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九十章 画地为牢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九十章画地为牢九宗会盟的重头戏,本来是冬至当天的九宗青魁争锋。

    但豪门贵子礼尚往来,显然没有黑马单挑九宗有意思;只要有机会来铁河谷的修士,今天基本上都到了场;没法过来的修士,也守在各种转播法器之前,等待着对决的开始。

    冬日暖阳洒在铁河谷的山壁上,拜剑台周边人头攒动,出现了不少新面孔,程九江和宋驰都闻讯而来,仗着宋驰铁镞府内门的身份,在边上占了个好位置,翘首以盼。

    时间未到,九宗长者正在陆续抵达。

    上官灵烨带着几个姑娘,来到了山崖高处的半悬空阁楼内就坐。

    姜怡和吴清婉刚刚聊了些不好明说的话题,此时表情都比较古怪,少有地分开坐在阁楼两侧,闷头喝茶不言不语。

    冷竹作为丫鬟,公主不开口,她自是不会乱说话,只能奇怪地左右打量。

    汤静煣站在窗口,手里揉着蓬松绵软的团子,看着下面的人山人海,开口道:

    “好多人,里面怕是有好多真神仙。”

    上官灵烨背靠窗户,饱满的臀儿半坐在窗台上,姿势稍显慵懒,回应道:

    “仙人境的修士不少,不过道行高深的人,都被安排在雅间里,能站在下面旁观的,其实也算不得神仙。”

    首发

    入幽篁者方能掌控天地,开始脱离凡人的范畴,所以幽篁之上的修士才能称‘仙’;不过那也只是寻常人的看法,在九宗高人眼中,连他们自己都只是道行高些的人。

    汤静煣对修行道兴趣不大,听得似懂非懂,顺势把目光看向山崖上的诸多建筑,想看看真神仙长啥样。

    山崖之上,阁楼用飞廊相连,九宗长者能飞天遁地不假,但其他人也能看清,在同辈道友面前上窜下跳,有点不稳重,所以这种场合还是和上官灵烨一样用脚走。

    汤静煣扫了两圈儿之后,目光集中到了一队正在上山的修士身上——十余个修士半数是女子,为首的是个身穿桃色裙子的夫人,打扮放在诸多正派高人之间着实有点妖艳,看起来和妖女似的,但细看又不是很邪气。

    九宗长者乃至青魁都以男性居多,女修能走到这个位置的很少,自然也引人注目。

    汤静煣瞄了两眼后,询问道:“那个女人也是仙人?穿得好艳。”

    “叽~”

    团子点头接茬,当是在说‘骚里骚气’。

    上官灵烨转过身来,扫了一眼——汤静煣说的是身着桃红色裙装的花烛夫人,手腕间搭着飘带,看起来确实有点艳。

    花烛夫人身后,是桃花潭这次过来的十余名嫡传弟子和宗门执事长老;为首的是一名面相阴柔的年轻弟子,一袭白衣、手持桃花扇,虽然是男子,但看起来挺漂亮,正蹙眉聆听师长教诲。

    上官灵烨想要偷听战术,但根本听不到,便解释道:

    “桃花潭的花烛夫人,好几百岁了,自从桃花尊主隐世之后,就是她在持家。据说是桃花树修炼成的桃花精,所以喜欢穿粉色裙子。”

    汤静煣一愣:“娘娘的意思是她是只妖精?”

    上官灵烨摇头道:

    “在修行道,长成人样、按照人的规则为人处世,就是人;九宗修炼成人形的灵物其实不少,不过他们都不喜欢被当作异类,从不表明身份,所以都只是猜测。你严格来说,不也是只鸟嘛。”

    汤静煣连忙摇头,她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只鸟,凤凰也不行。她好奇地打量着花烛夫人,又问道:

    “桃树变成人,还会不会开花结桃子?”

    团子‘叽叽’两声,好似在说‘鸟变成人也不会下蛋呀’,结果被汤静煣弹了下脑壳。

    上官灵烨对于这个问题,思索了下,才解释道:

    “万灵皆可成道,鲤鱼可以直接修炼成神龙,其实没必要专门变成人样;变成人样就等于脱胎换骨,按照人的方式修行,树开花结果是为了繁衍,所以应该不会结桃子,怀小孩的可能性要大些。”

    汤静煣似懂非懂地点头:“哦……娶一棵树回去,感觉怪怪的,要是男人摘桃花吃桃子,在她看来,是不是就和妖怪吃小孩差不多?”

    “桃花潭特产就是桃花酿、仙桃,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忌讳,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汤静煣微微颔首,还想再问些其他的,就听见下方传来热烈喧哗:

    “快看,来了来了!”

    “左剑仙……”

    冷竹闻声连忙跑到了窗口,姜怡和吴清婉也起身挤了过来……

    ----

    冬日暖阳高照,洒在铁镞府外万千修士的头顶上。

    左凌泉一袭黑袍,腰悬佩剑,缓步走过人群之间漫长的大道,来到了八角门楼之前。

    在弱势一方挑战强权的时候,看热闹的群众,永远都站在弱势一方,此时都在为他加油助威。

    今天必然是一场硬仗,左凌泉的目标,是至少打趴下商司命;卧龙、九龙之流传言太强横,三天的特训很难超越,在没莽出‘剑二’之前,他能做的只能是把卧龙逼出来,看看自己差距还有多大。

    随着左凌泉到来,九宗长者也陆续现了身。

    南宫钺依旧担任裁判,坐在高台正中,身侧多了两个台子,上面放着摞成小山似得白玉铢,以及一枚‘天帝令’,可以拿着找天帝城换一件法宝。

    九宗长者都在高台之上就坐,李重锦、仇封情都在其中。

    此时此刻,最想左凌泉穿九宗糖葫芦的,反而是前几天颜面丢尽的云水剑潭。

    毕竟若是左凌泉第二场直接输了,就代表云水剑潭位列九宗倒数第一;左凌泉能多打趴下几家,云水剑潭心里自然也平衡些,心里路程大概是——不是我一家打不过,是你们都打不过,谁也别说谁。

    在李重锦等人的注视之中,左凌泉走到了司徒震撼面前,熟门熟路地交出了佩剑,站在了反作弊阵法之上。

    三天不过一瞬之间,左凌泉修为并无精进,检测结果没区别。

    随着左凌泉检测结束,桃花潭风信子,手持桃花扇落在了八角门楼外,走进了检测阵法。

    很快,阵法外传来了司徒震撼地唱喝:

    “二十八岁,三才境。”

    围观修士听见这话,脸上都流露出惊异之色。

    幽篁三才境,代表炼化了三种五行之属。

    云水剑潭李处晷起手就是仙剑胚子,桃花潭宗门地位不比云水剑潭差,当家青魁的五行本命,肯定不会差于李处晷。

    切磋压境界,可压不了五行本命,如果三种五行本命中,有五行之土的话,这场很难打。

    风信子面相阴柔,看起来有点娘,不过举止颇为风雅,手持桃花扇走出阵法,抬手一礼:

    “在下风信子,左兄幸会。”

    左凌泉抬手回了一礼:

    “幸会。”

    南宫钺从高台上飞身而起,落在八角门楼外,抬手点在了风信子眉心,开始压境界。

    左凌泉取了一把长剑,安静等待。

    风信子境界压到灵谷六重后,取了一杆木杖,在万众瞩目之下,来到拜剑台内站定。

    拜剑台打擂,对双方起手距离并没有特别要求,只要不出界就行。

    左凌泉还是站在上次的位置,但风信子一个术士,显然不敢和李处晷一样,站在武修十丈外找刺激,直接退到了三十丈外,留给了自己足够的反应时间。

    “吁……”

    围观修士瞧见此景,皆是嘘声一片。

    左凌泉也有点无奈,开口道:

    “风兄有点太谨慎了。”

    风信子在规则之内行事,对围观群众的嘲讽自然不在意,他笑道:

    “十丈内,左兄的剑没人能躲开,既然是切磋,左兄总得给我出手的机会。”

    左凌泉其实也可以往前走,贴近风信子,但那样拉扯不符合剑客的作风,他还是干净利落抬手道:

    “南荒左凌泉。”

    风信子抬起木杖,开口道:

    “桃花潭,风信子。”

    拜剑台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屏息凝气。

    南宫钺坐在高台上,轻轻抬手:

    “开始!”

    轰隆——

    话落,拜剑台传出一声爆响。

    左凌泉话语风轻云淡,心里却没有丝毫托大;打术士就得起手瞬杀,给对方出手的机会是找死。

    在对决开始的瞬间,左凌泉身形由静至动,不过眨眼就撞出去十余丈,手上剑锋黑光缭绕,带着骇人威势直扑风信子。

    但三十丈的距离确实太远。

    风信子身为铁镞府青魁,绝非泛泛之辈,将手中木杖插在了地面,朗声道:

    “坤!”

    木杖亮起土黄色流光,继而方圆三十丈的地面翻滚震荡,化为流沙,地上砂石树木尽皆陷入地底。

    左凌泉不会御风,速度再快都只能力从地起,大地化为流沙无从着力,速度骤然放缓,半截身子已经落入流沙。

    不过左凌泉和上官灵烨切磋几天,这种防止自己近身的‘化沙咒’见识过不少次,他迅速抬手,从远处拉来一道水流,泼洒在沙地上,凝结为坚冰,以坚冰为着力点,再次冲向风信子。

    但风信子用‘化沙咒’只为迟缓左凌泉的攻势,真正的防近身手段,是桃花潭的招牌绝技‘画地为牢’。

    只见风信子把木杖插入地面,周边化为流沙的同时,四道墙壁从地下升起,瞬间化为一个牢笼。

    墙壁表面有蛮牛浮雕,厚约丈余,立在大地之上犹如一座小型城池,连顶端都迅速闭合,把风信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左凌泉冲到附近,抬手就是一剑。

    但不清楚土墙的防御力,他并未浪费真气用‘剑一’,而是用了云水剑潭的‘风卷残云’试探性进攻。

    只听‘飒——’的一声剑鸣。

    左凌泉身前的地面被剑气掀起,密集剑网紧随其后,压向土墙。

    嚓嚓嚓——

    众目睽睽之下,剑网落在蛮牛浮雕之上,劈出数百条寸余深的细密剑痕,但也仅此而已。

    土墙在风信子的操控下,受损瞬间就迅速弥补,眨眼恢复如初。

    左凌泉飞身退开,瞧见此景不由皱眉——以土墙的防御力,他用剑一能刺穿,但不一定能重伤到后面的风信子,五剑下去打不死,他就力竭战败了。

    围观修士瞧见风信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巨大的铁皮王八,局面陷入僵持,愣了片刻后,就开始爆粗口:

    “你这不是耍赖吗?!”

    “哪有这么打的?”

    “有本事出来!”

    ……

    姜怡等人看着也是怒火中烧。

    仇封情皱了皱眉,看向高台不远处的粉裙女子,开口道:

    “花烛夫人,贵宗青魁这打法,是不是有点……”

    花烛夫人眼角含笑,丝毫不在意:

    “我桃花潭又不是铁镞府,没有遇事硬碰硬的习惯,这又不犯规,难道不能这么打?”

    仇封情叹了口气,无话可说。

    拜剑台内,风信子缩在乌龟壳内,可没有作茧自缚和左凌泉僵持的意思。眼见左凌泉没法破防,便开始抬手掐诀。

    左凌泉持剑正在想办法破壁,却见头顶上雷云开始凝聚,无数青紫电光在乌云中流窜,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木生火、火生土。

    风信子掌控的三种五行之属已经明了。

    左凌泉瞧见此景,迅速飞身冲到了河流之上,御起河水,在头顶上凝结出半圆形的冰牢,把自己包裹其中。

    “震!”

    土墙内传来一声低喝,继而千百道雷霆落下,砸在冰墙之上,带起无数碎冰。

    惊天动地的声响和电光,惊得围观修士后退了半步。

    不过雷击持续片刻,并未打破破冰墙。

    左凌泉维持冰墙挡下雷击,暗暗思量对策;土墙由五行之土构成,其实可以用‘封魔剑阵’切断控制,然后再破壁。

    但封魔剑阵得留着对付更强的商司命,用在风信子身上就漏了底,还是得智取。

    而风信子发现雷击难以破防,迅速转变策略,操控脚下地面,让本就不宽的河道迅速合拢。

    风信子位置站得极为刁钻,处于河道上游,封死河道自然断流。

    左凌泉操控河水化为冰墙格挡雷击,需要源源不绝地用水流补充被击碎的冰墙,如果没有水源,头顶的冰墙很快就会被消耗殆尽。

    左凌泉见此,也没有再和风信子僵持,暗暗掐诀,施展了上官奶奶教授的‘贪狼’,将真气灌注入河水,然后在手臂上凝聚出一面冰盾,带即将断流的河水,直接冲上了河岸。

    九宗长者能看清细节,瞧见铁镞府的内门绝学‘贪狼’,微微皱眉,有些奇怪地望向南宫钺。

    南宫钺也挺意外,但也没说什么。

    九宗长者能发觉细微异样,围观的修士和土墙内的风信子可没这本事。

    风信子缩在暗无天日的地牢内,只能凭大地的反馈确定左凌泉的方位,发现左凌泉冲来后,迅速调动雷霆追击左凌泉。

    轰轰轰——

    雷蛇密密麻麻落下。

    左凌泉手持冰盾带着水流大步狂奔,身形如同站在浪头的龙蟒,冲到近前便是一声爆呵:

    “冲城!”

    轰隆——

    冰盾撞在土墙上,浑身真气倾泻,霎时间地动山摇。

    铁镞府修士最擅长的就是破防技,冲城又是专门针对各类墙壁掩体的技法,对付土墙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仅在撞上的一瞬间,厚重土墙上就出现了一个巨大凹坑,虽然没有碎裂,但崩出了数十道裂痕,直入土墙内部,左凌泉所携的水流也渗入其中。

    风信子没想到左凌泉会来这一手,但土墙没有完全破碎,他并未失去分寸,迅速将土墙恢复如初。

    围观修士瞧见此景,皆是觉得可惜,毕竟这是铁镞府招牌的冲城技,如果这都撞不拦土墙,那就很难破防了。

    左凌泉撞裂土墙后,迅速拉开些许距离,作势再次撞击。

    风信子身处暗无天日的土牢内,有所感知,迅速抬手掐诀,想在土墙外再升起一道屏障加固。

    但‘艮’字尚未出口,风信子脸色骤变,感觉脚下传来强劲的灵气波动。

    只见封闭土牢内,方才撞裂墙壁渗入的水流,在神不知鬼不觉间凝聚成了一个水球,随着土牢外一声低喝响起:

    “兑!”

    水球直接爆开,化为无数冰锥,刺向四面八方。

    ‘贪狼’象征强力统治,是巅峰的御物之术,修至大成可像上官老祖那样聚金成龙;左凌泉虽然没那么大本事,但和上官灵烨一样把术法包裹隐藏起来,等送到敌人跟前才爆开,还是可以做到。

    风信子身处密闭土牢内,冰锥从在脚底下爆开,如果不躲,很可能被数千根冰锥戳成筛子,不死也是重伤。

    风信子反应极快,迅速解开了土墙的掌控,从上方直接冲了出去。

    轰隆——

    也就是下一瞬间,无数冰锥地面冲起,随着风信子一起冲出牢笼,往天空蔓延出数丈。

    乌龟憋不住露了头,蹲守的猎人该作何反应不言自明。

    万众瞩目之下,风信子刚被逼出土牢的瞬间,一道黑色人影已经到了背后;手中长剑带着凄厉剑鸣,刺向了风信子后脑……

    ————

    今天状态不好,更的有点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