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一章 老凤死,新凤生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苍天白日之下,拜剑台内外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望着不战而降的雏凤,眉头紧蹙,梳理当前的脉络。

    九宗长者毕竟是道行高深的仙人,可以相信卧龙是左凌泉,但不相信雏凤修为能高到他们都看不懂的地步,渐渐也回过味来。

    商见耀吃了暗亏,心里本就有些火气,此时更觉铁镞府和惊露台两家,在把他们当猴耍,为了验证,就想抬手试探一下左云亭的虚实。

    但就在此时,天地间震荡了一下,两股骇人的剑意,从南方极远之地传了过来。

    就坐的九宗长者皆有所感,齐齐转头看向南方,脸色微变,继而身形接连消失。

    南方传来的剑意太强,但也太远,低境修士难以察觉,都处于茫然状态。

    左凌泉有所感应,看向天空,举目四顾,不明所以。

    很快,铁镞府内,有数十道人影冲天而起,御风而行朝南方疾驰;围观的人群中,也有几个高境仙师拔地而起,跟着飞了过去。

    飒飒飒——

    仙家高人速度太快,大部分人只能看到流星彗尾般的流光,议论声也蔓延开来:

    首发

    “怎么回事?”

    “南边好像有动静,看起来不小。”

    “九宗长老都惊动了,不会有大妖现世吧?”

    “看天上……”

    众人议论不过几句,就瞧见苍穹之巅的空间出现了扭曲之感,一条黑色雷光组成的细线穿了过去,眨眼已经到了天空的另一条,就好似把天空切成了两半。

    霹雳——

    撕裂空间的巨响,许久后才转来,震的人直接耳鸣。

    虽然没能看到黑线的本尊,但那股睥睨众生的威压,还是从云海之上压了下来;就好似一条万丈蛟龙从众人头顶上踩过,哪怕一瞬间就远去千里,再无感觉,也把不少修士压得直接跌坐在了地面。

    “这……临渊尊主?”

    “肯定是……”

    议论声越来越嘈杂,场面秩序甚至出现了混乱。

    修行道遇上这种不明原委的异动,想不被殃及池鱼,最妥善对策就是跑,离得足够远,才不会被各大仙尊随手带起的余波刮得灰飞烟灭。

    因此,有些性格谨慎的修士,转身就往北方飞遁;而随着一人带头后,聚集数万人的铁镞府广场,如同树林间被惊飞的鸟群,彻底混乱起来。

    左云亭正在装高人,面对忽如其来的人潮,吓得不轻,尚来不及躲避就被撞翻在了地上;好在老陆并未忘记自己这个蠢徒弟,闪身来到附近,把他扶了起来。

    左凌泉见状心中微急,快步跑到八角门楼外,询问道:

    “陆老,怎么回事?”

    司徒震撼也察觉到了不对,都没时间思考雏凤为何风吹既倒,他看着天空道:

    “好像是南边出来岔子,师长们都出去了,没时间搭理我。”

    老陆扶着左云亭,目光望向南方:

    “方才有两股剑意传来,其中一个肯定是荒山尊主,还有一个从未见过,不是海外而来的剑仙,就是隐世的巨擘。”

    左云亭询问道:“仇大尊主和人打起来了?”

    “私斗还好,但看这场面,恐怕不是私人恩怨那般简单。”

    老陆带着左云亭御风而起:

    “先找安稳地方待着,等情况明了再冒头,尊主打架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完后,带着左云亭直接飞进了铁镞府,各宗不明真相的青魁嫡传,也飞进了铁镞府的护宗大阵,避免被天外飞来的余波误杀。

    左凌泉见此也没有托大,转身跑向了山崖上方……

    -----

    骇人剑意传来的瞬间,上官灵烨也有所感应。

    上官灵烨自窗口转头,看向南方及远之地,取出天遁牌询问缉妖司主薄:

    “怎么回事?”

    缉妖司在帝国全境都布有岗哨,消息网四通八达,只要有大妖或者魔道枭雄现世,临渊城当即就会收到消息。

    但此时此刻,天遁牌内传回来的反馈,有些惶恐:

    “禀太妃娘娘,整个云州以南的官署、宗门、修士都失去了联系,好像是惊露台的天遁塔出了岔子……”

    上官灵烨听见此言,心中微惊——天遁塔是各大宗门保持联系的主要手段,最核心的母塔,都修建在九宗中心位置,防卫严密程度比祖师堂还高,怕的就是有人端老巢,在外徒子徒孙没法及时折返驰援;或者宗门被毁后,弟子折返被守株待兔逐一剿灭。

    惊露台有荒山尊主坐镇,方才半点警示都没发出,就被破坏了天遁塔,遇上的是何种程度的对手不言而喻。

    上官灵烨作为大燕王朝的二圣,有庇护一国百姓不受仙妖侵扰的职责,这时候显然不能静观其变,她开口道:

    “你们先回铁镞府,外面出了点事情,我去看看。”

    说完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窗口,跟上了九宗长者南下的队伍。

    阁楼里的几个姑娘都没有察觉到异样,唯独趴在汤静煣肩膀上的团子,疑惑看向南方,“叽叽~”叫了两声。

    汤静煣瞧见下方的混乱场景,有点害怕,询问道:

    “公主,出什么事儿了?”

    姜怡只是代为处理公务,并没有缉妖司的实际掌控权,自然是不得而知,开口道:

    “反正不是小事,天塌了有八尊主顶着,先把左凌泉叫回来吧。”

    吴清婉见此,掏出天遁牌联系起正在往上跑的左凌泉……

    ------

    山巅修士的生死相搏,在常人能感受到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结束了。

    玉遥洲最南端,绵延万里的荒山山脉中段,一条宽约百里的火焰长龙,从惊露台主峰,一直绵延到了浪涛汹涌的东海海面。

    往日四季常青的惊露台宗门,在焚城烈焰之间化为了焦土,数万弟子和难以计数的灵兽在山野间奔逃,恐慌的呐喊在山巅都遥遥可闻。

    墨黑色的巨蛟,浑身鳞甲破碎,躺在山川之间喘息,龙血化为了山坳间的小溪。

    荒山尊主仇泊月,手持仙剑半跪在龙首之上,望着龙首之前一具面目全非的尸骸,眼中是雷霆般的怒意。

    一袭道袍的老者,手持桃木剑悬浮于半空,久经岁月冲刷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剑老无芒’的唏嘘。

    赵无邪被庇护在八阵图内,直至此时还面带震撼,难以相信方才那一只遮天蔽日的火鸟,从头顶飞过的那场面。

    那场景犹如火神降世,在人间降下天罚,翅膀一次扇动,带起的火浪可绵延数百里,把万物尽成飞灰。

    仅仅是一瞬之间,赵无邪甚至没看清几个人从海上杀来,在玉瑶洲以南雄踞千年的惊露台,就被毁伤近半,连主峰都塌了半边。

    面前两位剑仙,联手瞬杀了一人,但阵法被毁,没人压得住天生神祇,哪怕那只火鸟已经油尽灯枯,再难带来灭世之劫。

    曾经毁掉半个玉遥洲的魔神,在两位仙尊的合击之下,硬生生逃出了荒山,遁入东海,一去不返。

    荒山尊主仇泊月,为了开宗立派,揽下了看护封印的重任,明白山下的东西脱困,会带来怎样的灾祸;但他不明白玉遥洲的南方之主,为何能离开南方遁入东海。

    老道人似是明白仇泊月的疑惑,开口道:

    “老凤死,新凤生。窃丹弥留之际,再难向天地索取,只出不进,活不了多久,也无需再靠这片天地维持寿数;此次出逃,有死无生,死前必然会回敬天地一大劫。”

    仇泊月站起身来,看着下方难以辨认的尸体:

    “窃丹脱困,取死路逃亡海外,必是提前知晓了逃遁的路线,有所图谋。它如何与幽荧异族产生的联系?”

    老道人转眼看向仇泊月:

    “阵法隔绝天地,外人接触窃丹,必须过你的眼。老夫觉得你不像叛徒,但你们九宗的修士可不会这么想。在临渊尊主过来之前,你最好想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以上官玉堂的性子,会把你抽筋剥骨、搜魂验魄自己查,你还不如方才堂堂正正战死,以证清白。”

    说完之后,老道人收起桃木剑,带着还在发懵的赵无邪御空而去,眨眼已经到了海外。

    仇泊月站在重伤濒死的黑蛟头颅之上,面沉如水。

    片刻后,一把金锏破空而来,插在了山峦之间。

    继而天空撕裂,一道身着金色龙鳞长裙的身影,如同九天之上的冷面阎罗,从其中走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