燃着清雅檀香,旁边还放着两本姜怡往日喜欢翻看的书籍;里侧垂有珠帘,帘后是金丝楠质地的架子床,规格很大,床外的案台上还整齐放着叠好的毛巾、茶水,应当是给驸马准备的,晚上操劳公主累了,顺手就可以擦去水渍、解渴,以免搅了雅兴。

    寝殿里很安静,清婉和静煣都住在偏殿里,在这里听不见动静,冷竹还贴心地把周边宫女都撵走,除了雨声听不见半点杂音。

    随着殿门关上,姜怡本来放松的心情,又稍微紧张了几分;她和左凌泉圆房,加起来也不过三四次,虽然体会到了其中的妙处,但理智上还没适应。

    瞧见左凌泉的动作,姜怡就知道待会免不了被认真糟蹋,她抿了抿嘴,傲娇的说了句:“不走算了,懒得搭理你”默默走到了侧屋的浴池里,自己开始梳洗。

    左凌泉本想尽驸马的职责,帮忙宽衣解带、洗腰搓背,可惜姜怡十分爱护下属,不想让他如此劳累,把他给撵了出去。

    左凌泉在软榻上坐下,翻看着古韵十足的侠义杂籍,开口道:

    “公主,今天新买的衣裳记得换上。”

    姜怡沐浴更衣,本就准备穿上今天刚买的肚兜,不过左凌泉故意要求,她自然不能顺从,淡淡哼了一声:

    “你想得美,让汤静煣穿去。”

    “也对,那我现在拿过去,让煣儿试试……”

    “你敢!”

    “呵呵……”

    姜怡知道左凌泉在逗她,但她就是有点气,低头看了看自己水润丰盈的团儿,稍作迟疑,询问道:

    “左凌泉,你是不是觉得,汤静煣穿着比我穿着好看?”

    静煣的规模大一些,能把胖头鱼撑得更胖,理论上来说冲击力更强,但姜怡其实也不小,就是和清婉对比起来有点自闭。

    左凌泉觉得都好看,他含笑道:

    “衣服好不好看,得看身材。上官老祖和我差不多高,若是穿上静煣的裙子,得露半截小腿,再漂亮的衣裳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今天公主买的衣裳,和公主的身材很搭配,肯定是你穿着好看;给静煣买的也是同理,这没法对比。”

    姜怡只是想听男人说‘你穿着更好看’而已,左凌泉钢铁直男般地认真讲道理,她也没了听的兴趣,想了想又道:

    “对了,你怎么知晓太妃娘娘的尺寸?”

    “以前不是说过吧,我自幼练剑,眼力分毫不差,扫一眼就知道了。”

    “你盯着太妃娘娘的胸脯扫?”

    “怎么会呢,就太妃娘娘那境界,我乱看她当时就知道了,还不得弄死我。”

    “倒也是……”

    ……

    两人闲聊片刻,姜怡梳洗完毕,从侧屋走了出来。

    左凌泉也进去梳洗了一番,再出来时,姜怡已经侧坐在了软榻上。身上披着红色的睡袍,腰间以凤纹丝带束起,墨黑长发披散在背上,如玉脸颊还带着几分水润。

    姜怡手里捧着书卷,心不在焉翻着,双腿弯曲叠在榻上,裙摆下露出洁白的赤足,随着左凌泉出来,脚步微微弓了下,但表情毫无反应。

    左凌泉走到跟前,见姜怡不晓得自己进屋上炕,笑问道:

    “对了,今天仙芝斋老板娘说的‘三步斩男’,是个什么意思?”

    这些很私密的话题,女掌柜只是偷偷告诉了姜怡。

    姜怡看着书卷,稍微迟疑了下,才平淡道:

    “也没什么意思,就说了个笑话。嗯……第一步,坐好。第二步,解开腰带……”

    左凌泉抬手打断姜怡的话语,坐在茶几上,看着眼前的娇艳美人:

    “光说听不明白,公主要不演示一下,看能不能把我斩于胯下?”

    这话有点粗俗。

    姜怡眉儿微皱,想训左凌泉一句。不过她现在越横,待会受得欺凌肯定就越多,想想还是不生气了。

    在左凌泉期待的目光下,姜怡轻轻叹了口气,坐起身来,摆出一个很优雅的侧坐姿势,把腰间的系带解开,双手捏着衣领:

    “就这样,然后第三步:敞开衣领给男人看看,男人就会言听计从。卖东西的噱头罢了,当不得真。”

    左凌泉挑了挑眉毛:“不敞开试试?”

    “……”

    姜怡再镇静,脸儿也不由自主地染上红晕,有点犹豫。

    “要不我帮公主一把?”

    “……”

    姜怡知道躲不过去,彼此名正言顺,其实也没什么好躲得。她抿了抿嘴,慢吞吞的捏着的衣领敞开了些。

    烛火之下,随着火红睡裙敞开,雪白脖颈下的红色小衣呈现了出来。

    与以前的花间鲤不同,姜怡身上这件儿是新款式,布料少了许多,呈正三角的造型,仅仅包裹住了团儿,下面可见平坦无痕的腰腹和肚脐。

    上半部收得很窄,能清晰瞧见锁骨;布料中间还有一道竖着的开口,能瞧见两团之间的轮廓。

    花间鲤的花纹也有所变化,刺绣依旧是荷花与鲤鱼,但刺绣之外的底色,不知用了何种新出产的布料,呈镂空、半透明之色,让人感觉好像什么都能看见,细看却又把关键处遮得严严实实。

    名门贵女的内媚与雅骚,仙芝斋的绣娘,可谓玩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婉约之美,恐怕没有几个男子能抗拒,左凌泉反正不行,无愧‘三步斩男’之名。

    姜怡瞧见左凌泉呼吸出现了变化,就连忙把衣襟合起来了,故作镇静地岔开话题:

    “嗯……这东西感觉上不得台面,送给太妃娘娘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左凌泉可还没看够,他站起身来:

    “太妃娘娘又不会穿给我看,我怎么知晓合不合适。不过公主穿在身上,我觉得挺合适的,完美的艺术品,来,再让我瞧瞧……”

    姜怡连忙往后缩着躲避:“我和你说正事儿,你别……呀……”

    撕拉——

    左凌泉摁着姜怡的双手,满意欣赏着花间鲤上的花纹。

    可能是觉得荷花间的莲子鲜翠欲滴,味道不错,他俯身尝了下,含糊道:

    “公主说就是了,又不耽误事儿。”

    “唉~……”

    姜怡扭动躲避,雪白的赤足在软榻上轻轻蹬了两下,却也没有过多挣扎,很快就安静下来,闭上了双眸……

    7017k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