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八十一章 公主与驸马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疏竹窗外,落雪无声。

    烛火的幽光散落在角角落落,静默房间里,两道呼吸声被一扇屏风隔绝开来。

    呼吸起初只有一道时急时缓,渐渐地另一道被带歪,也变得气息不稳。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说话了,但又好像只过去了很短的时间。

    “你……你怎么不说话?”

    “哦,在想事情……你洗完没有?”

    “快了……你也要洗吧?今天砍人胳膊,不洗一下,感觉……”

    “我砍人衣不沾血。”

    “……”

    姜怡手儿撩着水花,洒在胸口的白豆腐上,如杏双眸忽闪,想要继续说话,却被对方把天聊死了,想要起身又不太敢。

    咚咚——

    记住m.42zw.

    脚步声由远及近。

    姜怡眸子微慌,往水下藏了些,紧张道:

    “你做什么?”

    “嗯……确实应该洗一下,我以为公主叫我……”

    “你等一下。”

    姜怡从浴桶里站起身来,露出曲线玲珑的身段儿,往下滴着水珠,峰峦海拔可能比清婉要低一些,但规模同样不容小觑。

    身侧的屏风,倒映出高挑男子的轮廓,纹丝不动,距离近在咫尺,好似伸手就能碰到。

    姜怡屏住呼吸,没敢出声,默默驱散了身上的水气,拿起托盘里的睡袍,披在身上,系上了腰带;然后抱着胸脯,低头走出了屏风,却差点撞在男子怀里。

    她顿住脚步,抬头瞄了眼面前的左凌泉:

    “你……你洗吧。”

    左凌泉没有言语,低头看去。

    刚刚出浴,姜怡脸颊上还带着水气,滑腻似酥、白璧无瑕,好似水芙蓉。

    如杏双眸为了撑起气势,睁得大大的,乌黑明亮,眼底好似有光。

    双唇虽然没有点胭脂,但本身的色泽已经足够红润,此时稍显无措地嗫嚅了几下,使得原本很有气场的脸颊,多出了几分柔软感。

    胳膊紧紧抱着胸脯,把衣襟勒得稍微变了形状,合上的领口略微敞开了些,可以看到细腻如软玉的脖颈和锁骨,再往下看丰盈之处,却又戛然而止。

    盈盈一束的腰儿,被腰带严丝合缝地包裹,连接着弧度忽然增加的臀线。

    百褶裙摆垂下,能感觉到腿的长度,看到的却只有白嫩赤足的脚尖,脚趾微微弓起,又舒展开来,然后又紧张地弓起。

    “你看什么?挡路了。”

    姜怡偏开了目光,低头从左凌泉身侧挤了过去。

    左凌泉也没有阻拦,来到浴桶旁边,解开了袍子,柔声道:

    “公主,你真漂亮。”

    “……”

    姜怡对于这种土得掉渣的情话,有些无力地翻了个白眼,但脸还是红了些。

    她走到床榻边坐下,把被褥展开,盖在了腿上,嫌弃道:

    “你好歹是一方豪族家的公子,说好话讨好姑娘喜欢的水平,就这?”

    屏风后面传来水花声,以及左凌泉的轻叹:

    “自幼不学无术,只喜欢练剑,哪里会这些酸秀才的把戏。公主觉得我该怎么说?”

    姜怡其实也不知道,她自幼待在栖凰谷,小姨没教过她这些,等到了十四五,情窦初开的年纪,又遭逢变故进了宫,用小小的肩膀扛起了她不该扛起的担子。

    也就遇上左凌泉后,姜怡才发现自己只是个有点小任性的女儿家罢了,也会半夜床榻上辗转反侧想念情郎。

    其实这么久以来,姜怡也没少看儿女情长相关的杂书,她回想了下,如同过来人似的教导道:

    “公子遇见小姐,要很有礼数,嗯……要吟诗作对,展现才学,这样小姐才会芳心暗许。打打杀杀的莽夫,才没有姑娘会喜欢。不过你也没啥文采,说这个为难你了。”

    “吟诗作对,嗯……我想想哈……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后面啥来着,我也忘了。”

    ??

    姜怡微微愣了下,没想到左凌泉还真憋出了一句,她回想了下,没在诗集上瞧见过,好奇道:

    “你从哪儿听来的?”

    “应该是上辈子,我投胎的时候,估计孟婆汤喝太急洒了些,脑子里总是冒出这些乱七八糟的,又记不太清。”

    姜怡半信半疑,思索了下,又问道:

    “你那么急着投胎作甚?难不成是从地府越狱的?”

    “我怎么可能下十八层地狱,嗯……着急投胎,应该是为了遇见公主吧。”

    这句情话有点水平了。

    姜怡脸儿一红,轻哼了声:

    “我还以为你不会油嘴滑舌……你肯定是从地府越狱的,以你那暴脾气,上辈子肯定杀孽深重,到了地府也不消停,连阎王爷都敢惹。”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姜怡又是一愣,想了想:“对,你在俗世都敢打公主屁股,下了地府估计也敢砍阎王。不过你不用招旧部,你就是个莽夫,只会单打独斗。”

    “我行事一向稳健,谋而后动,怎么能用莽夫形容。”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稳健?今天那个惹事儿的,你打一顿就行了,结果抬手就砍人俩胳膊,还准备杀人。铁河谷要是杀了人,谁都保不住你,吓得我连忙找太妃娘娘来平事儿……”

    “这公主就不懂了。我杀人,从来都是剑先出去,杀意后至,岂会在剑没出去之前暴露杀意,那不是提醒别人我要动手了?”

    姜怡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铁河谷满街都是高人,哪怕能坐视我当街杀人闯祸,也不可能坐视云水剑潭的弟子暴毙,能救下来那都是香火情,所以我暴露杀心的情况下,就肯定杀不死那厮;我真要杀人,面对面的距离,神仙都拦不住。”

    “你的意思是,你杀红眼的模样,是在装腔作势?”

    “这叫战术,不然那厮知道我不敢在铁河谷杀人,我就下不了台了。”

    “要是真没人拦怎么办?”

    “那厮撑不住,必然被吓破胆,我会给他喊‘住手’的机会。这叫胆大心细,我可不是莽夫。”

    姜怡靠在床头上想了想,点头道:

    “做事过脑子就好,以后再接再厉……今天你其实挺出风头的,我都没想到你那么狂,把满街的人都镇住了……”

    哗啦——

    屏风后传来出水声。

    姜怡话语一顿,把被褥拉起来些盖在腰间,有些慌。

    瞧见屏风后的人影在穿袍子,姜怡觉得这么等着,好像和在等着被临幸一样,又随便从妆台上拿了把梳子梳头,目光望着灯火。

    踏踏——

    很快,左凌泉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墨黑长发披在背后,袍子系在腰间,赤着上半身,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腹肌。

    “你……”

    姜怡脸色瞬时涨红,刚扫了眼就偏开了目光,还把梳子砸了过去,羞恼道:

    “你怎么不穿衣裳?”

    左凌泉接住木梳,缓步走到床榻跟前,看着强撑气势保持镇静的姜怡,含笑道:

    “公主在栓龙港的时候,说到了临渊城和我那什么,不会是骗我的吧?”

    姜怡自然记得,她抱着衣襟,往床铺里侧躲了躲:

    “我问过太妃娘娘,结为道侣,要在祖师爷面前发誓……”

    “我们可是有婚约的。”

    “婚约……”

    姜怡抿了抿嘴,不太敢去看近在迟尺的胸膛,把被褥拉到了胸口,眼神躲闪:

    “你……别放肆,本宫没答应,你就……”

    左凌泉凑近几分,看着灯火下的娇媚脸颊:

    “公主不乐意?”

    “我……”

    姜怡怎么可能不乐意,她只是害怕罢了,毕竟是女儿家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一旦答应下来,以后就得被认真糟蹋,她还没借口还嘴了。

    “你明天要和人单挑,得养精蓄锐,要不等你明天打赢了,我再……”

    “不要插这种旗子,万一明天全想着这事儿,分神之下打输了怎么办?”

    “……”

    姜怡呼吸不稳,很想鼓起气势,和以前一样凶左凌泉几句。

    但也不知是不是出门在外没靠山的缘故,她凶不起来,只能试探性地道:

    “要不,我让你亲一下?”

    “公主觉得呢?”

    “我……我觉得可以?”

    左凌泉轻轻叹了口气,凑上前在姜怡额头亲了下。

    姜怡以为左凌泉要来真的,吓得连忙闭眼,但左凌泉很有礼貌地亲了下后,就转身走向了露台:

    “好好睡吧。”

    诶?

    姜怡见左凌泉放弃了糟蹋她,孤零零地跑去打坐,有些意外,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觉得自己好绝情,想想又开口道:

    “你等等……”

    话一出口,左凌泉就转过身来,掀开了被子,滚了进去。

    “呀——”

    姜怡想后悔也为时已晚,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被蒙住了,被左凌泉搂在了怀里,身上的睡袍散开,感觉浑身上下都是左凌泉。

    姜怡哪里经历过这场面,心里慌得要死又手足无措,只能慌乱道:

    “我是说外面冷,你加件衣裳,没……没让你……”

    左凌泉埋在被褥里,窸窸窣窣片刻,把两件儿睡袍丢在了地上,然后掀开被子,露出彼此的脸颊,居高临下望着姜怡:

    “那我走?”

    “你……”

    姜怡感觉被压得喘不过气,想用胳膊护住身前,但能抱住的只有身前的左凌泉,难以言喻的感觉冲击着心神,连话都变得语无伦次:

    “你……别压着我……”

    左凌泉很听话地翻了个身,躺在了枕头上,让姜怡在上面压着,搂着她的腰:

    “好。”

    姜怡得以活动,连忙挺起身想要逃跑,但这一挺身就发现不对。

    脖子上的翠竹吊坠,和白团子一起摇摇晃晃……

    吊坠上是两人初见时的小街,左凌泉送的,戴上那天就未曾再取下来。

    姜怡撑着身体没翻起来,低头一看,又连忙趴在了左凌泉身上,面红耳赤,羞急道:

    “你……你……”

    “叫相公。”

    “你放肆!放开我……呜呜……”

    左凌泉轻轻抬头,堵住了语无伦次的话语。

    双唇相合,房间里安静下来。

    姜怡身体猛地僵了下,还想挣脱,却再也使不上力气了,杏眸之中水汪汪的,但显然不是抗拒,而是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受到了冒犯。

    虽然姜怡已经头晕目眩,根本没法想东西,但本能还是让她倔强地在左凌泉肩膀上挠了两下,以宣示自己抵抗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