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太莽 第七十三章 师尊?!

时间:2021-11-28作者:关关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地皆为赤红色的火海,视野的尽头有一道影子。

    汤静煣不知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也不知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

    自从方才雷弘量冲过来,她就失去意识,来到了这里。

    思绪有些迟钝,但终究还是能想一些事情。

    小左呢……

    汤静煣飘在炼狱般的火海之中,寻找着那道熟悉的声音,很焦急。

    她不怕置身地狱,但害怕一个人孤零零地身处地狱,再也见不到那个早已扎根在心底的男人。

    不过找了片刻,一无所获,汤静煣又安静了下来。

    毕竟下地狱不是好事,她一个人死了,小左还留在人间,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能把他也叫过来呢……

    思索跳过这一茬,转眼忘得一干二净,就好似开始做起下一个梦。

    汤静煣往那道影子‘走去’,刚起这个念头,就已经来到了火海的尽头。

    记住m.42zw.

    那是一只巨大的鸟,浑身燃烧着红色烈火,看起来和栖凰谷上空的大凤凰完全不同。

    体型要大得多,天地间的火海仿佛都是它的身躯,而自己则站在火鸟的怀里。

    火鸟模样威严而庄重,带着股骇人的气魄,好似镇压着天地间的一方水土。

    汤静煣看着火鸟,也能瞧见火鸟在低头看着她。

    互相对视,只有烈火燃烧的声音,汤静煣却觉得很熟悉,感觉就和小时候看到娘亲的感觉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火鸟并未开口,但是她明白了意思——回去吧,照顾好团子。

    汤静煣下意识点了点头,意识就陷入了黑暗……

    ----

    “嗯~……哼~……”

    半睡半醒间,女子旖旎暧昧的轻哼传入耳中,近在咫尺。

    汤静煣脑海中晕乎乎,尚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倾听了片刻后,沉重的眼皮才有了些许感觉,然后思绪也回到了身体里。

    “嗯~……”

    女子呵气如兰地喘息,似乎就在身侧……

    !!

    汤静煣尚未睁眼,表情就微微一僵。

    我的天!

    这个清婉,怎么就喜欢在我跟前和小左乱来,有什么怪癖不成?

    小左也是,还有没有把姐姐放在眼里?

    不对……

    汤静煣纹丝不动,侧耳倾听了下,发现声音和上次不一样,没有那种捣药似的猛杵发出来的声音……

    好像连声音都不是清婉的……

    难不成是皇太妃娘娘?!

    也不像啊……

    汤静煣表情紧张起来,眸子偷偷睁开一条缝,往身侧望去。

    房间清雅干净,左凌泉熟悉的背影,坐在竹黄色的卧榻边缘,正襟危坐,好像也是目不转睛。

    不远处有一块屏风,屏风上面是个看起来很骚的女人,蒙着脸,没羞没臊地站在水池里,用水瓢把清水往自己身上浇,衣着简约,身上的布料加起来估计都没有一块儿肚兜大……

    ?!

    汤静煣暗暗“啐~”了口,睁开眼睛仔细打量,却不认识水幕中的女子,于是脸色发红的问道:

    “这骚婆……姑娘谁啊?”

    “咳——”

    坐在跟前的左凌泉一个激灵,迅速抬手在身边摸来摸去。

    汤静煣瞧见这做坏事被抓现行的反应,眸子里显出几分好笑,她一头翻起来:

    “小左,你找什么呢?”

    遥控器……

    左凌泉表情微僵,也不知道自己脑海里为什么冒出这么个陌生名词。

    他迅速压下心里的波澜,抬手轻挥,撤去屏风上尴尬的场景,平静道:

    “不认识,外面的散修吧。我也是刚发现这里有水中月,就随便打开看了下,没想到冒出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正想研究谁这么枉顾礼法,你就醒了……没吓着汤姐吧?”

    汤静煣心思可聪慧着,眼神儿露出几分戏谑:

    “我倒是没吓着,就是怕扰了你的好兴致。”

    “怎么会呢。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难受的地方?”

    左凌泉握住汤静煣的手腕,做出认真查看的模样。

    汤静煣侧坐在床榻上,眼神儿怪怪的。她可没有跳过这个话题的意思,凑近些许笑眯眯询问:

    “小左,你喜欢这个调调?”

    活脱脱一副大姐姐调戏纯情小凌泉的模样。

    左凌泉略微查看,发现汤静煣完好无损后,放下心来。他抬起眼帘,也不装了:

    “是啊,汤姐会吗?”

    “呃……”

    汤静煣也就嘴上厉害,胆子比吴清婉可小多了,连忙收起了调笑表情,摇头道:

    “说什么呢,我哪里做得出那种事儿……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告诉清婉,她肯定放得开……对了,清婉呢?”

    左凌泉从窗口瞄了眼——隔壁的水榭里还亮着灯火,清婉在其中走动,想来还在帮上官奶奶治伤。

    “在帮皇太妃治伤。汤姐怎么能这般说吴前辈,吴前辈一向规矩娴静,从不做出格的事情。”

    汤静煣可半点不信这话——她亲眼瞧见清婉带着毛耳朵,坐在小左身上很熟练地乱动,还言听计从,让捧着就捧着,让趴着就趴着……

    不过这话,汤静煣可不敢说出口,她抿嘴笑了下:“就随便说说。我过去看看。”

    说着便想起身出去看看。

    左凌泉按住了汤静煣的肩膀,把她推回了卧榻,柔声道:

    “清婉在忙着,别过去打扰,等她们出来吧。”

    “哦……”

    汤静煣表情稍显局促,因为她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左凌泉按着她的肩膀,眼睛里明显带着几分别样意味,大概就是‘长夜漫漫,无事可做,刚好又孤男寡女,要不聊聊人生’的意思……

    “……”

    汤静煣下意识缩了缩,用手紧了紧鼓囊囊的衣襟,双腿也收了起来,蜷在身前,把洁白的赤足收进裙摆之下,目光也有点躲闪。

    如此动作,倒是让原本热情外向的气质,少见了多了些纯情少女的娇羞。

    左凌泉勾起汤静煣的下巴:

    “汤姐,你躲个什么?“”

    我能躲什么?汤静煣不是第一次被挑下巴,晓得左凌泉想做什么坏事儿。

    她左右看去,四下无人,也没有让她找借口躲的地方,只能翻身把窗户关上,免得被人瞧见。

    房间里的卧榻还是比较大的,窗口在卧榻靠背后方,翻身用手去推支撑的窗杆,自然变成了跪趴在榻上。

    汤静煣身段儿本就丰韵,又穿着较为宽松的褶裙,这么一趴,暗蓝色的裙摆下,呈现出了大桃子般的臀线。

    上方的腰儿又盈盈一束,臀宽过肩,随着动作微微摇曳,场面恐怕没有哪个男人能不瞩目。

    汤静煣关窗户,是怕左凌泉使坏,被隔壁的吴清婉或者上官灵烨瞧见,但她终究是黄花闺女,不晓得女人太懂事儿的危险。

    左凌泉瞧见汤静煣这么乖的去关窗户,还摆出这种撩人的动作,自然得寸进尺,握住汤静煣的脚踝,轻轻一拉。

    “诶?”

    马上够着窗户的汤静煣,就这么被拖了回去,趴在了卧榻上,尚未翻身,就发现后背一沉,差点把她压的喘不过气。

    “小左,你做什么?好重啊,快起来……”

    汤静煣属于小家碧玉的类型,个儿本就不高,和左凌泉的人高马大没得比。

    左凌泉都快把汤静煣盖严实了,低头看着她的脸颊:

    “煣儿,你急着关窗户想作甚?”

    汤静煣感觉周身都是男子气息,脸色发红,用力转了个身,和左凌泉面对面,有点恼火:

    “我能作甚?让清婉瞧见怎么办?你让我先起来。”

    左凌泉用手指在脸蛋儿上刮了下:

    “亲我一下,就让你起来?”

    汤静煣一愣,没想到小左这般脸皮厚;她一直都是被亲,还从没主动过……

    不过人总有第一次……

    汤静煣本就接受了左凌泉,僵持了下,也没有多说,有些羞涩的凑了上去,结果……

    左凌泉微微偏头,没让她亲到。

    ?!

    汤静煣微微一呆,羞涩的眼神化为错愕,继而火气就上来了,抬手就招出一团儿金色火苗:

    “戏弄姐姐是吧?你再躲试试?!”

    左凌泉眼角含笑,把汤静煣的手按下,主动凑了上去。

    “嗯~……”

    汤静煣身体一紧,倒也没有挣扎,只是稍显生涩的勾住了左凌泉的脖颈……

    -----

    相距不远的水榭里。

    吴清婉认真擦洗完上官灵烨身前的些许血迹后,又擦药、喂下了灵丹,然后用薄被盖住了上官灵烨。

    上官灵烨修为太高,寻常灵丹其实也没什么疗效,但自愈能力惊人,在充裕灵气的支撑下,恢复速度肉眼可见,体表的伤痕和青紫迅速消失。

    约莫过了两刻钟后,上官灵烨就轻轻吐了口浊气,睁开双眸醒了过来。

    吴清婉正坐在旁边想事情,见状连忙转过身来,关切道:

    “皇太妃娘娘,你醒啦?我去叫凌泉……”

    “不用。”

    上官灵烨茫然不过转瞬,就彻底恢复了往日宫中贵妇的端庄大气。

    她从卧榻上做起来,自手腕上的玲珑阁里取出崭新凤裙,手脚未动,让其自行穿在了身上。她环视房间一周,询问道:

    “老祖走了?”

    吴清婉把桌子上的几样首饰随身物件递给上官灵烨,温声道:

    “是啊,天坑那边的事情结束后,上官尊主让凌泉把你送到这里修养,就离开了。”

    “老祖留什么话没有?”

    “没有明说,我当时吓蒙了,也不清楚具体的。”

    上官灵烨微微颔首,偏头看向地上的一堆碎布——碎裙子、碎肚兜……

    上官灵烨眸子浮现出些许异样,低头看向已经自动合上的衣襟,询问道:

    “方才谁给我脱的衣服?”

    “……”

    吴清婉心中一跳,哪里敢出卖自己的男人,连忙道:

    “让凌泉帮忙打开了铠甲,然后他就出去了。衣服都是我脱得,娘娘放心即可。”

    上官灵烨可不怎么放心——她浑浑噩噩间,被护身铠甲唤醒,确定是左凌泉在试探才放弃了防护。

    兜肚都碎了,铠甲撤下后,恐怕中门大开……

    上官灵烨犹豫了下,还是直接询问道:

    “左凌泉是不是看到了我的胸口?”

    吴清婉连忙摇头:“铠甲撤下,娘娘的衣裙有点破,但也没漏什么。凌泉没有亵渎娘娘的意思,我反应也快,把他眼睛捂住了,他应该没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你反应能比左凌泉眼睛快?

    上官灵烨沉默了下,最终也没太往心里去,微笑道:

    “罢了,病不忌医,大家没事就好。船上没有灵气支撑,我伤了经脉,得在这里修养几天才能回去,你们在这里等上几天。”

    “我们不急,娘娘好生休养才是。”

    上官灵烨正想问问她昏迷后的详细经过,尚未开口,忽然察觉不对,转头看向了外面。

    门窗关着,吴清婉不明所以,疑惑道:

    “怎么了?”

    上官灵烨仔细感觉了下,眼底先是露出惊喜,继而又显出古怪,起身道:

    “师尊?!”

    话音落,上官灵烨便消失在了卧榻之上……
小说推荐