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八十四章 欺人太甚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莽雏凤鸣第八十四章欺人太甚拜剑台周边人满为患,所以目光都集中在场中的两道人影身上。

    方酌清提剑而立,与左凌泉相距十丈,表情郑重。

    左凌泉把剑挂在腰间,眼神平淡。

    习剑十五年,左凌泉的战斗直觉不会错。

    方才只是和方酌清目光接触,他就知道杀对方只需要一剑;问方酌清还打不打,便是因为这场比拼没啥意思。

    满场瞩目之中,南宫铁钺站起身,来到山崖边缘,望着下方地形复杂的场地,沉声道:

    “开始吧。”

    方酌清闻声抬剑拱手:

    “云水剑潭,方酌清,请赐教。”

    “左凌泉,请赐教。”

    话音落,万千修士同时呼吸一凝,全神贯注看着场地,生怕错过了最精彩的瞬杀之局。

    记住m.42zw.

    在他们看来,左凌泉年纪小,习剑的时间必然短于对方,剑技的熟练度可能不够;所以会靠着天赋上的优势,先下手为强,打方酌清一个措手不及,避免陷入长时间缠斗。

    方酌清也是这么想的,话落的一瞬间,身上便附着上了墨黑色的铠甲虚影,避免被左凌泉突袭瞬杀。

    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左凌泉并没有拔剑,而是抬起双手,开始掐诀。

    此举让围观修士愣了下——他们跑来看剑客决斗,怎么忽然开始玩法术,这哪是剑客的作风?

    李重锦也是皱了皱眉头,觉得左凌泉太过目中无人。

    术法杀伤力大不假,但那是在幽篁境之后;施术还需要时间,在灵谷境撞上同境武修,彼此同境搏杀,法术基本上没有出手的机会。

    而且施展术法也罢,这施展的是什么玩意?

    南宫铁钺看到左凌泉掐出的法决,意外道:

    “求雨术?”

    其他九宗长者,显然也发现了这点异样,目露惊疑。

    求雨术不算难,但那是属于操控天地的术法,没有五行之水为引,光靠自身真气不可能施展出来,这小子难不成……

    诸多长者还没思索完,眼前的场景就证明了他们的猜测。

    只见拜剑台中心位置,滚滚乌云开始扩散,很快覆盖了交手两人的头顶。

    黄豆大的雨珠,从乌云之间,砸在了场中的泥地上;几处野火堆里发出‘滋滋’的响声和白雾。

    李重瞧见此景稍显不解:

    “这小子灵谷六重就炼化了五行之水?”

    南宫钺仔细观察片刻,摇头道:

    “不是本命水,应当只是得了大机缘……不过和本命水相差不大,这场不用打了。”

    拥有五行本命,打灵谷修士就是降维打击,李重锦显然也明白此理,表情凝重起来。

    围观的修士没有九宗长者的见识,只是疑惑左凌泉为什么施展毫无杀伤力的求雨术。

    而方酌清可是明白遭遇了什么样的对手!

    他站在冰凉雨幕之中,有些难以置信,但身为内门嫡传,也不会蠢到发呆等对方施术的地步。

    眼见暴雨落下,方酌清抬手便是一剑,墨黑色剑气倾泻而出,化为一道肉眼可见的浪潮,压向远处的左凌泉。

    方酌清也五行亲水,在雨中不受限制,反而是如鱼得水,森然剑气裹挟着暴雨,掀起了地面的碎石泥土。

    浪潮并非一道,而是连续不断,从外围看去,就好似场地之间出现了一条汹涌长河,用的正是云水剑潭不外传的剑技‘风水连潮’。

    云水剑潭的剑讲究‘连环’,环环相扣连绵不绝,在三十丈的距离,只要被剑潮罩住,基本上就得无休止地格挡腾挪,很难找到近身的机会。

    围观修士瞧见这么大的动静,顿时发出一片惊叹声,但惊叹马上又戛然而止。

    只见剑潮压下场地对面的左凌泉,左凌泉都懒得躲避,右手轻抬,落下的雨幕直接凝结为数十道冰墙。

    众目睽睽之下,数道冰墙出现在交手两人之间。

    汹涌的剑潮撞在冰墙上,澎湃冲击力连破数道冰墙,又不停出现新的冰墙阻挡,根本没法突破两人之间的数十道屏障。

    咔咔咔——

    冰块崩碎和剑气呼啸声中,全场修士都面露难以置信。

    山崖上的李重锦直接站起身道:

    “他没有施术,怎么可能点水成冰?”

    哪怕拥有本命水,施展冰法也要掐诀,南宫铁钺也目露惊讶:

    “好强的控水天赋,能不掐法决,弹指间点水成冰,必然是炼化了仙兽级别的鳞甲之属血脉,看起来和荒山尊主坐下那条黑龙有点像。”

    仇封情比李重锦还错愕,瞧见这一幕,还以为左凌泉偷偷把荒山尊主的灵宠炼化了。

    老陆倒是恍然大悟,明白左凌泉为什么忽然跳到灵谷六重了。

    齐甲皱着眉头旁观,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剑客吗?这啥?”

    左云亭煽着扇子,满眼得意:

    “中洲卧龙,一条龙玩水有什么毛病?”

    ……

    所有人中最震惊的,莫过于身为对手的方酌清。

    方酌清一剑出手被控死,连防都破不了,直接就看不懂了。

    控水也就罢了,还不掐法决随手成冰,这他娘能是同境?

    这不欺负人吗这!

    方酌清眼见远程摸不到,当即朝着左凌泉疾驰,准备拉近距离。

    但左凌泉会的可不只是控制冰块当盾牌。

    在方酌清动手的刹那,左凌泉再次抬起双手。

    刚刚跑出去几步的方酌清,只觉脚下一沉被拽住。

    低头一看,却见雨水粘附在了双脚之上,凝结为坚冰阻碍了步伐。

    方酌清迅速展开护身罡气,搅碎腿上坚冰,但马上就听到一声:

    “坎——”

    左凌泉双手掐诀,天空落下的雨幕,凝结为了七把水剑,悬浮在了方酌清周边。

    随着‘坎’字出口,七把水剑瞬间结成云水剑潭标志性的‘七星剑阵’,数面水墙锁死四面八方,把剑阵化为了一个坚冰牢笼。

    ??

    李重锦瞧见此景,顿时眼中怒火中烧——双方决斗,用他家的东西打他们家,这是不把他云水剑潭当人看?

    方酌清被困在自家的七星剑阵之中,也异常恼火,但他灵谷六重可不会御物之术,根本施展不出七星剑阵,只能用剑强行破阵。

    只是暴雨不停,冰墙就能随时自行修补,想要冲出去谈何容易。

    左凌泉控死方酌清后,本想试一下‘飞霜术’,但底牌暴露太多,对以后的比拼不利,当下也没有再施展术法炫技,而是抬手掀起附近的河流。

    轰隆——

    水龙冲出河面,灌注到七星剑阵之上。

    万众瞩目之下,场地中心的冰晶牢笼肉眼可见地开始扩大,冰层越来越厚,不过眨眼之间就化为了一座冰山。

    被困在其中的方酌清疯狂破阵,但劈开了缺口还没冰层增长得快,阵法内的空间也是开始迅速缩小。

    左凌泉借用天地之力,真气消耗可比方酌清小得多,哪怕打不死方酌清,也能用冰块控到方酌清真气耗尽为止。

    所以修士看着场内两个人斗法……不对,应该是术士遛狗,都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

    九宗长者也觉得这场面有点难看,把九宗内门嫡传的名声都丢尽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方酌清,左凌泉掌握控水天赋,就相当于低配版幽篁打灵谷,靠天赋神通都能把方酌清莽死。

    九宗长者本以为左凌泉是剑法厉害,没想到是个装作剑客的冰法,而且身上的机缘还如此惊人,此时看左凌泉的眼神,都起了几分招揽之意。

    不说别的,就凭当前的境界和这手‘随手成冰’的天赋,就足以成为九宗内门嫡传,毕竟这天赋实在太稀有了。

    场中的僵持还在持续。

    左凌泉控制冰牢,眼见对手不投降,觉得有点无聊了,转眼看向人群之间的姜怡。

    姜怡眸子在发光,挥动小拳头为他打气,但距离太远,听不清说什么。

    左凌泉以眼神回应,兴之所至,还顺手在冰晶牢笼上,捏出了一个小鸟团子的飞凤展翼造型。

    虽然左凌泉控水的能力还没精细到纤毫毕见,但捏出个大概轮廓还是可以的。

    闪亮亮的团子,蹲在冰牢顶端,张开小翅膀,摆出飞凤展翼的造型,模样十分可爱。

    姜怡瞧见此景,微微愣了下,继而‘噗——’地笑出声,有些没好气的瞪了左凌泉一眼。

    山崖上方的上官灵烨,瞧见此景,眸子也微微动了下,用手儿撑着侧脸,露出了几分笑意。

    左凌泉捏出团子后,见对手还在努力破冰,又在旁边捏出了一只大甲虫,还有一只很漂亮的白猫。

    反正是玩起来了。

    拜剑台外,围观的众多修士,瞧见左凌泉不停施展‘神通’,看了片刻有些看不懂了,小声讨论道:

    “这是什么术法?”

    “镇压类的术法吧,我听说此类阵法的顶端,会有各种神兽的造型……”

    “神兽是青龙白虎,这猫、虫,还有那个长翅膀的大圆球,是什么神兽?”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可能是我们没见过的不知名神兽,嗯……那个球这么胖,应该是只进不出的‘貔貅’……”

    “貔貅有翅膀?”

    “你又没见过,怎么知道没有?”

    ……

    场上的垃圾时间还在持续。

    左凌泉捏完白猫后,见方酌清还不投降,为了讨好刚破身的傻媳妇,又在冰上面捏出了一个猪头人的雕像。

    这是姜怡送给他的玉佩上画的,姜怡瞧见此景,自然脸色一红,有些害羞。

    左凌泉嘴角含笑,还想再捏个女侠出来站在旁边,但尚未动手,就听见一声雷霆般的怒喝:

    “够啦!”

    两人光顾着打情骂俏,显然忘记了其他人的感受。

    李重锦脸色本就难看,发现左凌泉竟然还弄出一个‘猪头人身’的雕像放在冰牢上面嘲讽,再好的城府也被气得够呛,猛地一拍负手:

    “小辈,你欺人太甚,当我云水剑潭无人不成?”

    声若雷鸣,把正在看表演秀的围观修士吓得一哆嗦,冰牢也被震得粉碎。

    咖嚓——

    冰砖飞溅!

    方酌清迅速从里面脱身,冲出来后退出很远,才面红耳赤的躬身而立,面带愧疚之色。

    师长插手,那就是认输了。

    左凌泉见此自然也停下了手,好不容易捏完的冰雕被破坏,还有点不满。

    作为裁判的南宫铁钺抬起手来,场内乱七八糟的雨水、烟雾全部散去,朗声道:

    “左凌泉胜,按惯例,往日恩怨一笔勾销,云水剑潭可有异议?”

    李重锦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底的恼火,开口道:

    “左小友好手段,是老夫看走眼了,张家、陈狱的恩怨一笔勾销,云水剑潭及下宗不会再提及此事。此次九宗会盟,有弟子辈互相切磋精进之意,左小友既然有如此修为,我云水剑潭少主,也想讨教一二,左小友可敢应战?”

    左凌泉打个杂鱼,实在没啥成就感,对此开口道:

    “敢,只希望贵宗少主能有点真才实学,别让我失望。”

    “嚯……”

    听见这狂妄之语,满场修士躁动起来,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方才局面太过碾压,左凌泉剑都没拔,实在没啥好看了,打青魁才有意思。

    李重锦对于左凌泉的狂妄,并未露出异色,点了点头:

    “好,按规矩,左小友定时间。”

    修士打完都得养精蓄锐补充体力,不过左凌泉方才也没什么消耗,不想拖拖拉拉,直接道:

    “来都来了,不劳在场诸位前辈再跑一趟,就现在吧。”

    九宗长者道行高深,看得出方才没啥消耗,微微点头,没有多说。

    李重锦重新坐下,抬起手来:

    “处晷!”

    话音落,一道锦袍身影,便落在了八角门楼之前……

    7017k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